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HK01特約】土俄和解的背後:同床異夢的婚姻

雖然雙方有不同的戰略利益,令結盟關係難以長久。但是,大家視之為權宜計謀:土耳其想靠此迫歐盟退讓之餘,俄羅斯也希望藉此舉分化歐盟,削減北約在黑海的勢力範圍。對莫斯科而言,無論最終土歐之間的談判結果為何,舊好注定難以重修。土俄聯盟,猶如同床異夢,並非基於實在的共同利益,為的都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經歷上月的軍事政變後,土耳其外交方向峰迴路轉。當坊間傳媒正在討論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如何施以鐵腕,大規模清算異己之際,背後已與俄羅斯這宿敵化敵為友。本月 9 日,埃爾多安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聖彼德堡舉行會談,雙方同意把前嫌拋諸腦後,達成諒解。這是自上年 11 月土耳其擊落俄羅斯戰機以來,兩國領導人首度會晤。

這次大和解的背後,除了是土耳其的經濟狀況捉襟見肘,需要俄羅斯撤銷經濟制裁之外,還有更大的啟示:土俄和好只是煙幕,大家旨在借是次結盟,達成各自的政治目的。

政治現實所限 結盟難以化解矛盾成長久夥伴

若從現實主義的角度計算,土耳其就不可能不理解與俄羅斯存在着根本矛盾,嚴重局限雙方結盟後的長遠發展。這次結盟只是權宜之計,並不存在着長久的承諾。我們可以從以下幾個角度,去分析土俄之間不能化解的結構性矛盾:

從歷史角度上觀察

土耳其與俄羅斯這兩大強權,在實力上一直處於此消彼長的關係。早在 19 世紀,鄂圖曼與俄羅斯帝國就存在敵對關係,以至兵戎相見,例如 1853 年至 1856 年的克里米亞戰爭,以及 1877 年至 1878 年的土俄戰爭。若要指出土俄兩國關係最和諧的時間,只能是上世紀 1920 到 1930 年代的時候了。當時土耳其國父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ürk)為擊退入侵安那托利亞(Anatolia)的外國勢力,與同為反殖陣營的蘇俄布爾什維克政權合作,後者更為前者提供武器。此一現象,都反映了只有俄國力量相對脆弱時,才會和安卡拉(土耳其)有較親密的外交關係。到了 1950 年代冷戰時,土耳其加入了北約組織,和蘇聯分庭抗禮。基於冷戰思維,兩國關係更水火不容。為什麼土俄兩國在歷史上是宿敵呢?

從地緣政治上分析

土耳其與俄羅斯存在先天性衝突,在歷史上長期處於敵對狀態。根據著名美國地緣政治學家布熱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的「世界巴爾幹」理論(The Global Balkans),他認為整個歐亞大陸必定成為大國之間的競技場,猶如一戰前有「歐洲火藥庫」之稱的巴爾幹半島。因為該區蘊含豐富天然資源,例如高加索、中亞斯坦五國等,難免成為大國的兵家必爭之地。

兩國所爭奪的,不啻為巴爾幹半島的天然資源,更是爭取具地緣戰略價值的地方。 ( 圖片來源 : Wikimedia commons)

此外,兩國所爭奪的,不啻為該區的天然資源,更是爭取具地緣戰略價值的地方。在中東,為報復土耳其擊落俄方戰機,俄羅斯在僅距離土耳其邊境 50 公里的敘利亞,設置了長程防空導彈系統報復。在亞美尼亞問題上,俄羅斯與該國過從甚密,借其歷史傷疤(1915 年鄂圖曼對亞美尼亞進行大屠殺),與亞國一起制衡土耳其。同樣在上年年底擊落戰機事件後,俄羅斯派 5,000 名士兵駐守土亞邊境,並與亞國合作建立針對土國的防空系統。土耳其的東西南北和後花園的勢力範圍,都遭俄國大舉入侵。

從國內民粹層面上看

土俄重建關係對埃爾多安極為不利,因為土俄結盟意味着土耳其的外交政策,會被俄羅斯牽着鼻子走,這必然引起國內民粹的反彈。這次結盟,意味着安卡拉要在敘利亞問題上,必須認同莫斯科的立場,即維護敘利亞總統巴沙爾的政權。然而,埃爾多安借助國內伊斯蘭主義的民粹,才能達到今時今日的權力高峰。埃爾多安若果轉而支持以什葉派伊斯蘭教為主的叙國巴沙爾政權,除了有違自 2011 年叙國內戰後的戰略部署,更和國內以遜尼派為主導的民意相違背。

此外,若要轉軑支持親亞美利亞,及一直都有暗中支持叙國庫爾德民主聯盟黨(PYD)的俄國,又會得失國內的民族主義者。靠「民主」上位的埃爾多安,隨時「成也蕭河,敗也蕭河」。因此,縱使和俄國結盟,也不可能對俄國提出的要求照單全收,更不能和俄國建立緊密利益的共同體 。

孤注一擲 把外交推向邊緣 迫使放寬入歐盟條件

土耳其自知親俄,與西方陣營漸行漸遠,其國家利益必定弊多於利,為什麼仍然要向俄羅斯示好呢?

