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歐盟

【聯合早報特約】英國對俄諜中毒案未審先判

英國因俄謀中毒一案對俄羅斯實施外交制裁,其後美國和多個歐洲國家紛紛和應。然而,中毒一案疑點重重,毒劑來源及俄國的殺人動機尚未釐清,英國便急忙指責俄羅斯,背後目的顯然為了挽回脫歐後逐漸停滯的內政與外交發展。

3月初,俄羅斯前情報員傳出在英國遭到投毒。自此,英俄兩國圍繞此議題開展激烈的辯論,不僅英國決議對俄實施外交制裁與吊銷俄資媒體在英國的執照,更有20多個國家發聲相挺,大批驅逐俄國外官員並關閉領事館。

在此態勢下,英俄間關乎中毒案的爭論,似乎早已超出兩國間的相互叫囂,進而發展為涵蓋地緣政治因素的多方衝突,更是近期俄國與歐美交惡後的又一打擊。這起疑點重重的案件,在英國的強烈反應下,真相為何似乎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受脫歐重創的英國似乎在短期內重新抓到外交上的存在感。

3月4日,俄國前特務人員斯謝爾蓋·斯克里帕爾(Sergei Skripal)與女兒尤莉亞·斯克里帕爾(Yulia Skripal),在英國小鎮索爾茲柏裡(Salisbury)被發現癱軟在長椅上,經診斷後被判為遭受毒藥襲擊。據英國媒體報導,謝爾蓋是受到名為諾維喬克(Novichok)的化學毒劑影響,該毒劑於七八十年代由蘇聯研發,毒性極強,只要微小的劑量就足以重創人體中樞神經。

謝爾蓋是身分公開的前英俄雙面間諜,早前服務於蘇聯軍事情報部門,但在90年代赴海外執勤時被英國軍情單位吸收。 2004年,俄國政府在掌握謝爾蓋向英國通報機密訊息的證據後,立即逮捕並對其收押。 2006年,謝爾蓋被宣判為“間諜形式嚴重叛國罪”而處以13年徒刑。 2010年,透過美俄兩國互換間諜協議,謝爾蓋獲得

時任俄國總統梅德韋傑夫赦免而重獲自由,並在英國取得難民身分。

[adrotate group=”3″]

英國迅速而強烈的制裁

文翠珊的圖片搜尋結果
英國首相文翠珊於3月12日公開表示,懷疑俄國政府就是投毒的幕後黑手。(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想當然耳,如此敏感身分的情報人員中毒事件,迅速引起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英國首相特雷莎·梅於3月12日公開表示,懷疑俄國政府就是投毒的幕後黑手。這件事只有兩種可能:俄國直接參與毒殺,抑或因為毒劑管理失控而導致毒藥落入他人手中。在英國的要求下,聯合國安理會於3月14日召開緊急會議,英國代表更於會議中直接指責俄國對其公民使用化學武器。 3月15日,英美法德四國外交官經過緊急協商後簽署聯合聲明,譴責俄國就是本次事件的始作俑者,該行為強烈侵犯英國的主權。

爾後,英國政府更以俄國介入他國內政為由,強烈遊說西方各國應團結一致對抗俄國。美國其後宣布驅逐60名實為“情報武官”的俄國駐外官員,歐盟各國亦積極響應,紛紛決定以實際外交行動抵制俄國;其他非北約國家如烏克蘭、阿爾巴尼亞、馬其頓與加拿大等也加入此行列。

英國串聯歐美做出強烈外交制裁隔日,俄國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Maria Zakharova)表示:“不僅倫敦當局至今未對俄國提供任何有關該案的資料,更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舉出俄國參與情報人員中毒事件的證據,既然如此,西方國家有什麼理由做出驅逐俄國外交官的決定呢?”俄國外交部更強調:“此事件中英國負有舉證的責任,若無法對俄國提供充分的證據,那麼俄國將認定此事件是在大規模政治挑釁下謀殺俄國公民。”

