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庫重溫

Uncategorized
【公開講座】天災之後﹕論國際災後心靈重建
2013 GSI x 墨子計劃 公開講座「天災之後﹕論國際災後心靈重建」 暨 墨子行動﹕傑出學生義工選舉頒獎禮 四川5.12地震,台灣8.8水災,福島3.11地震及核輻射泄漏…… 一場場膽戰心驚的天災人禍,在肇事後數個月,無數災民仍生活重重的心裡陰霾下。來自各地在經濟,物資上的送暖固然能及時協助災民重整生活,但災禍後一顆顆脆弱的心靈卻有待為他們治療的仁醫。曾縱身一躍電腦行業11年,現任管弦樂坊總監及災後心理輔導協會總幹事的杜永政先生將於4月26日爲大家剖析一路走過來的人生足印,如何擱下面包,到災難中施予,親身臨到災後現場聆聽,醫治受驚的靈魂。 日期: 2013年4月26日(星期五) 時間: 下午5時至7時 地點: 耀中社區書院(九龍灣展貿徑一號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七樓) 合辨: Roundtable教育部、香港中華文化發展聯合會、GSI 嘉賓: 杜永政先生(災後心理輔導協會總幹事) 主持: 梁澤綿女士  登記及查詢﹕ 請與Ricky Fung聯絡 +852…
Uncategorized
【圖觀天下】念胡政之,也念《大公報》
正當《大公報》因誤報「習近平打的」而被受新華社、BBC等評擊時,也臨近《大公報》前總經理的死忌。胡政之見證香港《大公報》復刊。離世之前,還未發生過「三查王芸生」,也未發表「和平無望」,更未開始左傾。大公報一直奉行創辦人的四不社訓﹣ 不黨、不私、不賣、不盲。編輯笑言,今天的大公報可能只做到「不賣」… 胡政之曾說過,報業有三大特點,一是危險,報紙敢言就有可能得罪各方面的勢力,有時報人會有生命危險;二是清貧,辦報要樹立公正輿論,就要遠離金錢,恪守做人的原則;三是勞累,要辦好報紙,會付出極大的辛苦,經常要撤夜不眠,付出的身體代價很高。(羅海雷,《我的父親羅孚》,2011)互勉之。
Uncategorized
【鍾樂偉 日韓專欄】Gwiyomi的韓流文化現象
( Youtube視頻資料) 韓國流行文化,成功帶動多股歌影熱潮。而它又成功為熱潮帶來「一浪接一浪」之感。每一次轟炸,程度極大,背後也有像經過刻意計劃,不會讓你靜下來。就在一首歌、一套電影、一部電視劇的人氣漸退之時,另一波的文化韓流,又會排山倒海而來。 PSY的一首〈Gangnam Style〉在2012年成功,事隔半年多後剛剛也新發表了一曲〈Gentlemen〉,今天暫先不討論這篇歌的文化現象,容後再談。還是看看這半年間,當〈Gangnam Style〉熱潮退下之時,韓流卻又再次懂得借用社交網站的威力,把一首戀人間打情罵俏的〈可愛頌〉 (Gwiyomi),在不斷流傳與轉載間引起另一波浪,就像〈Gangnam Style〉的亞洲流行文化熱潮。 看來,借著這首〈可愛頌〉 (Gwiyomi)的流行熱浪,我們又可以再次了解新世代的韓國文化。 〈可愛頌〉 (Gwiyomi)是什麼 Gwiyomi,韓文是「귀요미」,是一個新造的詞語,是從可愛的韓語名詞「귀염」,加上「이」結合而成,意思是「小可愛」。 最近韓國就掀起一陣「數字撒嬌 (1+1= Gwiyomi) 」旋風,不少人也自拍短片,放在互聯網上,一邊數著1+1、2+2、3+3如此類推的算術字,再併上手部的撒嬌動作與表情,來表現出可愛的味道。 這個熱潮的來源眾說紛紜,較主流的說法是2012年10月時,由韓國男子組合BTOB的隊員鄭鎰勳,在綜藝節目《BTOB MTV Diarymany》中,首次唱出這首〈Gwiyomi〉而始。 