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

地區研究 多媒體訪談 宏觀政經 歐盟
【晴朗早晨全餐】夠鐘上堂: 歐洲各國封關, 衝擊神根公約?

本刊副總編輯尹子軒早前接受商台節目《晴朗早晨全餐》訪問。
【尹子軒】武漢肺炎肆虐全球,歐洲各國相繼封關,令人關注這樣會否衝擊神根公約?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歐盟
【UDN轉角國際特約】武漢肺炎疫情是歐盟整合不足的體現和繼續深化的契機
武漢肺炎危機再一次地考驗著成員國和歐盟之間的關係,但是比起歐債危機,這一次歐盟面對系統性危機的反應實際有了比較多的能力。這次危機,也可看作是歐盟持續整合的關鍵轉捩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歐盟
【信報特約】歐盟政經生態進化 還看降伏病毒成敗
可以説,武漢肺炎肆虐歐洲的其中一個後果,將是對於歐盟政治經濟生態的一次極大衝擊。歐盟必須把握這次機會進行更進一步的改革,否則瘟疫過後,歐元甚至是歐盟的存在將受到巨大的挑戰。
地區研究 多媒體訪談 宏觀政經 歐盟
【頭條新聞】歐洲封關

本刊副總編輯尹子軒早前接受港台節目《頭條新聞》訪問。
歐盟宣佈歐洲封關三十天!世衛宣佈歐洲為病毒的大流行中心,歐洲各國領袖呼籲國民嚴陣以待。歐洲超過十萬宗確診個案,是世衛通報緩慢,還是歐洲反應遲鈍?剛脱歐的英國本來採用「佛系」抗疫法,但首相約翰遜日前卻突然積極,宣佈無限期停課,會否已經太遲?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歐盟 環境保護
【聯合早報特約】歐盟能源轉型必須“過三關” 發展平衡,經濟體系改革,公民社會缺一不可
能源轉型需要所有成員一起合作解決整個歐盟的問題。為了使能源轉型在整個歐洲成功,國家之間需更深一步整合,在現有的歐盟框架内讓先進國幫助開發中國家,令歐洲的經濟分歧不嚴重惡化。而歐洲領導需與公民一同討論如何制定完整的能源轉型政策,在不失去「社會正義」的情況下,達到「環境正義」。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歐盟
【UDN轉角國際特約】蘇格蘭的將來在於不拘泥於民族主義之上
無論如何,在英歐關係需要新的定義的同時,被捲入其中的蘇格蘭同樣必須重新定義它在後脫歐時代的國際定位,走出屬於自己的路。小國的宿命,在於必須在大國之間隨波逐流;但一個國家是有一個聰明的領袖,在國際間左右逢源、見縫插針,還是有只懂得盲從,將「血濃於水」的民族主義掛在嘴邊、卻口惠而實不至的宗主國庸才,差距可就大了。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多媒體訪談 歐盟
【十萬八千里】自由評︰歐洲各國對利比亞政治盤算

本刊副總編輯尹子軒早前早前接受 RTHK 香港電台 節目《十萬八千里》訪問。【尹子軒】歐盟各國的出發點也是反恐及穩定利比亞局勢,從而令難民問題不會再擴張。但歐盟從來沒有一個協調的外交政策,令各種方針遲遲無法建立。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歐盟 軍事熱點
【信報特約】脫歐後的英國核武
簡單來說,聯合王國的核武能力將一如既往,並不會受脫歐所影響。鑑於現實裡的國防安全考量,短期內倫敦的核武軍備亦不會有太大的變化。而縱然一切尚是未知,可如若英國因為其他因素,比方說美俄退出〈中程導彈條約〉或再次引發全球軍備競賽、美國總統特朗普領導下華盛頓的延伸威懾力變得不再可靠等,而決意走上核武擴展之路,那亦是與離開歐盟無關,僅是在大時代下為勢所趨,如此而已。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歐盟
【信報特約】保守黨自High 貿談籌碼實無幾
一月三十一日不是脫歐”大功告成“的日子,它不是英歐之間談判的終結,甚至不代表英國完全脫離 “無協議脫歐” 的風險 —- 它只是英國和歐盟第一輪最容易一輪的交手結束的日子,代表的不過是歐盟從英國一而再再而三的延期中解脫,而倫敦政府接下來的日子,則將會是一課持續的震撼教育,英國將學習如何以一個 “規則遵從者” 的中型歐洲國家,而非一個 “規則制定者” 的身份,去與歐盟和中美等貿易超級强國打交道。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歐盟
【明報特約】英國脫歐:如期脫歐過後是新一輪混沌
脫歐的事實,以及脫歐協議框架本身,都將會從根本上制限了聯合王國的國力;就算是保守黨脫歐鷹派一般相信和推崇徹底的自由主義,也無法回避要抵達保守黨政客口中的 ”艷陽照射的高地“ (“Sunlit uplands”), 和走向全球(Global Britain)之前,英國必須先經過極爲痛苦的轉型和陣痛。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歐盟
【明報月刊特約】布魯塞爾在中美俄之間的博弈──談歐盟人權法進入立法程序
中方的威脅,對於歐盟來説顯而易見。然而,雖然布魯塞爾在中美俄三個大國之間的博弈中以人權法草案下了有意思的一着,但是法案將來在立法過程中還需面對歐盟内極爲恐俄的成員國,比如說波蘭,以及波羅的海國家們,以及中國資金和政治説客們在希臘和意大利等地的網絡所能動員的政治力量。北京所恐懼的西方包圍網,遠遠未到成型之時。而且,要規避人權法案其實很簡單—不犯事不就可以了—-套用某些香港政要的邏輯,不犯法的人爲什麽要害怕法律制裁呢?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歐盟
【信報特約】擺脫英糾纏 歐重整力量應對中美
英國脫歐,固然對於英國和歐盟短期内都是一場噩夢;但是如果布魯塞爾處理得當,其實可以轉危爲機。新的全球局勢是19世紀末大國政治(Great Power Politics)的重演,雖然已經落後於中美,但如果歐盟能夠從此善用27個成員國的集團共同捍衛自己在歐亞的利益,那麽英國這個代表著美國戰後對歐軍政經臍帶的脫離,並不一定是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