中東/中亞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HK01特約】從特朗普「美國優先」看美國未來的中東政策

回歸到特朗普的外交立場,他主張美國減少干預世界事務,走回較為孤立的路線,這讓大家在美國外交策略上提供了思考空間,而這也代表著近三十年美國在中東的外交失利,迫使美國走向鍾擺的另一邊。無可否認,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仍然模凌兩可,然而他的立場與現實主義學者所提倡的「境外平衡者」策略,孰多孰少有相似的地方。事實上,不少現實主義學者渴望此理論能夠重見天日,並認為特朗普會再次重新起用他們的方略。正如早前特朗普親自會晤冷戰時期的現實主義外交家季辛吉(Herry Kissinger),冀獲得他的背書,這事件擴大了現實主義者們的想像空間。

「美國優先」為特朗普在美國總統競選中,主張美國在世界舞台上獨善其身的口號。隨著本土思潮全球崛起,把注意力回歸至本地乃大勢所趨。除此背景外,坊間鮮有深討其在美國近代外交史上的意義,只是單純地解釋此一轉變的原因,為國內的右傾排外主義延伸至外交立場,當中並未能充分梳理此變的脈絡。

隨著大選臨近,特朗普與其敵對陣營互相指摘,其火藥味更無可避免地燃燒至雙方的外交政策上。於本周三,特朗普更稱現任總統奧巴馬為「ISIS的創建者」,其對峙狀況可見一斑。

其實,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外交並不一定是衝口而出的大放厥詞,他的外交理念是正在回應美國過去三十年外交政策。本文今次所探討的,是他的理念如何與現實主義(Realism)不謀而合:讓美國在中東上扮演著「境外平衡者」的被動角色。

在7月20日,特朗普向美國紐約時報大談他的外交方略,提出了數項觀點:敍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並不是首要打擊目標;美國不應再為盟友負擔龐大的軍費開支,盟友應自保而非搭美國的便車;美俄兩國應該和諧共處;在價觀上,他對推廣民主自由理念的價觀外交嗤之以鼻。這些觀點對美國過往與現在的中東政策,都有一定的示。

「境外平衡者」:積極不干預的外交思維

再討論特朗普之前,先談現實主義者的國際觀。在他們眼中,國際是處於一種無政府狀態,並沒有至高無上壟斷的權力,最高權力的個體是擁有主權的國家。在這絕對權力真空的情況下,權力才是國家安全的最好保障。基於這個理由,國家生存之道只有自救及追逐相對權力,這使國家成為自身利益行動的理性行為者,而非理想道德主導著行為,做驅使他們不相信價值觀外交,即以推廣民主自由等崇高理念為對外干預行為作辯護。為了避免國與國之間引起衡突,最有利的做法是維持他們的勢力均衡(Balance of Power),令其中一方不會過強或者過弱,足以讓大家互相制衡。

基於勢力均衡原則下,衍生了「境外平衡」(Offshore Balancing)這一戰略觀。近年不少現實主義學者如萊恩(Christopher Layne)鼓吹美國應減少對外過分干預,取而代之則是讓美國成為「境外平衡者」。這個角色有點像十九世紀的英國:隔岸觀火,儘量不干預地區衡突,讓該區的國家自發地互相牽制,並迫使盟友自保,減少對本國的依賴。但是,當該區域的勢力均衡被打破,在出現一個足以與本國分庭抗禮的強權(Hegemony)之前,本國便先發制人,撥亂反正,以恢復國與國之間的均勢。另一情況則是,先讓國與國互相殘殺,等他們大傷元氣後,就來一個黃雀在後,收拾殘局,這又與美國在二戰時的情況相似。

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外交並不一定是衝口而出的大放厥詞,他的外交理念是正在回應美國過去三十年外交政策。(圖片來源 :CNN)

美國並非天生的世界警察

對身為世界警察的美國來,走向及被動的路線看似天方夜譚。然而,在近代歷史上,美國的外交取向並不是完全的干預主義。以美國在中東的政策為例,為了捍衛其在中東的石油資源利益及阻止蘇聯勢力擴張,在冷戰前期時,美國已經扮演著境外平衡者的角色,把護衛者角色留給英國,以保持中東地區穩定。當英國在1968年正式宣怖從海灣國家撤離後,美國便讓伊朗與沙地阿拉伯互相制衡。到了八十年代的列根主政時期,美國更資助時任伊拉克總統薩達姆(Saddam Hussein),對伊朗發動兩伊戰爭,讓中東兩大強權大動干戈,使該區不會出現一國獨大的情況。

