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化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歐盟
【信報特約】「我是誰」答案難找 極端主義易附身
身在法國的穆斯林,不被主流世俗社會接納,受盡歧視,令他們逐漸疏離主流的世俗社會,自成孤立的社群。到最後,他們還是法國人嗎?不少歐洲穆斯林一直在「我是誰」的問題上反覆徘徊。問題根源如羅伊所說,身份認同危機,正是激進主義伊斯蘭化的主要原因,也是對社會現實的控訴。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HK01特約】土耳其的「核心價值」:伊斯蘭化的本質與未來(下篇)
上文提到土耳其的世俗化傳統,以及總統埃爾多安的伊斯蘭化傾向。 其實,埃爾多安的伊斯蘭化作風,只是民粹政治手段。他在乎的,是如何透過伊斯蘭化,擴大他及其所屬的正義與發展黨(簡稱AKP)黨羽在社會上無孔不入的影響力,從而建立威權統治。先了解這點,我們先了解埃爾多安伊斯蘭化政策的本質。 坊間甚少檢視伊斯蘭化政策的本質在多大程度上,威脅了土耳其世俗主義的核心價值。伊斯蘭化有時候與世俗主義兼容,有時候卻與之抵觸。無可否認,埃爾多安與 AKP 脅伊斯蘭宗教的保守力量,以影響土耳其政治,嚴重破壞世俗主義的原則,但是,伊斯蘭化與世俗主義真的相違背嗎? 伊斯蘭化是否必然違背世俗主義? 埃爾多安主政下的教育制度改革值得我們深思。2012年,土耳其議會通過了一項新的教育法,要求增加宗教學校(İmam Hatip school)在高中學校的比例。近 20 年來,宗教學校佔整體高中學校的比例基本上是大同小異的──根據土耳其國家教育部的數據顯示,1995年至2015年間,就讀宗教學校的高中學生,由10.9%下跌至9.6%。背後的故事是:在1997年,土耳其軍方通過了一項備忘錄,除了推翻當時親穆斯林的總理埃爾巴坎(Necmettin Erbakan),並且大幅削減宗教學校。直至2002年 AKP 上台前,宗教學校學生比例佔全國高中,只有2%左右而已。與此同時,高中學校還可以自選伊斯蘭教相關課程作選修課。 再看看其他例子:2013年及2014年,土耳其議會先段通過解除禁止女性公職人員在政府機構(除了法官、檢察官、警察等公職人員),及學校裏(除了10歲以下的女童)佩戴頭巾(Hijab)的法律。及至去年5月,土耳其首家國營銀行 Ziraat Bank 率先推出伊斯蘭金融業務,另外兩間國營銀行 Vakıf Bank 及 Halk Bank 隨後亦正式拓展伊斯蘭金融業務(此制恪守可蘭經教義,不容許提供收取利息的金融產品,而且禁止投資和酒精、豬肉、賭博等有關的業務)。根據土耳其媒體 Daily…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HK01特約】土耳其的「核心價值」:伊斯蘭化的本質與未來(上篇)
7月16日,土耳其軍方發動20年來第一次軍事政變,以捍衛世俗主義自居的軍人,意圖推翻日益伊斯蘭化的埃爾多安政府。然而,最終政變卻以失敗告終。此一軍事政變背後的啟示,是世俗勢力與宗教勢力之間的角力升溫,甚至去到訴諸武力的程度,而土耳其的「核心價值」似乎正逐漸被蠶食。 較早前,土耳其議會議長卡拉曼(İsmail Kahraman)公開支持在宗教原則上制定新憲法,亦指明新憲法文本不應包含世俗主義的措辭,言論引起嘩然,大眾對此口誅筆伐。 引來民間的反彈,皆因現任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上台以來的伊斯蘭化(Islamization)傾向,令人擔心土耳其走回昔日奧斯曼帝國之路,抹去自立國以來奉行的世俗主義,變成另一個類似伊朗和沙地阿拉伯等神權政治及政教合一的國家。 西化的穆斯林國家 文明定位模糊 儘管經歷了90多年的西化工程,土耳其的文明定位依然模稜兩可。世俗主義者擁抱西方,卻仍被歐盟拒諸門外,證明西方仍視土耳其為外部文明;其他伊斯蘭國度則視土耳其為西化的穆斯林國家,認為土耳其與她們不可同日而語。此議題的重要性,在於土耳其在歷史上正處於文明轉型的交叉點;而埃爾多安的伊斯蘭化傾向,就是利用國民對自身文明身分的茫然,拉攏群眾以鞏固政權。 土耳其的模糊文明定位,亦影響了其在國際舞台上的角色。土國為奉行世俗主義的穆斯林國家,在冷戰時期加入北約,成為北約在中東對抗蘇聯的橋頭堡。這種與西方親密的關係持續至今,例如土耳其向美國借出南部城市吉爾利克和迪亞巴克爾的軍事基地,以協助打擊極端伊斯蘭勢力。 由國父確立 世俗主義植根憲法 土耳其世俗化的淵源可追溯至1839年,時任蘇丹阿卜杜拉.邁吉德一世的坦志麥特現代化改革(Tanzimat)。然而一切要等到土耳其正式立國後,世俗主義才正式抬頭。 自1920年代開始,土耳其國父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ürk)奉行世俗主義(或稱凱末爾主義),他意識到若要將土國現代化,必先要抹掉伊斯蘭宗教勢力在政治上的影響力。他擁抱西方的文明制度及其船堅炮利,例如廢除哈里發制度、規定土耳其文要用羅馬文字書寫而非阿拉伯文字等。根據土耳其憲法第二條,土耳其是一個民主且世俗的國家,採納三權分立,實行議會民主,以及賦予人民不可侵犯的人身自由等。在宗教事務上,土耳其宗教事務局(Diyanet)加強了國家對宗教事務的控制權。 宗教與公共事務不相往來,成為了土耳其的社會規範。稍有偏差,司法制度與軍人都能撥亂反正。例如在 1990 年代,軍人推翻親伊斯蘭教的政府;而司法機關亦以「反世俗主義核心價值」為由,先後取締主張政教合一的福利黨(Welfare Party)及美德黨(Virtue Party)。 往日宗教與公共事務不相往來 今天埃爾多安逐步打破 然而,在 2003 年埃爾多安上台後,宗教及世俗之間的角力愈見鮮明。埃爾多安通過不少帶有教條主義的法案。最具爭議的法案莫過於 2013 年的「禁酒令」,內容包括禁止商家在晚上 10…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歐盟
【Glocal獨家分析】「世代之反叛」:歐洲第二代穆斯林移民的身份認同危機

近年連綿不絕的恐怖襲擊中,有如查理周刊的血腥無情殺戮,去年十一月的巴黎大屠殺,以至今年三月發生的比利時布魯塞爾的連環恐襲案,都為歐陸響起了社群之間矛盾的警號。法國、瑞士等歐洲諸國,仿如陷入一場戰爭。它到底是一場怎麼樣的戰爭?誰正在戰鬥?為甚麼而戰?而敵人又是誰?

經過一連串的恐襲後,愈來愈多人把伊斯蘭教與極端主義或恐怖主義串連成一起,或是用一種二元對立的文明衝突思考模式去了解當中一二,把歐洲第二代穆斯林移民與主流的白人社會簡單地歸納為「西方基督教文明」與「伊斯蘭文明」之爭。坊間鮮有獨具慧眼的論述,去解釋社群之間背後真正的矛盾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