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超群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東亞
【換日線特約】熊與龍的惡棍同盟?新絲綢之路上「中俄暗戰」的鬼胎合縱
對此,作者以「權謀之合」(Marriage of Convenience)、合作而不結盟來形容中俄關係的本質,最合適不過。俄中兩國憧憬的國際秩序,就是傾和非西方主導的全球治理模式,外交思維充滿推倒歐美西方霸權的共同想像。他們挑戰「歷史終結論」,對自由主義嗤之以鼻,視之為損害國家主權及文化多元的洪水猛獸,主張機關算盡的現實主義,國家利益才是最重要。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換日線特約】成功的「小國外交」:哈薩克如何在疫情下擺脫石油,鎮痛轉型多元化經濟?
除此之外,中國亦需與內亞國家發展個別行業的陸路貿易作為對沖策略。中國的經濟戰略利益與哈薩克的經濟發展策略互相契合,對後者來說也是好事。哈薩克對農業及食品加工行業發展投入不少資源,該國官員亦曾多番揚言要令哈薩克成為「全球食物港」。哈薩克在法令中強調中國在區域與多邊外交的重要性,不無理由。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換日線特約】「歐亞心臟」爭奪戰──從納卡戰爭到土亞和解,為何土耳其是最大贏家?
無論是納卡戰爭抑或是土亞和解,背後卻隱藏大國的明爭暗鬥。土耳其是「突厥外交」(以突厥民族主義為本的外交政策,透過政治、經濟、社會及文化交流,團結突厥語族國家,以增強聯盟的國際影響力)的重要推手,在納卡戰爭中支持戰勝國亞塞拜然,對土亞和解樂見其成,近來土耳其在外交上可謂節節勝利;相反,欲重振昔日蘇聯帝國光輝的俄羅斯,最近在維持中亞高加索傳統勢力範圍上有心無力,相對土耳其黯然失色。
中東/中亞 出版刊物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蘋果日報特約】庫爾德自決運動的啟示
庫爾德問題是典型的國際關係教材,也讓大家審視民族自決成功的基本因素,弄清國際政治的本質與虛實。每次成功的並非僥幸,非靠空想美軍打救或閉門造車,而是懂得保留實力,建立自身能與大國利益銜接的籌碼,利用客觀形勢上的機會讓國際盟友伸出援手。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換日線特約】從囚犯到總統:吉爾吉斯示威後,用不到 100 天迅速崛起的扎帕羅夫究竟是誰?
或許,這真的是人民的意願。經歷過去年 10 月的示威浪潮、甚至是經濟衰退、武漢肺炎,提倡反對建制、以強人形象出場的扎帕羅夫脅著擁有強大民意支持,這時候推動修憲重返「總統制」,把其包裝成走出困局的唯一出路,顯得更有說服力。不論民眾清不清楚修憲內容,只要是破舊立新,反對建制,就可切合厭倦政黨政治、憎恨政客貪污的民粹口味。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蘋果日報特約】中國「一帶一路」債務外交無以為繼?
誠然,中國與中亞國家間不少雙邊貸款協議要求中資企業參與項目,讓中企受惠「走出去」。現在中企亦被鼓勵到中亞設廠投資製造業,故於配合國內經濟產業升級,可見海外投資項目多以低端工業優先,確保符合中國地緣經濟利益。所以獲得中國貸款支持的中資企業在東道國經營,其實都是中國的貸款戰略之一。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UDN轉角國際特約】歡迎光臨迷因斯坦?波叔的強國觀光哈薩克開竅記
總括來說,新公共外交是國際政治傳播中的重大範式轉移。非國家行為者爆炸性增長,加上他們異常靈活、動員力強,讓笨拙、官僚的政府機構望而生畏。在公共外交上,非國家行為者沒有明確目標,令政府難以捉摸方向。這種範式轉移,成為主權國家在公共外交上的最大挑戰。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蘋果日報特約】從吉爾吉斯示威看一個 KOL 的國際關係自我修養
受惠於抗爭陣營的國際線遊說宣傳工作,令香港人的眼界比從前更面向國際,國際評論產業逐漸壯大。這趨勢本應該是正面的,但卻很容易被對議題不甚了了的一些 KOL 騎劫,僅僅為了增強在同溫層內的人氣,用上一點其他傳媒上看來的皮毛,加添一些「反共」的場面話濫竽充數。文章原本應該擴寬讀者的視野,卻反過來不過是將讀者引回毫無附加價值的情緒性發言之上。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選舉脈絡
【UDN轉角國際特約】吉爾吉斯2020革命爆彈?一場關於民主、貪腐與權貴家族的國家鬥爭
這次示威,會否成為繼 2005 年「鬱金香革命」及 2010 年「第二次革命」的另一場革命?或許會,但不可能是外國勢力干預吉爾吉斯內政。一雞死一雞嗚,以上國內的潛在炸彈,足以令國民再次準備第三、第四次革命。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信報特約】是時候摒棄「前蘇聯國家」的標籤
脫離過去被蘇聯殖民的歷史包袱,中亞五國的國家建設和發展均朝著不同形式的「去俄化」方向前進。若單純把他們歸為「前蘇聯國家」,是忽略了這數十年間的區域變化。他們不再是只聽命莫斯科的附庸國,而是各具民族質色的新興主權國家。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蘋果日報特約】國際怪談:中亞要靠一帶一路發大財?
專制政權之所以屹立不倒,並不單靠「內循環」,而是全球化下不同利益持份者互相影響下造成的局面——問題不單單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而是整個全球經貿結構與現實政治的需求而已。腐敗的體制不可能一朝一夕改變,但近朱者赤,馬基維利一點去看,如果利之所致就足以讓這些國家拜倒的話,要反向操作,也未必不可行吧?
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軍事熱點
【UDN轉角國際特約】超越「一國兩制」的車臣君主:普京忌憚的「土皇帝」小卡迪羅夫
簡單來說,小卡迪羅夫就是乘著現實政治便車上位的的狂人君主。他的存在,是莫斯科與車臣互相依賴下的產物,兩者關係比「一國兩制」還要特殊。高加索的政治現實,令他成為政治暴發戶,助長了他的傲氣,造就了他那剛烈如火、專橫跋扈的個性,這注定了他成為視自由人權為無物的獨裁者。更厲害是,普京與他友好的同時,亦忌他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