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歐盟
【UDN轉角國際特約】蘇格蘭的將來在於不拘泥於民族主義之上
無論如何,在英歐關係需要新的定義的同時,被捲入其中的蘇格蘭同樣必須重新定義它在後脫歐時代的國際定位,走出屬於自己的路。小國的宿命,在於必須在大國之間隨波逐流;但一個國家是有一個聰明的領袖,在國際間左右逢源、見縫插針,還是有只懂得盲從,將「血濃於水」的民族主義掛在嘴邊、卻口惠而實不至的宗主國庸才,差距可就大了。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信報特約】公敵從以國變成伊朗 巴人利益遭忽視
總括來說,庫什納和穆罕默德單刀直入,強迫法塔赫當局接受這項世紀政治交易,固然是基於赤裸裸的政治現實──根本沒有國家有能力阻止以色列的獨自行動,另一方面就是客觀上對遜尼派阿拉伯國家也是一種解脫,不用再被陳舊且現時看不到將來可改變的巴勒斯坦問題,妨礙加強與美以合作,阻止伊朗的野心。沒有思想包袱,便可更盡、更心狠手辣,人生如是,政治又何嘗不是?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信報特約】應對以巴「世紀方案」 必先解決內部矛盾
無論在內外層面,哈瑪斯與法塔赫都存在難以解決的分歧。巴政府欲魚與熊掌兼得,但事實是討好以色列和實現民族團結是不能並存。要結束分裂,相對上巴政府有更大的行動空間,在關鍵時刻,不要浪費舉國對「世紀方案」的怒火。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多媒體訪談 東亞 非洲
【左右紅藍綠】世衛總幹事譚德塞與武漢肺炎疫情

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召集人沈旭暉早前擔任 RTHK 香港電台 節目《左右紅藍綠》主持。
【沈旭暉】武漢肺炎在全球爆發,世界衛生組織一反常態,先是嚴重誤判疫情的傳播力度及危機,然後又勸說世界各國不要從中國撤僑,再不斷高度讚揚中國的抗疫工作,令世衛在國際社會公信力大失。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多媒體訪談 東亞 非洲
【The Glocal x 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 Podcast 系列】第一集 國家抗疫與國際關係

繼Facebook及Twitter後,The Glocal 正式登陸Youtube,並希望以文字以外的方式向大眾提供更全位的國際政治經濟學分析。我們誠邀各位訂閱The Glocal 的Youtube 頻道,令您更快獲得我們不同節目的最新消息。
我們同時與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合作推出了全新的Podcast系列,第一集將會講述國家抗疫如何牽涉國際關係,同時探討國與國之間怎樣影響抗疫及國際組織有沒有發揮相關作用等的議題。

北美 地區研究 多媒體訪談 選舉脈絡
【晴朗早晨全餐】夠鐘上堂:美國總統選舉民主黨初選,暫時跑出嘅人咩來頭?

本刊研究員郭耀斌早前接受商台節目《晴朗早晨全餐》訪問。【郭耀斌】民主黨正為來屆美國總統選舉進行初選。此集將會分析桑德斯、彭博及拜登等人如何在初選中跑出。

宏觀政經 環境保護
【Yahoo論壇特約】氣候為金融體制帶來風險 央行處理氣候變遷理所當然
不少人指出中央銀行本來的角色十分重要,不應分心處理氣候問題,不可分散過多資源。這點雖然合理但並非絕對,今日的中央銀行雖然面對著各式的挑戰,例如金融科技上的監管及歐元區國家缺乏貨幣政策刺激經濟等,但是氣候問題將加速威脅經濟穩定性,不應再視此為過分長遠的考量。中央銀行是有力的推行者,籍此機會,未雨綢繆推行無碳經濟項目以及鼓勵能源科技的投資,相當恰當。值得針著的是資源的分配以及審視每一個中央銀行綠色政策,在下一篇將詳盡說明。
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多媒體訪談 歐盟
【十萬八千里】自由評︰歐洲各國對利比亞政治盤算

本刊副總編輯尹子軒早前早前接受 RTHK 香港電台 節目《十萬八千里》訪問。【尹子軒】歐盟各國的出發點也是反恐及穩定利比亞局勢,從而令難民問題不會再擴張。但歐盟從來沒有一個協調的外交政策,令各種方針遲遲無法建立。

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海外合作文章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s 軍事熱點
【Diplomat Magazine】Revisiting the Ukraine-Russia-EU triangular dynamics

大眾對「烏克蘭危機」一詞的印象,大概就只會引申到克里米亞,卻不會聯想到其他烏克蘭東南部地區(如頓涅茨克、盧甘斯克)的相關問題。因此,在探討如何解決烏克蘭危機前,必先清楚釐清「烏克蘭危機」所指的究竟為何物。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歐盟 軍事熱點
【信報特約】脫歐後的英國核武
簡單來說,聯合王國的核武能力將一如既往,並不會受脫歐所影響。鑑於現實裡的國防安全考量,短期內倫敦的核武軍備亦不會有太大的變化。而縱然一切尚是未知,可如若英國因為其他因素,比方說美俄退出〈中程導彈條約〉或再次引發全球軍備競賽、美國總統特朗普領導下華盛頓的延伸威懾力變得不再可靠等,而決意走上核武擴展之路,那亦是與離開歐盟無關,僅是在大時代下為勢所趨,如此而已。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歐盟
【信報特約】保守黨自High 貿談籌碼實無幾
一月三十一日不是脫歐”大功告成“的日子,它不是英歐之間談判的終結,甚至不代表英國完全脫離 “無協議脫歐” 的風險 —- 它只是英國和歐盟第一輪最容易一輪的交手結束的日子,代表的不過是歐盟從英國一而再再而三的延期中解脫,而倫敦政府接下來的日子,則將會是一課持續的震撼教育,英國將學習如何以一個 “規則遵從者” 的中型歐洲國家,而非一個 “規則制定者” 的身份,去與歐盟和中美等貿易超級强國打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