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子軒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信報特約】歐盟:經濟上的巨人 政治上的侏儒
然而,這兩項在短期内均沒可能;歐盟眼前的選擇,除了加快整合脚步,就只有盡量維持本身的經濟主權,在必要時采取比如向美國科技公司徵稅等保護主義的手段而已。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明報月刊特約】死而不僵的文翠珊政府:失能的英國政壇將是“無協議脫歐”的元凶
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在上一次宣佈延後英國脫歐期限的時候告誡過英國“不要浪費寶貴的延期”,但是似乎英國人並未有聼進去。自古希臘到莎翁的悲劇,最重要的元素之一是主角無論如何反抗均無法對抗環境和命運的影響。或許,”無協議脫歐“將正是文翠珊政府獲得了脫歐協議以來苦苦掙扎,卻依舊換來的悲劇結果。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UDN轉角國際特約】“第一候選人“制度爭議是歐洲議會政制成長的陣痛
以目前來説,如果歐盟繼續朝更大民主認可方向前進的話,今日的選舉制度終究是個根基而已。要有效地推進歐洲整合和民主認可進程,必須從議會選制這根本開始改革,「第一候選人」制度的缺失,不過是整個歐洲政制青年期稚嫩的體現。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信報特約】歐洲議會選舉的兩條戰綫
在自由主義以及保護主義,和歐洲共同分擔風險與各國自掃門前雪之間,歐洲民衆將在五月的選舉為歐盟的下一個五年的整合定調。
北美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信報特約】葉公好龍的“北歐模式”改革是虛耗改革動能
從瑞典的過去,和芬蘭的今日,可以清楚維繫和改革北歐模式的政府都必須有極爲開明的政客和選民,以及合適的制度輔佐方可成事,絕非一朝一夕可以完工。而如果有著共識傳統的的政局都極難產生出改革需要的妥協,又遑論美國這個兩黨之間政治取向可以天差地遠的國度。單看之前奧巴馬醫改的困難已可見一二,更何況規模大幾倍的改革。無視實際政治經濟代價,向選民兜售無法難以實現的理想主義政策主張,不過是虛耗改革政治力量和時間而已。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明報特約】下議院僵局難解 無協議脫歐風險增
或許無協議脫歐的懸崖能夠讓保守黨的鷹派低頭,或者他們真如知行合一,寧可英國以最壞的方式脫離歐盟也不願意放棄對於絕對經濟自由主義的犬儒— 但無論如何,下議院的亂局在脫歐之後定比今日更為混亂,只是,那將不會是歐盟的問題了。脫歐並非一場足球賽,將歐盟由盟友變爲強鄰,必定有其長遠的根本性的影響—但這似乎從來不被權鬥者放在眼裏。
全球政經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信報特約】盡失歐洲融合紅利 帝國回歸島國
歐盟多年以來給予英國的讓步,不勝枚舉。就是在倫敦政府決議脫歐之前,卡梅倫政府都有在布魯塞爾獲得空前讓步的先例。但是這一切都將到此爲止了。在對於過去光輝歷史的意淫中,英國將領導歐洲的地位拱手讓給巴黎和柏林甚至布魯塞爾,從帝國回歸島國。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UDN轉角國際特約】“獨立小組”的突起:英國兩黨制下的異類
目前TIG的行動相當聰明,實際上是在觀望兩大黨的内部分裂,會否成爲改變英國政黨版圖的契機,尤其脫歐進程更是決定下任政府是誰的導火線。兩黨越是繼續磨磨蹭蹭,小黨觀望與發展的時間就越多;但是TIG終究是英國選制下的Bug而已,一旦回歸大選模式,它的前景終究並不樂觀。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信報特約】 歐洲多極化 法德難再獨大
新的,有著更多持份人和參與者的歐洲政治,有著更多方利益的傾軋,方是正常。在危機中一步步淬煉而成的歐盟體制,迎來的新挑戰,是成員國如何去從政治上去定義有關歐盟架構背後的 “歐洲價值”。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明報月刊特約】脫歐與否 英國人都無法擺脫混亂
這就是爲何就算再度公投,聯合王國脫歐與否,英國人都無辦法脫離混亂的主因—-或許這正是前首相卡梅倫最大的政治遺產:一個將政策過錯推諉予歐盟的英國政壇文化。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明報特約】”二次公投“:the right solution at the wrong time
二次公投,或者說一個設計得體的公投,本是一個解決英國多年來歐洲問題的一個好方法。但是,在過分自信的前任保守黨卡梅倫政府爲了抽走英國獨立黨的選票,以最壞的方式打開了英國脫歐之門,造就了今日議會分裂的局面,而脫歐談判又已經完成了的今日再次提出,對於英國帶來的風險極大。畢竟,脫歐的進展為全世界展示了英國人的窘迫—-要知道2016年的英國可是從正被經濟問題困擾的歐盟拿到了相當多的甜頭然後再決定公投的— 今日的歐盟,卻已經在為更具野心的改革摩拳擦掌,雙方的差野一目瞭然。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UDN轉角國際特約】英國的脫歐蜈蚣:沒有人面對現實的政治災難
歐盟目前作爲一個由成員國和超國組織同時領導的聯盟,比起要動搖到這個根本的原則架構,讓聯合王國再爭吵多一會兒、清醒一下頭腦,短期内承受一點物質上的損失,可能是不那麽難堪的選擇。這恰好就像脫歐:無論是英國還是歐盟,總是在兩害取其輕的兩難中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