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庫重溫

Uncategorized
【日韓專欄】制裁北韓新決議的利與弊
事隔北韓發射光明星衛星1個多月,聯合國安理會經過多番爭論後,最終在一致贊成下,就北韓發射衛星違反安理會1718和1874號決議案的懲處達成共識,向北韓頒布2087號新決議案,進一步加強對北韓就導彈技術物資貿易的制裁。 這份決議案的里程碑意義在於,它是多年來首次就北韓違反安理會決議案規管下,以決議案而不是主席聲明的模式下向北韓施壓。此外,北京政府也鮮有地贊成這份就 進一步制裁北韓的國際文件。然而,以舊酒新瓶的決議案方式來制裁北韓,能否有效阻止她再進行導彈或核試驗,是該文件真正更值得討論之處。 單以新決議案的內容解讀,它的確有助強化打擊北韓再次進行火箭發射的功效。根據南韓國防部發言人所解釋,2006年與2009年簽訂的兩份決議案中,明顯未能堵塞北韓透過與第三國家(中國與歐洲)中獲得發展導彈技術中需要的高技術物資。 制裁實踐能力成疑 四名與北韓導彈物資來源有關的商人、六項涉及高科技火箭發展的物資,也增添至新一份聯合國安理會制裁北韓的決議案上,凍結他們在外國的資產、禁止他們入境他國和阻止其他國家或公司向北韓出口有關物資。 此外,決議案更指明該黑名單的內容會因應北韓的行動而不斷進行更新,表示假如北韓進行第三次試射後,將會再進一步推動更嚴厲的制裁行動;表面看來,它比以往兩份決議案從內容涵蓋上,確實有進一步施壓的迹象。  可是,在實踐的有效能力上,卻未免與前兩份決議案的分別不大。例如在形式上,也只是維持針對個別涉及北韓對外買賣有關高科技物資的個人和公司的黑名單,以及禁止北韓從事有關武器貿易的制裁,未有增加任何新形式的打壓行動。 談判墮入惡性循環 此 外,就個別人士和公司的黑名單上,北韓大可輕易透過改名和開設新公司來避過聯合國的監察。就算在黑名單羅列的項目上,相信也只是北韓龐大黑市武器貿易網絡 上的冰山一角而已,絕不足以破壞北韓發展導彈和核武器的物資供應來源。更大的問題是,在要求登上與北韓貿易有關船隻檢查的安排也只屬建議,並無強制執行的 能力,這些都是新決議案中未有根治的問題。 同時,北京也只是在技術層面上,妥協地贊成此份決議案,皆因北京政府也深知單靠這些制裁根本對打擊 北韓的導彈技術發展未有任何阻嚇力,更只會把北韓推至這個「導彈試射→經濟制裁→核試驗→加大制裁力量」的惡性循環之中,不是有效解決北韓發展導彈和核力 量的基本問題。所以,就是要向國際社會「交代」,也在維護北韓政權穩定的條件上,北京算是盡力討好兩方立場。 在經過多次使用制裁施壓方式未 見效果,維持有限地運用經濟封鎖北韓的老調重彈,只會迫使北韓再次走到牆角,以核試驗等挑釁行為摧毀在朝鮮半島改善氣氛的可能性。這種發展方向已在安理會 決議案公布不到兩小時後出現:北韓宣布將以第三次核試驗來應對以美國為首的安理會制裁方案。當然,依照現時東北亞的外交環境,再一次核試將會對已在決議案 上支持美國的北京政府處於更尷尬的境地;這也是北韓不願意犧牲的盟友信任,因而就北韓會否進行第三次核試,也有正反立場。 北韓仍須依靠北京 正 面來看,北韓不會冒進推動進行第三次核試驗。因為自從2011年當炮轟延坪島以後,南韓與美國等西方國家聯手加強對北韓的經濟制裁,誘使中國已成為北韓最 大的經濟援助和貿易夥伴;每年平均提供30至40萬噸糧食和50萬噸原油,是中國維持北韓國家經濟的主要命脈。因而,斷言金正恩未敢把這段關係押在核試驗 上;畢竟在可預見的五年間,新任南韓總統的朴槿惠的朝鮮政策也不會作出大調整,對北韓重啟經濟援助之時依然遙遙無期,北韓還是需要在中長期下維持對北京的…
Uncategorized
【日韓專欄】為何南韓沒有好啤酒?
