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超群

中東/中亞 俄羅斯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換日線特約】俄羅斯疫情持續,如何打擊塔吉克和吉爾吉斯經濟?
總括來說,吉塔兩國的經濟困境能否出現曙光,很視乎俄羅斯國內的疫情發展如何。但就目前來說,情況不太樂觀。在俄羅斯重啟經濟活動以前,本身已經十分貧困的吉塔兩國,除非能在經濟上創新猷,否則將會一蹶不振。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UDN轉角國際特約】武肺大蕭條的「一帶一路」大破財:中國願意債務減免嗎?
本篇文章主要選擇一些欠中國較多債務的低收入發展中國家——例如吉爾吉斯與塔吉克——探討其外向型經濟體,如何直接受到疫情和中國「糖衣陷阱」式債務的雙重打擊?並關注中國與債務國重新談判和達成紓困措施之各種可能。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換日線特約】從確保能源安全,進而保障國家安全──以色列如何一躍成為「能源暴發戶」?
作為一個小國,以色列能夠慢慢實踐能源自始自足,擺脫周邊緊張地緣政治及資源稀缺的困局,主因是發現足以用上半個世紀的化石燃料。從確保能源安全,進而保障國家安全。天然氣成為造王者,又是未來被廣泛使用的較環保燃料,使以色列在能源上無後顧之憂,必定對其國際政治戰略產生深遠影響。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科技發展
【Yahoo論壇特約】烏茲別克擁抱「數碼絲路」 肺炎或讓社會監控大放異彩
最近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各國政府紛紛推行緊急法,社會監控措施風靡一時,以對抗疫潮。無庸置疑,非常時期使用非常手段乃合情合理,但對本身毫無制度約束的威權政體來說,這是公共健康「安全化」的最佳理由,讓自身權力無限澎漲。在此脈絡下,令人擔心中國「數碼絲路」的野望將會在未來大放異彩。
中東/中亞 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軍事熱點
【信報特約】美國退場阿富汗 俄羅斯摩拳擦掌
俄羅斯與各方保持良好關係,有助穩定美國撤軍後的阿富汗,本身與塔利班關係不俗,能擔當印巴之間的橋樑,並協助阿富汗各方達成政治協議。另外,美國對中亞新戰略或淪為紙上談兵,似乎暫時俄羅斯更能透過外交手段,維持中亞及阿富汗穩定。相比只作些「一帶一路」基建項目的中國,俄羅斯更有能力和意願,在區域扮演積極的角色。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聯合早報特約】從中亞孔子學院看中國「軟實力」外交
中國令人吸引之處,源於經濟物質發展迅速的「中國夢」。孔子學院的本質,本來就與「軟實力」理論存在不少衝突。到最後,中國還是依靠「硬實力」使人降服,令「軟實力」外交得不償失,變得徒然。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信報特約】應對以巴「世紀方案」 必先解決內部矛盾
無論在內外層面,哈瑪斯與法塔赫都存在難以解決的分歧。巴政府欲魚與熊掌兼得,但事實是討好以色列和實現民族團結是不能並存。要結束分裂,相對上巴政府有更大的行動空間,在關鍵時刻,不要浪費舉國對「世紀方案」的怒火。
俄羅斯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聯合早報特約】俄羅斯能源政策真的能夠「轉向亞洲」?
此天然氣油管的誕生,為何發生在 2014 年?其故於當時俄羅斯因為烏克蘭危機與西方關係急促惡化,另外身為以能源出口為主的經濟體,加上歐洲乃其天然氣出口的最大市場,俄羅斯欲分散投資,避免出口市場單一化,於是積極開拓亞洲能源出口市場。適逢中國推動「煤改氣」計劃,兩國就一拍即合。在這背景下,「西伯利亞力量」應運而生。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軍事熱點
【信報特約】伊拉克淪為伊朗附庸 氣焰日盛終引火自焚
伊朗能夠在伊拉克過份擴張,歸因於宏觀區域形勢及國內政治等複雜因素。2003 年,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與伊朗並駕齊驅的伊拉克被美國攻陷,強人薩達姆政權倒台,頓時令區域權力失衡。蘇雷曼尼時代下的伊朗,藉機滲透伊拉克。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換日線特約】伊斯蘭國領袖為何擁抱恐怖主義?答案或許和「監獄」有關
若了解過去恐怖組織主要人物的經歷,不難發現監獄是他們鞏固意識形態的地方,坐牢經歷是他們走上恐怖主義的轉捩點。較早期的代表是埃及穆斯林兄弟會前領導人庫特布(Sayyid Qutb),他因為被控企圖推翻當時埃及總統納塞爾政權而被判監 10 年,其後更於 1966 年被控暗殺總統而遭判死刑。其被喻為播下宗教極端主義種子的著作《里程碑》,是他在牢中撰寫的。艱苦的囚禁環境,成為他發展、充實理論的地方。
出版刊物 國際秩序
《關鍵年代:意識形態,排外,極端局勢如何摧毀民主和走向戰爭》

本刊副總編輯尹子軒及研究員孫超群,黃長東早前與一眾台灣學者合作撰寫新書:《關鍵年代:意識形態,排外,極端局勢如何摧毀民主和走向戰爭》。本書將會以近年的國際關鍵事件如特朗普上台及英國脫歐論述民族主義再度抬頭的前因後果,此外也會以日本及中東為例分析二戰前後各國大眾及社會是如何遂步從分裂邁向戰爭。讓人反思在今天這個變幻莫測的世界,我們能否免於戰爭的恐懼?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軍事熱點
【信報特約】美國退場 俄敘土各有盤算
在「後伊斯蘭國」時代,隨著美國引退,俄羅斯以合法姿態,填補了區域權力真空。如今,俄敘軍隊已進入曼比季(Manbij),似乎與土軍瀕臨開戰邊緣。雖然土耳其比過往強硬,但埃爾多安無意與俄敘正面衝突,畢竟大家一直只視衝突為博奕,從中互相得益,在懸崖之前,大家都有能力控制局面。庫爾德人的命運,不只遭美國出賣,更成為其他大國政治遊戲的犧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