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大法官

北美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蘋果日報特約】華人圈高唱的敵我矛盾論和美國政壇大法官任命的失義無縫接軌了
最令筆者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金斯伯格等大法官其實不正是維護及制衡民主自由系統的人嗎 ? 跟那些中國的民主鬥士不是都是有共同志業嗎 ? 我們不是一直都對於破壞制度的行為極為憤怒嗎? 純粹因為特朗普比較對中共強烈,就攻擊同路志業,真是需要我們時刻三思警醒的行為。因為對中共的恨 (或者特朗普的愛) 比較深,就寧願擁抱強人政治而摒棄民主的制衡機制,真是難以理解,莫名其妙。
北美 地區研究 選舉脈絡
【信報特約】法院極力擺脫黨爭 難逃法官提名「武器化」
當初早已有民主黨人物力勸重病在身的金斯伯格辭職,以便趁奧巴馬仍在任時,由另一自由派法官接任,避免特朗普有更多機會再委任保守派大法官,令法院的取態倒向保守派。如今迎來二戰以來對於美國民眾甚至全世界最重要的美國總統選舉,只能夠說金斯伯格逝世來得太不合事宜。
北美 地區研究 選舉脈絡
【信報特約】進步派危機感激增 拜登乘勢箍女性票
金斯伯格及其他大法官就是要制衡特朗普總統及其政府高層官員,才可以保障每個公民的自由。為了拉攏特朗普而詆毀一位法官執行她的職務及責任,甚至是一個婆婆的一生功過,是我們必須要警醒的行為。轉念一想,旅居海外,作為移民,其實也是弱勢,何必向更弱者抽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