有旅韓經驗的旅客,大概會對這個有豐厚飲食文化的國度,垂涎三尺。特別是圍滿枱上一小碟「伴菜」的精巧小吃。辛辣帶爽的泡菜、生切的彈牙八爪魚,碟碟精彩。 在這些既精彩又奇異的韓式美食背後,正所謂要「配佳餚,就要找美酒」。南韓的飲酒文化也在東亞地區享負盛名,平民燒酌與傳統韓式米酒也是適合與一眾燒五花豬肉和牛肋骨一同享用的絕配。 然而,與中國、日本等亞洲地區不同,南韓的啤酒文化雖然不亞與其他地區,專門售賣韓式炸雞與啤酒的食店也非常流行,但相信曾經有在南韓旅遊的人也了解,南韓的啤酒絕對是所有亞洲地區國家中口感與味道最差的,更比不上使用英國釀製器的北韓大同江啤酒。原來,歸根究底,也是與政府與商業運作模式有關。 南韓的啤酒市場歷史 一直以來,南韓國內的啤酒市場都是由兩間大公司所壟斷——Hite-Jinro與Oriental Brewery。Oriental Brewery屬南韓一大財閥斗山集團 (Doosan) 所擁有,自1952年起成立的Oriental Brewery,是南韓當下最大的啤酒生產商,市場佔有率達55%,它們當中生產了 OB、Cass與Cafri lagers等本地品牌啤酒。相對而言,Hite-Jinro則是南韓第二大啤酒生產公司,佔餘下的45%市場比份,當中生產了包括Hite與Max兩大主要南韓內銷啤酒。 從價錢上看,兩大南韓國內啤酒也一向以價錢便宜取勝,一小支的啤酒大概只需 $1800南韓圜 (即港幣 $12),但一般進口的西方啤酒,如健力士 (Guinness) 的售價卻要$8000 – $15000 南韓圜 (即港幣 $56 – 105)。所以一般而言,國內平民都以消費本土啤酒為主,甚少購買外國啤酒。…
Uncategorized
【日韓專欄】解讀朴槿惠的外交理念
宿命論是今屆韓國總統大選中的關鍵詞,出身自前韓國軍人獨裁者朴正熙之女兒的朴槿惠,在剛剛過去的總統大選中獲得破革性的超過五成票數的支持,當選成為首位以女性身份、並兩度入住青瓦台的韓國國家元首。韓國社會在經歷五年保守派李明博的領導後,輿論一面倒對現任總統的強烈批評,一直對同屬保守派 (新世界黨) 的總統候選人朴槿惠的選情帶來隱憂。然而,或許是民主黨對手的文在寅競選策略失敗,抑或是國內一般民眾對朴正熙還留著一份複雜的懷念情感,朴槿惠成功首次協助保守派別建立十年任期的歷史任務,對不少國內政策也有一定的延續保證。   相對於國內政策,朴槿惠的外交理念有更宏觀的背後結構,當中包括她個人的歷史經歷與風格、大選前競選辦外交政策委員會的理念藍圖、當選後外交政策人事安排的傾向和當前的東亞區域因素,都是組合她新政府外交政策的力量來源。把以上各項變量一一拆解,便能更透徹地理解朴槿惠所高舉的外交政治邏輯。   個人經歷與外交思維 出生於1952年的朴槿惠,是前韓國軍人總統朴正熙的長女。自九歲起朴槿惠便與「青瓦台」結下不解之緣。那一年,他的父親朴正熙成功透過軍事政變,奪得國家元首一職的權力,並且搬入這個象徵韓國政治權力核心的圖騰。在她短短生活在青瓦台的十多年間,個人成長背景對朴槿惠的政治理念有啟蒙性的影響。   首先,面對著父親朴正熙曾遭兩度被北韓特務暗殺的衝擊,影響了她衡量朝鮮對韓國國家安全的憂患意識。當1974年韓國光復紀念日上北韓特務文世光錯誤暗殺了她母親陸英修後,代母擔當「第一夫人」角色的朴槿惠,也從次事件後洛下與韓國政治的印。一方面是父親朴正熙在當其母陸英修中槍後的的冷靜反應 (當時樸正熙正在演講中,暗殺事件後他仍然堅持留在講臺上完成演講),孕育出她一種對危機爆發時處變不驚的政治素質;此外,朴正熙事後也刻意栽培她成為將來接繼他政治權位的唯一繼承人;同時,外出訪問的外交經驗對她的個人政治歷練也有深遠影響,更可以在外國政圈中建立一定輿論認識和形象。例如她曾出訪到美國的夏威夷,以一口流利的英語,在慶祝韓國僑民移居夏威夷的五十周年紀錄活動中進行演講,令不少西方政要對這位年輕獨裁者長女形象另眼相看。   