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秩序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軍事熱點
【換日線特約】齷齪的政權、列強的背叛、虛耗的內鬥──爭取獨立的庫德人在想甚麼?

當數十年前,庫德民族歷史性地取得自治地位的那一刻,已經註定下一步將走向獨立。過去 100 年的近代歷史證明,無論庫德民族如何被打壓、被出賣,最後還是會堅持走到這一步。此外,這些歷史經驗也向世人說明,庫德人的民族心理,是如何極不信任曾背叛他們的伊拉克政府,甚至於國際社會。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Yahoo奇摩特約】抗爭一定流血嗎?——鏡頭背後的巴勒斯坦「非暴力抵抗」運動

永無休止的以巴衝突,於日前再次爆發。事緣於兩名以色列警察在耶路撒冷舊城區的聖殿山上,遭兩名巴勒斯坦人槍殺,令以色列政府得以藉安全為由,加強聖殿山的安檢措施,在阿克薩清真寺附近設置金屬探測門。結果,巴人組織了持續兩星期的抗爭,加上國際社會對以色列施予壓力,以方終於決定拆除金屬探測門及監察器,改用其他較為寬鬆的安檢措施。

縱使發生零星爆力事件,在整個抗爭過程中巴人大致能保持以和平、非暴力的方式去表達訴求。事實上,非暴力抗爭(Non-Violence Resistance)早已根深蒂固於巴勒斯坦人的抗爭文化中。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UDN轉角國際特約】與哈瑪斯和解:阿拉伯世界的另一場「兄弟之戰」
埃及與哈瑪斯關係修好,重開邊境指日可待,除了緩和以國因封鎖加薩而面對的國際壓力,更有望讓哈瑪斯與以國的關係正常化。早在2017年5月,哈瑪斯便已軟化自身立場,其政策中不再堅持提出要消滅以國;倘若阿巴斯的宿敵達赫蘭回歸哈瑪斯舞台,對哈瑪斯與以色列都是雙贏的局面——因為對哈瑪斯來說,生存問題比能否達成「兩國方案」更加迫切。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自圓其說的反恐戰爭:探討「安全化」理論

反恐逐漸成為一個陳腔濫調,毫無意義的詞彙,容易給予獨裁者利用為一個看似振振有詞藉口去鎮壓異己,將一切國內管治問題與反對力量定性為「極端宗教勢力」的威脅。極端宗教勢力所導致的衝突固然存在,然而這問題又加強了獨裁勢力的氣焰,使民主自由在中亞國家毫無立足之地。

中東/中亞 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HK01特約】被遺忘的入侵者:俄羅斯與中亞的前世今生
縱觀整個中亞近代史中,中亞人一向視俄國為入侵者。早在七世紀,伊斯蘭教哈納菲派(Hanafi)在該地區逐漸盛行。但是,到十九世紀末,俄國向中亞擴張,在蘇聯時期強行把中亞納入其管治範圍內,更限制當地伊斯蘭教傳播。無論是以東正教自居的帝俄,抑或是無神論的共產蘇聯,是被以伊斯蘭教為民族身份認同的當地人視為壓迫者。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信報特約】歐盟同情庫族 土國怨憤爆錶
雖然在敍利亞內戰中土耳其與歐盟同樣支持敍利亞反對派抗衡巴沙爾政權,但在主要的中東問題上,土國與歐盟深藏着不可解決的矛盾。除了難民危機,雙方還在庫爾德族前途及人權問題上一直存在嚴重的分歧。這問題對土耳其有何重要?土國的中東政策主要目標是維持國家領土完整,反對任何分裂勢力。庫爾德族散居於土耳其、敍利亞、伊拉克及伊朗四國邊境,而早在1970年代境內的庫爾德工人黨欲在該區建立統一的民族國度,因而他們一直被土國政府視為眼中釘。
中東/中亞 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UDN轉角國際特約】俄羅斯大使刺殺案:斐迪南大公暗殺的聯想謬誤
無可否認,這次俄國大使被土耳其青年刺殺,不禁容易地令人聯想起斐迪南大公於薩拉耶佛被塞爾維亞愛國青年槍殺的場景。但是時移世易,這位青年暗殺的動機,已經超出了一戰前那種狹獈的民族主義情緒。至於大膽認為這次暗殺事件將會讓世界大戰的悲劇再度上演,則顯得過於虛浮了。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歐盟
【信報特約】「我是誰」答案難找 極端主義易附身
身在法國的穆斯林,不被主流世俗社會接納,受盡歧視,令他們逐漸疏離主流的世俗社會,自成孤立的社群。到最後,他們還是法國人嗎?不少歐洲穆斯林一直在「我是誰」的問題上反覆徘徊。問題根源如羅伊所說,身份認同危機,正是激進主義伊斯蘭化的主要原因,也是對社會現實的控訴。
中東/中亞 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HK01特約】土俄和解的背後:同床異夢的婚姻
雖然雙方有不同的戰略利益,令結盟關係難以長久。但是,大家視之為權宜計謀:土耳其想靠此迫歐盟退讓之餘,俄羅斯也希望藉此舉分化歐盟,削減北約在黑海的勢力範圍。對莫斯科而言,無論最終土歐之間的談判結果為何,舊好注定難以重修。土俄聯盟,猶如同床異夢,並非基於實在的共同利益,為的都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中東/中亞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HK01特約】從特朗普「美國優先」看美國未來的中東政策
回歸到特朗普的外交立場,他主張美國減少干預世界事務,走回較為孤立的路線,這讓大家在美國外交策略上提供了思考空間,而這也代表著近三十年美國在中東的外交失利,迫使美國走向鍾擺的另一邊。無可否認,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仍然模凌兩可,然而他的立場與現實主義學者所提倡的「境外平衡者」策略,孰多孰少有相似的地方。事實上,不少現實主義學者渴望此理論能夠重見天日,並認為特朗普會再次重新起用他們的方略。正如早前特朗普親自會晤冷戰時期的現實主義外交家季辛吉(Herry Kissinger),冀獲得他的背書,這事件擴大了現實主義者們的想像空間。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軍事熱點
【Glocal獨家分析】解構土俄之大棋局 – 「世界巴爾幹」之爭
為何「世界的巴爾幹」會被布熱津斯基如此重視呢?因為這個地帶蘊藏了豐富的天然資源。時移世易,隨著國際社會的規範變遷,各國也開始重視清潔能源,而天然氣是其一不錯的選擇。土耳其在這一帶地方進行進取的能源外交,使與俄羅斯競爭的重要棋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