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秩序

北美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Glocal獨家分析】特朗普世界觀與國際秩序重構
特朗普的外交思想除排拒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t)的國際合作發展外,亦背離新保守主義(neo-conservatist)的單邊主義與對外積極干預,反以排除外國對美事務的干預,並視此為「愛國」表現,喚醒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的「幽靈」。然而美國作為二十世紀後半至今的國際秩序創建者,不可能如百年前驟然宣言退回美洲,對國際事務置身事外。特朗普的外交觀念可能淪為不合時宜的畸形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