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

北美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Yahoo奇摩專欄】誰還在支持特朗普?

川普的崛起,其實是反映了那些在全球化過程中被淘汰的美國基層白人的焦慮。這種焦慮引起的反全球化經濟保護主義以及排外意識,被川普利用作爲招收一衆無視他令人鄙惡言論的支持者— 他作爲總統候選人的唯一砝碼。

北美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Yahoo奇摩專欄】當選,然後呢?

英國脫歐“成功”和特朗普的當選,讓許多所謂的“沉默的大多數”藉由手上的一票向他們眼中的精英發泄了一輪怒氣。但是,當一切在向選民期望相反的結果走—-正如選前那些精英的預測一樣—的時候,社會又該如何重新整合去面對選舉帶來的分歧?

中東/中亞 俄羅斯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軍事熱點
【Yahoo奇摩專欄】川普展示武力換來喘息機會

美國不過數年前方從小布什挖下的阿富汗泥潭爬出,轉眼間川普又已經在敘利亞跟前。口口聲聲要“美國優先”的川普,諷刺地靠對外發動攻擊暫時穩住陣脚。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東亞
【Yahoo奇摩專欄】習川會之前:淺談川普内外困局

在近年穩定地獲益於西方國家政治的混亂和經濟結構上失衡的中國面前,美國雖然尚有經濟規模上和軍事上的優勢,川普上任到今日作爲一個領導人無法讓美國各階層以及盟友信服絕對是自由世界的一個警示:國際政治,簡而化之,對領袖講求的是對於世界經貿利害局勢的認識,進而籠絡盟友的游戲—- 缺乏這種認知的領袖對於國家的長遠利益根本是腐蝕性的—-尤其是當對手是無需顧忌民意的威權國家的時候。

北美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歐盟
【Yahoo奇摩專欄】G20之後:貿易自由主義的未來和難題
全球化發展到今日,西方國家不論是美國和歐盟都無法再像讓西方世界如戰後一樣單極影響世界經濟的走向。尤其是在特朗普上任之後,不提越演越烈的俄國醜聞,美國客觀國力的衰退在保護主義所代表的懦弱相映下更加地顯而易見。幸運地,歐盟尚且有負擔起一部分美國放棄了的維護全球經濟體系的責任和能力,但是在越發强勢的中國面前,這種均勢能維持多久呢?
北美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東亞
【Yahoo奇摩專欄】期待新總統的對華政策大轉向並不現實

正如先前的總統辯論已經相當清晰的指出,縱使美國會在一些在公衆中普及性較高的題目,比如在中國鋼鐵傾銷上采取如歐盟般的懲罰性關稅可能會導致雙方關係的一些小波動,但是總體上因爲中美雙方在全球產業鏈各自的地位非短期内可以逆轉,而且軍事上的差距雙方亦心知有數,目前美國在歐洲聚集盟友預防俄羅斯動武,并且在亞洲按兵不動,而另一方面中國則打經濟牌籠絡鄰居維持共榮,這雙方在亞洲維持穩定的共識,除非美國或者中國一方主動決定玉石俱焚,相信不容易被撼動。

俄羅斯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Yahoo奇摩專欄】國家安全顧問因醜聞下臺 川普的聯俄策略退燒是美國的蘇伊士運河危機嗎?

從蘇聯解體以來,以强大軍事實力背書全球安全的美國强權看似在自世紀初干預伊拉克及後一次又一次的失策以後,漸漸褪色。美俄失聯,觀乎美國對於敘利亞危機以及伊朗重整的無力,再加上川普一邊繼續孤立北約歐洲的盟友,另一方面又削減其他公共開支加大軍費,一切都指向了一個焦慮,政策方向混亂,並且全球影響力持續衰退中的暮年超級强國—一如英國在蘇伊士運河一戰失利丟失帝國身份之後。

