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IFIMES】沒有清晰願景的阿富汗就沒有和平 Afghanistan: No Peace without a Clear Vision
在達至和平前,必須先解決阿富汗戰爭問題。美國作為世界大國應與阿富汗政府建立明確關係,同時協助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進行和平談判,為阿富汗提供清晰可見的和平願景。阿富汗是國際反恐的第一道防線,若阿富汗沒有和平,該地區和全球將面臨重大威脅。為阿富汗帶來和平和地區穩定,不僅是為了當地人民,更是為了全世界。
中東/中亞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信報特約】伊朗操縱大選 核談前景難料
可是,即使伊朗渴望暫時對外息事寧人,也不見得會放軟打壓異見和擴建軍備的步伐。美國一方面難以透過延續極限施限政策迫使伊朗作更多的妥協,只能試圖以放寬制裁利誘伊朗減低作惡的程度。另一方面,放寬制裁伊朗的負面效果是顯而易見的。還有,萊希因過往擔當伊朗政權劊子手的罪行罄竹難書,所以目前正受到美國的制裁。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選舉脈絡
【聯合早報特約】伊朗大選後對外關系料更趨強硬
雖然也有分析指,即使美國拒絕重返核協議,也無礙伊朗擴軍的決心,但拜登現時面臨國內外龐大的壓力,去箝制伊朗的擴張速度,要他無條件重返成效已不大的原有核協議,也是強人所難。
中東/中亞 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轉角國際特約】阿富汗重演的西貢淪陷:世界如何面對「進擊的塔利班」?
20 年後,塔利班能否成功?視乎領導層有否汲取歷史教訓,放棄意識形態的包袱,以務實理性的態度處理國際關係。但是,就算組織領導層願意與其他國家妥協,內部不同立場的成員願以大局為重嗎?組織內部派系林立、光譜甚廣,前去莫斯科、杜哈、德黑蘭談判的組織大台,並不能代表塔利班全部人。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東亞
【蘋果日報特約】中國的盟友在哪?
踏入21世紀,中國更是確立起「夥伴外交」的路線,抗拒針對性、對抗性的同盟外交。中國作為一個亞洲大國,周邊有14個接壤的鄰國,為世界擁有最多接壤鄰國的國家。輕易締結同盟或會使中國不必要地介入地區紛爭,違背自身利益。而任何外交模式均有其局限性,夥伴外交雖以互相尊重,不干涉內政為前提,利益雖驅使別國與中國建立起(戰略)夥伴關係,但當中缺乏美國同盟系統的價值觀向心力。習近平上台後雖積極推廣「人類命運共同體」外交理念,試圖補足意識形態的不足,可惜至今該概念仍缺乏國際認受性。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多媒體訪談
【地球事圓的】伊朗新局面

本刊研究員楊庭輝早前擔任 RTHK 香港電台 節目《地球事圓的 RTHK》嘉賓主持。

【楊庭輝】伊朗與中國上月底簽署為期25年的合作協議,但未有公布詳情。外界估計,協議除關係經濟領域外,亦可能於軍事上有合作。而就美國重返伊朗核協議的會談,本周舉行,有分析認為,中伊簽署協議及能否重啟核協議,對六月舉行的伊朗大選起關鍵作用,同時亦可能於中東掀起新一輪軍備競賽。

中東/中亞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東亞
【蘋果日報】硬實力遠遜美俄 未獲阿拉伯世界信任
阿拉伯世界或多或少也希望中國能夠制衡美國的影響力,所以未來有些中東國家逆美國意,加強與中國合作不足為奇。但阿拉伯世界對中國也不是絕對的信任,也擔心中方獨大會逐步蠶食其利益。況且阿拉伯世界不是鐵板一塊,遜尼派和什葉派國家長期充斥着鬥爭,中國令其中一派坐大,自然會引起另一派的不滿。
中東/中亞 北美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歐盟
【明報特約】拜登時代的美歐關係將何去何從?
特朗普對歐洲發動的貿易戰並非導致歐美關係疏離僅是表徵;更重要是,在經歷過特朗普政府4年之後,歐盟已清晰見到「美國優先」保護主義政策大趨勢並無在短期內改變的可能,而歐盟為爭取未來能在中美之間作為第三極競爭的成本,必須在貿易戰場上寸土必爭,以更多的整合孕育自己的戰略產業。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UDN轉角國際特約】Pax Americana 的終結:特朗普單邊主義功過
綜合而言,特朗普四年的各種”美國優先“政策的後果,就是將歐洲更往戰略獨立方向去推。歐洲,在特朗普第一任任期之後,或許在某些個案上可以合作(比如說印太平洋地區),然而,歐美已經不再是必然的盟友了。同樣的主題,也在中東和亞洲盟友身上上演。
敘利亞內戰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換日線特約】究竟是誰在大發「國難財」?──那些敘利亞內戰中,忽然崛起的「暴發戶」們

敘利亞內戰持續了 7 年,國家雖飽受戰火蹂躪,但不一定所有人都是輸家。經濟行為者如國家寡頭精英、流亡企業家、新興「暴發戶」,其重要性卻一直被忽略 —— 特別是後者。一將功成萬骨枯,戰爭為「暴發戶」帶來了國難財,使他們由寂寂無名的小商人,搖身一變成坐擁千萬生意王國的企業家。此一變,促進了新的經濟向上流動,憾動了舊的商界精英結構。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換日線特約】誰說小國無外交?(下)──被主流媒體忽視的阿曼,「不一樣的阿拉伯國家」

自 1970 年蘇丹卡布斯上任以來,阿曼的外交政策始終如一:第一,獨立自主。維持外交行動的自由,盡量不受海灣國家盟友及伊朗的制肘;第二,敦本務實。在英美西方列強與區域強權的利益間遊走,在不得罪其他國家的情況下,把國家利益最大化;第三,中庸之道。面對衝突時,盡量以外交手段代替開戰,必要時以中間人身份平衝各方利益。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換日線特約】誰說小國無外交?(上)──阿曼,「霍爾木茲海峽的守護者」

在外交政策上,其實阿曼有點像新加坡。對沒有硬實力的小國來說,獨立自主、敦本務實、中庸之道的外交手腕,才是現實政治的生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