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UDN轉角國際特約】中東,認同的旗幟:伊斯蘭與民族主義的對撞(下篇)
阿拉伯民族國家弊病叢生,令泛伊斯蘭主義之火重燃,人們逐漸認為宗教才是富國強兵的靈丹妙藥。伊斯蘭主義在過去雖然看似沉寂一時,但卻默默耕耘,並演變成極端保守的原教旨主義(Fundamentalism),與大半個世紀前阿富汗尼所鼓吹的伊斯蘭改良主義,不可同日而語。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UDN轉角國際特約】中東,認同的旗幟:伊斯蘭與民族主義的對撞(上篇)
自從十九世紀初期,拿破崙率領法國大軍攻入埃及之後,所激起「民族主義」與「伊斯蘭主義」這兩大思潮的互動以至矛盾,對理解近代中東的衝突至關重要。在這兩個世紀以降,中東阿拉伯或伊斯蘭世界正處於不斷被帝國主義入侵的狀態,無能的鄂圖曼帝國統治者無力回天,使知識分子不斷尋求救贖之道:由提倡伊斯蘭改良主義、民族主義、到近三十年鼓吹極端伊斯蘭主義,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希望從舊有帝國的積弱之中,再次強大起來。
中東/中亞 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UDN轉角國際特約】俄羅斯大使刺殺案:斐迪南大公暗殺的聯想謬誤
無可否認,這次俄國大使被土耳其青年刺殺,不禁容易地令人聯想起斐迪南大公於薩拉耶佛被塞爾維亞愛國青年槍殺的場景。但是時移世易,這位青年暗殺的動機,已經超出了一戰前那種狹獈的民族主義情緒。至於大膽認為這次暗殺事件將會讓世界大戰的悲劇再度上演,則顯得過於虛浮了。
中東/中亞 俄羅斯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HK01特約】中亞模式——「斯坦國」超穩定獨裁統治之手段

政治上,衛星國的餘影揮之不去;經濟上,封閉的計劃經濟滋生著竊國精英;文化上,中亞伊斯蘭教雕刻著民族的圖騰,抹掉宗教的內涵。卡里莫夫能夠借助這特殊的歷史背景,成功實踐了這套放諸中亞五國皆為準的管治哲學,順利獨佔烏國權力之首達二十餘載。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歐盟
【信報特約】「我是誰」答案難找 極端主義易附身
身在法國的穆斯林,不被主流世俗社會接納,受盡歧視,令他們逐漸疏離主流的世俗社會,自成孤立的社群。到最後,他們還是法國人嗎?不少歐洲穆斯林一直在「我是誰」的問題上反覆徘徊。問題根源如羅伊所說,身份認同危機,正是激進主義伊斯蘭化的主要原因,也是對社會現實的控訴。
中東/中亞 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HK01特約】土俄和解的背後:同床異夢的婚姻
雖然雙方有不同的戰略利益,令結盟關係難以長久。但是,大家視之為權宜計謀:土耳其想靠此迫歐盟退讓之餘,俄羅斯也希望藉此舉分化歐盟,削減北約在黑海的勢力範圍。對莫斯科而言,無論最終土歐之間的談判結果為何,舊好注定難以重修。土俄聯盟,猶如同床異夢,並非基於實在的共同利益,為的都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洞見國際特約】「出口危機」正在威脅土庫曼的獨裁者嗎?
