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Uncategorized
【鍾樂偉|中韓關係】朴槿惠訪華的外交互動
上周,韓國總統朴槿惠破天荒地一改以往總統上任後「先訪美、後訪日」的慣例,她於上月訪問美國後轉為出訪北京,帶出中、美、日、韓與東北亞多國的新互動。朴槿惠短短四天訪華期間,受到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高規格接待,早前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派遣特使崔龍海出訪中國時受到接待規格,可說相形見絀。 從崔龍海與朴槿惠先後訪華、早前兩韓未能就開啟峰會「不歡而散」、韓戰紀念日韓國總統府網頁遭駭客攻擊,南朝鮮之間的外交角力已見進一步激化。 近月圍繞着東北亞的外交舉動尤其頻繁,先是朴槿惠訪美,再是習近平與奧巴馬會面,其後朝鮮特使崔龍海訪華,還有南朝鮮就慶祝兩韓峰會宣言十三周年舉行會談,近日朝鮮也高調提出希望與美國重開對話之門,就在此時朴槿惠便進行上任後的首次訪華行動,短短兩個月,四國間的高層鮮有地互訪,身為主角的南朝鮮,明顯是借用美韓、中美、中朝、美朝與中韓的多角牽引,為左右朝鮮半島局勢發展佔據上風。 中韓視野一致 整個上半年,朝鮮一直以強硬姿態示人,近期卻一反常態,除了向外界展露願意就核問題進行談判的軟化立場,還派出特使崔龍海訪問中國,意圖就重啟停開已久的六方會談與中方磋商。 可是,從崔龍海遭中方低格接待,與近月北京願意配合西方國家對朝鮮進行金融制裁,已看出中朝關係已因今年朝鮮多次推動不符北京利益的軍事挑釁後,已大不如前。 從媒體中所見,中朝會面期間,習近平表示中方不能接受朝鮮提出的、希望獲得北京認可朝鮮是一個合法擁核國家的外交擔保;這已說明,單方面維護朝鮮利益的政策,北京不會再次採用。 就在不到一個月之後,韓國總統朴槿惠訪華,所受的接待規格遠較崔龍海的為高,習近平以「老朋友來訪」親切招待朴槿惠,朴槿惠也多次以國語分享對中國文化的欣賞,更以「先朋友、後生意」兼顧中韓友誼與貿易夥伴的雙重身份,四天訪問的整體安排,可見雙方的深厚交情。此起彼落間,中朝與中韓的關係也出現變化。 雖然中韓在聯合聲明中大體上對東北亞安全與和平的視野一致,特別是針對維護朝鮮半島的無核化問題上,但在處理朝鮮問題上,中國對美國的角色、朝鮮的責任與韓國還有分歧,因而在聲明中,只有提出「有關核武器的開發威脅」,而未有指明點出朝鮮的名字,可見中方不願在聲明中點名批評朝鮮,認為南朝鮮雙方也要共同維護朝鮮半島無核化的責任,避免向朝鮮施壓過度,影響重啟六方會談的良好氣氛,這也顯示北京信守「仲裁者」角色,未有受南朝鮮兩國訪華的影響。 透過朴槿惠先訪美、後訪華的舉動,並簽署「結盟六十周年聯合宣言」與「韓中面向未來聯合聲明」,連串外交舉動明顯是要借中美對韓國在外交與經貿議題的不同立場,既能突顯美韓在區域安全上的不二聯盟時,也可試圖在朝鮮核問題上衝擊中朝的友誼,更強化中韓貿易夥伴關係,是當下朴槿惠大體的東北亞政策方針。 無可否認,美國依然維持着韓國的安全、外交和地緣政治的最大保障者;然而,隨着近年中國冒升成為韓國最大貿易國後,中韓經濟合作夥伴關係的建立,使韓國逐步把安全與經濟議題分開。今年屬美韓同盟成立六十周年紀念,朴槿惠與奧巴馬肯定兩國在東北亞問題上政策傾向,韓國一方面支持美國重返亞洲,美方也同時贊成韓國推動朝鮮半島無核化,以及建立更大東亞和平路線圖的願景。 朝鮮不落後形勢 另一方面,與中國擴大經濟合作,共同創建穩定的中韓雙邊貿易結構,以至最終兩國自由貿易協定,正正就是中韓朝向經濟、面向擴展合作的大趨勢;中、美與韓的關係,也就是步進這「兩條腿」的互動互補關係。 這種中美韓良性互動,卻未能在朝核問題上維持。正如早前當朝鮮惡意挑釁鄰國時,外交壓力一直積壓在北京身上,要求中國更強硬壓制朝鮮。當北京參與國際社會制裁時,受影響的朝鮮也因而即時調節,以重開兩韓對話、提出與美國就核問題對話,以圖分化美韓對朝立場的底線,隨後也派出特使與外務省副相金桂冠訪華,一來可解北京的外交壓力,二來也把壓力轉移華府,考驗美國會否接受平壤開出的條件。 可是,華府卻對「光說而未有相應行動配合」的朝鮮的表面軟化立場不為所動,堅持要求平壤必須擺出棄核的誠意,並配以跟進行動,才會願意與朝鮮重開對話之門,這使北京不滿華府的僵化立場,阻礙朝鮮半島提進和談之路,分化了中、美、韓短暫的合作空間。 此外,除了美國因朝鮮問題而處於尷尬境地外,韓國近日國內也因公開2007 年盧武鉉與金正日的峰會中,盧武鉉曾提出西海北方界線(兩韓海上邊界) 「無效化」的涉嫌叛國行動,朝野間忙於爭拗而未有空間照顧朝核問題。因此朝鮮也隨之佔了主導重開六方會談議題的先機,就如近日朝鮮先後派出特使到中國與俄羅斯,已見朝鮮一貫不會落後於形勢的積極外交舉動。   本文經作者授權上載,文章內容或與國內或原載版本不同。  
Uncategorized
【鍾樂偉 日韓專欄】Choco Pie的韓國食品政治
