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亞列國志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自圓其說的反恐戰爭:探討「安全化」理論

反恐逐漸成為一個陳腔濫調,毫無意義的詞彙,容易給予獨裁者利用為一個看似振振有詞藉口去鎮壓異己,將一切國內管治問題與反對力量定性為「極端宗教勢力」的威脅。極端宗教勢力所導致的衝突固然存在,然而這問題又加強了獨裁勢力的氣焰,使民主自由在中亞國家毫無立足之地。

中東/中亞 俄羅斯 政經脈絡
【HK01特約】中亞模式——「斯坦國」超穩定獨裁統治之手段

政治上,衛星國的餘影揮之不去;經濟上,封閉的計劃經濟滋生著竊國精英;文化上,中亞伊斯蘭教雕刻著民族的圖騰,抹掉宗教的內涵。卡里莫夫能夠借助這特殊的歷史背景,成功實踐了這套放諸中亞五國皆為準的管治哲學,順利獨佔烏國權力之首達二十餘載。

中東/中亞 全球政經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洞見國際特約】「出口危機」正在威脅土庫曼的獨裁者嗎?
「汗血寶馬」、「大理石」及「地獄之門」,都象徵著土庫曼斯坦這個鮮為人知的荒蕪國度。其實,這個前蘇聯國家在中亞斯坦五國之中最為保守與獨裁,其封閉稱度超乎想像,更享有也有「中亞北韓」的稱號。如此極權的國家,以豐富天然氣聞名於中亞。 土庫曼近年正面對「出口危機」,事源於極度依賴天然氣出口的土庫曼,近年漸漸經不起國際能源市場的考驗。 民主政府是靠民意受權來確立政府的合法性,而威權政體靠的是政積來穩固民心。政續劣拙會瓦解統治者本身的合法性,在政治學術語上稱之為政績困局(Performance Dilemma),而土庫曼正面臨此情況。經濟衰落,國家財政負擔不起其特殊的「福利制度」,增加了政局不穩的可能性。 「出口危機」到底可以怎樣影響土庫曼獨裁者的威權統治?土庫曼又會否墮入委內瑞拉式的政治動盪呢? 從尼亞佐夫到別爾德穆哈梅多夫 土庫曼在冷戰時期為蘇聯的加盟國之一,和其他中亞小國的面對同樣厄運,都是蘇聯共產黨的傀儡。中亞五國在冷戰時期基本上是在鎖國狀態,人民猶如墮入時間停止的異空間。到了1991年,蘇聯土崩瓦解,如土庫曼斯坦的中亞等國亦紛紛宣怖獨立。然而,一雞死一雞嗚,惡名昭彰的獨裁者尼亞佐夫(Niyazov,1940年 – 2006年)擔任了土庫曼的領袖,除了自立為「終生總統」之外,還自訛「土庫曼巴希」(Turkmenbashi,解作土庫曼人的領袖)。在任期中大搞個人崇拜,例如編綦像毛語錄般的書冊《魯赫納瑪》,其內容包括了他的自傳,精神道德上的指導以及歷史等等。這本書冊在土庫曼的地位有如可蘭經,政府更規定把書冊內容列入為學校教材。 2006年死尼亞佐夫死後,繼任者別爾德穆哈梅多夫(Gurbanguly Berdimuhamedow)維持尼亞佐夫之大業,獨裁程度變本加厲。根據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評估,土庫曼的貪污指數排名位列全球第154名,賣官鬻爵隨處可見;無國界記者更把土庫曼的新聞自由評為全世界排名第178位,僅僅前於北韓及厄立特里亞,記者生命朝不保夕。 沿襲蘇聯的極權因子 究竟是甚麼因素,令到土庫曼的威權統治到了廿一世紀依然穩如泰山呢?專門研究土庫曼政治的自由新聞工作者Bradley Jardine,把原因歸為政治與經濟上因素。 在政治層面上,中亞五國在蘇聯解體後,基本上都是廷續蘇維埃體制。新瓶舊酒,權力核心依舊。尼亞佐夫本為共產黨第一書記,在解體後改組共產黨為土庫曼斯坦民主黨,亦是境內唯一合法的政黨。再者,該區邊境持續不穩定,也令政府不得不封鎖對外消息。就算連賓拉登(Osama Bin Laden)之死,政府也竭力封鎖。主因是邊境地區長期受到伊斯蘭武裝分子的威脅,例如塔里班及烏茲別克的伊斯蘭運動組織(IMU)。尼亞佐夫深感境外伊斯蘭勢力會喚起國內潛在聖戰者挺而反抗,所以不得不用鐵腕管治,避免步塔吉克斯坦內戰之後塵。 除了本身的政治氣候,固有的豐富的經濟資源也助長了土庫曼獨裁政權的氣焰。擁有全球第四大天然氣儲存量的國家,天然氣出口佔八成,以及以出口石油佔重經濟的土庫曼斯坦,就像沙地阿拉伯眾食碌主義的國家,享受與生俱來的經濟資源優勢。著名美國學者亨廷頓(Samuel Huntington)認為食碌國家有助獨裁政權的鞏固,詳情可參考筆者關於沙地阿拉伯新經濟改革之文章。 全民免費資源 人民歸順威權政體,離不開政府以利誘方式籠絡民心之計。土庫曼天然資源充裕,自然能支撐龐大的福利開支。在1993年,土庫曼政府通過了一項法案,讓全國人民可免費享用水、電、煤氣及鹽。尼亞佐夫死後,繼任的別爾德穆哈梅多夫更把此法案帶效期廷長至2030年。 此番景象到了近年卻戛然而止。於2014年,總統下令限制每戶每月只可用50立方米的煤氣 。用電量亦然。二人家庭計,平均每戶家庭只能每月使用90度電。 到了2015年,土庫曼的長老諮詢理事會更提議廢除立國以來的向全民免費供煤氣、電力與水的福利制度。如斯決定,象徵著土國全民免費資源的福利政策,正式壽終正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