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刊物 南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菲律賓選舉上演杜特爾特家族“内戰” 現總統暗示女兒共同參選的「獨裁者之子」馬可仕是癮君子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的女兒薩拉-杜特爾特(Sara Duterte)於13日投下震撼彈,宣布她將在2022年5月的選舉中競選國家副總統,並表示她將會與民調排第二的「獨裁者之子」小費迪南德·馬可仕 (Bongbong Marcos)合組選舉拍檔。此一消息震驚整個菲律賓,因薩拉的出選被視為是延續父親杜特爾特的管治,是父親的接班人,而且薩拉本人一直高踞民調第一,無論其父親抑或民眾都不理解為何她選擇委身於副總統這一個位置。杜特爾特後來接受訪問時亦狠批女兒薩拉事前完全沒有與他商討,更在幾日後公開暗示「獨裁者之子」馬可仕是癮君子,再為菲律賓政壇投下一粒震撼彈。

 

根據菲律賓總統選舉提名的規定,在11月15日之前可以允許退出或是選舉人更替,並由同一政黨或是聯盟所提名的官方候選人來取代,因此即使提名期於十月八日正式結束都不代表人選已經肯定。在本月的13日,薩拉公開表示她會退出先前報名的達沃市市長選舉,同時基督教穆斯林民主力量黨(Lakas-CMD)的副總統候選人撤回了候選人證書,由43歲的薩拉取而代之。由於菲律賓的總統選舉和副總統選舉是分開投票,她宣布參選副總統的同時亦宣布將會與參選總統的馬可仕組成拍檔,一同競選是次選舉。父親杜特爾特接受訪問時則透露薩拉事前沒有和他商討過,明言完全不喜歡現時發生的事情,更質問我很好奇為何她高踞民調第一仍然要委身於副總統這一個位置(”I’m wondering, she’s number 1 in the survey, why did she agree to run just for vice [president]?)至於被問到杜特爾特會否與當初所言競選副總統的位置,他只表示選舉當中不會出現父女相爭的情形。幾日後,杜特爾特再次接受訪問時表示自己會支持自己的助手Bong Go出戰總統,明言縱使女兒與馬可仕組成拍檔都不會支持馬可仕。其後除了一再強調對馬可仕的厭惡,闡述馬可仕的平庸和無能外,更暗示有一個民調中領先的候選人是個吸食可卡因的癮君子,又表示那個候選人一直都只是在依賴家族的名銜,而極其詳細的描述令人隨即聯想到馬可仕,再引起政壇的大地震。不過杜特爾特在記者的追問下並沒有提出更多資料,其發言人只是說杜特爾特有不同的消息來源,其中包括國家情報機關。面對形同「公開」的指控,馬可仕總統選舉辦公室發言人回應指,馬可仕並不覺得杜特爾特所說的人是他,而其他候選人如副總統羅貝多(Leni Robredo)則要求杜特爾特提供更多的證據,「拳王」曼尼·帕奎奧 (Manny Pacquiao)則笑言自己能夠在投票前進行驗毒。另一邊選舉委員會亦有出面回應,現時的憲法中並沒有列明濫藥是其中一個可以導致取消資格的條件,以往選舉委員會亦有嘗試提出要求參選人需要在投票前進行驗毒,但有關要求最後被菲律賓最高法院駁回。事情在23號又出現轉折,馬可仕公開現身前往驗毒,而測試結果顯示馬可仕並沒有任何濫用藥物行為。

 

如今整個菲律賓選舉被翻轉的劇本完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尤其是杜特爾特宣布退選之後並明言「It is Sara-Go」(薩拉將會出戰),評論都預期杜特爾特並不會輕易離開權力範圍以避免國際刑事法院就「禁毒戰爭」對他起訴,如此反轉的劇情父女不和猶如宮廷劇。薩拉在全部民調中一直高踞民調第一佔據高達20多個百分點,馬可仕則排第二只有介乎20個百分點,現在組成拍檔分別競逐副總統和總統的強強聯手則令到民調數字急劇上升,兩位在副總統和總統的民調中都擁有著約55個百分點,換言之若果沒有任何意外的話兩位鐵定當選,更遑論薩拉與馬可仕家族各自座擁菲律賓南部達沃區和北部馬尼拉的大票倉。兩者的聯手另一方面亦能夠顧及馬可仕家族的感受,尤其是杜特爾特家族和馬可仕家族一直都是政治上的聯盟,更可令馬可仕家族達成他們一直以来重返權力頂峰的心願。

不過現在說兩位鐵定當選實在是言之尚早,這場選舉仍然有不少暗湧。首先,杜特爾特到目前為止仍然選擇支持多年來的助手Bong Go出戰總統,不斷推銷他為人勤奮又誠實,縱然薩拉作為多年來的達沃市市長累積很多核心的支持者,但仍有不少人是因為杜特爾特家族而投票予薩拉,因此若然杜特爾特決心支持Bong Go而非其女兒,薩拉於達沃的票倉會有不少的選票流失。其次,作為獨裁者之子的馬可仕一路而來都受到不少的批評,如菲律賓民間團體指他曾逃稅被定罪要求禁止馬可仕參選,如今雖然已經釐清沒有用藥,但Twitter上面滿滿#BongbongNarcos,#SolidSnort等,意指馬可仕是毒梟,堅實的可卡因(馬可仕北部票倉被譽為Solid North)的標籤。而且杜特爾特對其攻擊亦不無道理,因身為參議院的馬可仕這5年來只通過了包括為自己家鄉的中學改名的兩條無關痛癢的法案,更遑論現時民調排名第二的現任反對派副總統羅貝多於上一屆的選舉曾經擊敗馬可仕,在現時距離5月大選還有半年時間,反對派有充分的時間去重整旗鼓統一戰線重演上屆的一幕。

 

延伸閲讀: 

https://asia.nikkei.com/Politics/Philippine-elections-2022/Sara-Duterte-to-run-for-Philippine-vice-president

https://www.rappler.com/nation/elections/bongbong-marcos-still-mum-duterte-weak-leader-quip-presents-negative-drug-test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摩爾多瓦總統打擊腐敗:東歐的隱形冠軍

亞細亞的暴虐孤兒:緬甸遭遇「東協減一」暴政放逐令?

全球供應鏈危機持續 拜登刊億元法案無助中短期供應鏈重組

COP26 添尾彩:中美罕有發表氣候行動聯合宣言,唯政治姿態大於實際

世界從COP26格拉斯哥出發 – 氣候協定帶來的改變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ditor@theglocalhk.com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https://liker.land/glocal_hk/civic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