以文化軟實力拉近國與國之間的關係,絕非新奇事,正如當下中國青年喜愛日本動漫與其他當地娛樂產品,而上述流行文化也可緩和現今緊張的中日關係。 Choco Pie甜意解恩仇 在朝鮮半島的緊張對峙中,金正恩一聲令下,全國即時進入戰爭狀態時,軍人整裝待發。在軍事分界線上,一線對隔的韓國軍人槍口互指。就在戰火即將爆發之際,一個來自韓國生產的「Choco Pie」(朱古力批),卻把如箭在弦的兩韓軍人忽然放下手上的武器,一口吃下那甜點之間,戰爭也隨著甜意一吹而散。 當然上述只是早年前一套韓國電影《JSA安全地帶》中,飾演韓國軍人的李秉憲向北韓軍官宋康昊送上一個「Choco Pie」時,宋康昊說到:「為何我們的共和國不能製造出如此美味的朱古力批?」。 韓國軍人的李秉憲回應指:「不如你也叛變到韓國吧!我們這邊有你吃不盡的朱古力批!」想不到現實中,Choco Pie這個朱古力與棉花糖的混合小食,在韓國與朝鮮之間,其實與政治與外交議題密不可分。 Choco Pie 的歷史 貴為當下其中一種最受歡迎的小吃,Choco Pie的歷史可追溯至20年代的美國。那個時候是美國的經濟大蕭條時代,一名在美國田納西的麵包師想到把剛推出市場的棉花糖醬,混合了雙層的脆餅,外面再淘上一層朱古力,而弄成三明治類的脆批,後被稱為「Moon Pie」。 及至戰後時期,日本的森永製果公司也於1958年,模仿美國的小吃,製造出一款Choco Pie,名叫「Angel Pie」。 70年代時,韓國的Orion 製果公司也生產了類似日本森永的Choco Pie。1973年時,韓國東陽公司研究部出訪至美國喬治亞州,期間在入住的酒店餐廳中看到這類朱古力批後,回國後決定仿傚製造類似的朱古力小食,並於1974年在韓國推出第一個朱古力批,名叫「Orion Choco Pie (情)」。 Orion…
Uncategorized
【講座總結】日本視角:紛爭之後的中日關係
由香港政策研究所及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主辦,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科學學會協辦,在香港大學舉行的「日本視角:紛爭之後的中日關係」講座已於四月二十七日完滿結束。是次講座主辦機構有幸能邀請到東京大學法學院教授、日本國際事務研究所客席研究員高原明生教授及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美國研究部主任滕建群教授透過網路視像電話就中日在釣魚台紛爭開始之後的關係變化進行探討。 日本支持和歡迎中國崛起 是次講座以高原教授的演說作為開端,在講座中高原教授開宗明義講到中日關係很嚴重的一個認識分歧便是:是否日本果真如中國鷹派學者和軍人所言,時時準備在各方面限制中國的崛起和振興,並且是否能在心理層面接受中國的日益強大。在這一問題上,高原教授認為日本實際上是支持和歡迎中國崛起的,並以日本人在中國加大投資來佐證,但同時他又表達了對中國日漸強大的軍事實力(尤其是海軍)的擔憂,並以中國近幾年來在東海和南海問題上的強勢和挑戰既得利益者的權益,由此顯示了日本同樣害怕自己成為中國崛起的受害者。所以對待中國問題的要點在於:中國將如何使用自己強大的軍力國力,這是日本也是周邊國家共同的心病所在。  中國強硬派同時堀起 此次的釣魚臺事件在高原教授看來並不是一個偶然情況,是中國在面對國際國內雙重條件作用下的結果。首先在國際上,中國由於受國際金融危機的影響少於別國,在危機中得以脫穎而出,羽翼漸為豐滿的中國開始慢慢改變過去韜光養晦的政策。並在美國重返亞洲政策的影響下,在亞洲事務中更加強勢和具有侵略性。 另外更重要的是,中國國內強硬派和溫和派關於未來發展方向的鬥爭。高原教授指出中國的強硬派在試圖利用民族主義來穩定政權,壓制因為中國內部種種問題而出現的人民不滿情緒,而中國新一屆領導人所提出的中國夢也有着實施大國沙文主義的跡象和方向。 對此次的事件,高原教授講到其帶來的影響才是最需要留心的部分,防止中國的強硬派借此增強其勢力,並以中國的國家安全為藉口而坐大,長此以往,對世界不是一件好事,對中國未來的發展更是如此。 滕建群教授在回應高原教授的時候則表示,部份中國人擔心日本將釣魚台國有化只是其第一步,日本可能會有後續的行動。滕教授認為兩國在對歷史上的認知差異,例如靖國神社等造成了兩國的分歧,而兩國都各自因為自己內部的壓力而不能選擇退讓。但他同時亦表現在釣魚台問題上兩國都沒有得到任何好處,而最大的得益者則可能是美國。 和平需要雙方努力 最後,兩位教授都表示其實釣魚台問題在中日關係之中並不是一個最重要的議題。從短期看,要解決問題的話,雙方都應該退一步來淡化釣魚台爭議,中方應停止派出船隻到釣魚台海域,而日本則應該維持自1972年來的狀況,即不允許任何個人進入釣魚台範圍。長期來看,需要的是加強兩國在經貿、文化方面的交流和民間交往。 最後,高原教授指出最應警惕的是中國日益膨脹的民族主義,民族主義是鴉片,它會令影響到中國甚至世界未來的發展方向。雙方皆不應利用民族主義來令釣魚台問題擴大。講座最後在觀眾的提問之中結束。
Uncategorized
【鐘樂偉 日韓專欄】假戲真做的金正恩
雖然朝鮮未有如外界所調,在昨日進行發射「舞水端」長程彈道導彈,向國際社會下最後的戰場挑釁。但是,近日不斷把戰爭氣氛升級的金正恩,連搖錢樹的開城工業區也可置之不理,豁出去的威脅,最終也算是成功迫使美國暫緩國內發射洲際飛彈的軍演行為,收到部份的震懾效果。 但到了今天,平壤依然未有放棄挑釁,朝鮮半島潛在危機仍然甚高,究竟金正恩當下在想什麼呢?   標誌著陽光政策的終結 朝鮮於日前宣佈,不惜犧牲為朝鮮經濟每年帶來6千萬美圓收益、顧用5萬多朝鮮人的開城工業區,來應對國際社會錯判以為朝鮮會礙於開城工業區的經濟收益,不敢貿然關閉這個對平壤極有經濟意味的工業園。朝鮮這個舉動,背後的政治考慮,足以證明了金正恩對國際社會猜測平壤會視賺取外匯比擁有核武更重要的判斷,是不設實際的空想。 今天,朝鮮再一次向美韓等西方國家表明心跡,朝鮮當下研判經濟與核武下的比重,還是斷定核武有比任何經濟誘因更大的吸引力,價值甚至超出年產數千萬美元收益的開城工業區,皆因它是主宰著朝鮮國家安全的命脈。而且,就在剛剛的美韓軍演中,美國派出B-2隱形轟炸機到朝鮮半島,更是動上朝鮮國家威脅的最大神經線。所以,在權衡利益後,陽光政策下的開城工業區,到今天只變成朝鮮可以緊急關頭發動挑釁,且可以考慮放棄的一大政策搖錢樹,畢竟朝鮮可選擇在另一合適時候,以重開開城工業區作下一次與國際社會談判的籌碼,並且可達致與美韓修補關係的橄欖枝。 