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優先

北美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Glocal獨家分析】特朗普世界觀與國際秩序重構
特朗普的外交思想除排拒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t)的國際合作發展外,亦背離新保守主義(neo-conservatist)的單邊主義與對外積極干預,反以排除外國對美事務的干預,並視此為「愛國」表現,喚醒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的「幽靈」。然而美國作為二十世紀後半至今的國際秩序創建者,不可能如百年前驟然宣言退回美洲,對國際事務置身事外。特朗普的外交觀念可能淪為不合時宜的畸形產物。
中東/中亞 全球政經 北美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HK01特約】從特朗普「美國優先」看美國未來的中東政策
回歸到特朗普的外交立場,他主張美國減少干預世界事務,走回較為孤立的路線,這讓大家在美國外交策略上提供了思考空間,而這也代表著近三十年美國在中東的外交失利,迫使美國走向鍾擺的另一邊。無可否認,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仍然模凌兩可,然而他的立場與現實主義學者所提倡的「境外平衡者」策略,孰多孰少有相似的地方。事實上,不少現實主義學者渴望此理論能夠重見天日,並認為特朗普會再次重新起用他們的方略。正如早前特朗普親自會晤冷戰時期的現實主義外交家季辛吉(Herry Kissinger),冀獲得他的背書,這事件擴大了現實主義者們的想像空間。
北美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Glocal獨家分析】美國外交鐘擺 重歸現實主義
隨著克魯茲及卡西奇的退選,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歸特朗普,毫無懸念。筆者最關心的是各位候選人的外交政策,畢竟一睹過去二十年,總是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上星期聽過特朗普的演說後,有所啟示。有人揶揄他的「美國優先」理念,及批評他重回孤立主義。縱使他的外交論點總能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顯得有點虛浮,無可否認的是他響起了鐘擺聲,引領大家重新審視冷戰迄今的外交意識形態,是否合乎美國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