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方案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Glocal分析】「世紀交易」方案一面倒偏袒以色列 巴勒斯坦反撃選項有限
在局限重重的情況下,有分析認為巴方最可行的辦法是採取拖延的策略,待3月2日以方國會重選的結果出爐後才再作打算。與此同時,特朗普在公布「世紀交易」方案數天後亦要求內塔尼亞胡暫緩正式兼併西岸殖民統治區的行動。可是,儘管相關方案為內塔尼亞胡助選的意味甚濃,但它同時得到內塔尼亞胡國內主要政敵班尼·甘茨(Benny Gantz)的鼎力支持。因此,不論最終由內塔尼亞胡抑或甘茨勝選,巴人的前景在短期內也不會出現明顯的不同。不論巴人選擇在「世紀交易」方案的基礎上與美以雙方談判、繞過美方直接與以方談判,還是摒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徹底勇武抗爭,只要特朗普仍然是美國的總統,恐怕巴方也無法換取任何稱心如意的結果。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信報特約】公敵從以國變成伊朗 巴人利益遭忽視
總括來說,庫什納和穆罕默德單刀直入,強迫法塔赫當局接受這項世紀政治交易,固然是基於赤裸裸的政治現實──根本沒有國家有能力阻止以色列的獨自行動,另一方面就是客觀上對遜尼派阿拉伯國家也是一種解脫,不用再被陳舊且現時看不到將來可改變的巴勒斯坦問題,妨礙加強與美以合作,阻止伊朗的野心。沒有思想包袱,便可更盡、更心狠手辣,人生如是,政治又何嘗不是?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信報特約】應對以巴「世紀方案」 必先解決內部矛盾
無論在內外層面,哈瑪斯與法塔赫都存在難以解決的分歧。巴政府欲魚與熊掌兼得,但事實是討好以色列和實現民族團結是不能並存。要結束分裂,相對上巴政府有更大的行動空間,在關鍵時刻,不要浪費舉國對「世紀方案」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