況且,在平壤政府眼中,修補兩韓關係的可能性和需要已大不如前。早年當韓國金大中與盧武鉉兩任政府時,大力推動「陽光政策」,以沒有前設條件下向朝鮮提供金錢與援助是兩韓民眾認同的主旋律。那十年間韓國民眾雖不說全民支持與朝鮮合作,但肯定這類陽光政策是深入民心的。可是,自從保守派李明博上台後,一次挑釁擊沉韓國潛水艦天安號、其後違反停戰協定發砲攻擊韓國的延坪島,都使韓國民眾不再信任對話是解決朝鮮半島危機的可行辦法。在剛剛過去的韓國大選中,朴槿惠當選顯示出,大部份韓國國民在思考朝鮮半島問題時越趨保守化,是朝鮮都目睹的客觀事實。因而,既然韓國國民對「和平統一」失去信心後,朝鮮更不需賣韓國的賬,可以更無後顧之憂下把朝鮮半島的和平置之不理,這都是兩國國民越走越遠的原因,也能解釋出為何朝鮮對韓國近月更具挑釁性。   捍衛先軍政治的穩定 解讀朝鮮行徑,有如當年研究冷戰時的「克里姆林宮學」一樣,國內軍方背向往往也對外關係轉得強硬的因由。近年,朝鮮每一次向外進行挑釁,國內政局起伏每每都是朝鮮選擇「一手強一手軟」轉變的關鍵。 雖然金正恩今天已位居黨政軍裡的最核心位置,但與其祖父金日成與軍人曾一同出生入死的友誼不同,金正日起始已失去此魅力,需要建立「先軍政治」來籠絡軍人對平壤政權的向心力,以國家資源一面倒傾斜向軍方來維持政權的穩定。到了三代世襲後的金正恩上場,肯定有不少軍方元老對由毫無軍方經驗、年紀輕輕的金正恩主政抱有不滿。而且,近月不斷出現的整肅潮使國內軍方不同派系出現互相矛盾,更也是金正恩需要透過強化「先軍政治」理念,來整頓軍方內部強硬派對擁護金正恩的絕對效忠。 早前,韓國中央日報轉載來自國家情報部官員的資訊,上年一場發生在朝鮮偵察總局(主理執行對韓國事務) 的內亂 (執行部與勞動黨對外聯絡部爭權),與一次暗殺金正恩的危機,使金正恩要強化軍方內部強硬派的忠誠,也與近期頻密挑釁背後有關。 外交部與軍方在平壤政府中的角力,一直是多次朝鮮出現「忽然合作,又忽然變回強硬」的背後原因,亦是當下金正恩被軍方脅逼要多重視「先軍政治」,滿足軍方強硬派的行為。上年朝鮮與美國突破性簽訂「閏日協議」,但不消兩星期後又忽然發射火箭破壞合作,背後有傳是軍方不滿外交部獲得更大外交管理權而刻意製造事端。今天朝鮮又突然「失控」起來,也與軍方與黨部權力鬥爭有微妙關係。   不再是「狼來了」 自金正恩上台後,朝鮮當下政府比昔日金日成與金正日年代,更懂得有效運用國內民眾情緒,製造更大的國民興奮,來點燃挑起民心凝聚對平壤政府的向心力之餘,且要動員誓死捍衛朝鮮面對美日韓等國實質威脅的抗敵心。這種被挑動起的抗外情緒,近月間不斷升溫,由網絡戰到朝鮮半島回到戰爭狀況,人民對戰爭的亢奮程度與日俱增,朝鮮中央電視台每日都播出軍人和一般平民都在鏡頭面前叫喊「清算南朝鮮傀儡政權﹗把美國帝國主義趕出朝鮮半島﹗」,若金正恩止於在口頭上挑釁鄰國,未有實際軍事行動「舒緩」國內民眾的情緒,也難以控制這種已接近失控的群眾壓力。 對外而言也是,正當朝鮮近月不斷挑起在半島內的戰爭狀態,國際社會不斷估計朝鮮不會幹下實質損害國家經濟利益的挑釁,特別是關閉開城工業區的同時,應對朝鮮挑釁的美國與韓國政府卻不斷向國際社會拋出,不相信且不理會朝鮮的挑釁,也不會讓步,更派出B-2轟炸機參加美韓軍演。這都是基於面對多年朝鮮的挑釁行徑,美日韓等國已不再相信朝鮮的敲詐技倆。 朝鮮因未能透過把挑釁升級至迫使美韓妥協,以換取重啟對話的成果,也因而唯有把挑釁實質化。另外,也許事前朝鮮未有實質關閉開城工業區的意欲,但在「行動與反應」的互動下,朝鮮也被美韓的輕視反應下,被迫走上進行更大挑釁的反效果。
Uncategorized
【日韓專欄】台灣「反韓」的前因後果
本月初的第三屆世界棒球經典賽,一場台灣與韓國隊的分組大戰,成為整個亞洲的談論焦點。雖然,亞洲棒球大國韓國以3-2反勝台灣,但由於在整個比賽戰績方面,韓國在小組成績上未如台灣,最終台灣反壓韓國進入世界棒球經典賽的八強。 一夜之間,雖然輸了球,但台灣媒體卻一片歌舞昇平,有如一吐多年烏氣般大肆報導「台灣終於在棒球場上超越韓國!」等口號。有球迷更在球場內自製有金正日、金日成、金正恩三名北韓領導人照片的加油牌,有人在加油牌上惡搞韓國國旗,有人的加油牌則見將韓國稱為「韓狗」的語句。 一場棒球賽的背後,對台韓關係而言並不單是一場球賽勝負般簡單。其實,不少台灣人,到了今天依然對懷著極大的「反韓」情緒。當中藝人更公開大膽地表示他們對韓國的敵視,例如藝人郭子乾(小郭)說:「這場比賽除了國仇還有家恨,昨天以為可以替去年在首爾被燙傷出一口氣,以為贏定了,沒想到最後輸球,就像燒燙傷再次受傷!」澎恰恰則直言就是討厭韓國,「不過韓國這次贏了卻沒晉級,一定比輸了更難過。」丁國琳在社交網站說:「要讓他們知道台灣女生不用整形就很美啦!哪像她們一堆塑膠美女!」這些全都是台灣人發自內心對韓國人的不滿。* 台韓本來有著兄弟般的外交感情,但從愛到恨,台韓在1992斷交必定是兄弟分離的分水嶺。分道揚鑣後的台韓關係,多次在國際舞台上兩大民族的對抗撕裂,是今天台灣人孕育出「反韓」情緒的因由。 友誼之情起始民國 朝鮮半島於1910年落入成日本殖民地以後,不少朝鮮有志的愛國之士和獨立運動代表人物,都紛紛逃到中國建立他們的新基地,繼續推動反日的民族獨立運動。 得到當時的國民政府的幫助,因逃難到中國的朝鮮愛國人士,最終於1919年在上海成立臨時政府。國民政府及國民黨,對於朝鮮半島獨立運動給予了許多實際的援助和支持,即使是對日的八年抗戰艱苦期中,也維持撥款資助韓國獨立運動,以及成立幹訓班協助韓人進行武裝鬥爭 (後變成「韓國光復軍」);並且讓大韓民國臨時時政府於當時國民政府所在地的重慶辦公,可見遭受著相同的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統治,台韓之間的確在那個年代保留著血濃於水的兄弟之情。 