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UDN轉角國際特約】“獨立小組”的突起:英國兩黨制下的異類
目前TIG的行動相當聰明,實際上是在觀望兩大黨的内部分裂,會否成爲改變英國政黨版圖的契機,尤其脫歐進程更是決定下任政府是誰的導火線。兩黨越是繼續磨磨蹭蹭,小黨觀望與發展的時間就越多;但是TIG終究是英國選制下的Bug而已,一旦回歸大選模式,它的前景終究並不樂觀。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信報特約】 歐洲多極化 法德難再獨大
新的,有著更多持份人和參與者的歐洲政治,有著更多方利益的傾軋,方是正常。在危機中一步步淬煉而成的歐盟體制,迎來的新挑戰,是成員國如何去從政治上去定義有關歐盟架構背後的 “歐洲價值”。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信報特約】大辯論疑劍指歐洲議會 馬克龍冀圓共主夢
辯論會目前還剩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要結束,而馬克宏如何處理辯論結果也將是他是否能重拾民心的關鍵。儘管許多關鍵議題和財政支出尚未有結果,全國辯論大會已有平息黃背心的方向。法國民眾雖然仍支持黃背心運動,但也認可辯論會為更和平的討論方式。
全球政經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歐盟
【世界說特約】臉書資料整合 德國及歐盟法庭反壟斷
歐盟對於網絡巨頭嚴謹的監管有跡可尋,往年7月谷歌就被歐盟開出 50 億美元的巨額罰單,而亞馬遜也被歐盟作出調查,反映了歐盟對於保護消費者的決心,和對於這些巨型互聯網公司的戒心。臉書已經表明將會在杜塞尔多夫區域法院就案件提出上訴,雖然目前尚未有跡象該案會上呈歐洲法院審理,並由此變成關乎臉書在全歐盟地區業務的判決,但是可以預見此案例將會為其他歐盟成員國法院所借鑒。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Yahoo論壇】地中海難民危機:國際自由主義碰壁的案例
在理論層面,難民問題正好印證了自由主義與現實主義並非完全的二元對立,難有單一理論得以解釋一切。在現實層面,雖然地中海難民人數持續下跌,但問題的重心正在轉移,而且有機會因為敘利亞局勢的改變,令難民數字再度上升,難以斷言危機已過。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明報月刊特約】脫歐與否 英國人都無法擺脫混亂
這就是爲何就算再度公投,聯合王國脫歐與否,英國人都無辦法脫離混亂的主因—-或許這正是前首相卡梅倫最大的政治遺產:一個將政策過錯推諉予歐盟的英國政壇文化。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明報特約】”二次公投“:the right solution at the wrong time
二次公投,或者說一個設計得體的公投,本是一個解決英國多年來歐洲問題的一個好方法。但是,在過分自信的前任保守黨卡梅倫政府爲了抽走英國獨立黨的選票,以最壞的方式打開了英國脫歐之門,造就了今日議會分裂的局面,而脫歐談判又已經完成了的今日再次提出,對於英國帶來的風險極大。畢竟,脫歐的進展為全世界展示了英國人的窘迫—-要知道2016年的英國可是從正被經濟問題困擾的歐盟拿到了相當多的甜頭然後再決定公投的— 今日的歐盟,卻已經在為更具野心的改革摩拳擦掌,雙方的差野一目瞭然。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UDN轉角國際特約】英國的脫歐蜈蚣:沒有人面對現實的政治災難
歐盟目前作爲一個由成員國和超國組織同時領導的聯盟,比起要動搖到這個根本的原則架構,讓聯合王國再爭吵多一會兒、清醒一下頭腦,短期内承受一點物質上的損失,可能是不那麽難堪的選擇。這恰好就像脫歐:無論是英國還是歐盟,總是在兩害取其輕的兩難中抉擇。
北美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信報特約】聯合國移民契約的民粹反彈
這些人的恐懼,正是如特朗普等民粹政客支持度的糧食:但是真正有意義的結構性改革,以及承認複雜問題並無簡單解決方法等的有機會損害他們反傳統反建制形象的行爲從來不在民粹政客的表演項目上,他們擅長的是製造短期内能引起最大衝突和話題性的政策,維持支持者的亢奮度方是正事。全球管治,需要的是清晰的多國合作方案,而非情緒化,反射性的表演。
全球政經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信報特約】脫歐成定局 英國勢淪落
今日脫歐的鬧劇,除了是英國政府示範内訌不斷,影響力自由落體的表演藝術之外,也不無諷刺地是英國摒棄了的歐洲機制的體現:昔日,藉歐盟平臺從歐洲病夫復蘇,凴一國之力和法德周旋的聯合王國,今日正被愛爾蘭這個小國家,借布魯塞爾之手牽制。更甚之,如果連帶目前的脫歐協議而 “挪威+” 脫歐方案真將落實,其實也是預告了聯合王國脫歐之後歐洲同儕以至國際間實際對於倫敦政府影響力的看法:也就是一個和瑞士,挪威,冰島等第三方小國同級的前大國。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環境保護
【信報特約】COP24: 民粹風强烈 碳排放不絕
民粹主義對抗氣候變遷並不是新鮮事:不願與他國合作、不願參與全球協議和反菁英的態度使許多民粹主義的領導不願承認氣候變遷的事實或全球暖化的危急性。更概括來說,即便不與目標相斥,保守派仍較偏向反對採取保護環境法或是簽署氣候變遷協議。歐洲非政府組織CAN Europe曾在2016年統計過,支持與反對環境法和綠能推廣有明顯的左右區分,且無論代表的國籍,偏右的政黨普遍在歐洲議會中的投票較消極。考慮到各黨和各國立場的差異,2015年巴黎協定只包含抽象的目標和彈性的政策建議也是為了讓許多國家主義者的領導有空間調整與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