進入歐盟之路舉步為艱,加上和俄國的關係跌入谷底,在外交上如同陷入孤立之境。在進退失據的情況下,土耳其只好下此兵行險著的棋步,而這棋步和邊緣政策(Brinkmanship)的概念有點相似。不只是把情況推到戰爭的邊緣,就算是任何使對方退縮的恐懼戰術,都涉及邊緣政策的概念。

主事者透過製造危機,把險情推到極致,從而在外交政策上迫使對方讓步。各個玩家陷入一個博奕棋局,若果雙方都不讓步,便會導致雙輸的局面。土俄結盟,無論對土耳其或是西方陣營來說,都不會為大家帶來好處。因此,製造危機的主事者土耳其便希望押下重注,希望西方陣營妥協,以獲取最大利益。

在金正日治下的北韓,更是邊緣政策的佼佼者。而土耳其今次利用此一戰略的目的,旨在恫嚇西方陣營,警告他們若不去維護土耳其與西方國家之間的友誼,就會倒向俄羅斯的懷抱。8 月 9 日土俄雙方在聖彼德堡見面,更是給予西方陣營最明顯的警告。

自上月土耳其發生政變之後,埃爾多安為了鞏固個人權力,便順道肅清政敵,解僱不少大學教職人員及下令關閉報社等,更試圖恢復死刑。事後,歐盟譴責土耳其破壞民主、人權、自由等的普世價值,與歐盟的價值抵觸;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更稱,若果土耳其復辟死刑,將會終止土耳其的入歐談判。因此,與獨裁的俄羅斯政府漸近,同時和西方陣營距離漸遠,驅使土耳其孤注一擲,在外交上製造危機,和歐盟在入歐資格上討價還價,冀魚與熊掌兩者兼得。

埃爾多安( Source : Wikimedia commons)

到底土耳其手上有什麼籌碼,可以威脅到北約為首的西方陣營就範呢?

第一,土耳其本身為北約組織的成員國,在北約中軍事實力排第 4 位,加上土耳其是唯一一個位處歐亞大陸之間的成員國,其戰略地位舉足輕重。若果失去此一要塞,北約實力必定大打折扣;

第二,在敘利亞局勢上,縱使雙方就庫爾德問題存在分歧,土耳其和西方陣營仍是站在同一陣線上,大家一直都是支持敘利亞自由軍,以及其他反政府的武裝分子。若果土國轉變立場,和俄國一致,必定會削弱西方陣營在叙國的影響力,更會阻礙日內瓦的和平談判進程;

第三,屆時歐洲難民問題必定變本加厲。土耳其為敘利亞難民往歐洲的必經之路,土耳其就難民政策的取態,直接左右歐洲難民的問題。土耳其希望借此契機,迫使歐盟在對土耳其的入歐資格上讓步。

此一策略能否奏效?就現時的情況看來,並沒有想像中那樣惡劣,至少土耳其與西方陣營還是充滿着協商的可能。較早前,美國副總統拜登到訪土耳其,除了討論引渡旅居美國的教士居倫外,會面內容更令人充滿想像空間。

同床異夢 各取所需

這次的土俄結盟,大家心中都有各自的盤算。雖然雙方有不同的戰略利益,令結盟關係難以長久。但是,大家視之為權宜計謀:土耳其想靠此迫歐盟退讓之餘,俄羅斯也希望藉此舉分化歐盟,削減北約在黑海的勢力範圍。對莫斯科而言,無論最終土歐之間的談判結果為何,舊好注定難以重修。土俄聯盟,猶如同床異夢,並非基於實在的共同利益,為的都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最近,土耳其駐俄羅斯大使 Umit Yardim 說,安卡拉「不會反對現時的敘利亞政府,在政治過渡上發揮着某些角色」。然而,根據土耳其自由報(Hurriyet)的報道,外長 Mevlut Cavusoglu 重申「叙國的政治過渡,不可能讓敘利亞獨裁者巴沙爾參與其中」。由此可見,土俄在某些議題上,仍存在着嚴重的分歧。

土俄結盟只是基於短暫的互相需要,並不是基於長遠的共同利益。究竟土俄這段婚姻關係能維持多久?答案不言而喻。

(原文刊於HK01,作者孫超群)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一國戰變成多強立體角力舞台

「沙俄」破冰,對葉門戰意味著甚麼?──從「能屈能伸」的「俄式」外交政策

弧立卡塔爾是打擊恐怖主義還是地緣政治競賽?

解構土俄之大棋局「世界巴爾幹」之爭

土俄和解的背後:同床異夢的婚姻

一國戰變成多強立體角力舞台

肆無忌憚的土耳其,無牌可出的歐盟,與新普世主義的可能

埃爾多安的孤注一擲:走近普京 意在歐盟?

拜登訪土「安撫」 土俄和解美國坐不住了?

Turkey and Russia ‘agree terms of Syria ceasefire’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