抗日戰爭以後,蔣介石更不遺餘力地協助朝鮮民族復國之路,主動向國際社會推廣「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改組成大韓民國新政府。因而,就在大韓民國政府(韓國)正式於1948年8月成立後,中華民國與韓國兩國立即給予對方外交承認,首任韓國總統李承晚更即時訪問中華民國並於南京會見了蔣介石。一年後,當中華民國政府播遷來台之初,蔣介石亦應邀訪問韓國,並與李承晚進行會談。 當時,韓國也是所有中華民國邦交國之中,唯一派駐常任大使於台北的國家。台北政府也相應地在漢城(現稱「首爾」)的明洞設立大使館。多位早期派駐台北的韓國大使,也是昔日與蔣介石份屬好友、同征沙場的戰友。由此可見,早期的台韓關係中,台灣有著一直保護著韓國這位弟輩的兄長之情,交情深厚。 交情敵不過改變的八十年代 正在冷戰氛圍最濃的50-60年代,台灣與韓國兩國維持著「反共盟友」的外交關係,朴正熙更有取蔣介石在台灣高壓統治的經驗,強化其國內強人專權的手段。 60年代時,兩國更多次簽下跨城市合作盟約,例如高雄和釜山、台北和漢城(今首爾)成為姊妹城市。另外,朴正熙更於1966年經香港出訪台灣,兩國兄弟之情在那個年頭更步入黃金時期。 然而,自從70年代美蘇冷戰的格局出現變化,北京亦於70年代重回聯合國後,台韓關係也無不避免地面臨新危機的挑戰。 1983年5月,一架從瀋陽飛往上海的民航機,在飛行途中被劫持飛到韓國。參與這次劫機的六名青年,降落韓國後立刻表示是要投奔自由。由於當時台灣在一片反共意識型態考慮下,未有根據國際公約將他們定義為「劫機犯」,反而稱他們為「奪機六義士」。 然而,六人後來卻被韓方依劫機罪判處二年到六年不等的有期徒刑,令台北大為震怒。雖然經過韓國羈押了一年三個月後,六人最終被驅逐出境後遣送來台,但台韓關係在韓國開始看重與北京的關係後,明顯已大不如前。 劫機事件以外,台韓在運動場上的磨擦也開始大動干戈。1984年3月,首爾舉行的亞洲青年籃球賽,因韓方拒絕台灣以「中華民國」名義參加比賽,台灣代表隊在抵達漢城後立刻回國以示抗議,雙邊外交關係嚴重惡化。 台韓斷交後的背叛感 疏離的台韓關係與越走越近的中韓合作,此起彼落間已看出大變革的端倪。1992年8月,韓國總統盧泰愚宣佈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亦即時公開會與台灣脫離官方外交關係。感到被出賣的民族傷害,台北政府即時強烈譴責韓國在外交上背信棄義,並宣佈台韓航空協定停止生效、終止雙方航空運輸。 台灣的反應異常強烈,是因為早於台韓斷交前夕時,韓國方面曾承諾與中共建交不會影響台韓關係,但結果卻是出爾反爾。根據台灣研究韓國文化專家朱立熙解釋: 「台灣民眾無法忍受的是,背棄自己的竟是向來被自己所瞧不起的韓國,也就是兄弟之邦被自己視為『當然是弟弟』的韓國,在這種先天的優越感之下受到的衝擊而產生的『受害意識』,變得格外強烈」(鄭少凡:台灣人為什麼討厭韓國?)** 而且,台韓斷交之時,韓國政府除要求中華民國駐韓大使館人員於24小時內離境外,更把原屬中華民國大使館內的資產充公接收,並轉交中華人民共和國,斷交時間之匆促,手段之不近人情,使中華民國政府及國民深感被背叛及羞辱。 運動場上的台韓仇 斷交後的台韓,兄弟之情也成歷史。兩地人民更也把他們的競爭戰場延伸至運動場上,台灣更因此懷著一份類近鄙視韓國運動員的敵視感。 在1997年釜山東亞運籃球賽上,中華男籃隊以1分領先,韓國工作人員竟將時間多調了幾秒,讓韓國隊再有時間發動最後一擊,但最終被中華隊發現,經抗議後時間調回***。…
Uncategorized
【日韓專欄】洛文以外:朝鮮的運動政治
早前,前NBA籃球明星洛文,革命性地帶領美國哈林花式籃球隊到訪平壤,與朝鮮籃球隊進行友誼賽。 席間,他與朝鮮領袖金正恩直接用英語對話交談,合照上更見到洛文喝著罐裝可口可樂。同行的美國Vice Media公司代表Jason Mojica和Ryan Duffy更在朝鮮使用社交網絡twitter留言和發電郵,談論有關比賽即時進度和金正恩在比賽後設下晚宴的膳食安排。 當然,最後球賽比數為110對110握手言和,皆大歡喜。忽然間,一片歡樂氣氛吹散了朝鮮於半個月前進行核試的惡劣和挑釁形象。 過往多月,金正恩反覆挑釁,同時展露開放一面,間斷互換,讓人猜測。12月時忽然在騙過國際社會監察下發射火箭,1月初後來又公開讓外國遊客攜帶使用手提電話,但及後2月中又挑釁地進行第三次核試,近日卻又公開宣佈開放3G網絡予遊客,前天更邀請了前NBA球星洛文前到平壤與金正恩舉行「籃球外交」,起伏不斷的奇異舉動更使外界對金正恩當下的外交定位摸不著頭腦。 外間對金正恩忽然邀請洛文前來平壤舉行「籃球外交」,理解為因為他兒時鍾情美國NBA籃球比賽,更推敲是出於他曾留學瑞士的原素。但是,筆者相信運動與旅遊,在朝鮮管治階層眼中,都不單只是個人喜惡因素決定,而是背後有宣傳國家威信與經濟利益有關。邀請洛文前往平壤進行做SHOW式外交姿態,也協助了金正恩在朝鮮推行運動愛國教育的效果。 朝鮮的運動政治 與其他共產主義國家無異,朝鮮在建國初期已仿傚前蘇聯等共產國家,把運動與建立個人身體健康,然後協助國家建設劃上等號。在他們眼中,擁有強健體魄是為了提升國家發展能力與捍衛外來 (美國等西方國家) 力量的入侵。因而,早於朝鮮建國以前,前領袖金日成已曾公開談論運動對國家的重要: 「在共產主義國家中,把運動教育普及化極具意義。因為當運動教育能大眾化,人人也可以在日常生活享受到運動,我們便可以改善國家整體的國民健康水平,也就是我們的國民屆時也可以擁有強健的身體與健康的頭腦 — Lee, H. L., & Kim, D. S. (1995). Data for physical…
Uncategorized
【日韓專欄】為何南韓情色電影那麼多?
