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啓政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Glocal獨家分析】蘇萊曼尼之死 中國的中東政策會改變嗎?
雖然美國在中東有不少盟友同樣敵視伊朗,但他們都各自身陷泥沼,令中國與伊朗走近亦無太大後顧之憂。例如沙特近年積極發展石油以外的產業,以減輕對石油的依賴,利雅德發展經濟特區一類建設,主要對象正是中國,自然不會作出趕客之舉,只會對中伊關係更進一步隻眼開隻眼閉。可見中國如要真正承擔「大國責任」,此刻實是良機。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東盟
【Glocal獨家分析】佐科維多多:印尼經濟的希望
即使佐科維多多的治國方略深受支持,但雅加達卻明顯知道自己依然極易受到國際大環境影響。例如星展銀行曾發文表示,在2020年的預算交付後不久,印尼當局卻不忘強調來自外部的不穩定因素(如需求減弱、貿易戰升級)將可能影響預測,就反映了印尼政府內部對國家的經濟增長預測未有十足把握。但無論如何,佐科維多多仍是印尼未來經濟增長得以保持的最大希望。
南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Yahoo論壇特約】「中國因素」如何帶動孟加拉發展?
貿易戰的影響,還見於孟加拉的出口增長。貿易戰前,美國入口中國成衣價值約三百億美元,比孟加拉總出口還要多出九十億;直至八月,美國總統特朗普揚言向中國產品徵收25%關稅,清單包括衣服。根據孟加拉海外貿易研究所的調查,單是在2018年首九個月,孟加拉出口成衣在美國市埸錄得6.46%的增長。難怪《彭博》、《CNN》等都分別刊登了文章,在分析中美貿易戰的影響後,得出孟加拉是意外贏家的結論。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非洲
【Glocal獨家分析】「外國勢力」如何協助蘇丹國家重建
當然,蘇丹成功向「國家重建」踏出第一步,靠的自然不單單是「外國勢力」,更重要的是民眾質素。如在《半島電視台》的報導中,就有示威者表示,「雖然不太願意達加洛(Mohamed Hamdan Dagalo,負責武力清場的指揮官,又被稱為Hemeti)參與作爲新政府的一份子,但其掌管的『快速應變部隊』基本上控制了全國,很難將其排除在外」。可見,最終,成熟的公民社會才是蘇丹長遠真正的希望。
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環境保護
【信報特約】亞馬遜大火 國際法何去何從?
在面對大型環境災害,現有的國際法可謂「做法不完美,但可接受,要改善」,所以各界正在構想一套名為《國際災害法》(International Disasters Law)的國際法,打算將國際環境法、國際災害應變法都納入在內,再加以完善。無論《國際災害法》最終能否成事,相信所有人都希望相關國際法能永遠束之高閣。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非洲
【星期日明報特約】再思中非關係-讀Deborah Brautigam的《Will Africa Feed China?》
雖然《Will Africa Feed China?》的成書背景,是源自Brautigam不同意一眾主流媒體對中國在非洲行徑的解讀,但彭博另一篇題為《The Future Is in Africa, and China Knows It》的文章,相信是Brautigam會表示認同的例外。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東盟 非洲
【世界說特約】從馬航失蹤到埃航墜毀 國際航空管理出了甚麼錯?
在高度全球化的今日,飛機已成為穿洲過省的交通首選。即使自2008年起,飛機意外率由每一百萬班航班的4.7宗跌至2018年的1.75宗,但馬航五週年,加上最近埃塞俄比亞航空墜毀,似乎都提醒著我們「1.75」此一數字,仍有極大下調空間。假如要營造更安全的飛行環境,國際合作有甚麼角色?現行機制又足夠嗎?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非洲
【Yahoo論壇特約】中國資金在非洲前路:從風災「伊代」談起
誠然,中國短期內仍然會是非洲發展、也是災後重建的重要資金來源。一方面,非洲國家的人權、法治情況仍有待改善,都令歐美國家都不願貿然投資;另一方面,相比中東、亞洲等地,西方政府對非洲的態度明顯傾向不長期介入。於是,藉著冷戰年代的「友誼」和多年來的苦心經營,中國政府和中資企業就成為了非洲大陸的最大外部支持者。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非洲
【Yahoo論壇特約】中,土,朝的北非滑鐵盧:蘇丹政變
在「後阿拉伯之春」時代,雖然津巴布韋、阿爾及利亞、蘇丹等地的強人政治在短短數年內相繼劃上句號,但就此斷言非洲大陸威權政治就此成為過去,依然為時尚早。但可以肯定的是,區外其他國家始終以不同原因,關切著非洲國家的發展。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歐盟
【Yahoo論壇特約】地中海難民危機:國際自由主義碰壁的案例
在理論層面,難民問題正好印證了自由主義與現實主義並非完全的二元對立,難有單一理論得以解釋一切。在現實層面,雖然地中海難民人數持續下跌,但問題的重心正在轉移,而且有機會因為敘利亞局勢的改變,令難民數字再度上升,難以斷言危機已過。
南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聯合早報特約】斯里蘭卡:一帶一路國家政治風險教科書
最後是由兩種形式的國際關係帶來的障礙。首先是與勢力範圍有關,也就是斯里蘭卡的情況。斯里蘭卡地理位置關鍵,印度視之為傳統勢力範圍;中國則視之為突破「圍堵中國」的支點。當中資大舉進入斯里蘭卡,印度就有可能因此對中資存有戒心,當中國資金計劃進駐在其他印度的勢力範圍,如不丹和尼泊爾,甚至印度本部,印度可能就會加以阻撓,說不定會再次上演在斯里蘭卡爭相出資興建使用率極低的機場的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