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超群

俄羅斯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聯合早報特約】俄羅斯能源政策真的能夠「轉向亞洲」?
此天然氣油管的誕生,為何發生在 2014 年?其故於當時俄羅斯因為烏克蘭危機與西方關係急促惡化,另外身為以能源出口為主的經濟體,加上歐洲乃其天然氣出口的最大市場,俄羅斯欲分散投資,避免出口市場單一化,於是積極開拓亞洲能源出口市場。適逢中國推動「煤改氣」計劃,兩國就一拍即合。在這背景下,「西伯利亞力量」應運而生。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軍事熱點
【信報特約】伊拉克淪為伊朗附庸 氣焰日盛終引火自焚
伊朗能夠在伊拉克過份擴張,歸因於宏觀區域形勢及國內政治等複雜因素。2003 年,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與伊朗並駕齊驅的伊拉克被美國攻陷,強人薩達姆政權倒台,頓時令區域權力失衡。蘇雷曼尼時代下的伊朗,藉機滲透伊拉克。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換日線特約】伊斯蘭國領袖為何擁抱恐怖主義?答案或許和「監獄」有關
若了解過去恐怖組織主要人物的經歷,不難發現監獄是他們鞏固意識形態的地方,坐牢經歷是他們走上恐怖主義的轉捩點。較早期的代表是埃及穆斯林兄弟會前領導人庫特布(Sayyid Qutb),他因為被控企圖推翻當時埃及總統納塞爾政權而被判監 10 年,其後更於 1966 年被控暗殺總統而遭判死刑。其被喻為播下宗教極端主義種子的著作《里程碑》,是他在牢中撰寫的。艱苦的囚禁環境,成為他發展、充實理論的地方。
出版刊物 國際秩序 專題研究
《關鍵年代:意識形態,排外,極端局勢如何摧毀民主和走向戰爭》

本刊副總編輯尹子軒及研究員孫超群,黃長東早前與一眾台灣學者合作撰寫新書:《關鍵年代:意識形態,排外,極端局勢如何摧毀民主和走向戰爭》。本書將會以近年的國際關鍵事件如特朗普上台及英國脫歐論述民族主義再度抬頭的前因後果,此外也會以日本及中東為例分析二戰前後各國大眾及社會是如何遂步從分裂邁向戰爭。讓人反思在今天這個變幻莫測的世界,我們能否免於戰爭的恐懼?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軍事熱點
【信報特約】美國退場 俄敘土各有盤算
在「後伊斯蘭國」時代,隨著美國引退,俄羅斯以合法姿態,填補了區域權力真空。如今,俄敘軍隊已進入曼比季(Manbij),似乎與土軍瀕臨開戰邊緣。雖然土耳其比過往強硬,但埃爾多安無意與俄敘正面衝突,畢竟大家一直只視衝突為博奕,從中互相得益,在懸崖之前,大家都有能力控制局面。庫爾德人的命運,不只遭美國出賣,更成為其他大國政治遊戲的犧牲品。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多媒體訪談 專題研究
【左右紅藍綠】吉爾吉斯前總統被捕引發的政局動盪

本刊研究員孫超群早前擔任港台節目《左右紅藍綠》主持。
最近吉爾吉斯政府拘捕前總統阿坦巴耶夫,控告他涉及策劃政變、謀殺等罪行。近場政治檢控,令吉爾吉斯的櫂力鬥爭越演越烈。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UDN轉角國際特約】恐中症蔓延中亞:哈薩克抗衡中國的「強國戒心」
無庸置疑,透過「一帶一路」計劃,中國在晉身為哈薩克的重要持份者,與俄羅斯及西方國家等分庭抗禮,影響力從經濟延伸到政治社會。但與此同時,哈薩克民眾對「中國威脅」的憤怒,卻讓托卡耶夫不得不重視。有別於其他中亞國家,哈薩克有實踐平衡外交的本事,若行事處處輕易受中國制肘,未免是自毀長城。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軍事熱點
【UDN轉角國際特約】阿富汗塔利班如何被牽進全球恐怖主義
如今的阿富汗不只有塔利班,加上伊斯蘭國呼羅珊省(ISIL Khorasan,ISIS分支)日益壯大的安全威脅——一雞死一雞鳴,時至今天,阿富汗的和平依然遙遙無期。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軍事熱點
【UDN轉角國際特約】從軍閥割據到塔利班冒起 —— 1992 至 1996 年阿富汗內戰
脆弱的「阿富汗伊斯蘭國」,最終只維持了4年便消亡——政權缺乏合法性、各派擁兵自重、各懷鬼胎,是政權注定失敗的原因。當收復地方成為天方夜譚時,大家都以控制首都為首要目標,而主要聯盟力量又常常被破壞 ;在4年內戰的困局下,懂得攏略民心的塔利班在鷸蚌相爭下,成為了那個漁翁。塔利班崛起,是不幸的偶然,但也是讓人感興趣的歷史教訓。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換日線特約】為甚麼埃爾多安的伊斯蘭化政策會失敗?
由此可見,AKP 與「福利黨」不同,雖然大家都以信仰動員支持者,並非為了追尋信仰的內在價值。然而,福利黨在剛剛經歷 1980 年軍事政變、社會嚴重撕裂的形勢下,成功把信仰塑造成一種普及的政治符號,團結社會,並取得成功。相反,埃爾多安的「伊斯蘭化」政策卻在撕裂社會,步向威權專制,試圖利用民粹卻適得其反,結果與民眾愈走愈遠。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換日線特約】塔吉克:被「一帶一路」綁架的內陸小國,有機會翻轉「中亞最窮」的命運嗎?
短短的塔吉克帕米爾之旅,最後以吉爾吉斯奧什(Osh)為終點。相對其他中亞國家,塔吉克並沒有明顯優勢,作為沒有議價能力的小國,在國際上難有生存空間。內向的地理空間與外向的民族性格,每天都在拉扯塔吉克的命運。希望這小國的未來,能夠步向獨當一面。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UDN轉角國際特約】哈薩克輕軌工程胎死腹中 —— 「一帶一路」本質與哈薩克的盤算
哈薩克與鄰近的中亞小國之所以不同,除了本身國力不可與他們相提並論之外,更擁有作為新興市場的發展潛力與魄力。而哈薩克在如何夾逢於大國博弈之間生存上,已是駕輕就熟。對哈薩克而言,中國一帶一路的倡議雖然誘人,但對中國的企圖不無戒心——畢竟吉爾吉斯與塔吉克的情況是前車之鑑;哈薩克絕對有足夠本錢,作出正確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