韓國流行文化之中,以電影較早登陸香港,後更成為港人消費南韓文化的據點。現在,各大院線一年約有十數套南韓電影放映,而港人較容易觀看得到的南韓電影之中,多是與韓流價值一脈相承的…… 《我的野蠻女友》以搞笑方式展露新女性地位、《大極旗飄揚》以荷里活式的戰爭模式表現兩韓血濃於水之情、《韓流怪嚇》以怪獸特技片手法呈現南韓面對危機不屈不撓的自救精神。 然而,不少較被香港影迷忽視的「非主流」南韓電影,會被歸類至「情色」一類。從早期,以家庭與愛情倫理類話題的電影如《周末同床》、《青春》、《婚外初夜》和《色即是空》,到近年以古代背景的《美人圖》、《方子傳》與《後宮》等,都在挑戰影視審查底線,可稱為大膽情色片。 不過,它們與日本的成人電影有別。南韓的情色電影,面對著表面極為保守的社會制度,未有發展成一大成人電影產業。面對著從主流電視劇與廣告的保守化,與其帶動的保守價值,電影便成為各類媒介中,給予消費者起革命的微小空間——這也與南韓政治與社會發展的開放尺度,有著直接關係。 南韓的情色議題電影市場 眾所周知,南韓社會一直受傳統儒家思想影響甚深。性是社會討論話題中的一大禁忌,在社會上賣弄女體招徠,也是道德上不能接受的事。當然我們也見到,南韓社會在60年代開始走上現代化之路,從女性的衣著、打扮到化妝美容,也見社會的萌芽啟始。 一般而言,在大眾媒介上,若要以性為主題,想推出音樂、電視劇和電影,絕不容易。不過,偏偏這類以性愛與倫理為題的電影,在南韓電影中也有一定市場。 南韓電影中,描寫女性的電影多以「外遇」為主,它們大多以違背儒教傳統的女人,受到嚴厲的懲罰或招來惡有惡報的後果為故事主軸。這些電影中,女性不會是故事中的主角,因為這既能滿足傳統大男人的心態,也能向大男人為中心的社會帶來挑戰,使觀眾感到像辛辣麵般的刺激感。難怪一般南韓的報攤中,有關婚外情故事的雜誌與小說,特別受大眾歡迎。 另外,以性為主題的電影,在南韓社會中也是因應著社會開放程度,而有不同的流行比例。早於朝鮮儒教道德立足於社會之前,「高麗時代」社會之中,在經濟比較貧困社會底層,依靠性交易生活的大有人在。其後在戰亂時期,販賣身體成妓女的生活現實也是非常普遍。而又為著反映這類現實,電影也經常以性交易為題材,以引起社會共鳴。 可是,自60年代開始,朴正熙獨裁政權利用電影作為政策宣傳工具以促進其政策發展,制定「製作前申告制」與「事前檢閱制」兩項有如剝奪創作自由的惡法。 任何電影製作者的電影題材與獨裁者宣揚個人威望的理念不同時,通通不會獲得批准。就在70年代朴正熙的「維新政權」後,要求則變得更加強力和露骨,所有電影必須符合維新理念或者至少也要保持同調。 在此期間製作很多所謂的國策電影,都沒有獲得理想的票房。例如69年的作品《內侍》和《你的名字是女人》,因被指控有色情片的嫌疑,受到檢察院起訴被歸類為淫穢物。這段時間,不少電影都以「追求個人快樂和性慾並威脅到家長制意識形態」為由被禁止。 3S與情色電影開放 1979年10月26日晚上,朴正熙總統遇刺身亡,雖然一方面結束了長達二十年的獨裁時期,但隨著軍方代表全斗煥以武力鎮壓光州民眾起義後,軍人獨裁的時代得以再次延續下去,使普遍國民對政治民主化的慾望更被壓抑下去。 就是面對著極欠缺國民認受性的政權穩定問題,全斗煥在上台後選擇以新電影政策,吸引民眾對非政治問題的興趣,也以電影為麻醉民心的需要。據瞭解,前總統全鬥煥上任後,推展「3S政策」轉移民衆的視線。所謂3S政策指的是:推廣體育(sports)、性(sex)文化和影片(screen)。 1980年8月,全斗煥接手朴正熙政權。他召了在韓日兩國間起到中間作用人的瀨島龍三,想要找到一種自救方法,重新贏得在光州事件中失去的民心。當時,瀨島建議南韓申辦奧運會,全斗煥立即下達指令,將首爾申辦奧運會放在議事日程中,之後,現代集團會長鄭周永等人,前往德國巴登巴登展開遊說,通過努力,最後以52對26票的優勢,贏得了1988年奧運會主辦權。 南韓在朴正熙獨裁管治下,整個70年代的人民生活也是極牢牢地被控制。政府實施長期的晚間戒嚴令,因而一般晚上10時後,所以街道都頃刻變成寂靜一篇,所有夜生活也被政府禁止。 在3S政策下,自1980年代開始,初高中生統一著裝、髮型的規定被放寬,宵禁被取消,1982年3月開放深夜劇場。及後,又逐漸放寬進口條例,這一切是獨裁者為了分散民眾對於政治的注意力所採取的綏靖政策。 但是,既然深明欠缺民眾認受性,全斗煥也懂得透過開放電影市場,讓電影工作者在不拍攝與政府議題有關的類型內,擴闊他們拍攝題材的空間。而且,由於全斗煥的3S政策,電影與性是當中兩大開放領域,因而他極力推動電影業以拍攝情色電影,來以性慾觀能上的刺激,使人民沈溺於性的幻想,而麻醉他們對其他政府與民主發展的訴求。所以,就在80年代起,全斗煥放寬對情色電影劇本的審批,一般以賣弄情色為題材的電影劇本,也會受到政府支持。 就在這個背景下,全斗煥首先解除宵禁,並在南韓大大少少的地方建立不同的深夜劇場。當中,放映的第一部電影便是有韓國版「法國軟性色電影《Emmanuelle(艾曼紐)》」的《愛麻夫人》。當年,導演申請在各地公映時,奇蹟地並未受到政府的刁難,反而只是在電影的名目中,要求作出些微改動而已。 (原本電影的漢字名稱為《愛馬夫人》,全斗煥認為意思上有夫人愛上馬匹的奇怪聯想,因而把名字改為同音的《愛麻夫人》,保留觀眾對電影《艾曼紐》的聯想。) 就在放映當晚,首爾劇場可以容納的1500坐位早已爆滿,但劇場負責人卻賣出5000張門票,不少人更強行湧進劇場,把劇場內的玻璃門也撞毀了,可見當時的情色片,對著久久被政治低氣壓抑制的南韓人民來說,是久旱逢甘霖的引誘。 《愛麻夫人》的成功,也做就了一股趕拍情色電影的潮流,也令不少傳統對情色電影有保留的電影人進退兩難。根據訪問南韓電影劇本作家沈山,他曾言及: 「用坦克車踏平光州後登場的全斗煥政權,實用暴力鎮壓和自由化的雙面政策,取消校服和宵禁,放寬學生頭髮長度,這是全斗煥政權的禮物。 而對於忠武路…
Uncategorized
【澳洲來鴻】中國城鄉發展新思維—貴州之行小結