不少網民都覺得十分可愛,便跟著這股旋風。其後,MBC綜藝節目的〈Weekly Idol〉中有一個叫「可愛對決」的環節,不少韓流明星都會在這個節目上,以〈Gwiyomi〉來比賽,當中包括Miss A、少女時代與SISTAR等都曾在這個節目中表演過,一時之間,韓國牽起了一鼓可愛頌熱潮。 後來,今年2月份,韓國女歌手荷莉Hari仿傚鄭鎰勳,推出《Gwiyomi》歌曲唱片,內容形容一名女生在蜜運時,偶爾向男友裝可愛討人歡心,唱腔半帶撒嬌。 自此,這首歌與其撒嬌的動作在互聯網引起更大迴響。不少人仿傚這套〈可愛頌〉,拍上自己的版本,上載至youtube,來自海外的韓流一族也紛紛響應,旋風效果可媲美上年的〈Gangnam…
Uncategorized
【講座邀請】日本視角:紛爭之後的中日關係
您好!近日,中日關係愈趨緊張,在領土的主權問題上各有爭持,本公開講座希望透過日本與中國專家的對話,對議題進行深度研討。甚幸在學術自由的氛圍之下,香港政策研究所,及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Global Studies Institute in Hong Kong) 邀請到日本東京大學法學院教授,日本國際事務研究所客席研究員高原明生教授,以「日本視角:紛爭之後的中日關係」作研討,並由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美國研究部主任 滕建群教授 回應。 以下為講座之詳細資料: 日期及時間: 2013年4月27日 下午3時至5時  地點: 香港大學莊月明文娛中心 CYM 105  語言: 英文  嘉賓: 高原明生教授 
 東京大學法學院教授,日本國際事務研究所客席研究員 回應嘉賓:     滕建群教授
…
Uncategorized
【鐘樂偉 日韓專欄】假戲真做的金正恩
雖然朝鮮未有如外界所調,在昨日進行發射「舞水端」長程彈道導彈,向國際社會下最後的戰場挑釁。但是,近日不斷把戰爭氣氛升級的金正恩,連搖錢樹的開城工業區也可置之不理,豁出去的威脅,最終也算是成功迫使美國暫緩國內發射洲際飛彈的軍演行為,收到部份的震懾效果。 但到了今天,平壤依然未有放棄挑釁,朝鮮半島潛在危機仍然甚高,究竟金正恩當下在想什麼呢?   標誌著陽光政策的終結 朝鮮於日前宣佈,不惜犧牲為朝鮮經濟每年帶來6千萬美圓收益、顧用5萬多朝鮮人的開城工業區,來應對國際社會錯判以為朝鮮會礙於開城工業區的經濟收益,不敢貿然關閉這個對平壤極有經濟意味的工業園。朝鮮這個舉動,背後的政治考慮,足以證明了金正恩對國際社會猜測平壤會視賺取外匯比擁有核武更重要的判斷,是不設實際的空想。 今天,朝鮮再一次向美韓等西方國家表明心跡,朝鮮當下研判經濟與核武下的比重,還是斷定核武有比任何經濟誘因更大的吸引力,價值甚至超出年產數千萬美元收益的開城工業區,皆因它是主宰著朝鮮國家安全的命脈。而且,就在剛剛的美韓軍演中,美國派出B-2隱形轟炸機到朝鮮半島,更是動上朝鮮國家威脅的最大神經線。所以,在權衡利益後,陽光政策下的開城工業區,到今天只變成朝鮮可以緊急關頭發動挑釁,且可以考慮放棄的一大政策搖錢樹,畢竟朝鮮可選擇在另一合適時候,以重開開城工業區作下一次與國際社會談判的籌碼,並且可達致與美韓修補關係的橄欖枝。 況且,在平壤政府眼中,修補兩韓關係的可能性和需要已大不如前。早年當韓國金大中與盧武鉉兩任政府時,大力推動「陽光政策」,以沒有前設條件下向朝鮮提供金錢與援助是兩韓民眾認同的主旋律。