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

More test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東亞
【聯合早報特約】針對中國還是反政府?越南示威的虛與實
同時,民眾如此普遍反中情緒與愛國心掛勾下,的確成為許多反對越共的勢力利用的利基點來運用。雖然南越已經滅亡40年,但是在越南南方與海外仍有數支殘留的反越共勢力,其中最著名的即是「越新黨」,至今仍在越南地下活動。隨著越南革新開放後,許多因南越滅亡流亡海外的越僑也回到越南,部分因為反共立場而與越南當地地下反政府勢力合流。近幾年大型的示威造成較嚴重破壞的地區皆位於南方或許能看出端倪。
全球政經 北美 東亞
【信報特約】特金擦火花 華失代理權
事過境遷,北韓此時願意無核化,有望在美日韓協助下逐漸開放,雖不代表北韓將立刻親美,但中國不再是北韓核問題獨家代理人,已是不爭的事實。失去了朝鮮半島,習近平的野心只剩下南海。
全球政經 東亞
【Yahoo奇摩特約】極地征途:中國和日本能否合作拓展 「冰上絲綢之路」?
日本的北極政策目前聚焦科技研發,與拓展經濟與商業利益的中國北極政策存在較大互補性。而日本企業參與中國牽頭的北極發展計劃,或對俄羅斯等北極國家的項目參與其中以平衡中國勢力,也有助其獲取商業利益。
全球政經 東亞 東盟
【聯合早報特約】中國投資東南亞需注意反彈

2009年以來,中國已成為亞細安的最大貿易夥伴,而亞細安方面則從2011年以來,就是中國前三大貿易夥伴。加上地緣政治發展的趨勢,兩者的緊密合作程度只會更進一步增長。不過,要搭起這條“海上絲綢之路”殊不容易:除了東南亞各國普遍的行政效率問題以外,“一帶一路”被視為以中國利益為先,犧牲本土資源的看法也越來越普遍。作為中國近代野心最大的地區戰略,“一帶一路”中的“海上絲綢之路”要在東南亞揚帆起航,需要撫平的阻力不少。

全球政經 北美 東亞 歐盟
【TimetoCoin 特約】加密貨幣能成爲類比黃金的避險資產嗎?

加密貨幣流動性極强,去中心化的特點一直被支持者認爲可以將虛擬貨幣當作保值產品的依據。作爲08年經濟危機後興起的熱潮,加密貨幣的興起一部分源自浩劫的惶恐;和民粹主義的興起一樣,根源是對於政治制度不信任的民衆保護自己財產的願望。目前的加密貨幣雖然尚未具有取代現有的貨幣政策制度的能力,但是其核心的技術與願景,和今日數碼經濟的價值和將來的發展都極爲吻合,以此為基礎的創新,值得資本的關注。

布列頓森林體系
全球政經 專題研究 東亞
人民幣原油期貨合約與人民幣國際化

觀乎“石油美元”與“石油人民幣”的結構差異,要吸引國際投資者和石油輸出國主動使用人民幣結算原油期貨交易,與“人民幣國際化”這個命題一樣,關鍵都是貨幣基礎和自由兌換。

俄羅斯 全球政經 地區研究 政經脈絡 東亞
台俄關係之發展:從國際經貿角度談起

台灣在對外關係開展歷程中,一向是以經貿作為主軸。身為外向型經濟體,台灣在製造業發達,天然資源相對缺乏的條件下,經濟發展一直有賴於國際市場。而在俄羅斯天然資源豐富,民生產業相對落後的情況下,如何能把握這看似與台灣產業結構具高度互補性之市場,則成為台灣在國際經貿戰略中的重要課題。是故,本文將從台俄經貿互動沿革開始談起,並整理兩國雙邊經貿重要數據,繼而配合台俄經貿交流特色而總結出筆者對於如何拓展台俄經貿之個人觀點。

政經脈絡 東亞
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是種帝國殖民的手法嗎?從一個歷史的觀點

一間民間企業如何成為跨國公司,往往是金融財經學或管理學關注的議題。但其實,研究國際關係的學者也常著墨於這個問題。在國際關係的體系裏,跨國企業不只代表一國的政經實力,本身亦是極具影響力的單位(unit)——能夠左右國與國之間的互動,亦是國家權力外擴的標杆。

全球政經 地區研究 東亞 東盟
【Yahoo論壇】從「脫亞入歐」到「由歐入亞」:日本的東南亞國策

可以預計,安倍晉三不但有望在未來五年任期內實現「修憲」終極大計(2018年9月的自民黨總裁選舉相信也沒有什麼懸念),他的「南向」政策有望延續,令日本與東南亞的關係更加緊密。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東亞
沖繩縣/琉球國?一百年後的獨立與解殖

沖繩獨立的表徵是美日/沖繩之間的衝突,事實上緣起於他們對自我歷史的思考及對殖民記憶的割裂。本文擬15世紀到現代為定點,將述說沖繩身份的構成過程,並會以三個出發點思考:1) 在琉球的沖繩人,2) 被模塑的沖繩人及3) 再重整的沖繩人,一探當中來龍去脈、前因後果和展望將來。

北美 東亞
【Yahoo奇摩專欄】習川會之前:淺談川普内外困局

在近年穩定地獲益於西方國家政治的混亂和經濟結構上失衡的中國面前,美國雖然尚有經濟規模上和軍事上的優勢,川普上任到今日作爲一個領導人無法讓美國各階層以及盟友信服絕對是自由世界的一個警示:國際政治,簡而化之,對領袖講求的是對於世界經貿利害局勢的認識,進而籠絡盟友的游戲—- 缺乏這種認知的領袖對於國家的長遠利益根本是腐蝕性的—-尤其是當對手是無需顧忌民意的威權國家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