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超群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信報特約】是時候摒棄「前蘇聯國家」的標籤
脫離過去被蘇聯殖民的歷史包袱,中亞五國的國家建設和發展均朝著不同形式的「去俄化」方向前進。若單純把他們歸為「前蘇聯國家」,是忽略了這數十年間的區域變化。他們不再是只聽命莫斯科的附庸國,而是各具民族質色的新興主權國家。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蘋果日報特約】國際怪談:中亞要靠一帶一路發大財?
專制政權之所以屹立不倒,並不單靠「內循環」,而是全球化下不同利益持份者互相影響下造成的局面——問題不單單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而是整個全球經貿結構與現實政治的需求而已。腐敗的體制不可能一朝一夕改變,但近朱者赤,馬基維利一點去看,如果利之所致就足以讓這些國家拜倒的話,要反向操作,也未必不可行吧?
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軍事熱點
【UDN轉角國際特約】超越「一國兩制」的車臣君主:普京忌憚的「土皇帝」小卡迪羅夫
簡單來說,小卡迪羅夫就是乘著現實政治便車上位的的狂人君主。他的存在,是莫斯科與車臣互相依賴下的產物,兩者關係比「一國兩制」還要特殊。高加索的政治現實,令他成為政治暴發戶,助長了他的傲氣,造就了他那剛烈如火、專橫跋扈的個性,這注定了他成為視自由人權為無物的獨裁者。更厲害是,普京與他友好的同時,亦忌他三分。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信報特約】肺炎淨土中亞「北韓」 疫情下弱點盡露
在欠缺資訊自由和國家能力下,外間既無法得知該國真實的狀況,土庫曼政府也無能力應對疫情爆發及其漣漪,駝鳥政策令土庫曼的弱點盡露。自詡為全球少數未出現武漢肺炎個案的淨土,完全反映出土庫曼總統的自大狂妄個性。
南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東盟
【FI Prime Exclusives】”主權擔保債務“:帶路國家頭上的金剛箍
過份沉溺這種融資形式,對「一帶一路」低收入發展中國家的長遠發展來說,一定是弊大於利,特別是把債務用於難以產生利潤的公共基建工程上。基建項目融資一般有兩種主要方法:透過由政府承擔債務的「公共融資」(Public Finance)或僅由項目盈利支持還債的「項目融資」(Project Finance)。沒有一種融資方法更優勝,還要取決借貸雙方達成的協議細節或宏觀環境。
中東/中亞 俄羅斯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換日線特約】俄羅斯疫情持續,如何打擊塔吉克和吉爾吉斯經濟?
總括來說,吉塔兩國的經濟困境能否出現曙光,很視乎俄羅斯國內的疫情發展如何。但就目前來說,情況不太樂觀。在俄羅斯重啟經濟活動以前,本身已經十分貧困的吉塔兩國,除非能在經濟上創新猷,否則將會一蹶不振。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UDN轉角國際特約】武肺大蕭條的「一帶一路」大破財:中國願意債務減免嗎?
本篇文章主要選擇一些欠中國較多債務的低收入發展中國家——例如吉爾吉斯與塔吉克——探討其外向型經濟體,如何直接受到疫情和中國「糖衣陷阱」式債務的雙重打擊?並關注中國與債務國重新談判和達成紓困措施之各種可能。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換日線特約】從確保能源安全,進而保障國家安全──以色列如何一躍成為「能源暴發戶」?
作為一個小國,以色列能夠慢慢實踐能源自始自足,擺脫周邊緊張地緣政治及資源稀缺的困局,主因是發現足以用上半個世紀的化石燃料。從確保能源安全,進而保障國家安全。天然氣成為造王者,又是未來被廣泛使用的較環保燃料,使以色列在能源上無後顧之憂,必定對其國際政治戰略產生深遠影響。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科技發展
【Yahoo論壇特約】烏茲別克擁抱「數碼絲路」 肺炎或讓社會監控大放異彩
最近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各國政府紛紛推行緊急法,社會監控措施風靡一時,以對抗疫潮。無庸置疑,非常時期使用非常手段乃合情合理,但對本身毫無制度約束的威權政體來說,這是公共健康「安全化」的最佳理由,讓自身權力無限澎漲。在此脈絡下,令人擔心中國「數碼絲路」的野望將會在未來大放異彩。
中東/中亞 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軍事熱點
【信報特約】美國退場阿富汗 俄羅斯摩拳擦掌
俄羅斯與各方保持良好關係,有助穩定美國撤軍後的阿富汗,本身與塔利班關係不俗,能擔當印巴之間的橋樑,並協助阿富汗各方達成政治協議。另外,美國對中亞新戰略或淪為紙上談兵,似乎暫時俄羅斯更能透過外交手段,維持中亞及阿富汗穩定。相比只作些「一帶一路」基建項目的中國,俄羅斯更有能力和意願,在區域扮演積極的角色。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聯合早報特約】從中亞孔子學院看中國「軟實力」外交
中國令人吸引之處,源於經濟物質發展迅速的「中國夢」。孔子學院的本質,本來就與「軟實力」理論存在不少衝突。到最後,中國還是依靠「硬實力」使人降服,令「軟實力」外交得不償失,變得徒然。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信報特約】應對以巴「世紀方案」 必先解決內部矛盾
無論在內外層面,哈瑪斯與法塔赫都存在難以解決的分歧。巴政府欲魚與熊掌兼得,但事實是討好以色列和實現民族團結是不能並存。要結束分裂,相對上巴政府有更大的行動空間,在關鍵時刻,不要浪費舉國對「世紀方案」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