那十年間韓國民眾雖不說全民支持與朝鮮合作,但肯定這類陽光政策是深入民心的。可是,自從保守派李明博上台後,一次挑釁擊沉韓國潛水艦天安號、其後違反停戰協定發砲攻擊韓國的延坪島,都使韓國民眾不再信任對話是解決朝鮮半島危機的可行辦法。在剛剛過去的韓國大選中,朴槿惠當選顯示出,大部份韓國國民在思考朝鮮半島問題時越趨保守化,是朝鮮都目睹的客觀事實。因而,既然韓國國民對「和平統一」失去信心後,朝鮮更不需賣韓國的賬,可以更無後顧之憂下把朝鮮半島的和平置之不理,這都是兩國國民越走越遠的原因,也能解釋出為何朝鮮對韓國近月更具挑釁性。   捍衛先軍政治的穩定 解讀朝鮮行徑,有如當年研究冷戰時的「克里姆林宮學」一樣,國內軍方背向往往也對外關係轉得強硬的因由。近年,朝鮮每一次向外進行挑釁,國內政局起伏每每都是朝鮮選擇「一手強一手軟」轉變的關鍵。 雖然金正恩今天已位居黨政軍裡的最核心位置,但與其祖父金日成與軍人曾一同出生入死的友誼不同,金正日起始已失去此魅力,需要建立「先軍政治」來籠絡軍人對平壤政權的向心力,以國家資源一面倒傾斜向軍方來維持政權的穩定。到了三代世襲後的金正恩上場,肯定有不少軍方元老對由毫無軍方經驗、年紀輕輕的金正恩主政抱有不滿。而且,近月不斷出現的整肅潮使國內軍方不同派系出現互相矛盾,更也是金正恩需要透過強化「先軍政治」理念,來整頓軍方內部強硬派對擁護金正恩的絕對效忠。 早前,韓國中央日報轉載來自國家情報部官員的資訊,上年一場發生在朝鮮偵察總局(主理執行對韓國事務) 的內亂 (執行部與勞動黨對外聯絡部爭權),與一次暗殺金正恩的危機,使金正恩要強化軍方內部強硬派的忠誠,也與近期頻密挑釁背後有關。 外交部與軍方在平壤政府中的角力,一直是多次朝鮮出現「忽然合作,又忽然變回強硬」的背後原因,亦是當下金正恩被軍方脅逼要多重視「先軍政治」,滿足軍方強硬派的行為。上年朝鮮與美國突破性簽訂「閏日協議」,但不消兩星期後又忽然發射火箭破壞合作,背後有傳是軍方不滿外交部獲得更大外交管理權而刻意製造事端。今天朝鮮又突然「失控」起來,也與軍方與黨部權力鬥爭有微妙關係。   不再是「狼來了」 自金正恩上台後,朝鮮當下政府比昔日金日成與金正日年代,更懂得有效運用國內民眾情緒,製造更大的國民興奮,來點燃挑起民心凝聚對平壤政府的向心力之餘,且要動員誓死捍衛朝鮮面對美日韓等國實質威脅的抗敵心。這種被挑動起的抗外情緒,近月間不斷升溫,由網絡戰到朝鮮半島回到戰爭狀況,人民對戰爭的亢奮程度與日俱增,朝鮮中央電視台每日都播出軍人和一般平民都在鏡頭面前叫喊「清算南朝鮮傀儡政權﹗把美國帝國主義趕出朝鮮半島﹗」,若金正恩止於在口頭上挑釁鄰國,未有實際軍事行動「舒緩」國內民眾的情緒,也難以控制這種已接近失控的群眾壓力。 對外而言也是,正當朝鮮近月不斷挑起在半島內的戰爭狀態,國際社會不斷估計朝鮮不會幹下實質損害國家經濟利益的挑釁,特別是關閉開城工業區的同時,應對朝鮮挑釁的美國與韓國政府卻不斷向國際社會拋出,不相信且不理會朝鮮的挑釁,也不會讓步,更派出B-2轟炸機參加美韓軍演。這都是基於面對多年朝鮮的挑釁行徑,美日韓等國已不再相信朝鮮的敲詐技倆。 朝鮮因未能透過把挑釁升級至迫使美韓妥協,以換取重啟對話的成果,也因而唯有把挑釁實質化。另外,也許事前朝鮮未有實質關閉開城工業區的意欲,但在「行動與反應」的互動下,朝鮮也被美韓的輕視反應下,被迫走上進行更大挑釁的反效果。
Uncategorized
【戴卓爾夫人1925﹣2013】崔偉恆、沈旭暉、陶傑 談電影《鐵娘子》