七十年代曾短暫留學法國格勒諾布爾第二大學的朴槿惠,對西方社會文化有一定理解。雖然因母親遇剌後回國,但五年間的政治歷練驅使她以父親的政治形象自居。就在1979年當其父被中央情報部部長金載圭暗殺時,她當下反應「我們國家邊界安全嗎?」甚有她父親當年亡妻的堅強影子,也反映出她繼承了亡父對朝鮮威脅的潛意識。   朴正熙被行剌後,朴槿惠在青瓦台的歲月也暫告一段落。二十多年間,一直過著極低調生活的朴槿惠。在1998年韓國經歷亞洲金融風暴後選擇回到傳媒的鎂光燈下,走出來參與政治活動,加入保守派別的大國家黨,並成功當選為國會議員。就在她當議員的生涯中,她曾破天荒地出訪平壤並與金正日會面,也曾出訪美國作大學演講,堅持美韓聯盟對區域安全的重要性。這些經驗都使她在外交思維上,以較務實的作風維持對韓國最有利的區域定位,避免意識形態與其他不必要的紛爭。   信任政治與朝鮮政策 見證著現任總統李明博在朝鮮半島問題上,五年間弄得焦頭爛額後,同屬執政「新世界黨」的朴槿惠早於2011年10月時,在國際關係雜誌《外交事務》 (Foreign Affairs) 已撰文講述其對北韓政策的思維,以 「新的韓國」 (A New Kind…
Uncategorized
【窗外】新疆有一個樂園
如果由我負責設計一所中學的國民教育課程,必定要求校方出錢出力,送學生到新疆。因為一個人只要走出嘉峪關,就會感受到在學校所接受多年的中國歷史教育,是多麼的以偏既全。 中國實在太大了,邊陲地區與中原地帶的文化及國情有天淵之別,但邊疆的民族皇朝,或因中原強盛而臣服之,或因中原積弱而入侵,輾輾轉轉融入中國的文化歷史體系,同樣是中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書本上我們只集中中原華夏的部分,以漢族人眼光去看邊疆,當然只能理解一半的中國。 到了新疆,所有事都要以新角度對待。無情的大地顯示絕對的荒蕪,極端得讓人喘不過氣,大巴在沙漠中緩緩前進,車輪轉動掀起一條長長風沙尾巴,過了一個荒山,另一個又緊接出現,殘酷環境令這裡的文化與「生存」這命題環環緊扣,甚麼精緻文化、吟詩作對甚至是傷春悲秋的情懷都只能靠邊站。這是真正單純為了活命的生存模式,沒有順意不順意、理想不理想可言,人生回歸到原始線上。 以這個視野觀之,就能明白新疆坎兒井的驚人之處。吐魯蕃盤地極度乾旱,但僅數十里外有高山儲積大量雪水,難題是,如何把水穿過陡峭山坡送到沙漠? 由於地型限制,興建運水管道非常困難,他們因此想出更厲害的方法 –在山坡上往地下鑿,開挖一個又一個近乎垂直的井(最深的可達九十米),尋找藏在山中的水源,然後依地勢在豎井底打造暗渠,把豎井連接起來,建立一個地下河流網絡,把水引到沙漠盤地,再送到地面民居及農田,以作人畜及灌溉之用。 這項浩瀚的工程,令人可以在沙漠中建立綠洲,在人類歷史上也具重要意義。吐魯蕃是絲綢之路上重要的中途站,因為坎兒井確保了穩定的水源,令到一隊隊駱駝商隊可以及時在中途補給,以應付穿過塔克拉馬干沙漠(塔克拉馬干的當地語譯正是「進去了便不能出來」)的漫長旅程。沒有這個荒漠中的綠洲,古代不少長途商貿和文化交流無從說起。 也是明白了這些歷史脈絡,再見到掛在遺址門口上「坎兒井樂園歡迎你」這個招牌,便深知不妙。 不得不佩服內地人(漢人?)的智慧,可以把最厲害的歷史遺跡,用圍欄重重包圍,然後在裡面放一些風馬牛不相及的裝置擺設,憑空捏造一些所謂「旅遊資源」,結果將遺跡降格至俗不可耐的遊樂園。 坎兒井這個與長城、大運河齊名的中國古代建設,當被「活化」為旅遊區後,套上「坎兒井樂園」的大名,內裡有A版維吾爾族拱廊通道、俗氣的展覽廳、洋溢「濃郁民族風情」的民族街,以及維族歌舞表演廳,一瓦一磚都在提醒遊人,建構所謂具「民族特色」的旅遊景致,可以變成粗暴地扭曲一地文化的災難。 (三個流水的故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