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HK01特約】土耳其的「核心價值」:伊斯蘭化的本質與未來(上篇)

7月16日,土耳其軍方發動20年來第一次軍事政變,以捍衛世俗主義自居的軍人,意圖推翻日益伊斯蘭化的埃爾多安政府。然而,最終政變卻以失敗告終。此一軍事政變背後的啟示,是世俗勢力與宗教勢力之間的角力升溫,甚至去到訴諸武力的程度,而土耳其的「核心價值」似乎正逐漸被蠶食。

7月16日,土耳其軍方發動20年來第一次軍事政變,以捍衛世俗主義自居的軍人,意圖推翻日益伊斯蘭化的埃爾多安政府。然而,最終政變卻以失敗告終。此一軍事政變背後的啟示,是世俗勢力與宗教勢力之間的角力升溫,甚至去到訴諸武力的程度,而土耳其的「核心價值」似乎正逐漸被蠶食。

較早前,土耳其議會議長卡拉曼(İsmail Kahraman)公開支持在宗教原則上制定新憲法,亦指明新憲法文本不應包含世俗主義的措辭,言論引起嘩然,大眾對此口誅筆伐。

引來民間的反彈,皆因現任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上台以來的伊斯蘭化(Islamization)傾向,令人擔心土耳其走回昔日奧斯曼帝國之路,抹去自立國以來奉行的世俗主義,變成另一個類似伊朗和沙地阿拉伯等神權政治及政教合一的國家。

西化的穆斯林國家 文明定位模糊

儘管經歷了90多年的西化工程,土耳其的文明定位依然模稜兩可。世俗主義者擁抱西方,卻仍被歐盟拒諸門外,證明西方仍視土耳其為外部文明;其他伊斯蘭國度則視土耳其為西化的穆斯林國家,認為土耳其與她們不可同日而語。此議題的重要性,在於土耳其在歷史上正處於文明轉型的交叉點;而埃爾多安的伊斯蘭化傾向,就是利用國民對自身文明身分的茫然,拉攏群眾以鞏固政權。

土耳其在90多年的西化工程後,依舊面對模稜兩可的文明定位( 圖片來源 :Ahvaz News)

土耳其的模糊文明定位,亦影響了其在國際舞台上的角色。土國為奉行世俗主義的穆斯林國家,在冷戰時期加入北約,成為北約在中東對抗蘇聯的橋頭堡。這種與西方親密的關係持續至今,例如土耳其向美國借出南部城市吉爾利克和迪亞巴克爾的軍事基地,以協助打擊極端伊斯蘭勢力。

由國父確立 世俗主義植根憲法

土耳其世俗化的淵源可追溯至1839年,時任蘇丹阿卜杜拉.邁吉德一世的坦志麥特現代化改革(Tanzimat)。然而一切要等到土耳其正式立國後,世俗主義才正式抬頭。

土耳其國父凱末爾奉行世俗主義,他意識到若要將土國現代化,必先要抹掉伊斯蘭宗教勢力在政治上的影響力。(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自1920年代開始,土耳其國父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ürk)奉行世俗主義(或稱凱末爾主義),他意識到若要將土國現代化,必先要抹掉伊斯蘭宗教勢力在政治上的影響力。他擁抱西方的文明制度及其船堅炮利,例如廢除哈里發制度、規定土耳其文要用羅馬文字書寫而非阿拉伯文字等。根據土耳其憲法第二條,土耳其是一個民主且世俗的國家,採納三權分立,實行議會民主,以及賦予人民不可侵犯的人身自由等。在宗教事務上,土耳其宗教事務局(Diyanet)加強了國家對宗教事務的控制權。

宗教與公共事務不相往來,成為了土耳其的社會規範。稍有偏差,司法制度與軍人都能撥亂反正。例如在 1990 年代,軍人推翻親伊斯蘭教的政府;而司法機關亦以「反世俗主義核心價值」為由,先後取締主張政教合一的福利黨(Welfare Party)及美德黨(Virtue Party)。

往日宗教與公共事務不相往來 今天埃爾多安逐步打破

然而,在 2003 年埃爾多安上台後,宗教及世俗之間的角力愈見鮮明。埃爾多安通過不少帶有教條主義的法案。最具爭議的法案莫過於 2013 年的「禁酒令」,內容包括禁止商家在晚上 10 點至早上 6 點售賣酒水,以及在清真寺和教學中心 100 米範圍內售賣酒水;議會亦通過法案禁止大學設立男女混合宿舍。這些舉動,被大眾認為社會已漸漸沾上伊斯蘭的保守風氣。

當大眾一致認定埃爾多安的伊斯蘭化傾向,意圖推翻凱末爾立國以來的世俗主義立場,有些問題值得我們思考:究竟這一切伊斯蘭化現象是具有排他性,抑或是宗教自由的表現?下一篇將會探討此問題,以及土耳其世俗社會的未來。

(原文刊於HK01,作者孫超群)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土耳其的「核心價值」:伊斯蘭化的本質與未來(下篇)

記土耳其政變一周年:在群眾的歡呼聲中冒起 埃爾多安的獨裁之路

中東,認同的旗幟:伊斯蘭與民族主義的對撞(上篇)

中東,認同的旗幟:伊斯蘭與民族主義的對撞(下篇)

歐盟同情庫族土國怨憤爆錶

肆無忌憚的土耳其,無牌可出的歐盟,與新普世主義的可能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One Response

  1. 土耳其川普:埃爾多安也要讓 「土耳其再次偉大」(一)

    土耳其想要達成2023偉大民族戰略目標將無可避免的遭受到考驗。

    如同莫札特的《土耳其進行曲》彈奏技巧需要兼顧速度、音色變化及準確性。雖然《土耳其進行曲》歷史淵源與土耳其關係不大,這是一首具有土耳其軍樂風格的輪旋曲,埃爾多安詮釋的自己「土耳其風格」的進行曲,如何在伊斯蘭價值與西方價值之間維持平衡,需要高端的外交手腕與智慧。

    https://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323958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