有鐵娘子之稱的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去世,終年87歲。在她過身前兩年,美國著名演員梅麗·史翠普主演《鐵娘子》(The Iron Lady)影片通過老年撒切爾夫人在家中的幻覺與回憶,為觀眾呈現出她成為首相前後所經歷與參與過的重要歷史事件,以刻畫出撒切爾夫人的性格與個人魅力。 Roundtable網絡組織順利於同年二月十五晚上在IFC舉行電影The Iron Lady《鐵娘子》慈善首映禮。請到三位評論員作評
Uncategorized
【戴卓爾夫人1925﹣2013】 鐵娘子外交圖集
有鐵娘子之稱的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去世,終年87歲。戴卓爾夫人是自梳士巴利侯爵(Marquess of Salisbury)以來,任職時間最長英國首相。單一連續任期也是自19世紀初利物浦伯爵(The Earl of Liverpool)以來,任職時間最長的英國首相。在英國史上至今,她是唯一的女首相,兼唯一經選舉產生的主要政黨女黨魁,亦是第一位女性做過重大國務官位(Great Offices of State)。在她一生,也經歷不少外交重要時刻。   1984年鄧小平會見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闡述了中國政府對香港問題的立場。這篇重要談話《我們對香港問題的基本立場》及後在1993年9月23日由新華社全文播發。               她是英國現代史上最重要的政治人物之一,同時受到不少人的愛戴和憎惡,評價兩極,尤其在她打擊工會及強硬近專權的問題上為人不滿    
政經脈絡 東亞
【舊文復刻】北韓頻密挑釁的政治考量
  2013年3月是朝鮮半島再次落入戰爭邊緣的日子。應對著聯合國安理會就北韓進行第三次核試驗後的加強版制裁,北韓再次向國際社會展示出「狂人」的一面:先於3月5日忽然宣佈將停戰協定無效化、南北韓互不侵犯協議無效化;3天後則變本加厲,宣佈會中斷板門店的聯絡渠道和廢除無核化聯合宣言;北韓「朝中社」在3月7日更稱,會以核武作先發制人的攻擊;為回應韓美的例行聯合軍演,北韓則於3月15日向東海公海上空試射了兩枚短程導彈;兩天後在國內發出空襲警戒;近日更宣稱會擊落美國的B-52戰略轟炸機和摧毀在日本和關島的美軍基地。期間,北韓更利用網絡媒體,製造多段短片渲染會以砲火攻擊紐約和白宮,早陣子更涉嫌以駭客大規模攻擊南韓多間電視台和銀行的網絡系統。 短短的一個月內,北韓以排山倒海式的挑釁,務求把朝鮮半島推進貌似如箭在弦的戰爭邊緣。步步進逼的背後,那究竟北韓的目的是甚麼呢? 應對制裁的例行動作 北韓月內多番高調地宣稱不再尊重韓戰停戰協定,和表示會不惜以核戰來捍衛國土安全,忽然間外界對朝鮮半島的危機升溫感到憂慮。然而,當我們回到近年北韓面對多次來自安理會通過制裁方案時的反應,便不難發現原來這都是北韓一貫應對國際社會制裁時的「例行反應」。 早於1993年時北韓單方面宣布退出「核不擴散條約」,安理會通過825號決議案要求北韓盡快重新准許國際原子能機構人員回到寧邊核設施進行監察後,北韓當時已以惡言回應國際原子能機構,並於兩周後發射短程的勞動一型導彈飛越日本海。其後,當2006年7月北韓進行第二次導彈試射後,安理會通過的1695號決議案再一次挑動了平壤的神經線。當時北韓破天荒地在短短47分鐘後便透過朝中社發表聲明,指當前朝鮮半島已因美國的挑釁而釀成非常危險的境地。 同年10月北韓進行第一次地下核試後,安理會再次通過1718號決議案制裁北韓,北韓外交部亦透過朝中社強硬指出制裁即是向北韓宣戰。三年後,北韓再次不理會國際社會勸阻進行第二次核試,安理會最終通過加強版的1874號決議案來更進一步制裁北韓。