2012的11月上旬﹐我有機會參加了一個貴州的考察團和一行十幾位善長去到兩間分別是他們捐助的學校出席啟幕儀式。 從香港出發到深圳寶安機場乘坐約兩個小時的飛機到達了貴州之旅的第一站﹐貴州省省會—貴陽。   在甲秀樓前欣賞南明河畔的風光﹐我們還困惑在這個景色秀麗﹐五星級酒店服務齊全的地方為何會有被「扶貧」的需要﹖直到第二天我們從早上出發﹐坐了6個小時車到達第一站—荔波縣縣城﹐才體會到接待人員所謂「城區就是山區」的雲貴高原特色。   荔波縣是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下屬的一個縣﹐有著名的小七孔風景區。自治州長及州委書記均分別為苗族和彝族。漢族在貴州才是真正的 「少數民族」。   離縣城再一個多小時的山路﹐我們到達了洞糖學校﹐有著由香港善長捐助二十八萬人民幣作為改善工程的一所新教學樓。整個學校在山林之中﹐校長介紹稱平均每位學生每天要步行1至2小時上學﹐所以他們下一個項目是想建造一所學生宿舍給全校小一至高中的學生。   近年來中國山區教育發展的趨勢已經略有變化﹐在偏遠地區的扶貧教育工作已經不是單單建立一所學校﹐而是在原有的基礎上增添或優化。例如一座新的教學樓作分班教學﹐建立師生以改善上學不便及「留守兒童」問題﹐捐助圖書館甚至電腦室以擴展知識的傳授。 這不提升了山區學生的學習和生活﹐重質不重量的新形式亦更符合發展學的邏輯。   第二所學校位於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首府凱里市﹐市中心也是一樣的繁華熱鬧﹐但和洞糖學校一樣﹐從市中心行駛2個多小時泥濘的山路後﹐又到了偏遠的山區。在山區崎嶇不平的地勢上﹐基礎設施如公路﹑隊道的成本遠比平原的高﹐這也造成了貴州運輸﹐人物流動不便的結果。   凱里市的荷花小學也是小學和中學結合的綜合學校﹐由香港善長捐款,凱里市人民政府匹配資金興建的僑愛教學樓是荷花小學最現代的大樓,提供了更多的教室和活動空間。由社會各界捐助並由政府撥款的方式可以避免了對社會外來資金的過度依賴,保持獨立的發展道路;同時也一定程度增加了善款運作的透明度。   這個學校的學生和老師大部份都是少數民族,事實上黔東南州的少數民族人口占全州人口總數的81.87%,其中苗族人口占42.09%,侗族人口占31.86%,還有水族、布依族、土家族、畬族、仫佬族、壯族、瑤族等33個不同民族。   不平的山路沒有磨平少數民族的好客和熱情,好像對遠方客人的來訪以苗族特色的三道「迎客酒」接待,民族風情非常濃郁。在努力實現他們「中國夢」的同時致力保存他們獨帶的文化和美麗的自然風光。   這當然不會是一條容易的道路,他就和貴州的山路一樣,要以篳路藍縷的精神,才可為這片雲貴高原上的山林土地開啟更美好的道路。就像Lawrence Durrell所說 「多樣性是唯一值得奮戰的事物」(Variety is…
Uncategorized
【日韓專欄】核試後朝鮮半島的新危機
曾幾何時,當北韓前領導人金正日逝世,其三兒子金正恩在未沒充足準備下便草率接任這個封閉國度的最高位置時,外界均對這全球首位「八零後」國家領袖的前景未敢樂觀。欠缺經驗與其他奪權者的野心,是否定他延續擔當這個三代世襲獨裁政權的憑證。   然而,後來他先與美國簽下閏日協議 (Leap Day Agreement)、破天荒地在北韓引入西方迪士尼的卡通表演、在經常高調地與妻子李雪主把臂視察民情和新建的北韓遊樂場、公布的《628新經濟管理改善措施》更大膽提出農業改革的方向,曾經叫外界對這位擁有西方留學背景的獨裁領袖之子抱有期望。   然而,凡此種種都只是曇花一現、麻醉人心的奇技淫巧而已。上年12月12日北韓一年內兩度發射「衛星」,和在剛剛過去的2月12日進行北韓史上第三次的核試,把一切對北韓曾經懷有的樂觀,隨著那個在北韓豐溪里引爆出5.1級地震的核彈爆炸後隨即消逝,換來將是一場在戰爭邊緣的朝鮮半島拉鋸戰。   金正恩的核思維 早如1月底當聯合國安理會宣布,就北韓於上年12月違反安理會的1718和1874號決議案下發射火箭,多國以新2087號決議案強化經濟制裁北韓後,金正恩已多番表明會以第三次核試來警告美國的挑釁。就算是核試後朝鮮中央通訊社的宣佈中,也同樣以美國作矛頭恐嚇核試只是第一波的挑釁。這自然告訴我們美國將代替南韓成為北韓的新頭號敵人,樹敵也順理成章是北韓挑釁建核的野心來源。   單單認為北韓建核是為了攻擊美日韓等敵對國是錯誤的。平壤也深表明白,假若與美國豁出去作一場生死戰,只會把這個獨裁國家打回石器時代般的頹垣敗瓦,是對金家皇朝的最壞賭博。   其實,北韓自金正恩接任後短短的一年多間,加快推動火箭與核武的研發與試驗,一年來內多番進行火箭發射與核試,也是顯示出當下平壤的軍事力量出現轉型有關。與傳統戰爭有別,北韓當下的傳統軍事力量,已再不能有效帶來「自衛」的效果。雖然北韓有如外界理解是「全民皆兵」,全國大概有120萬的軍人,是繼中美兩大軍事強國後的世界三大最多軍兵數量國家。   可是,這也只是在數量上佔優,裝備、訓練和技術,卻是遠遠比其他周邊國家大落後。據研究所指,一般北韓軍人需服十年的兵役期,但卻只曾擁有發出不足30枚子彈的機會。此外,由於欠缺能源供應,不少軍人也沒有坐上軍機訓練的經驗。就算是軍備上,北韓的反坦克與防空砲軍力也只是維持在前蘇聯的水平。面對這樣疲弱的自衛防護力,金正恩也獲得了亡父金正日的遺訓,要把導彈與核軍力建好,在短時間內方能彌補北韓傳統軍力上的不足。   所以,北韓需要核和有力攜帶核彈頭的導彈技術,也就是滿足自我防衛能力不足的因由。北韓在國防心理上還是擔心,美國以「手術刀」式攻擊平壤的核設施,但說起要攻擊首爾或東京,既然同樣等於要面對美國的反擊,這也是對金正恩的政權來說沒有把握的杖,況且不能再信以中國會派兵支持平壤,北韓便只能加快擁有以輕量核能力攜帶的核震懾力自保。因而,遵照這樣的思維,就不難理解為什麼金正日要選擇較貼近維護政權穩定的三子金正恩接任,而不是較看重經濟改革的長子金正男,而金正恩要急於選擇核試,也只是按著計劃推動。   中朝關係的壓力與轉型 就在平壤選擇進行第三次核試之前,北京透過多方的外交途徑,希望在最後關頭能阻止金正恩發動核試的可能,然而最終當然是事與願違,北韓選擇了以建立更大的核威脅力來維持政權的存活依靠,放棄了考慮北京方面因核試後,來自聯合國各方力量向中國施壓的尷尬場面。因而,外界一直揣測,連同兩周前北京也有簽署就北韓發射火箭,而進行加大力度的安理會2087號決議案後,中國也再沒有理由拒絕更進一步向平壤以金融手腕進行制裁,中朝關係也會再次進入冰封期。   觀乎核試前中國官方媒體與學者的反應,連環球時報在內,不少內地研究對朝關係的學者,都一面倒在輿論上表示,北韓在進行第三次核試對平壤和鄰國「百害而無一利」,言詞強硬之勢是多年來鮮有的。就算在核試後的中國的反應,外交部也即是時召見了北韓駐華大使,在外交的局面上擺出對朝的不滿。就連不少學者也在春節間撰文大力譴責北韓的不負責任行為,近日更有民眾在北韓駐華多個外交使館外示威,反對北韓核試。  …
Uncategorized
【筆陣】「挑戰式穩定」:金正恩的「外交新思維」與東北亞局勢
