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超群

俄羅斯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香港01特約】《俄羅斯「向東轉」》中美以外,大國政治有第三條路線嗎?
縱觀來說,俄羅斯嘗試從經濟方向與不少亞洲國家建立關係,以配合自身發展遠東地區的鴻圖大計,例如參與韓國的「新北方政策」、力爭其領導的歐亞盟(EEU)與多國(越南,新加坡)簽訂自貿協議等等,但俄羅斯心有餘而力不足,多以失敗告終,皆因俄國經濟實力及投資環境未如理想,連對亞太國家來說較重份量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也無緣加入。就算俄羅斯向東北亞國家推銷在自身具有優勢的能源經濟上合作,很多時都礙於區域政治因素而未能成功。  
中東/中亞 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轉角國際特約】阿富汗重演的西貢淪陷:世界如何面對「進擊的塔利班」?
20 年後,塔利班能否成功?視乎領導層有否汲取歷史教訓,放棄意識形態的包袱,以務實理性的態度處理國際關係。但是,就算組織領導層願意與其他國家妥協,內部不同立場的成員願以大局為重嗎?組織內部派系林立、光譜甚廣,前去莫斯科、杜哈、德黑蘭談判的組織大台,並不能代表塔利班全部人。
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東亞
【換日線特約】真正的「疆獨之父」,把毛澤東都蒙在鼓裡——《蘇聯政策中的新疆》之另類史觀
讀畢這本書,更深深感受到當時中蘇政治上令人不寒而慄的片段,例如盛世才與蘇聯顧問一起發明 125 種刑訊手段及 28 種殺人方式對付新疆穆斯林;蘇聯在 1949 年製造「扎巴依喀勒山空難」殺光當初扶植的東突厥政要,為了滅口。大國政治沒有仁義道德,底線標準亦可不斷改變。史達林口裡說「不干涉中國內政」、「反對新疆各民族獨立」,卻為了自身利益,暗中策動「疆獨」,當時就連毛澤東也被蒙在鼓裡。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轉角國際特約】蘇聯留給他們的塔吉戰爭?中亞拼死搶奪「水與飛地」
由此可見,中亞五國(特別是較多國界及領土爭議的烏茲別克、塔吉克、吉爾吉斯三國交接處)的領土及國界安排,是奠基於 1920 年代中亞民族主義者的利益與競爭而成,而劃界時並沒有太多考慮民族分布情況。直到蘇共倒台、中亞五國獨立的大約 70 年內,中亞共和國之間的領土及邊界變更從未停止,這些改變在一定程度上,由中亞地方政府的野心所致(之後言歸正傳討論的吉塔邊境,就是典型例子)。
中東/中亞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換日線特約】20 年苦戰終結!美軍撤出阿富汗──接下來可能轉陣到鄰近中亞國家嗎?
總括來說,美軍撤出阿富汗,但未必會完全撤出中亞南亞。官方除了會繼續用外交方式與中亞五國合作應付「後阿富汗戰爭」的局勢之外,例如最近美國與中亞五國舉行「C5+1 會議」,互相討論阿富汗局勢,更有可能讓美軍轉陣鄰近中亞五國。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蘋果日報特約】塔利班也能有正常外交?
塔利班外交算是意識形態與現實政治之間的掙扎。意識形態上,這十數年阿富汗戰爭,塔利班一直以游擊戰及恐襲對付中央政府及外國軍隊,堅持以軍事手段重奪政權。現實政治上,塔利班長遠需要尋求國際認受,以延續組織生存。比如,幾年前 ISIS 崛起時,塔利班譴責其違反教義,兩派更不時爆發衝突。上年與美國達成的和平協議中,塔利班更答應協助對付極端組織勢力。塔利班向其他國家區分自己與 ISIS 的分別,強調尊重其他國家的領土完整,以及自己是反政府武裝組織,而非恐怖組織。
中東/中亞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多媒體訪談
【晴朗早晨全餐】夠鐘上堂: 阿富汗戰爭

本刊研究員孫超群早前接受商台節目《晴朗早晨全餐》訪問。

【孫超群】阿富汗戰爭僵持二十年,付出了巨大的人命傷亡代價。為何阿富汗的戰爭會僵持長達二十年,與其內政息息相關。阿爾蓋達組織在八十年代參與蘇聯阿富汗戰爭後不斷發展,才是美國真正的目標。實際上,美國曾經希望利用塔利班制衡伊朗、俄羅斯,為何後來塔利班與美國的關係交惡?塔利班與阿爾蓋達組織的真正關係究竟是如何?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換日線特約】吉爾吉斯總統扎帕羅夫:如何從右翼民粹回歸現實外交?
扎帕羅夫上台後,昔日的右翼愛國者身份不再,反而開始趨於務實,以國家利益為重,又不斷安撫盟友俄羅斯與中國的信心;加上扎帕羅夫經歷選舉洗禮以及修憲集權,消除盟友眼中吉國的不明朗因素。此外,扎帕羅夫更努力改善與鄰邦的關係,又拓展俄中以外的外交路線,盡顯小國多邊外交的生存藝術。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東亞
【轉角國際特約】熊與龍的惡棍同盟?新絲綢之路上「中俄暗戰」的鬼胎合縱
對此,作者以「權謀之合」(Marriage of Convenience)、合作而不結盟來形容中俄關係的本質,最合適不過。俄中兩國憧憬的國際秩序,就是傾和非西方主導的全球治理模式,外交思維充滿推倒歐美西方霸權的共同想像。他們挑戰「歷史終結論」,對自由主義嗤之以鼻,視之為損害國家主權及文化多元的洪水猛獸,主張機關算盡的現實主義,國家利益才是最重要。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換日線特約】成功的「小國外交」:哈薩克如何在疫情下擺脫石油,鎮痛轉型多元化經濟?
除此之外,中國亦需與內亞國家發展個別行業的陸路貿易作為對沖策略。中國的經濟戰略利益與哈薩克的經濟發展策略互相契合,對後者來說也是好事。哈薩克對農業及食品加工行業發展投入不少資源,該國官員亦曾多番揚言要令哈薩克成為「全球食物港」。哈薩克在法令中強調中國在區域與多邊外交的重要性,不無理由。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換日線特約】「歐亞心臟」爭奪戰──從納卡戰爭到土亞和解,為何土耳其是最大贏家?
無論是納卡戰爭抑或是土亞和解,背後卻隱藏大國的明爭暗鬥。土耳其是「突厥外交」(以突厥民族主義為本的外交政策,透過政治、經濟、社會及文化交流,團結突厥語族國家,以增強聯盟的國際影響力)的重要推手,在納卡戰爭中支持戰勝國亞塞拜然,對土亞和解樂見其成,近來土耳其在外交上可謂節節勝利;相反,欲重振昔日蘇聯帝國光輝的俄羅斯,最近在維持中亞高加索傳統勢力範圍上有心無力,相對土耳其黯然失色。
中東/中亞 出版刊物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蘋果日報特約】庫爾德自決運動的啟示
庫爾德問題是典型的國際關係教材,也讓大家審視民族自決成功的基本因素,弄清國際政治的本質與虛實。每次成功的並非僥幸,非靠空想美軍打救或閉門造車,而是懂得保留實力,建立自身能與大國利益銜接的籌碼,利用客觀形勢上的機會讓國際盟友伸出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