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嘉誠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東盟 選舉脈絡
【信報特約】泰國大選結果如何影響東盟外交
今年東盟將要達成多項任務,既要在11月前宣佈完成「區域全面夥伴關係協定」(RCEP)談判,又要繼續與中國商議《南海行為準則》的條文內容,也是東盟十國「一體化」的二十週年紀念。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缺席新加坡主持的東盟峰會活動,假若他今年積極參與,不但有助美泰關係回復到政變前的水平,也可修補東盟對特朗普的信心。在一系列重要問題面前,東盟願意「遷就」泰國特事特辦,只是稍微把今年首場東盟峰會延後至六月舉行,間接反映東南亞各國對泰國政治穩定投下信心一票,巴育可謂是臉上貼金了。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東盟
【聯合早報特約】菲律賓新憲法進步的包裝也裹不著民主倒退
事實上,菲國多年政經社會分配不均的幣端,是源於「單一制」問題,還是始於中央缺乏行政改革決心,導致部份政治家族能夠實現野心延續利益、壟斷朝綱?「聯邦制」在確立地方財政自主同時,卻又可能斬纜切斷財困地區對中央經濟援助的依賴,會否本末倒置加劇經濟問題?根據阿羅約夫人草案,各地方政府在聯邦參議院沒有合符比例的代表發聲,又會否合符聯邦制的公平原則?這個答案相信菲律賓上下尋覓多年仍然苦無鐵證。不過,儘管阿羅約夫人在眾院投票中以特快車速三讀通過修憲草案,但參議院以及民間對「聯邦制」的改革方案似乎不願買帳。今年五月的中期選舉,正好提供機會讓正反雙方各顯真章。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東盟 選舉脈絡
【聯合早報特約】從烏汶叻公主參選風波透視泰國政局
烏汶叻公主的參選風波引起外間關注,有三個原因。首先,近代泰國王室成員甚少「直接」干政,擁有卻克里王族(Chakri Dynasty)血脈的社里巴莫(Seni Pramoj,拉瑪二世的曾孫)擔任首相已是七十年代的故事。儘管烏汶叻公主堅稱自己只是已「普通人」身份參選,一切決定與王室無關,但民間及王室均沒有把她的王族身份撇除。烏汶叻公主與前夫Peter Ladd Jensen離異,重新定居泰國後,王室一直對她以tunkramom(即「王后之女」)作稱謂。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東盟 選舉脈絡
【信報特約】2019年的東南亞烈火莫息還是風雨不止
筆者認為「大馬變天」對2019年的東南亞有特別啟示作用,故此花了不少篇幅討論其後遺症。事實上,泰國、印尼、菲律賓今年將會舉行全國選舉,選情至今尚未明朗,印尼總統選舉結果更隨時牽動東南亞地緣政治形勢,藉得留心。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東盟 選舉脈絡
【聯合早報特約】柬埔寨後選舉時代的外交棋局
洪森獲勝意味國內施政應該得以延續,資源市場化、但同時強化洪森家族親信掌握國家軍政經命脈的風格相信不會貿然中斷。然而,這次選舉引來歐美政府批評違反民主法則,質疑洪森政府濫用權力。白宮表示考慮擴大針對柬國官員的簽證限制,而歐洲議會人權委員會在選舉結束後則呼籲歐盟制裁柬埔寨,撤回「除武器以外一切都行」(Everything But Arms)的免關稅政策,以此懲罰洪森。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東盟 軍事熱點
【明報特約】印太戰略橫空出世 東盟建構「新」區域戰略角色
然而印太戰略不止是一個單純的策略。無論印太戰略幕後設計者的動機是純粹尋求別樹一格的口號,或是基於務實需要,從而重建一個另類對美國商貿條件有利的雙邊或多邊貿易平台,還是有戰略需要阻止中國「一帶一路」及南海「軍事化」活動,它的最終結果將無可避免挑戰現行的亞太區域秩序和戰略地理。主流華文媒體普遍把印太戰略演繹成意欲威脅北京的「大戰略」(grand strategy),但華府重劃「亞(印)太」戰略地圖,同樣令現行秩序規劃者頭痛不已,當中自然包括在1990年代後便積極推動區域整合的推手——東盟。
廷覺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東盟 選舉脈絡
【聯合早報特約】總統易手 緬甸政經改革現隱憂

1962年的軍事政變,使緬甸幾乎自我封閉近半世紀。直到2011年擁有軍方背景的前總統登盛(Thein Sein)發動政經改革後,緬甸開放的幅度才漸漸擴展。身任國家元首職務的廷覺此時退休,對剛起步的改革會產生甚麼影響?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東盟
【Yahoo奇摩特約】「發展主義」的瓶頸?東南亞國家建立社會保障制度的挑戰

九十年代初期的「東亞奇蹟」(East Asia Miracle)見證了許多東南亞(與東北亞)前殖民地國家經濟急速增長,而且大部份發展模式都在威權國家體制的指揮下取得經濟成果,出現所謂「裙帶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的官商「合作」模式。此一學說與傳統西方自由主義學說的「政經自由化」主張截然不同,因此成為當代政治經濟學一門重要課題。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東盟
【Yahoo奇摩特約】消失的蜜月期:美國新總統的亞太安全困局
川普的亞太政策分別具有延續或偏離歐巴馬「重返亞太」戰略的成份,但暫時「變」比「不變」的因素更多。當然,本文只是參考川普在競選期間的說法,他上任後會否改弦易轍自然是未知數。川普的勝選宣言中已經呼籲兩邊陣營重新合作,並對國際社會承諾會「把美國利益置於首位,但亦會公平對待各國」,意味其內閣成員終須考慮務實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