北美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UDN轉角國際特約】美國白人至上主義發展史:從南北戰爭遺毒到「捍衛州權」成為種族歧視的藉口
軟性的制度性種族歧視,以至更極端的新納粹主義和白人至上主義者假借「紀念歷史」去威脅和傷害其他國民,歸根究底出現的原因,還是因為美國依然未能夠表裡如一地正視自己國家仇恨的歷史。在這一點上,相比起自詡發達國家領袖的美國,反倒是真正受過納粹主義荼毒的德國和歐洲諸國更先進得多。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東亞
【Yahoo奇摩特約】川普上台,會改變朝鮮半島的外交格局?
美國人勇於冒險的精神,再一次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赤裸裸地體現出來。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相信從候選人宣佈參選的那一刻開始,從來沒人敢說出作為以非共和黨出身的商人川普,面對著不論是從政經驗與精英階層支持都遠超他的前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時,他會有任何入主白宮的勝算。但是,就在歷史最關鍵的一刻,不少美國人都毅然決定把手上的一票,給予一位滿口豪言壯語的政治新丁,讓他成為華盛頓的新主人。所以,笑到最後的,不是原來的劇本主角希拉蕊,而是獲得了289張選舉人票的新美國總統川普。 不如希拉蕊般曾任美國國務卿一職,擁有豐富的外交經驗,川普最為人了解的外交一面,只是在他曾經在公開場合上說過的每一句令人震驚的理念宣言。當中,尤以針對著近十年美國處理朝鮮半島問題上的種種失當表現,川普也曾預示會大破朝鮮半島的政局常規,一方面希望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作正式外交會面,另外也會以經濟壓力,迫使中國負擔更多的制止北韓進一步發展核武的外部責任。除此之外,作為調整過往八年美國的亞洲政策,他也表明為了節省美國在外駐軍的負擔,入主白宮後考慮讓南韓建立自己的核保護設備,並把駐韓美軍撤走。 「戰略性忍耐」成為歷史? 如何處理北韓與應對其作出的核危崖政策,向來是每一位入主白宮的新主人,必定會著手定立新政策方針的重點範疇之一。當年,奧巴馬政府於第一任總統任期時間,對北韓保留著上任小布希後期的與北韓開放部份對話可能空間的較積極的外交政策,這也因而釀成了2012年北韓新領導金正恩決定就核問題與美國,達成了改善兩國關係的「閏日協議」。然而,就在協議生效不到半個月,金正恩便宣佈無視當中北韓不再進行導彈試射的內容,聲稱將要發射一枚衛星來慶祝其祖父金日成的百年誕辰紀念日。那一次再被北韓的語言欺騙,使華府放棄了對北韓的互相,決定封上了與金正恩對話的可能性,並把這個已調節的新方針,命名為「戰略性忍耐」。 「戰略性忍耐」的意思是指往後華盛頓不再受平壤的挑釁行徑影響,而貿然向北韓開啟對話之門,只會一直忍耐。至於金正恩若然真心希望重啟與美國的溝通,一切的前題在於北韓方面必須有實質性的行為上改變,尤其在棄核工作上有具體的執行動作,美國政府才會相應配合,重開對話之門。 4年間,奧巴馬以「戰略性忍耐」來處理北韓核問題,未有實質成果下,卻同時給予了平壤空間,進行了兩次地下核試。明年華府政權易手,如若川普在選舉前所說,他會主動邀請金正恩進行「漢堡包外交」,而且也會借以經濟手段脅迫中國向北韓施以更大壓力,阻止金正恩發展其核計劃。兩者政策雖然有其矛盾,但卻可讓美國回到「胡蘿蔔與棒子」兩手策略在手的彈性年代,取回處理北韓核問題的主動權,不再是被動地待平壤進行核試與試射導彈後才回應的受制方針。