面對安理會的新制裁,北韓也作出同樣挑釁,在《統一新報》發表文章挑釁會在朝鮮半島發動核戰。及至今年1月份安理會通過2087號決議案後,北韓也按既定遊戲規則下強烈回應,並表示會以第三次核試來維護國家安全。結果,不足兩周後,北韓便進行了第三次試驗。 應對安理會2094號決議案下,北韓於3月初忽然宣佈無視韓戰停戰協定。同樣,平壤這樣的舉措也不是第一次。早於1994年時應對韓美聯合軍演,北韓已第一次向外推行這樣的挑釁;其後在1996、2003、2006和2009年間,為回應不同型式的韓美軍演,平壤也曾經作出類似的言論。可見,頃刻北韓再次宣佈退出協定,只是在同樣的挑釁上打轉。 測試新任南韓總統 況且,自1992年南韓出現民選總統以後,每一任南韓總統上任後的首12-14個星期裡,北韓都會進行密集式的挑釁,包括以強硬的外交言詞和在邊界挑起軍事衝突,來測試新任總統處理北韓問題的底線和破壞新上任的蜜月期。例如1993年的金泳三 (北韓於2月底突然宣佈退出核不擴散條約)、1998年的金大中 (北韓潛艇於6月底忽然越過分界線與南韓軍人搏火)、2003年的盧武鉉 (北韓軍方於2月底盧武鉉接任典禮前數小時和其後的一個多星期內兩度發射短程導彈)、2008年的李明博 (7月初北韓射殺一名在南北韓合作的金剛山旅遊區的南韓遊客),可見北韓近期忽然高調作出連串的挑釁舉動,背後也有一貫測試新上任南韓總統的意圖在背後。 聯合軍演與北韓挑釁 當然,另一促使北韓忽然大舉挑釁南韓與美國的原因,與近期韓美聯合軍演有直接關係。自1976年起,美國和南韓每年都會進行例行的聯合軍事演習,主要對象是針對北韓的潛在軍事挑釁。但反過來說,北韓卻以此軍演為挑釁的藉口,合理化平壤的「因韓美在北韓邊界進行軍演感到國家安全受威脅,而以另一挑釁作應對」軍事攻擊。 每年的三月份至四月底,韓美都會在兩韓邊界的海上區域進行兩輪的軍事演習, 一是關鍵決斷(Key Resolve),另外便是外號「禿鷲」(Foal Eagle) 的聯合野外機動演習。在今年的軍演中,北韓突然排山倒海地向南韓和美國拋出多種不同形式的口頭挑釁、切斷外交聯絡和發動網絡攻擊,是多年來罕見的景象,但相信北韓的過激行徑,與安理會也同時在這段時間公布有關新一輪制裁北韓方案,接連地在朝鮮半島出現軍演與制裁令平壤更緊張有關。 因為,根據學者Vito D’Orazo研究過往十多年間,有關韓美軍演會否導致北韓更趨挑釁性的關係進行數據分析,指出軍演期間並不會導致北韓更加大規模進行各種的挑釁回應行動,這與一貫不是軍演季節的朝鮮半島環境沒有太大改變,北韓依舊維持一貫向南韓和美國的敵視態度。所以,發生在今年韓美軍演期間,北韓突如其來的多方挑釁行動,應解讀與「制裁與軍演」一併發生的議題牽引有直接關係。   原文刊載於4月2日的《信報財經新聞》
Uncategorized
【日韓專欄】台灣「反韓」的前因後果
本月初的第三屆世界棒球經典賽,一場台灣與韓國隊的分組大戰,成為整個亞洲的談論焦點。雖然,亞洲棒球大國韓國以3-2反勝台灣,但由於在整個比賽戰績方面,韓國在小組成績上未如台灣,最終台灣反壓韓國進入世界棒球經典賽的八強。 一夜之間,雖然輸了球,但台灣媒體卻一片歌舞昇平,有如一吐多年烏氣般大肆報導「台灣終於在棒球場上超越韓國!」等口號。有球迷更在球場內自製有金正日、金日成、金正恩三名北韓領導人照片的加油牌,有人在加油牌上惡搞韓國國旗,有人的加油牌則見將韓國稱為「韓狗」的語句。 一場棒球賽的背後,對台韓關係而言並不單是一場球賽勝負般簡單。其實,不少台灣人,到了今天依然對懷著極大的「反韓」情緒。