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東亞
【換日線特約】崛起的中國核武庫,如何威脅東亞區域安全?從 119 個導彈發射井說起
縱然 21 世紀的戰爭不再受限於傳統領域,核武在國際關係中還是有著無可取代的地位。正如知名核武研究學者 Anne  Harrington de Santana 曾言,戰略核武就好像國際體系中的權力貨幣(the currency of power in international system)(註一)。無可否認的,作為世界上摧毀性最強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核武威攝力某程度上是衡量一個國家真正實力的最好證明。   正因如此,過去十載不論是橫向還是直向核擴散(horizontal and vertical proliferation)在《核不擴散條約》(NPT)的框架下依然無法被阻止──北韓持續發展核武、作為聯合國成員但從未簽署任何條約的以色列、印度和巴基斯坦亦先後加入核武俱樂部;繼 2019 年 8 月 2 日…
南亞 國際秩序 東亞 東盟 歐盟
挪威公司出售緬甸手機支付服務離場 軍方政府將控制所有手機支付服務
軍政府於電訊業的掌控無疑在未來將會更為強勁,而在緬甸的私隱法例相當落後的情況下令到軍政府施加的監控和審查更為肆無忌憚,未來情況將會更為堪憂。
國際秩序 東亞 東盟
日本向美國購入軍備升級空軍 F-15J戰機升級意在抵禦中俄海軍部署
以日本軍工追求國產化的傳統,三菱目前有可能正在研發類似的傳感器供F-15和以後的F-X戰鬥機使用,只不過F-15MJ沒有配備IRST傳感器就要令筆者對於日本航空自衛隊面對中國隱形戰機威脅的能力打一個問號了。
中東/中亞 俄羅斯 國際秩序 東亞
中俄重啟西伯利亞二號天然氣管道合作計劃 對抗西方合縱連橫
歷史的原因兩國實質上仍然互相猜忌,因此要依靠單單一條油管就能將雙方緊緊地綁在一起並不太現實,但不能不否認這項計劃令到雙方獲益良多之餘還能互相依靠,可以說是未來中俄合作對抗西方國家的基礎之一。
中東/中亞 俄羅斯 國際秩序
美英派出專家赴基輔應對俄國網絡威脅:俄軍入侵烏克蘭的「前哨戰」?
網攻的破壞力絕對不亞於傳統戰爭,它既能造成嚴重的經濟損失(如入侵銀行系統)、也能構成生命安全的威脅(如攻擊電網或醫療機構),甚至可以充當傳統戰爭的「前哨戰」—— 通過網攻癱瘓敵方的通訊和軍事設備,在再派出地面部隊進攻⋯⋯ 如何避免俄國向烏克蘭發動這般「混合戰」,相信正是西方國家的真正憂慮所在。
北美 國際秩序 宏觀政經
美國晶片零件製造商Entegris 將倍增台灣投資達五億美元 證美台政經命運緊密連結無可避免
雖然美國國會在六月通過《美國晶片法案》(CHIPS for America Act),然而即便是私人企業有意利用政策優惠重返美國本土,這些優惠都可以説是鞭長莫及。在現有市場力量的運作底下,臺積電的强盛,將台灣和美國的國家安全緊緊地連接在一起。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東亞
洪森將到訪緬甸 違背東盟杯葛立場為軍政府站臺
不過洪森想要透過親身會面去勸緬甸軍政府返回談判桌然後好好解決問題並沒有那麼容易,一來縱使洪森要一改東盟立場和手法仍然不能脫離東盟共同制定的「五點共識」,二來和軍政府好好談判並不是沒有試過,緬甸特使艾瑞曼便曾經和軍政府進行談判,甚至曾經有良好的結果,但最終結果是軍政府並沒有遵守承諾,「五點共識」連停戰都沒有辦法進行,亦無法見到昂山素姬,因此洪森此舉實在難以真正打破現時緬甸困局。
北美 國際秩序
拜登提名共和黨員鮑威爾連任美聯儲主席 望尋求兩黨共識拆解通脹環境難關
拜登剛剛於本月簽署兩黨基建法案,但上星期提名帶蘇聯色彩的奧馬洛娃 (Saule Omarova) 擔任美國貨幣總稽核一事,仍然引起不少共和黨員及溫和民主黨人的不滿及強烈反對。因此即使拜登於過往星期傳出考慮將提名布蘭納德,考慮到希望建立兩黨良好合作關係,儘管有少數民族黨員反感,亦最終決定採用原任的鮑威爾,布蘭納德則是退而求其次,被提名為副主席一職。
國際秩序 東亞
日本越南元首防長本年度第三次見面商討合作 中國南海動靜成爲兩國最大公約數
可以說中國的舉動成為了日本越南雙方關係的催化劑,預料未來雙方將會有更多的發展,對抗中國區內影響力仍然會是兩國合作的主軸。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東亞 歐盟
【明報特約】美國重建盟友互信 阻止中國擴展影響力
美國於一月初一度經歷國會山莊之 亂,但最終拜登(Joe Biden)順利接任 總統。拜登不但大致繼承了前任特朗普 (Donald Trump)的外交方向,而且更嘗 試修補在特朗普任內被破壞的盟友互信基 礎,使拜登的外交政策較特朗普的易於獲 得盟友支持。總結二○二一年,這是美國 外交路線改弦易轍、全球政治大轉變的一 年,在跨黨派的共識下,全方位遏止中國 擴展影響力成為了美國對外的頭號目標。 以下簡述美國在過去一年於全球的主要舉 動,並以現時最受關注的台海及南海危機 作結,展望二○二二年美國的抗中舉動。
中東/中亞 出版刊物 國際秩序
【明報特約】中亞五國獨立30年 如何擺脫「前蘇聯國家」刻板印象?
蘇聯解體前,經歷漫長垂死掙扎,加盟國相繼退出,有些嘗試力挽狂瀾。對依賴蘇聯的加盟國來說,一時難以接受「被獨立」。直到1991年「八月政變」,成為蘇聯解體最後一根稻草。當時,除了吉爾吉斯首任總統阿卡耶夫(Askar Akayev)高調反對政變,中亞國家領袖皆保持沉默,心底盼望政變成功。可是政變失敗,中亞五國只能脫離母體獨立。1991年12月,《白拉維沙協議》(又譯《別洛韋日協議》,Belovezh Accords)塵埃落定,哈薩克成為退出蘇聯的最後一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