俄國更公開提出兩大質疑:一、毒劑來源尚未釐清。扎哈羅娃稱,俄國願意展開聯合調查行動,但在取得國際組織所檢驗的樣本化學光譜分析結果,並掌握案件的全部來龍去脈前,俄方不會相信任何沒有根據的推論。根據禁止化學武器國際公約(CWC)規定,任何能夠對生命造成傷害的化學品都屬於化學武器。但公約並不會禁止對於工業、農業、醫療或藥物等其他和平目的的化學研究。是故,即便此案毒物的確是由蘇聯研發之諾維喬克,俄國也有權利基於和平目的研發與保存該化學物質,而研發與保存者也不等同於使用者。此外,俄國也要求英方回答,英國是否研製過與諾維喬克同類型的有毒物質。

二、俄國並無暗殺理由,事件疑點重重。情報專家科爾皮科夫(Aleksandr Kolpakov)表示,俄國情報機關通常只會對有威脅的目標下手,鮮少有單純報復的行為。考量到斯克里帕爾早已將所知訊息轉交給英國,俄國何來的理由對他下手呢?而聯合國生物武器委員會前成員戈爾尼庫林(Igor Nikulin)則懷疑,諾維喬克毒性及其猛烈,若非在兩三分鐘內註射解毒劑,受害者必死無疑。而英國救護車可以如此精準與迅速地對中毒婦女實施急救,若非早已知曉中毒原因,就是毒劑根本不是諾維喬克。

除此之外,俄國外交部也對驅逐俄駐外人員一事表達強烈抗議,並稱此舉為一種挑釁,因為相關製裁與中毒事件間根本毫無關聯;更言明莫斯科將對各國採取回應措施,逐出相應數量的外交官員。

[adrotate group=”3″]

急忙拔刀 所圖何事

令人玩味的是,英國駐禁止化學武器組織代表彼得.威爾遜(Peter Wilson)4月中發表聲明,表示對於目前科學檢驗的進度而言,僅能確認本案中確實使用了被稱作諾維喬克的毒劑,但無法斷言毒物來自於哪個國家或實驗室。既然如此,英國政府又何必在尚無充分證據的前提下,急忙對俄國扣上罪名並實行製裁呢?

歐洲國際關係研究所地緣政治研究主任皮爾-埃馬爾·托曼(Pierre-Emmanuel Toman)認為,英美長期試圖分裂歐俄關係,在當前英國退出歐盟的背景下,間諜中毒案的發展過程尤其符合英國的地緣政治利益。俄國總統普京也說到,在此事件中,反俄行為發展的速度快得令人吃驚。 “任何有理智的人都可以明白,俄國正值總統大選與主辦世界杯足球賽,有誰會在此刻做出如是行為? ”

俄國選民投票情況(圖片來源: Sky News)

長期以來,俄國諸多金融寡頭、特務人員與民權分子等爭議人物流亡國外後,大多以政治庇護為理由在英國紮根,倫敦周圍的富裕地區甚至被戲稱為倫敦格勒(Londongrad),而英國政府也利用這批流亡人士作為與俄談判的一大籌碼。從現今國際情勢看,間諜中毒案對英國而言,正是足以藉著壓制俄國,以彌補英國脫歐以來內外緊張情勢的好機會。再者,在烏克蘭事件後,歐美國家反俄情緒本來就日益高漲,英國的手段自然一呼百諾。

英國在事態尚未明朗前,先拒絕俄國所提出的共同調查意願,並大聲控訴俄國侵犯主權的行為,的確收到了令人滿意的迴響。不僅成功挽回了脫歐後逐漸停滯的內政與外交發展,更能以領導者身分,作為此次反俄製裁的先發大將。無論此事件究竟是罪證確鑿或未審先判,英國終究是最大贏家。

(原文刊於聯合早報,作者湯鈞佑)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當愚昧戰勝理智之後:被聯合王國脫歐的蘇格蘭和北愛爾蘭

英國公投脫歐一周年得到什麽?

脫歐後遺 英大學謀縮教員福利

對賭布魯塞爾:英國脫歐的半輸棋局

英國深陷憲政危機,蘇格蘭獨立返歐前程艱險

文翠珊和郝爾彬,都不是拯救英國的答案

Sergei Skripal Was Retired, but Still in the Spy Game. Is That Why He Was Poisoned?

Russian spy: Conspiracy theories and denial in Russia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