2014年是一個很關鍵的年份,除了國際能源價格重挫之外,土庫曼更開始失去了俄羅斯這一個龐大的出口市場。當經濟結構被打破,亦破壞有助土庫曼獨裁政權的因素 - 全民福利政策。全民福利需要巨大的國家開支,而土庫曼的財政狀況,已經不可夠與昔日同日而語了。
中東/中亞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HK01特約】從特朗普「美國優先」看美國未來的中東政策
回歸到特朗普的外交立場,他主張美國減少干預世界事務,走回較為孤立的路線,這讓大家在美國外交策略上提供了思考空間,而這也代表著近三十年美國在中東的外交失利,迫使美國走向鍾擺的另一邊。無可否認,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仍然模凌兩可,然而他的立場與現實主義學者所提倡的「境外平衡者」策略,孰多孰少有相似的地方。事實上,不少現實主義學者渴望此理論能夠重見天日,並認為特朗普會再次重新起用他們的方略。正如早前特朗普親自會晤冷戰時期的現實主義外交家季辛吉(Herry Kissinger),冀獲得他的背書,這事件擴大了現實主義者們的想像空間。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HK01特約】土耳其的「核心價值」:伊斯蘭化的本質與未來(下篇)
埃爾多安的伊斯蘭化傾向愈來愈排他。經過今次流產政變後,軍人制衡伊斯蘭政府的機制失調,只能寄望埃爾多安會考慮現實國際政治,作出取捨。
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HK01特約】土耳其的「核心價值」:伊斯蘭化的本質與未來(上篇)
7月16日,土耳其軍方發動20年來第一次軍事政變,以捍衛世俗主義自居的軍人,意圖推翻日益伊斯蘭化的埃爾多安政府。然而,最終政變卻以失敗告終。此一軍事政變背後的啟示,是世俗勢力與宗教勢力之間的角力升溫,甚至去到訴諸武力的程度,而土耳其的「核心價值」似乎正逐漸被蠶食。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軍事熱點
【Glocal獨家分析】解構土俄之大棋局 – 「世界巴爾幹」之爭
為何「世界的巴爾幹」會被布熱津斯基如此重視呢?因為這個地帶蘊藏了豐富的天然資源。時移世易,隨著國際社會的規範變遷,各國也開始重視清潔能源,而天然氣是其一不錯的選擇。土耳其在這一帶地方進行進取的能源外交,使與俄羅斯競爭的重要棋步。
東亞
【 林泉忠 | 中日問題】安倍晉三「右翼軍國主義者」的虛實
在「安倍經濟學」的效應仍然受到期待、「2020東京奧運」的振奮消息在日本還在發酵之際,勤快的安倍晉三首相又馬不停蹄地再次外遊,上台才九個月,已經跑了幾十國,名副其實地成爲歷史上外訪頻率最高的首相。 訪美期間,安倍提出新概念「積極的和平主義」,為他正在推動的透過釋憲賦予自衛隊「集體自衛權」及修改日本和平憲法辯護,也為今年增加的軍費護航。中國隨即批安倍的「積極的和平主義」是為擴軍找藉口。安倍除了加以反駁,聲稱日本是在相隔11年後才增加了0.8%,遠低於中國自1989年來持續每年增加逾10%的軍費的情況外,更情緒化地表示「如果大家想稱我為右翼軍國主義者,那就請便!」。 記得今年初與日本外交官交流時,這位外交官就我在文章曾使用「右翼」(其實我只是使用加引號的「右翼」)有所微詞,並向我解釋:安倍只是「右傾」而不是「右翼」。現在安倍自己都不介意了,看來日本駐外官員日後也可以省下不少口舌。 那麽,究竟安倍是否「右翼軍國主義者」?恐怕要先從「右翼」的定義說起。 「左」和「右」是指某個人或組織在政治意識形態的光譜上的位置,如在紙媒方面,《朝日新聞》被視爲偏左的報紙,《產經新聞》則是偏右的報紙。在日本社會,「右翼」多被理解極端民族主義者,甚者被視爲異端,不過較輕的「右傾」則還好。 筆者並不迷信,不過安倍的「右翼」細胞似乎有遺傳的影響。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在是戰前東條英機內閣的工商大臣,戰後一度被認定爲甲級戰犯。不過年岸信介後來參與籌組自民黨,並於1956年登上首相寶座,安倍晉三曾坦言受外祖父影響極深。 被視爲「右翼」的政治主張包括強調「愛國」、擁護「天皇制」、反共、強化軍力、質疑「東京審判」、反對「自虐史觀」,以及支持首相參拜神社等,而這些主張確實與安倍的政治理念及他高舉的政治目標有相當的重疊。 不過,話説回來,儘管筆者多次指出安倍晉三是戰後「右翼指數」最高的日本首相,不過他個人政治理念想要在任內一一付諸政策而實施則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日本畢竟是亞洲國家中民主發展最早,也是最成熟的國家,無論是釋憲賦予自衛隊「集體自衛權」,還是修改日本和平憲法,還是增加軍費,都不是首相一個人說了算,既有民意(修憲還需要全民公投這道門檻)的牽制,也有各個政黨的制衡,更有來自輿論的監督與壓力,此外戰後曾在日本走向重建和平道路上扮演積極角色的日本和平勢力,雖然力量明顯轉弱,卻也大致依然存在,這都將繼續成爲影響日本「右傾化」速度的有效力量。   本文經作者授權上載,文章內容或與國內或原載版本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