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換日線特約】20 年苦戰終結!美軍撤出阿富汗──接下來可能轉陣到鄰近中亞國家嗎?

總括來說,美軍撤出阿富汗,但未必會完全撤出中亞南亞。官方除了會繼續用外交方式與中亞五國合作應付「後阿富汗戰爭」的局勢之外,例如最近美國與中亞五國舉行「C5+1 會議」,互相討論阿富汗局勢,更有可能讓美軍轉陣鄰近中亞五國。

 

美軍撤出阿富汗,美國、阿富汗、中亞可能轉陣鄰近中亞五國。可是,此想法現時只屬討論階段,在中國和俄羅斯勢必反對下,加上中亞國家與美國關係的歷史與現況,要達成此選項並不簡單。

 

早前美國總統拜登宣布,在今(2021)年 9 月 11 日前從阿富汗「無條件全面撤軍」,結束這場耗時 20 年的苦戰。外界一直擔心,美國全面撤軍阿富汗會產生地區權力真空,令阿富汗內戰加劇,繼而助長恐怖組織發展,例如伊斯蘭國呼羅珊省(ISKP)。

 

美國並非只有全面從當地撤軍的選擇。美國媒體《紐約時報》早前報道,美國官員正在與烏茲別克、塔吉克等中亞國家探討轉陣駐軍這些國家的可能性,以應對阿富汗極端恐怖主義為由,在當地部署無人機、戰機和遠程導彈等等。雖然成事的話,不知阿富汗聖戰組織塔利班會否認為美國出爾反爾,從而違反協議,但美軍轉陣到鄰近中亞國家,以減低撤出阿富汗的震盪,對華府來說也是一個選項。

 

美國此舉最近有跡可尋。美國阿富汗和解問題特別代表哈利勒扎德(Zalmay Khalilzad)分別在 5 月 2 日及 5 月 4 日到烏茲別克和塔吉克,與烏國外交部長卡米洛夫(Abdulaziz Kamilov)及塔國總統拉赫蒙(Emomali Rahmon)會面,討論阿富汗和平進程。雖然沒有公開提及駐軍事宜,但外界對這討論已經如火如荼。當然,這就必定對近年積極發展一帶一路利益的北京政府利益,甚至是該地區傳統既得利益者俄羅斯造成威脅。

 

美國阿富汗和解問題特別代表哈利勒扎德(Zalmay Khalilzad)分別在 5 月 2 日及 5 月 4 日到烏茲別克和塔吉克,與烏國外交部長卡米洛夫(Abdulaziz Kamilov)及塔國總統拉赫蒙(Emomali Rahmon)會面,討論阿富汗和平進程。圖為Zalmay Khalilzad。(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中國勢必反對美軍進駐「後花園」

 

近年中美交惡,加上接壤新疆的中亞五國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核心戰略伙伴,此舉無疑直接挑戰中國的勢力範圍。

 

5 月 12 日,「中國 + 中亞五國」外長第二次會晤結束後,參與國就阿富汗問題發表聯合聲明,歡迎美國與北約國家繼續切實履行承諾,又認為「外國駐軍應當有序、負責任地撤出阿富汗,防止倉促行事,確保阿富汗長期穩定,避免恐怖勢力回潮。」

 

中國只是支持美國在撤軍時作出適當善後以及外交努力,減輕阿富汗局勢動盪,以免亂局蔓延至鄰國,損害中國在當地的利益,例如「中巴經濟走廊」及「中國中亞天然氣管」等。但對於美國轉陣駐軍中國的「後花園」,顯然不符合中國利益。

 

除了中國之外,窺探過去讓美國駐軍,或與美國有軍事合作的中亞國家情況(如烏茲別克、吉爾吉斯、塔吉克),他們並不太歡迎美國這想法。

 

中亞國家地緣戰略價值極高

 

過去,在 2000 年代阿富汗戰爭爆發之初,美國曾經在一些中亞國家駐軍。當時掀起全球反恐戰爭,中亞國家搭上了這場戰爭的便車,從美國得到不少軍事及經濟援助,以應對塔利班的威脅,並提升其地緣戰略價值。

 

烏茲別克是曾讓美國駐軍的中亞國家之一。當時美國對塔利班發動「持久自由行動」(Operation Enduring Freedom),因此向烏茲別克租用「卡爾希 — 哈納巴德空軍基地」(Karshi – Khanabad Air Base,亦稱 K2 空軍基地)作軍事用途,在該處部署了1,500 名士兵。

 

然而,由於當時烏茲別克前總統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的人權紀錄差劣,美國政府於 2004 年大幅削減了對塔什干的援助。2005 年,安集延大屠殺(Andijan Massacre)爆發,烏政府暴力鎮壓示威者,令美烏關係變差,卡里莫夫更命令美軍在該年年底前離開 K2 空軍基地,自此結束了美軍駐守烏茲別克的任務。2012 年,在烏茲別克退出以俄羅斯為首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後幾個月,烏茲別克議會通過立法,禁止外國駐軍該國,並禁止烏茲別克加入任何軍事同盟。

 

