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庫重溫

Uncategorized
【日韓專欄】解讀朴槿惠的外交理念
宿命論是今屆韓國總統大選中的關鍵詞,出身自前韓國軍人獨裁者朴正熙之女兒的朴槿惠,在剛剛過去的總統大選中獲得破革性的超過五成票數的支持,當選成為首位以女性身份、並兩度入住青瓦台的韓國國家元首。韓國社會在經歷五年保守派李明博的領導後,輿論一面倒對現任總統的強烈批評,一直對同屬保守派 (新世界黨) 的總統候選人朴槿惠的選情帶來隱憂。然而,或許是民主黨對手的文在寅競選策略失敗,抑或是國內一般民眾對朴正熙還留著一份複雜的懷念情感,朴槿惠成功首次協助保守派別建立十年任期的歷史任務,對不少國內政策也有一定的延續保證。   相對於國內政策,朴槿惠的外交理念有更宏觀的背後結構,當中包括她個人的歷史經歷與風格、大選前競選辦外交政策委員會的理念藍圖、當選後外交政策人事安排的傾向和當前的東亞區域因素,都是組合她新政府外交政策的力量來源。把以上各項變量一一拆解,便能更透徹地理解朴槿惠所高舉的外交政治邏輯。   個人經歷與外交思維 出生於1952年的朴槿惠,是前韓國軍人總統朴正熙的長女。自九歲起朴槿惠便與「青瓦台」結下不解之緣。那一年,他的父親朴正熙成功透過軍事政變,奪得國家元首一職的權力,並且搬入這個象徵韓國政治權力核心的圖騰。在她短短生活在青瓦台的十多年間,個人成長背景對朴槿惠的政治理念有啟蒙性的影響。   首先,面對著父親朴正熙曾遭兩度被北韓特務暗殺的衝擊,影響了她衡量朝鮮對韓國國家安全的憂患意識。當1974年韓國光復紀念日上北韓特務文世光錯誤暗殺了她母親陸英修後,代母擔當「第一夫人」角色的朴槿惠,也從次事件後洛下與韓國政治的印。一方面是父親朴正熙在當其母陸英修中槍後的的冷靜反應 (當時樸正熙正在演講中,暗殺事件後他仍然堅持留在講臺上完成演講),孕育出她一種對危機爆發時處變不驚的政治素質;此外,朴正熙事後也刻意栽培她成為將來接繼他政治權位的唯一繼承人;同時,外出訪問的外交經驗對她的個人政治歷練也有深遠影響,更可以在外國政圈中建立一定輿論認識和形象。例如她曾出訪到美國的夏威夷,以一口流利的英語,在慶祝韓國僑民移居夏威夷的五十周年紀錄活動中進行演講,令不少西方政要對這位年輕獨裁者長女形象另眼相看。   七十年代曾短暫留學法國格勒諾布爾第二大學的朴槿惠,對西方社會文化有一定理解。雖然因母親遇剌後回國,但五年間的政治歷練驅使她以父親的政治形象自居。就在1979年當其父被中央情報部部長金載圭暗殺時,她當下反應「我們國家邊界安全嗎?」甚有她父親當年亡妻的堅強影子,也反映出她繼承了亡父對朝鮮威脅的潛意識。   朴正熙被行剌後,朴槿惠在青瓦台的歲月也暫告一段落。二十多年間,一直過著極低調生活的朴槿惠。在1998年韓國經歷亞洲金融風暴後選擇回到傳媒的鎂光燈下,走出來參與政治活動,加入保守派別的大國家黨,並成功當選為國會議員。就在她當議員的生涯中,她曾破天荒地出訪平壤並與金正日會面,也曾出訪美國作大學演講,堅持美韓聯盟對區域安全的重要性。這些經驗都使她在外交思維上,以較務實的作風維持對韓國最有利的區域定位,避免意識形態與其他不必要的紛爭。   信任政治與朝鮮政策 見證著現任總統李明博在朝鮮半島問題上,五年間弄得焦頭爛額後,同屬執政「新世界黨」的朴槿惠早於2011年10月時,在國際關係雜誌《外交事務》 (Foreign Affairs) 已撰文講述其對北韓政策的思維,以 「新的韓國」 (A New Ki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