當中藝人更公開大膽地表示他們對韓國的敵視,例如藝人郭子乾(小郭)說:「這場比賽除了國仇還有家恨,昨天以為可以替去年在首爾被燙傷出一口氣,以為贏定了,沒想到最後輸球,就像燒燙傷再次受傷!」澎恰恰則直言就是討厭韓國,「不過韓國這次贏了卻沒晉級,一定比輸了更難過。」丁國琳在社交網站說:「要讓他們知道台灣女生不用整形就很美啦!哪像她們一堆塑膠美女!」這些全都是台灣人發自內心對韓國人的不滿。* 台韓本來有著兄弟般的外交感情,但從愛到恨,台韓在1992斷交必定是兄弟分離的分水嶺。分道揚鑣後的台韓關係,多次在國際舞台上兩大民族的對抗撕裂,是今天台灣人孕育出「反韓」情緒的因由。 友誼之情起始民國 朝鮮半島於1910年落入成日本殖民地以後,不少朝鮮有志的愛國之士和獨立運動代表人物,都紛紛逃到中國建立他們的新基地,繼續推動反日的民族獨立運動。 得到當時的國民政府的幫助,因逃難到中國的朝鮮愛國人士,最終於1919年在上海成立臨時政府。國民政府及國民黨,對於朝鮮半島獨立運動給予了許多實際的援助和支持,即使是對日的八年抗戰艱苦期中,也維持撥款資助韓國獨立運動,以及成立幹訓班協助韓人進行武裝鬥爭 (後變成「韓國光復軍」);並且讓大韓民國臨時時政府於當時國民政府所在地的重慶辦公,可見遭受著相同的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統治,台韓之間的確在那個年代保留著血濃於水的兄弟之情。 抗日戰爭以後,蔣介石更不遺餘力地協助朝鮮民族復國之路,主動向國際社會推廣「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改組成大韓民國新政府。因而,就在大韓民國政府(韓國)正式於1948年8月成立後,中華民國與韓國兩國立即給予對方外交承認,首任韓國總統李承晚更即時訪問中華民國並於南京會見了蔣介石。一年後,當中華民國政府播遷來台之初,蔣介石亦應邀訪問韓國,並與李承晚進行會談。 當時,韓國也是所有中華民國邦交國之中,唯一派駐常任大使於台北的國家。台北政府也相應地在漢城(現稱「首爾」)的明洞設立大使館。多位早期派駐台北的韓國大使,也是昔日與蔣介石份屬好友、同征沙場的戰友。由此可見,早期的台韓關係中,台灣有著一直保護著韓國這位弟輩的兄長之情,交情深厚。 交情敵不過改變的八十年代 正在冷戰氛圍最濃的50-60年代,台灣與韓國兩國維持著「反共盟友」的外交關係,朴正熙更有取蔣介石在台灣高壓統治的經驗,強化其國內強人專權的手段。 60年代時,兩國更多次簽下跨城市合作盟約,例如高雄和釜山、台北和漢城(今首爾)成為姊妹城市。另外,朴正熙更於1966年經香港出訪台灣,兩國兄弟之情在那個年頭更步入黃金時期。 然而,自從70年代美蘇冷戰的格局出現變化,北京亦於70年代重回聯合國後,台韓關係也無不避免地面臨新危機的挑戰。 1983年5月,一架從瀋陽飛往上海的民航機,在飛行途中被劫持飛到韓國。參與這次劫機的六名青年,降落韓國後立刻表示是要投奔自由。由於當時台灣在一片反共意識型態考慮下,未有根據國際公約將他們定義為「劫機犯」,反而稱他們為「奪機六義士」。 然而,六人後來卻被韓方依劫機罪判處二年到六年不等的有期徒刑,令台北大為震怒。雖然經過韓國羈押了一年三個月後,六人最終被驅逐出境後遣送來台,但台韓關係在韓國開始看重與北京的關係後,明顯已大不如前。 劫機事件以外,台韓在運動場上的磨擦也開始大動干戈。1984年3月,首爾舉行的亞洲青年籃球賽,因韓方拒絕台灣以「中華民國」名義參加比賽,台灣代表隊在抵達漢城後立刻回國以示抗議,雙邊外交關係嚴重惡化。 台韓斷交後的背叛感 疏離的台韓關係與越走越近的中韓合作,此起彼落間已看出大變革的端倪。