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民皓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歐盟
【UDN轉角國際特約】民粹政黨是歐洲政治的病毒也是疫苗:東西歐民粹主義疫情下的結構性根源
總括而言,右翼民粹主義短期內難以退潮,雖然民粹政策通過武漢肺炎疫情不攻自破,民粹主義者難掩政策弊病,但鑑於疑歐主義仍將一定程度上左右歐盟政治,右翼民粹主義還是歐洲選民的潛在選擇之一。對於民粹,只要保持「I won‘t fear, I won’t cry」(Fyssas的歌詞)的心境,處之泰然,留待現存歐洲著重共識的政治體制進行定奪,一齊都能盡在掌握。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歐盟
【UDN轉角國際特約】默克爾之後…德國未來領導人的「中國微分手」難題
無論如何,中德這對轎車已經不在相同的平行線上駕駛,正當布魯塞爾公開宣稱中國是「系統性對手」(systemic rival)之時,意味著任何歐盟成員國都再難獨善其身;作為歐盟大老的德國,也更難辭帶領歐盟,突破中美兩國對峙困境的擔子。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歐盟
【UDN轉角國際特約】殘存亦末路的孤島:英國脫歐畫虎反類犬的《内部市場法案》
然而,莊漢生的內部市場法案如能獲得大部份議員支持,意味著聯合王國可能面對著比「硬脱歐」更為沉重的政治代價——失去國際信任,亦同時破壞未來經濟合作契機。在與歐盟劃清界線後,英國或許真的能夠「Take back control(奪回掌控權)」,但是換來的可能只是一個前途黯淡的孤島國家。
地區研究 歐盟 科技發展
【信報特約】歐洲科技巨頭發展的’結構性落後‘
美中兩國科技巨頭之所以強大,原因在於,他們能夠整合市場需求和科技發展,為國內消費者度身訂造創新的電子產品或應用程式。歐盟是由28個成員國組成的跨政府機構,文化差異在各成員國之間可謂屢見不鮮,如何平衡各國所需,取得單一市場支持,往往就是歐盟區內創科企業的一大難題。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歐盟
【信報特約】歐盟醫療資源政治經濟學:疫病曝露了什麽問題
在醫療體系最富裕,疫情卻也最嚴重的西歐國家,疫情反映到的是由於自歐債危機以來的多年撙節政策所導致的公共醫療系統萎縮,故此疫病直接引爆了人口老化以及公共衛生意識低下兩個炸彈;而雖然東歐國家人民的保持社交距離措施使其確診數字較西歐少,然而,由於這些國家檢測資源的缺乏,疫情有被低估的可能,而且,由於尚未有疫苗的出現,對於這些醫療支出並不寬裕的國家來説,中期爆發的風險仍在。在歐盟被條約嚴格限制插手公共醫療領域,亦缺乏有效手段調配歐盟集體的醫療資源的情況下,東西歐疫情發展開始同步甚至逆轉,絕對是歐洲往後一年的最大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