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東亞
【蘋果日報特約】中國的盟友在哪?
踏入21世紀,中國更是確立起「夥伴外交」的路線,抗拒針對性、對抗性的同盟外交。中國作為一個亞洲大國,周邊有14個接壤的鄰國,為世界擁有最多接壤鄰國的國家。輕易締結同盟或會使中國不必要地介入地區紛爭,違背自身利益。而任何外交模式均有其局限性,夥伴外交雖以互相尊重,不干涉內政為前提,利益雖驅使別國與中國建立起(戰略)夥伴關係,但當中缺乏美國同盟系統的價值觀向心力。習近平上台後雖積極推廣「人類命運共同體」外交理念,試圖補足意識形態的不足,可惜至今該概念仍缺乏國際認受性。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換日線特約】吉爾吉斯總統扎帕羅夫:如何從右翼民粹回歸現實外交?
扎帕羅夫上台後,昔日的右翼愛國者身份不再,反而開始趨於務實,以國家利益為重,又不斷安撫盟友俄羅斯與中國的信心;加上扎帕羅夫經歷選舉洗禮以及修憲集權,消除盟友眼中吉國的不明朗因素。此外,扎帕羅夫更努力改善與鄰邦的關係,又拓展俄中以外的外交路線,盡顯小國多邊外交的生存藝術。
多媒體訪談 環境保護
【地球事圓的】話說世界-水資源

【尹子軒/陳希彤】水資源缺乏是國際間面對日益嚴峻的問題,為了獲得乾淨的食水,以及水資源的分配,往往會引起紛爭,例如中國去年底宣佈於雅魯藏布江興建水壩,惹來印度爭議,指會影響印度的水資源。而在爭奪水資源的同時,亦有國家著力於污水回收再用、海水化淡等,透過不同方法,確保水資源的穩定。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多媒體訪談
【地球事圓的】伊朗新局面

本刊研究員楊庭輝早前擔任 RTHK 香港電台 節目《地球事圓的 RTHK》嘉賓主持。

【楊庭輝】伊朗與中國上月底簽署為期25年的合作協議,但未有公布詳情。外界估計,協議除關係經濟領域外,亦可能於軍事上有合作。而就美國重返伊朗核協議的會談,本周舉行,有分析認為,中伊簽署協議及能否重啟核協議,對六月舉行的伊朗大選起關鍵作用,同時亦可能於中東掀起新一輪軍備競賽。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多媒體訪談 東亞 歐盟
【晴朗早晨全餐】夠鐘上堂:中歐互相制裁,中歐關係如何走?

本刊研究員尹子軒早前接受商台節目《晴朗早晨全餐》訪問。

【尹子軒】中國與歐盟就《全面投資協議》(Comprehensive Agreement in Investment)達成共識,「預計」可在2022年正式實施協議內容;同時,歐盟就新疆人權問題制裁中國,中國施以反制裁回應。此集將會分析中歐互相制裁及中歐關係的未來。

中東/中亞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東亞
【蘋果日報】硬實力遠遜美俄 未獲阿拉伯世界信任
阿拉伯世界或多或少也希望中國能夠制衡美國的影響力,所以未來有些中東國家逆美國意,加強與中國合作不足為奇。但阿拉伯世界對中國也不是絕對的信任,也擔心中方獨大會逐步蠶食其利益。況且阿拉伯世界不是鐵板一塊,遜尼派和什葉派國家長期充斥着鬥爭,中國令其中一派坐大,自然會引起另一派的不滿。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東亞
【蘋果日報特約】中美會談劍拔弩張 拜登合縱先拔頭籌
對北京而言,此次會談的目的是在明博弈的格局下,一方面定性中國的實力已與美國「平起平坐」,另外則是測試美國拜登政府的對華態度,為往後交往鋪路。美國則是在「重返亞洲」前提下,以會談前「四方安全對話」(Quad)視像峯會及外防兩長訪問日韓之所獲作籌碼,並根據美中會後結果,進一步統籌協調與亞太盟友的行動,遏制中國破壞現有國際秩序的穩定。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s 地區研究 歐盟 非洲
【IFIMES】維也納進程:重振赫爾辛基協議精神與地中海地區 Vienna Process: Reinvigorating the Spirit of Helsinki for Mediterranean
冷戰後,人們普遍認為飽受衝突困擾的地中海地區可以籍歐洲一體化的機遇進入歐洲市場,有利地中海地區的地區安全、經濟發展。然而,這個地中海願景並沒有實現。在「九一一」事件後,地中海地區的安全問題更是受人矚目。儘管如此,歐洲與地中海、地中海與非洲之間的聯繫又是十分緊密,卻都沒有由互相依存的關係變為融合的發展。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東亞
【轉角國際特約】熊與龍的惡棍同盟?新絲綢之路上「中俄暗戰」的鬼胎合縱
對此,作者以「權謀之合」(Marriage of Convenience)、合作而不結盟來形容中俄關係的本質,最合適不過。俄中兩國憧憬的國際秩序,就是傾和非西方主導的全球治理模式,外交思維充滿推倒歐美西方霸權的共同想像。他們挑戰「歷史終結論」,對自由主義嗤之以鼻,視之為損害國家主權及文化多元的洪水猛獸,主張機關算盡的現實主義,國家利益才是最重要。
南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東亞
【Yahoo論壇特約】緬甸政變-中國意料之外的局面?
於是,面對突如其來的緬甸政變,中國選擇支持軍政府可以說是無可奈何的賭博:說到底,中國最希望緬甸能夠維持和平穩定的局面,才有利各項投資計劃的進行,而中國駐緬甸大使陳海接受訪問多番強調現時狀況「絕對並非中國希望見到的」,絕非客套説話。突如其來的政變其實反而令到中國騎虎難下,中國只好無奈接受如此局面,而偏向軍方是其唯一可取的選擇。
北美 地區研究 多媒體訪談 東亞 歐盟
【自由亞洲電台】尹子軒:香港問題涉美歐中三方博弈 

本刊副總編輯尹子軒早前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尹子軒】要理解現時美歐中三方博弈,得將世界想象成美國,歐盟和中國三大板塊。尹子軒認為,雖然美國總統換上了更為著重多邊主義的拜登,然而特朗普的單邊主義已經將歐盟內聚力大幅提高,歐美之間也不存在所謂「理所當然的同盟關係」。 在美國敵意底下,北京渴求獲得戰略性盟友,而這背景就為歐盟提供了可乘之機:之前的「中歐全面投資協定」就是北京忽然大幅讓步的成果。對歐盟而言,香港問題並不是主要戰略目標;東歐白俄局勢,甚至土耳其東地中海的局勢重要性都比香港大得多;但因為把香港作為棋子有利於歐盟對華博弈,所以香港在歐盟整體戰略上仍佔據一個位置。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東盟
【聯合早報特約】緬甸政變或成影響國際大局關鍵
倘若連同緬甸的案例也無法透過制裁迫使獨裁者作讓步,那便意味着單靠制裁一途對付獨裁者已徹底失效。獨裁大國甚至不用主動慫恿世界各地握有軍權的野心家發動政變;眾多案例擺在眼前,後者自可心領神會,待成功發動政變後迅速向獨裁大國投誠尋求支援。如是者,世界將迎來獨裁國家聯盟與西方民主國家全面分庭抗禮的格局。因此,按道理說,緬甸問題對西方民主陣營和獨裁國家陣營來說也是關鍵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