當然最後能否壓制北韓,仍是未知之數,但畢竟處理北韓的格局已靜止了4年,讓新思維破舊立新也未嘗不何。 危中有機的韓國外交 川普帶來的新思維,不止於針對朝鮮半島的北部,他的驚人言論也包括了美國在亞洲的重要盟友韓國。選舉競選過程中,川普曾明言上任後,會要求韓國負擔全數駐韓美軍的開支,否認會便撤走所有駐軍,並也把韓國的安保責任轉交首爾,透過建核讓韓國獨力承擔。就在此番言論出台以後,多年來視駐韓美軍為阻礙南北韓統一最大分歧的北韓政府,便率先表明歡迎川普的新方針,並在官媒撰文稱讚川普為「有智慧、有遠見的政治家」,並表示如果他上台會對北韓有利。 視美國作為半世紀以來,鞏固外交安全與提供最重要「核保護傘」的韓國政府,無可避免地會對川普的新朝鮮半島政策大為憂心,尤其是北韓竟然破天荒地以如此高格調讚揚華府新主人,對韓國而言確然是「死亡之吻」。如照川普所言,韓國政府只能從「財失與人失」之間作出選擇,即一是選擇加重財政負擔,或是讓駐韓美國全數撤走。但萬一首爾失去29,000名駐韓美軍的象徵性安保姿態,北韓或許會藉兩韓勢力「再平衝」下而對韓國發動更多挑釁行為,這正是韓國最不願意在華府易權中看到的結果。 但從川普口中所說的朝鮮半島政策,已能窺看出甚有「重北輕南」的端倪。面對著東北亞格局,如應川普所言作出的調節,青瓦台勢必不能坐以待斃,也要改變其外交部署。然而,備受崔順實干政醜聞纏身的朴槿惠,在餘下一年多任期內只能淪為青瓦台的「跛腳鴨」,外界不敢再對她能對北韓實施任何政策改變抱有絲毫期望。幸好適逢2017年正是韓國進行總統大選的時機,據現時多位有意角逐青瓦台新主人的候選人當中,不論是即將卸任聯合國秘書長的潘基文、上屆韓國總統大選落敗給朴槿惠的在野派領袖文在寅、現任首爾市市長朴元淳與現時韓國國民之黨領袖安哲秀等等,他們的北韓方針,都不如現時朴槿惠政府般被動,全都是較能放下成見,不介意甚至主動與北韓溝通的新型態度。 最後,不論他們任何一位入主青瓦台,都會推翻多年來被圍困的韓國外交施政,並回應川普「重北輕南」的新措施,嘗試突破「中美朝」三國控制下被忽略的對外身份,繞美國而行而積極推動對北韓的雙邊接觸,大有類似重回昔日前韓國總統金大中與盧武鉉年代的美韓與兩韓關係。當然這樣子沙盤推演的格局改變,是老調重彈還是在新領袖下出現破舊立新的可能,現在還是言之過早。但朝鮮半島自5年前金正恩與今天川普上台後,格局已再不一樣,明年年底韓國更會迎來新一位青瓦台主人,改變還是帶來可能突破的契機。 作者/鍾樂偉 (韓國研究學者,《韓瘋—讓世人瘋狂的韓國現象》的作者,現為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博士候選人。)
中東/中亞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HK01特約】從特朗普「美國優先」看美國未來的中東政策
回歸到特朗普的外交立場,他主張美國減少干預世界事務,走回較為孤立的路線,這讓大家在美國外交策略上提供了思考空間,而這也代表著近三十年美國在中東的外交失利,迫使美國走向鍾擺的另一邊。無可否認,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仍然模凌兩可,然而他的立場與現實主義學者所提倡的「境外平衡者」策略,孰多孰少有相似的地方。事實上,不少現實主義學者渴望此理論能夠重見天日,並認為特朗普會再次重新起用他們的方略。正如早前特朗普親自會晤冷戰時期的現實主義外交家季辛吉(Herry Kissinger),冀獲得他的背書,這事件擴大了現實主義者們的想像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