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聯合早報特約】世紀疫情牽動伊朗內政外交
不過,縱然伊斯蘭革命衞隊在抗疫期間的表現不甚討好,但整體來說,它所支撐的伊朗強硬保守派並不一定會受到重挫。甚至可以說,若然美國繼續對伊朗實施極限施壓政策,伊朗的強硬保守派便愈有機會鼓動民族主義的情緒凝聚國內人民的支持。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Yahoo論壇特約】自顧不睱 伊朗暫擱報復美國與以色列行動
蘇萊曼尼被刺殺後,美伊雙方在言論上不斷互相挑釁。繼任聖城軍指揮官一職的伊斯梅爾·賈尼(Esmail Ghaani)曾揚言要令中東地區滿佈美國士兵的屍體。特朗普則揚言,若伊朗對美國發動任何襲擊,美軍將會摧毀伊朗五十二個軍事基地作為報復。然而,中東局勢並未如他們的言辭般劍拔弩張,原因是各個勢力都有著各自的實際考量。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信報特約】公敵從以國變成伊朗 巴人利益遭忽視
總括來說,庫什納和穆罕默德單刀直入,強迫法塔赫當局接受這項世紀政治交易,固然是基於赤裸裸的政治現實──根本沒有國家有能力阻止以色列的獨自行動,另一方面就是客觀上對遜尼派阿拉伯國家也是一種解脫,不用再被陳舊且現時看不到將來可改變的巴勒斯坦問題,妨礙加強與美以合作,阻止伊朗的野心。沒有思想包袱,便可更盡、更心狠手辣,人生如是,政治又何嘗不是?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軍事熱點
【Yahoo論壇特約】美國精準攻擊伊朗項莊舞劍 志在東方
美國是否擊殺索萊馬尼,本身已經無法阻止伊朗(及俄羅斯)影響力上升、美國主導力量下降這個事實,隨着美國能以低成本自行出口頁岩油,中東石油利益對美國已不能同日而語。特朗普選擇了被動固守美國現有中東利益,或不給現有利益過份損失,也是合符邏輯——主要戰線在中國,何必多開一條遠比中國戰線複雜得多的伊朗戰線?
中東/中亞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多媒體訪談 軍事熱點
【晴朗早晨全餐】夠鐘上堂: 聖城旅指揮官被擊殺, 最驚嘅可能係金正恩?

本刊研究員郭耀斌早前接受商台節目《晴朗早晨全餐》訪問。
【郭耀斌】華郵指參議院將夠票通過限制特朗普對伊朗軍事行動。此集將會就擊殺蘇萊馬尼及相關議題發表意見。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軍事熱點
【信報特約】伊拉克淪為伊朗附庸 氣焰日盛終引火自焚
伊朗能夠在伊拉克過份擴張,歸因於宏觀區域形勢及國內政治等複雜因素。2003 年,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與伊朗並駕齊驅的伊拉克被美國攻陷,強人薩達姆政權倒台,頓時令區域權力失衡。蘇雷曼尼時代下的伊朗,藉機滲透伊拉克。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多媒體訪談 軍事熱點
【時事全方位】美伊衝突急速升溫雙方有何考慮

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召集人陳偉信及本刊研究員楊庭輝早前接受Now新聞台節目《時事全方位》訪問。
伊朗向伊拉克境內兩個美軍基地發射導彈,報復美軍用無人機擊殺將領索萊馬尼,事件令中東局勢急速升溫,推向戰爭邊緣。在衝突背後,美伊雙方各自有甚麼盤算?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軍事熱點
【Yahoo論壇特約】美伊對峙局勢升級 是戰是和說不準
無可否認,美伊衝突的最佳解決辦法是透過和平外交途徑收窄分歧,日本和法國亦曾承諾會盡力協助雙方重返談判桌,但對伊朗來說,過往她已面對太多次兌現不了的承諾,加上特朗普亦無意大幅度改變他的伊朗政策,所以美伊對峙局勢何去何從,筆者實在沒法預料。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軍事熱點
【信報特約】特朗普執意圍堵伊朗 四方八面皆不積極支援
特朗普近月積極圍堵伊朗的動機,眾說紛紜。有人認為,特朗普希望迫使伊朗屈服簽署新的核協議,有人認為特朗普企圖加大施壓力度推動伊朗政權更迭,或試圖激起伊朗強烈反彈以尋求發動防禦性戰爭甚或先發制人戰爭的藉口,但亦有人認為,特朗普僅希望阻止伊朗在中東的影響力進一步坐大而已。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信報特約】美伊交惡,重啟制裁一年後,誰名利兼收?
一年過去,德黑蘭政權依然健在。在這膠著狀態下,美國達不到預期目標,伊朗經濟亦大受打擊,似乎沒有一方特別有利。然而,為何對身為旁觀者的俄羅斯來說,「美伊冷戰」卻是名利兼收的契機呢?
中東/中亞 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軍事熱點
【Yahoo論壇特約】俄羅斯對敘利亞的地緣政治盤算
隨着美國總統特朗普希望加快美軍撤離中東的步伐,俄羅斯欲取而代之成為新中東霸主的意圖昭然若揭。一方面,俄國積極與美國盟友如約旦、土耳其、以色列和埃及建立良好的關係;另一方面,她積極擔當地區衝突的中間人和擔保人,並致力避免身陷衝突的旋渦之中。俄羅斯利用其外交手段試圖在中東建立起勢力,透過不同的地緣政治槓桿,成為對中東局勢穩定和議題設定中不可或缺的角色。俄羅斯積極推動成立敍利亞憲法委會員和協助敍利亞戰後重建,無疑是她在中東實踐雄圖偉略的蛛絲馬跡。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軍事熱點
【Yahoo論壇特約】特朗普圍堵伊朗兩連撃 成效如何待分曉
今年4月,美國總統特朗普又再進一步加強對伊朗的施壓。他先把伊斯蘭革命衞隊列為恐怖組織,繼而取消豁免對伊朗出口石油的制裁。有評論指,特朗普突兀地廢除奧巴馬政府遺留下來的伊朗政策,不但嚴重削弱美國政府在國際社會間的誠信,而且與他部署美軍撤出中東的方針明顯不協調。雖然特朗普的伊朗政策並非如外界批評般矛盾百出,但相關政策的成效仍然存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