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

南美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環境保護
【信報特約】亞馬遜大火 國際法何去何從?
在面對大型環境災害,現有的國際法可謂「做法不完美,但可接受,要改善」,所以各界正在構想一套名為《國際災害法》(International Disasters Law)的國際法,打算將國際環境法、國際災害應變法都納入在內,再加以完善。無論《國際災害法》最終能否成事,相信所有人都希望相關國際法能永遠束之高閣。
全球政經 南美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環境保護
【信報特約】亞馬遜大火:伐林“發大財”的人禍
巴西的例子説明,在政客和商賈合流駕駛國家機器透支環境資源的情況下,短期内國際壓力是極難控制傷害的。最終,只有作爲消費者的全球大衆,有能力用自己的錢包扭轉局勢。然而,又有多少人真的做到?
全球政經 南美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環境保護
【信報特約】CDP:蒐集ESG數據 促進官商環團合作
南美洲的亞馬遜雨林火災持續,已由巴西境內的林區蔓延至鄰國,造成森林浩劫。森林大火最常見的原因是森林砍伐(Deforestation)後被人為改變土地用途,這次亦不例外。全球消費者對畜牧業、造紙業和棕櫚油業的龐大需求,令森林砍伐的速度加快,氣候變化問題變得更嚴峻。國際社會近年除了提出和訂立減排目標,亦開始從產業鏈入手,嘗試改變生產方式以達至可持續發展。
北美 南美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Yahoo論壇特約】特朗普與他的圍牆夢
美墨圍牆一直是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以來最具爭議性的政策之一。五月底特朗普再次發言,說他的圍牆可是要鋼鐵而不是水泥,而且要漂亮的黑色。那樣令人啼笑皆非的言論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人們總把特朗普的關公災難當茶餘飯後一笑置之轉瞬即忘的話題。然而,特朗普與他的圍牆夢到底意味著什麼,又造成多少無法挽回的後果,卻是值得再三深思。
南美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聯合早報特約】委內瑞拉政變:馬杜羅尚未倒台的玄機
平情而論,特朗普獨沽一味加強向委內瑞拉施壓湊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原因是此舉反倒令委內瑞拉軍方和俄國更着意力挺馬杜羅政權以保障自身的利益。若然美國的委內瑞拉政策繼續藥石亂投,最後不排除會造成「捧殺」瓜伊多的悲劇。
全球政經 南美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Glocal獨家分析】委内瑞拉政變:這次不一樣嗎? 專訪社會企業家Gabriela Saade
「我認為我們需要三件事來實踐改革:1)國際組織提供財政支持,讓我們可以執行修復計畫。因為馬杜羅無能為力,國家實際上已經破產了,2)調和少數可能仍然支持馬杜羅的角色,我們需要每個人出力來重建我們的國家,3)高技能人才來填補改革後的職缺。」Saade 表示「我們已經準備好,願意為改革付出。」
北美 南美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信報特約】美國出兵委内瑞拉 中東悲劇將翻版
回顧過去十多年委內瑞拉由盛世淪落至今日民不聊生,她一方面強調美國多年來沒有放棄過介入委內瑞拉內政,但同時承認查韋斯政府缺乏經濟人才,且天真地相信油價不會下跌,以致委內瑞拉在他任內,獨沽一味依賴石油出口來維持國家運作和承擔福利開支。
北美 南美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信報特約】NAFTA2.0的時代會使墨西哥棄北走南嗎?
因為NAFTA,墨西哥遺忘了向南走的可能性,導致出現技術停滯、重北輕南、缺乏外交自主等多重困境。如今南方給予墨國另一次機會擺脫NAFTA2.0的維谷境況,會否把握就視乎新政府的國際視野。
北美 南美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信報特約】《美墨加協議》——特朗普重構美國全球雙邊外交的實驗品?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新冷戰」演講,如同向全世界宣布,美國將全方位對抗中國。按此推演,「美國優先」無疑是美國聯同歐盟,以及日本為首的亞太盟國,圍堵中國,重塑以美國為核心的國際政經秩序。無傷大雅、地理上近在咫尺的《美墨加協議》,正是特朗普鴻圖大計的起點。
全球政經 南美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聯合早報特約】為何委內瑞拉經濟一再崩潰?
事實上,2017年油價已從接近每桶30美元的歷史低位回升到69美元,理應能紓解國內民不聊生的壓力。然而至今委國的通脹毫無起色,亦反映政府根本無力將盈餘改善體制和多元化產業,從而脫離單靠石油的出口經濟。根據石油輸出國家組織的資料,自2014年危機爆發起,石油佔委國外匯收入一直維持高達98%的水平,國家在擺脫『資源咀咒』的路上裹足不前。委國之所以淪落如斯田地,主要有三大原因:一,前任總統查韋斯的政策遺產、二,國有油企的改革阻力,以及三,在國際間缺乏可兌換的政治籌碼。
北美 南美 地區研究 政經脈絡
【UDN轉角國際特約】墨西哥毒品戰爭:政黨輪替失治的暴力全開
墨西哥的狀況遠比哥倫比亞複雜,不能把毒品組織和游擊軍閥相提並論,而毒販亦不見得需要特赦,畢竟他們並不追求合法地位。貿然放鬆對毒販的執法主權,反而只會破壞其碩果僅存的民主體制,對長遠消滅暴力漩渦毫無幫助。無奈的是,墨西哥人在尋找解決漫長困局的長夜中,遇上奧布拉多爾短視的民粹政策,似乎再次和完善改革的機會錯身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