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優先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東亞
【Glocal獨家分析】日韓關係新低點:「美國優先」後遺症?
然而就在近月,南韓卻以不同政府機關挑起國內反日情緒、對日本發起挑釁,一改過往退居幕後的做法:韓國法院頒令要新日鐵住金就二戰時強迫當地勞工,向四位原告人賠償一億韓元、南韓軍艦以火控雷達鎖定日本巡邏機、政府宣佈解散「和解與治癒基金會」、南韓國會議長要求日皇就慰安婦道歉等。這些轉變,是「果」;「因」卻是高舉「美國優先」旗幟的特朗普上台,令美國作為日韓關係安全閥的角色開始失效。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Glocal獨家分析】特朗普世界觀與國際秩序重構
特朗普的外交思想除排拒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t)的國際合作發展外,亦背離新保守主義(neo-conservatist)的單邊主義與對外積極干預,反以排除外國對美事務的干預,並視此為「愛國」表現,喚醒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的「幽靈」。然而美國作為二十世紀後半至今的國際秩序創建者,不可能如百年前驟然宣言退回美洲,對國際事務置身事外。特朗普的外交觀念可能淪為不合時宜的畸形產物。
北美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Yahoo奇摩專欄】特朗普的新經濟可行嗎?

但是在那些自以爲受國外移民經濟壓迫的人們彈冠相慶的時候,特朗普治下的經濟又是否真的能為那些中下階層的美國人生活改善呢?恐怕未必。

中東/中亞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HK01特約】從特朗普「美國優先」看美國未來的中東政策
回歸到特朗普的外交立場,他主張美國減少干預世界事務,走回較為孤立的路線,這讓大家在美國外交策略上提供了思考空間,而這也代表著近三十年美國在中東的外交失利,迫使美國走向鍾擺的另一邊。無可否認,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仍然模凌兩可,然而他的立場與現實主義學者所提倡的「境外平衡者」策略,孰多孰少有相似的地方。事實上,不少現實主義學者渴望此理論能夠重見天日,並認為特朗普會再次重新起用他們的方略。正如早前特朗普親自會晤冷戰時期的現實主義外交家季辛吉(Herry Kissinger),冀獲得他的背書,這事件擴大了現實主義者們的想像空間。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Glocal獨家分析】美國外交鐘擺 重歸現實主義
隨著克魯茲及卡西奇的退選,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歸特朗普,毫無懸念。筆者最關心的是各位候選人的外交政策,畢竟一睹過去二十年,總是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上星期聽過特朗普的演說後,有所啟示。有人揶揄他的「美國優先」理念,及批評他重回孤立主義。縱使他的外交論點總能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顯得有點虛浮,無可否認的是他響起了鐘擺聲,引領大家重新審視冷戰迄今的外交意識形態,是否合乎美國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