由於當時烏茲別克前總統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的人權紀錄差劣,美國政府於 2004 年大幅削減了對塔什干的援助。(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雖然烏茲別克總統米爾濟約耶夫(Shavkat Mirziyoyev)較前總統開明(延伸閱讀:「烏茲別克鄧小平」,能否成為成功的改革者?),但如果現在美國要求重新駐守該國,總統要有很強的誘因去推翻 2012 年通過的禁止外國駐軍法例。加上今年 1 月,美國前總統川普下台之前頒布的行政命令,承認有美國退伍軍人曾駐守烏茲別克有毒軍事基地,並要就此對健康影響展開全面徹查;但是烏國國防部發言人 Bahrom Zulfikorov 反駁,有關 K2 空軍基地被輻射或化學污染的言論毫無根據。此外,上月底烏茲別克國防部更開砲反對外國軍事基地、設施以及駐軍,參與維和行動及外國軍事衝突。上述事件,直接影響美國重新在該國駐軍的可能性。

 

至於吉爾吉斯,與美軍進駐烏茲別克的理由一樣,在 2002 年至 2014 年,美國租用了該國首都馬納斯空軍基地(Manas Air Base),為北約作阿富汗戰爭的軍事後勤補給。同樣被革命推翻的前總統阿卡耶夫(Askar Akayev)及巴基耶夫(Kurmanbek Bakiyev)在沒有招標下,均透過由外國友好中介人控制的直布羅陀離岸空殼公司,間接從美國國防後勤局取得利潤可觀的補充戰機燃料合約。

 

當時有單惹怒俄羅斯的經典事件:因為吉爾吉斯於 2009 年向莫斯科承諾關閉美國基地,以換取俄羅斯的財政援助。然而,巴基耶夫隨後與美國重新談判了租賃基地的費用,結果激怒了莫斯科。最後,2010 年巴基耶夫因「二次革命」倒台後,俄羅斯在該國的影響力日益擴大,該國決定關閉馬納斯空軍基地,美軍在 2014 年撤出。

 

吉爾吉斯成為了唯一一個曾經同時讓美軍和俄軍進駐的國家,十分獨特。然而,美軍似乎不太可能重新進駐該國──以上事件,令美國駐軍該國和政權貪污腐敗扣上了關係,基於這段歷史,未來吉國民眾或對美軍重新進駐感到反感。而且,由於美國十分重視吉爾吉斯的人權及公民社會發展,因此與有威權主義傾向的吉爾吉斯現任總統扎帕羅夫(Sadyr Japarov)關係惡劣。例如,美國曾譴責吉國政府釋放該國黑社會巨頭前海關副局長馬川莫夫(Rayimbek Matraimov)以及跨國犯罪集團組織首腦科爾巴耶夫(Kamchybek Kolbaev),認為是放虎歸山。面對右翼及親中親俄的扎帕羅夫,美軍應該不太可能順利重駐當地。

 

最後在塔吉克方面,在 2000 年代反恐戰爭初期,NATO 國家亦曾經與該國有不少軍事合作。總統拉赫蒙相對其他國家更有理由,再次加強與外國的軍事合作,甚至讓外國駐軍,原因如下:第一,塔吉克的軍事實力十分薄弱,遠遠不及同區國家。第二,塔吉克和阿富汗有一條很長的邊界,過往恐怖分子也透過兩國邊界自由走動。因此,面對美軍撤出阿富汗,一旦恐怖組織發展快速,塔吉克或獨力難支。

 

如果塔吉克同意美軍進駐該國,它將是第一個同時擁有俄羅斯、中國和美國軍事足跡的國家然而,塔吉克是 CSTO 成員國,若要讓外國駐軍,必先得莫斯科同意,這又增加美軍進駐塔吉克的難度。

 

總括來說,美軍撤出阿富汗,但未必會完全撤出中亞南亞。官方除了會繼續用外交方式與中亞五國合作應付「後阿富汗戰爭」的局勢之外,例如最近美國與中亞五國舉行「C5+1 會議」,互相討論阿富汗局勢,更有可能讓美軍轉陣鄰近中亞五國。

 

可是,此想法現時只屬討論階段,在中國和俄羅斯勢必反對下,加上中亞國家與美國關係的歷史與現況,要達成此選項並不簡單。

 

同樣被革命推翻的前總統阿卡耶夫(Askar Akayev)及巴基耶夫(Kurmanbek Bakiyev)在沒有招標下,均透過由外國友好中介人控制的直布羅陀離岸空殼公司。(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原文刊於換日線,作者孫超群)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吉爾吉斯總統扎帕羅夫:如何從右翼民粹回歸現實外交?

從囚犯到總統:吉爾吉斯示威後,用不到 100 天迅速崛起的扎帕羅夫究竟是誰?

中國「一帶一路」債務外交無以為繼?

從吉爾吉斯示威看一個 KOL 的國際關係自我修養

吉爾吉斯2020革命爆彈?一場關於民主、貪腐與權貴家族的國家鬥爭

是時候摒棄「前蘇聯國家」的標籤

 

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ditor@theglocalhk.com
The Glocal 和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學者合作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https://liker.land/glocal_hk/civ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