1992年8月,韓國總統盧泰愚宣佈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亦即時公開會與台灣脫離官方外交關係。感到被出賣的民族傷害,台北政府即時強烈譴責韓國在外交上背信棄義,並宣佈台韓航空協定停止生效、終止雙方航空運輸。 台灣的反應異常強烈,是因為早於台韓斷交前夕時,韓國方面曾承諾與中共建交不會影響台韓關係,但結果卻是出爾反爾。根據台灣研究韓國文化專家朱立熙解釋: 「台灣民眾無法忍受的是,背棄自己的竟是向來被自己所瞧不起的韓國,也就是兄弟之邦被自己視為『當然是弟弟』的韓國,在這種先天的優越感之下受到的衝擊而產生的『受害意識』,變得格外強烈」(鄭少凡:台灣人為什麼討厭韓國?)** 而且,台韓斷交之時,韓國政府除要求中華民國駐韓大使館人員於24小時內離境外,更把原屬中華民國大使館內的資產充公接收,並轉交中華人民共和國,斷交時間之匆促,手段之不近人情,使中華民國政府及國民深感被背叛及羞辱。 運動場上的台韓仇 斷交後的台韓,兄弟之情也成歷史。兩地人民更也把他們的競爭戰場延伸至運動場上,台灣更因此懷著一份類近鄙視韓國運動員的敵視感。 在1997年釜山東亞運籃球賽上,中華男籃隊以1分領先,韓國工作人員竟將時間多調了幾秒,讓韓國隊再有時間發動最後一擊,但最終被中華隊發現,經抗議後時間調回***。…
Uncategorized
【日韓專欄】洛文以外:朝鮮的運動政治
早前,前NBA籃球明星洛文,革命性地帶領美國哈林花式籃球隊到訪平壤,與朝鮮籃球隊進行友誼賽。 席間,他與朝鮮領袖金正恩直接用英語對話交談,合照上更見到洛文喝著罐裝可口可樂。同行的美國Vice Media公司代表Jason Mojica和Ryan Duffy更在朝鮮使用社交網絡twitter留言和發電郵,談論有關比賽即時進度和金正恩在比賽後設下晚宴的膳食安排。 當然,最後球賽比數為110對110握手言和,皆大歡喜。忽然間,一片歡樂氣氛吹散了朝鮮於半個月前進行核試的惡劣和挑釁形象。 過往多月,金正恩反覆挑釁,同時展露開放一面,間斷互換,讓人猜測。12月時忽然在騙過國際社會監察下發射火箭,1月初後來又公開讓外國遊客攜帶使用手提電話,但及後2月中又挑釁地進行第三次核試,近日卻又公開宣佈開放3G網絡予遊客,前天更邀請了前NBA球星洛文前到平壤與金正恩舉行「籃球外交」,起伏不斷的奇異舉動更使外界對金正恩當下的外交定位摸不著頭腦。 外間對金正恩忽然邀請洛文前來平壤舉行「籃球外交」,理解為因為他兒時鍾情美國NBA籃球比賽,更推敲是出於他曾留學瑞士的原素。但是,筆者相信運動與旅遊,在朝鮮管治階層眼中,都不單只是個人喜惡因素決定,而是背後有宣傳國家威信與經濟利益有關。邀請洛文前往平壤進行做SHOW式外交姿態,也協助了金正恩在朝鮮推行運動愛國教育的效果。 朝鮮的運動政治 與其他共產主義國家無異,朝鮮在建國初期已仿傚前蘇聯等共產國家,把運動與建立個人身體健康,然後協助國家建設劃上等號。在他們眼中,擁有強健體魄是為了提升國家發展能力與捍衛外來 (美國等西方國家) 力量的入侵。因而,早於朝鮮建國以前,前領袖金日成已曾公開談論運動對國家的重要: 「在共產主義國家中,把運動教育普及化極具意義。因為當運動教育能大眾化,人人也可以在日常生活享受到運動,我們便可以改善國家整體的國民健康水平,也就是我們的國民屆時也可以擁有強健的身體與健康的頭腦 — Lee, H. L., & Kim, D. S. (1995). Data for physic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