馮智政/沈旭暉   韓國成功發射火箭後,朝鮮核試已是如箭在弦,東北亞似乎再次陷入緊張。這時候,中國政府在2013年1月下旬,令西方輿論意外地與美國等一致通過聯合國安理會2087號決議案,譴責朝鮮政府去年12月以遠程火箭發射衛星,並要求朝鮮不再使用彈道導彈技術及核試,而這議案最令人關注的是,它連帶將朝鮮宇宙空間技術委員會(KCST)及六間相關機構與四名相關個人,也列入制裁對象。雖然中國駐安理會代表李保東表示,中國已經大幅修改安理會最初草案中的制裁和措施,強調單靠安理會決議案及制裁,不能解決朝鮮問題,不過,依然同意決議案。 朝方得悉中方及安理會決定後發表聲明,指「連應當帶頭建立世界公正秩序的大國也被美國的專橫和強權所壓抑,糊塗得甚至不惜拋棄必須堅持的起碼的原則」,暗諷中國向美國傾斜。同時,朝方繼續單方面退出六方會談及《9.19共同聲明》,稱「朝鮮將繼續發射的各種衛星和遠程導彈、將進行的高水平核試驗」。  表面上,這些中朝關係的推進,容易令不少評論認為朝美對抗格局激化之餘,連帶中朝兩國關係也將逐漸改變,區域不穩定原素進一步增加。但這是事實嗎?   比較十八大前後的中國對朝政策 事實是,中國以往不只一次在安理會同意制裁朝鮮,而朝鮮也不是第一次不點名批評中國。除了是次決議案外,在過往安理會對朝12次通過的決議案中,2006年的1695號為反對彈道導彈技術及禁運相關製造物料,同年1718號就反核試實施制裁,2009年的1874號就反核試實施制裁,都得到中國支持。可見,中國代表在2087號決議案,只是跟隨過往決議慣例。誠如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再建中國對朝鮮半島優先順序》報告,中國長期堅持「不戰、不亂、無核」的朝鮮半島政策目標,優先次序依次為維持和平、局勢穩定及無核化,也就是說,中國主張在沒有軍情行動,不刺激或助長韓國的情況下,實現無核化。這些政策的先後次序是會因應試舉而調節的,但無論在甚麼時候,朝鮮政府的彈道導彈技術,都正正違反上述第二優先的政策目標。 另一方面,平壤政府雖然不斷射火箭、又揚言核試,但2012年金正恩上台後,也曾向奧巴馬送上橄欖枝,即所謂「閏日交易」(Leap-day Deal)。交易的背景,還是源自朝鮮的糧食危機:根據聯合國《2010世界糧食不穩定狀況》發展報告,朝鮮已被列入22個「慢性糧食危機國家」之一,而「糧食危機國家」是指其國民營養不良的比例,比其它發展中國家的高出三倍。在金正日時代後期,朝鮮曾推行貨幣改革政策而失敗,引起嚴重通貨膨脹,糧食價格自此嚴重超過平民可負擔的水平。加上2012年前後,朝鮮發生五、六次天災,被喻為「朝鮮糧倉」的黃海道、平安道、平壤等地嚴重乾旱,同時平安南北道、慈江道、咸鏡南道和江原道等也遇上大洪水,造成20萬人失去家園。丹麥人道組織Mission East董事總經理Kim Hartzner更稱,2012、13朝鮮糧荒災,可比礙1990年代糧食危機的規模。 這背景下,在2012年閏日,金正恩提出「閏日交易」,以暫停試射換取240,000頓食物。韓國延世大學學者John Delury為金正恩這「原子能監察換240,000頓餅乾」的外交政策而感到驚訝,多少代表韓方對金正恩務實一面的感受。可見,朝鮮脫離六方會談始終只是姿態,而不是長久的外交冷峰。   金正恩的新政與改革 同樣不能忽略的是,曾留學瑞士的金正恩上台時,不斷高調地展示的開明印象,無論那有多少成分是宣傳,都還是教人有點刮目相看:先有疑似少女時代的牡丹峰樂團獻唱,再有代表西方文化的米奇老鼠參與音樂會(迪士尼稱並未授權所以應該為「山寨米老鼠」),可視為金正恩用各種西方文化圖騰去宣傳自已「思想開放」、「傾向資本」的態度。而為挑戰黨內元老的牽制,金正恩已在上年撤換10名朝鮮內閣部長。2013年,朝鮮打破實行多時的外國人手機禁令,容許外藉人士可攜帶手機入境,也可撥打國際長途電話,甚至研究開通3G手機上網。Google執行董事長Eric Schmidt更聯同其它Google高級管理人員,及美國前新墨西哥州州長Bill Richardson在一月下旬前往平壤的金日成綜合大學,作為朝美第二外交破冰的一環。這些動作雖然還是有極大局限,但畢竟說明金正恩除了堅持個人崇拜,還嘗試向體制內注入新原素。 在經濟方面,金正恩的高姿態也不少。朝鮮勞動黨早已經向民眾說明,金正恩推動的經濟改革「即使失敗也不要緊,如果人民對政策不滿就應該作出改變」,表明了改革的決心,而近日他還把改革焦點轉向體制內部的官僚主義。雖然金正恩及他的團隊沒有用過「改革開放」等字眼,但不少分析都指他在摸著石頭過海,而逐步對外開放,正是「有朝鮮特色的改革開放」。 誠如美國學者Seung-Ho Joo在期刊《太平洋焦點》(Pacific Focus)撰文表示,朝鮮欠缺制度化的傳承,政治風險隨著傳承已增加,這致命的缺點讓平壤政府只有改革或倒台兩條路。金正恩的新政,正正回應了這一種的改變及預測。   延續金正日外交,也能為六方會談打開對話空間 …
Uncategorized
【日韓專欄】北韓第三次核試觀察
北韓無視國際警告,在週二早上,進行第三次核試。不少周邊國家錄得北韓北部豐溪里的劇烈搖晃,強震達到5.1級。根據南韓軍方估計,今次北韓核試威力相當於6至7千噸黃色炸藥(TNT)的爆炸力,比早前在2006和2009年的核試驗威力要大。 矛頭針對美國 平壤一早透過官方媒體,將是次核試的矛頭,指向美國,也把聯合國安理會的2087號決議案,視為美國最大的「安全挑釁」。平壤選擇在奧巴馬宣讀第二任政府的第一份國情諮文之前,進行第三次核試,是向美國政府表明,她會在未來一年,營造「北韓已擁有第三次成熟核試成功」的局勢,考驗本已傾向向平壤對話的「奧巴馬——克里」配,更要迫使美國承認北韓已經成為一個擁有核子能力的強國。 加強國內個人崇拜 選擇在2月中進行第三次核試,有助金正恩在國內建立更強勢的個人崇拜形象。自上年金正恩接任,在已故領導人的重要紀念日子上進行對外的挑釁行為,成為金正恩一大政策特徵。一來可製造節日的高漲氣氛,也可吸引國民對這位新領袖的愛戴。 上年4月14,日北韓選擇在已故金日成誕辰100周年紀念日前夕發射火箭,就為了此兩目標。今次核試,也有著相同目的——2月16日,是其父親金正日的生辰紀念。 當然,金正恩也能靈巧地運用挑釁行為,作國內宣傳之效。當北韓成功發射「光明星三號」衛星以後,個多月來,國內官方媒體大加渲染,以金正恩成功為北韓帶來科技突飛猛進成績的宣傳海報、廣告和紀念品也在國內相繼出現,在在突顯這位北韓新領袖對使用軍事「挑釁」達致提升個人形象和個人崇拜的迷戀。 改變制裁的方式? 不到兩星期前,聯合國安理會鮮有地在中國的贊同下,就北韓在上年12月時進行的「衛星」發射事宜,達成安理會2087號決議案,加強對平壤政府的經濟制裁。但是,北韓就是不愛理會,無視聯合國的制裁下進行第三次核試,顯示出這份決議案,欠缺阻嚇力。 安理會自2006年金正日首次進行地下核試以來,一直採用相同的制裁模式,即以制定有關核和導彈技術商品禁運的清單、主動扣查可疑與北韓貿易的船隻、或把多位牽涉到平壤對外貿易的官員和公司加進黑名單。