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協維和部隊

中東/中亞 出版刊物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東亞
【轉角國際特約】妥協誕生的「尷尬特使」:東協能助緬甸重返和平嗎?
  緬甸政變牽起國內大規模示威衝突,在軍力不對等的情況下,軍政府「國家領導委員會」(下稱:SAC)的鐵腕鎮壓造成大量平民傷亡,以致東南亞鄰國不得不發聲調停。今年4月24日,東協成員國領導人在東協秘書處所在地——雅加達——舉行領導人會議,並邀請了政變領袖暨「SAC」主席敏昂萊出席,達成「五點共識」,訂下化解緬甸政爭的路線圖雛型。 東協這次領導人會議備受批評,主要原因是東協元首們居然邀請了緬甸政變及人道災難的元兇參與會談,置緬甸「平行政府」─「民族團結政府」(NUG)—代表參加會議的請願於不顧(事後證實,會議期間有人向東協代表朗讀出一封由NUG外交部長辛瑪昂(Zin Mar Aung)撰寫的信件,儼如下定決心承認「SAC」為緬甸合法政府。 然而,《日經亞洲》亞洲部門總編輯高橋徹在評論文章中,點出東協是次「領導人會議」(ASEAN’s Leader Meeting)在規格及禮節上其實不符官方「領導人峰會」(ASEAN Summit)的格調與規範,意味東協正以曖昧的姿態刻意迴避政權合法性此一難題。事實上,東協在此後的會議仍然沿用類似的行徑,盡量在修辭上模糊處理「SAC」的身份。 關於東協「五點共識」的批評聲音 撇開繁瑣的外交辭令以及「認授性」衍生的政治問題外,東協「五點共識」的成效也非毫無質疑之處。東協的五點共識如下: 暴力須立即停止,各方展現最大自我克制 各方應展開建設性對話,尋求有利人民的和平解決之道 東協將在秘書長的協助下,成立主席特使團促進對話 東協將對緬甸提供人道援助 特使團將赴緬甸與各方會商 第一和第二項是「五點共識」的目標,符合東協一直以來透過「對話」、「非脅逼」和「對等」的外交原則達致「和平」的論述;第三至五項則是達成上述目標的方法,藉著委派獲得成員一致認可的特使代表,向緬甸各方派遣所需的人道援助,「輔助」緬甸重返和平之路,展示東協社群正朝著「關懷與共享」的方向發展。 批評者認為,「五點共識」大方得體的外交辭令背後,還是無法遮蓋東協共識的空洞。受制於東協對「不干預內政原則」的約束,東協上述藍圖最終還是必須獲得緬甸「官方」許可才行。基於目前的政治現實,假如東協要落實五點方案,就不得不獲取「實質領導人」敏昂萊首肯。 從4月的領導人會議中,在緬甸危機中相對積極的印尼、馬來西亞和新加坡,或是菲律賓,甚至是與緬軍友好的泰國政府,在會議中曾經要求敏昂萊立即釋放政治囚犯,有關要求也給納進「五點共識」其中一項的草案。但當最終版本公佈時,「釋放政治囚犯」的要求卻「出乎意料」地被降格。按東協峰會規範,「領導人會議」的文件通常由主席國作最後定案,主席國汶萊大有可能為了顧全敏昂萊的反應,臨時決定把釋放政治囚犯的訴求從「五點共識」之中刪去,藉此保持東協表面上的團結。 特使團最終能否出訪緬甸,還是需要SAC的批准。敏昂萊在「領導人會議」後明言,唯有當緬甸恢復穩定,他們才會接受東協代表到訪。然而,甚麼狀況才算是「穩定及安全」? 敏昂萊當時的如意算盤,或許正是覷定政爭一旦拖延下去,反對派便會樹倒猢狻散。反對運動消音,自然便是威權政體眼中的「穩定」了。隨著愈來愈多抗爭者使用激進路線,各自組織武裝團體「人民保衛軍」(People’s Defense Force),反政變群組與緬軍的衝突只怕有增無減,「穩定」之路遙遙無期。 尤其,敏昂萊在8月宣佈恢復軍政府年代的「總理」一職,並「委任」自己擔當職務,又把選舉押後至2023年8月後,表明軍方無信心可以短時間回復「穩定」,東協推動多方對話的決定很有可能順延。  …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東盟
【轉角國際特約】見死不救的決斷:阻止「緬甸內戰化」東協怎麼解?
緬甸國防軍的地位源自其「維護國家主權完整」的歷史定位,如果他們輕易屈服於西方國家的壓力,只會斷送其僅餘無幾的合法性。因此,強硬制裁不見得是取勝的不二法門。筆者希望強調一點,單憑「建設性對話」,還是一面倒鼓吹「制裁、介入」,都無法凝聚足夠壓力,一夜間改變緬甸軍隊行為。沒有國際社會的杯葛,東協的「建設性對話」便顯得沒甚價值;沒有「建設性對話」,緬甸軍隊便難以尋覓下台階,隨時逼入窮巷,拼死反撲。與此同時,沒有國內CDM、CRPH與反政變的民地武共同抗擊,國際社會的介入亦毫無合法性可言。三方唯有相輔相成,才可平息這場風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