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超群

中東/中亞 全球政經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換日線特約】中國在阿拉伯世界,砸錢投資有用嗎?
近年,中國在阿拉伯世界的角色更有眾所矚目的轉變。2013 年,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整合歐亞大陸的戰略部署──雙方由單純的經貿關係,昇華至投資基建、產業合作等更深入的經濟交流;另一方面,中國更在當地建立軍事影響力,涉足當地事務。中國在阿拉伯世界的影響力日增,已是一股潮流。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換日線特約】 吉爾吉斯總統精彩的「打貪行動」,會「順便」打擊到「一帶一路」嗎?
以吉爾吉斯現時的國情看來,繼續參與中國的「一帶一路」,除了是別無他法之外,更是帶動經濟發展的唯一可行選項。當然,上層精英亦有動機維持現狀,繼續從中輸送利益,分一杯羹,只是受益人由前朝黨羽遞嬗至新總統圈子而已。所以,回到最初問題: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會不會在吉爾吉斯嚴重觸礁?除非該國爆發第三次革命吧。
中東/中亞 全球政經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UDN轉角國際特約】美國土耳其劍拔弩張,俄羅斯或最高興?
若未來土耳其真的與美國漸行漸遠,在俄強土弱的大前提下,加上今次土耳其經濟受到重創,國力大減,土耳其只會成淪為俄羅斯的附庸。一方面被西方孤立,一方面過份倒向俄羅斯,令土耳其在區域問題上的議價能力遞減,惡性循環。所以,俄羅斯或最樂見美土交惡。更重要的是,現時川普與普丁關係曖昧不清,若不幸地日後美俄關係回暖,土耳其必定首當其衝。
中東/中亞 全球政經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換日線特約】 烏茲別克的春天:新總統的改革雙箭頭
米爾濟約耶夫的「雙箭頭」改革,的確為烏茲別克的帶來前所未見春天。但是否順利,一切還有待觀察,畢竟新總統的上任時間不長,改革成效暫時也未能在經濟數據中反映出來。而且,新總統目前是否能完全駕馭國內派系鬥爭,尚未有肯定答案。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信報特約】巴人籌碼漸少 右翼步步進迫
既然巴勒斯坦人無從立國,那麼「一國方案」又如何?不少學者認為,唯有建立以巴兩族也享有民主、平等、自由的雙民族國家,才能達致真正和平。但不少巴勒斯坦人擔心,這最終會變成類似過往南非的種族隔離國家。「一國方案」提倡者卻不以為然,他們認為在一國內以民主方式爭取兩族平等、自由,最終就能瓦解種族隔離,又認為「一國方案」比「兩國方案」更務實。
中東/中亞 全球政經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換日線特約】「西亞樂土」、「旅遊國家」的約旦,為何引爆「政府撤換」危機?——看懂約旦經濟的四大弊病
幾可肯定,約旦依然未找到根治以上 4 大經濟弊病的良方,只能繼續走舊路。而沙地阿拉伯等海灣國家,亦會重新利用銀彈戰術,以維持約旦穩定,因此約旦的經濟危機並非一發不可收拾。至於卡達,雖然給予約旦的待遇不算優厚,但現時約旦的經濟困局,會否使西亞國家之間在約旦的角力愈演愈烈,似乎是有這可能的。
中東/中亞 俄羅斯 全球政經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換日線特約】「誰控制歐亞大陸,就能操控世界」(下):被主流媒體忽略的「裏海問題」,卻是大國爭霸的「制勝關鍵」?
對俄羅斯(或伊朗)來說,「裏海問題」是確保其歐亞中央領導地位,不受歐美等海權國家侵犯的重要壁壘之一。然而,自從蘇聯解體後,西方世界在裏海的地緣政治策略變得積極主動,欲與歐亞中央國家建立能源以至政治軍事合作,直刺歐亞心臟,以平衡俄羅斯的影響力,這其實與麥金德與布熱津斯基的戰略思維同出一轍。 
中東/中亞 俄羅斯 全球政經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換日線特約】「誰控制歐亞大陸,就能操控世界」(上):從一個「看似簡單」的問題說起,裏海是海還是湖?
兩人對「海權國家之所以取代不了陸權國家」提出了相同見解:第一,海洋終究還是依賴陸地而存在,再龐大的海軍,也而要利用陸地豐厚的資源去維持;第二,海洋國家最終也會向歐亞大陸擴而充之,而非只是控制海洋。
俄羅斯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政經脈絡
【星期日明報特約】政治宣傳的美學「蒙太奇」《罷工》
電影不是靜止地去反映特定事情,而是把以上元素巧妙地組合和互動,及剪接不同場景,創造比原先更大的意義,這就是「雜耍蒙太奇」。簡單而言,就是挑選具有強烈感染力的橋段,加以適當的組合,影響觀眾的情緒,使觀眾接受作者的思想結論。
俄羅斯 全球政經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換日線特約】【核協議之後】對伊朗「不忠」、「腳踏多條船」的俄羅斯,如何在西亞外交戰中「全拿」?
只要無論是以國、沙國與伊朗的期望,都是希望靠俄國制衡對方,就能夠鞏固俄國在西亞作為仲裁者的地位。俄國的取徑不僅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發生,更讓俄國的「新歐亞主義」的大戰略思維得以實現。
中東/中亞 政經脈絡
【換日線特約】除了中國,還有別的選擇嗎?──看準大國矛盾,土庫曼「能源外交」的智慧與挑戰

本身沒有工業基礎的土庫曼,現時的確比較難把產業結構多元化。但是,土庫曼總統別爾德穆罕默多夫(Gurbanguly Berdimuhamedow)未雨綢謬,不能改變結構單一,便希望擺脫市場單一,換句話說,不再只把天然氣出口到中國。

伊拉克
中東/中亞 全球政經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看不見的世界】擊敗 ISIS 後的首場選舉──「伊拉克大選」能否突破眼前困境,朝成熟的民主國家邁進?

現任伊國總理阿巴迪(Haider al-Abadi)雖然對比前任總理馬利基(Nouri Maliki),無論在形象或在政績上都比較出色,但阿巴迪能否在未來 4 年繼續執政,重點是團結國內各個派系。可悲的是,這正是伊國現時最大的癥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