但是,7年以來,不論是安理會的1718、1814,或是近期的2087號決議案,都未有針對性地把這類制裁措施優化或多元化,這是當下國際社會需要反思的。 觀乎多年來,有效阻嚇北韓的挑釁,似乎只有一次。2006-2007年,國際社會透過中國政府的介入,凍結一些在中國境內注冊的北韓公司的資金,打擊北韓主要對外透過洗黑錢和黑市買賣的金融交易渠道,才成功迫使平壤短暫選擇妥協。當下,美國和南韓方面早已表明,當北韓進行第三次核試後,會極力遊說北京支持公開有關北韓在中國相關的金融公司的資料,相信這也是非軍事層面的唯一手段。 美朝關係走進冰點 北韓於2012年,兩度發射火箭。平壤已展露出不顧犧牲與美國的關係、緩和國際氣氛的機會及達到合作的可能。一年內,多次違反協議,亦可見北韓已不再視成功與美國簽訂「美朝互不侵犯協議」為重要外交考慮,轉而透過加強與美國的敵視和強化國內民眾對金正恩政權的擁護,以延續國家危機感,從而合理化軍事準備與單向的國民教育。 北京的尷尬處境   過往的兩週中,中國外交斡旋未有停止。多番外交嘗試,也未能阻止北韓的核試,同樣標誌著中朝關係出現新危機的先兆。 雖然,中朝友好關係依然維持,中國核心戰略利益看似無礙。然而上月,當中國簽署了應對北韓上年火箭發射危機的安理會決議案,已可見習近平接任以來,面對著北韓對周圍地區的挑釁行為,中國再沒有昔日盲目護朝的取態,轉為務實處理和有條件合作、援助的中朝關係。 相信,在北京眼中,當面對遠比導彈發射的危機更嚴峻的挑戰,就應重新考慮支持以安理會為領頭的制裁方案了。 近日,連《環球時報》在內,不少內地研究對朝關係的學者,都一面倒在輿論上表示,北韓進行第三次核試對鄰國「百害而無一利」。相信北京政府也只能加入,由「美日韓」三國領導,針對北韓核試的「加強版」決議案。 更有可能,中方會逐步協助美國,由提供有關北韓在華貿易的資訊,到推動金融制裁北韓等。當然,北韓也會預知這樣的風險。故此,短期內,他們會派出特使訪華,以圖修補中朝關係,確保北京對平壤的安全和經濟承諾。根據以往的發展趨勢,北京應會擁有兩手的政策準備,一方面支持安理會的制裁,也會維持一定程度對北韓的地下貿易合作,和繼續現已開展的經濟特區合作計劃,然而,這也會變相對制裁北韓的影響,打上折扣。 南韓政府面對的危機 外界一直期望,朴槿惠的「信任政治」能改善未來五年兩韓關係,但在接任之際,北韓就連番拋出火箭發射和第三次核試的危機,可見金正恩已否認與南韓有改善關係的可能性。這迫使南韓新政府陷入了「對北政策再次落後於對手」的險峻形勢。 另外,每一任南韓總統落任前,都會就與北韓建立協議,希望名留青史,就像早前的盧武鉉、金大中和金泳三。然而,就在只有十多日便卸任時,金正恩向南韓國民表達訊息,李明博終歸還是在過去五年的南北韓關係中一無建樹,未能對朝鮮半島帶來貢獻。 核試,可以說是對這位南韓總統留下壞名聲的一步棋,也是對其國家之挑釁,更是對南韓國民的威脅:北韓要他們就支持保守派總統,負上一定代價。
Uncategorized
【日韓專欄】制裁北韓新決議的利與弊
事隔北韓發射光明星衛星1個多月,聯合國安理會經過多番爭論後,最終在一致贊成下,就北韓發射衛星違反安理會1718和1874號決議案的懲處達成共識,向北韓頒布2087號新決議案,進一步加強對北韓就導彈技術物資貿易的制裁。 這份決議案的里程碑意義在於,它是多年來首次就北韓違反安理會決議案規管下,以決議案而不是主席聲明的模式下向北韓施壓。此外,北京政府也鮮有地贊成這份就 進一步制裁北韓的國際文件。然而,以舊酒新瓶的決議案方式來制裁北韓,能否有效阻止她再進行導彈或核試驗,是該文件真正更值得討論之處。 單以新決議案的內容解讀,它的確有助強化打擊北韓再次進行火箭發射的功效。根據南韓國防部發言人所解釋,2006年與2009年簽訂的兩份決議案中,明顯未能堵塞北韓透過與第三國家(中國與歐洲)中獲得發展導彈技術中需要的高技術物資。 制裁實踐能力成疑 四名與北韓導彈物資來源有關的商人、六項涉及高科技火箭發展的物資,也增添至新一份聯合國安理會制裁北韓的決議案上,凍結他們在外國的資產、禁止他們入境他國和阻止其他國家或公司向北韓出口有關物資。 此外,決議案更指明該黑名單的內容會因應北韓的行動而不斷進行更新,表示假如北韓進行第三次試射後,將會再進一步推動更嚴厲的制裁行動;表面看來,它比以往兩份決議案從內容涵蓋上,確實有進一步施壓的迹象。  可是,在實踐的有效能力上,卻未免與前兩份決議案的分別不大。例如在形式上,也只是維持針對個別涉及北韓對外買賣有關高科技物資的個人和公司的黑名單,以及禁止北韓從事有關武器貿易的制裁,未有增加任何新形式的打壓行動。 談判墮入惡性循環 此 外,就個別人士和公司的黑名單上,北韓大可輕易透過改名和開設新公司來避過聯合國的監察。就算在黑名單羅列的項目上,相信也只是北韓龐大黑市武器貿易網絡 上的冰山一角而已,絕不足以破壞北韓發展導彈和核武器的物資供應來源。更大的問題是,在要求登上與北韓貿易有關船隻檢查的安排也只屬建議,並無強制執行的 能力,這些都是新決議案中未有根治的問題。 同時,北京也只是在技術層面上,妥協地贊成此份決議案,皆因北京政府也深知單靠這些制裁根本對打擊 北韓的導彈技術發展未有任何阻嚇力,更只會把北韓推至這個「導彈試射→經濟制裁→核試驗→加大制裁力量」的惡性循環之中,不是有效解決北韓發展導彈和核力 量的基本問題。所以,就是要向國際社會「交代」,也在維護北韓政權穩定的條件上,北京算是盡力討好兩方立場。 在經過多次使用制裁施壓方式未 見效果,維持有限地運用經濟封鎖北韓的老調重彈,只會迫使北韓再次走到牆角,以核試驗等挑釁行為摧毀在朝鮮半島改善氣氛的可能性。這種發展方向已在安理會 決議案公布不到兩小時後出現:北韓宣布將以第三次核試驗來應對以美國為首的安理會制裁方案。當然,依照現時東北亞的外交環境,再一次核試將會對已在決議案 上支持美國的北京政府處於更尷尬的境地;這也是北韓不願意犧牲的盟友信任,因而就北韓會否進行第三次核試,也有正反立場。 北韓仍須依靠北京 正 面來看,北韓不會冒進推動進行第三次核試驗。因為自從2011年當炮轟延坪島以後,南韓與美國等西方國家聯手加強對北韓的經濟制裁,誘使中國已成為北韓最 大的經濟援助和貿易夥伴;每年平均提供30至40萬噸糧食和50萬噸原油,是中國維持北韓國家經濟的主要命脈。因而,斷言金正恩未敢把這段關係押在核試驗 上;畢竟在可預見的五年間,新任南韓總統的朴槿惠的朝鮮政策也不會作出大調整,對北韓重啟經濟援助之時依然遙遙無期,北韓還是需要在中長期下維持對北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