然而,隨著冷戰結束,這種現實主義的外交思維漸漸落魄,更被自由主義/理想主義學派(Liberalism / Idealism)的外交思維取代。此和現實主義的目標(藉口)不同,一是視己為任重道遠的民主人權推手,二是把獨裁政權更替為民主政權。

這種思維,可見於主張「人道主義外交」的克林頓主義(Clintonism)。冷戰後,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摒棄「境外干衡者」的角色,在中東實行「雙重遏制」政策(Dual Containment),即除了讓兩伊互相牽制之外,更同時開始在沙地阿拉伯重駐陸軍及空軍。到了小布殊時期,更發動惡名昭彰的伊拉克戰爭,把伊拉克人民從薩達姆獨裁政權的水深火熱中解救出來。這一戰爭,打破了兩伊本身的勢力均衡,使區相繼地出現不少武裝叛亂分子 。直到伊斯蘭國及努斯拉陣線等等的出現,已經註定中東陷入覆水難收的殘局。

美國是時候返回正軌?

近年,不少現實主義學者主張美國返回正軌,重演「境外平衡者」的角色,減少干預中東的區衡突。著名現實主義國際關係學者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及沃爾特(Stephen Walt)在最新一期的的《外交事務》中出謀獻策,認為美國在中東事務上,有數項具體做法:在海灣地區上,由於暫時沒有一個強權壟斷該地區,因此美國應該撤回「雙重遏制」政策;在伊斯蘭國問題上,美國不應派遣地面部隊,充其量只提供武器,情報及軍事訓練,讓地區盟友自己解決;在敍利亞前途上,美國可讓俄羅斯作主導,並且不要強硬的要求阿薩德下台,因為一個團結的敍利亞對美國更為有利;對伊朗上,美國應該與其保持良好關係,對伊朗發展核武一事上留有談判餘地,除了日後可寄望伊朗制衡中東地區的潛在強權外,更加避免其與中國靠攏,這做法才最合乎美國利益。

為何美國應該在中東事務上扮演「境外平衡者」呢?在地理上,相比起北非與歐洲,伊斯蘭國對美國並不構成直接威脅。就算是伊斯蘭恐怖主義在美國逐漸枱頭,這並不是單靠軍事行動就可以解決到的問題。過分干預中東更會適得其反,反而激起該區民族主義或是國的極端思潮。再者,中東暫時並沒有足以與美國對抗的大國,因此沒有干預的必要。最重要的是,撤回駐兵對美國來更能節省國家財政負擔,可以把財力集中在自身的科技與經濟等等的相對優勢上發展。

有些人可能會質疑此做法,提出美國走向被動的孤立路線等同於「美國淡出世界舞台,令美國影響力下降」等等的濫調。然而,再制定外交政策時,應抱著「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的思維。以美國目前的情況來,收放自如方為上策。正如中國在九十年代行「韜光養晦」策略一樣,在低調之下一樣能迎頭趕上,後來更成為舉足輕重的強權之一。

 特朗普親自會晤冷戰時期的現實主義外交家季辛吉,冀獲得他的背書( 圖片來源 : Washington Post )

回歸到特朗普的外交立場,他主張美國減少干預世界事務,走回較為孤立的路線,這讓大家在美國外交策略上提供了思考空間,而這也代表著近三十年美國在中東的外交失利,迫使美國走向鍾擺的另一邊。無可否認,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仍然模凌兩可,然而他的立場與現實主義學者所提倡的「境外平衡者」策略,孰多孰少有相似的地方。事實上,不少現實主義學者渴望此理論能重見天日,並認為特朗普會再次重新起用他們的方略。正如早前特朗普親自會晤冷戰時期的現實主義外交家季辛吉(Herry Kissinger),冀獲得他的背書,這事件擴大了現實主義者們的想像空間。

就今天而言,「境外平衡者」是一種激進的戰略,畢竟對華盛頓精英來說這是政治不正確的。但此現實主義思維,從前的確為美國順利渡過不少個年頭。

(原文刊於HK01,作者孫超群)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在敘利亞,敵人的敵人未必是朋友」──三國競利、美國迴避,庫德族恐淪最大輸家

回歸現實的國際政治—從聯合國的失效到特朗普的導彈

國家安全顧問因醜聞下臺川普的聯俄策略退燒是美國的蘇伊士運河危機嗎?

美國外交鐘擺 重歸現實主義

後ISIS 時代的敘利亞:俄國撐腰的「橄欖枝行動」,是否將令美國「敘北夢碎」?

消失的蜜月期:美國新總統的亞太安全困局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