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政經 地區研究 歐盟

當愚昧戰勝理智之後:被聯合王國脫歐的蘇格蘭和北愛爾蘭

適逢愛爾蘭首相聲明將否決任何含有和北愛爾蘭“硬邊界”的脫歐協議,各位讀者要理解英國脫歐是比想象難上多少倍的一件事,除了可以從經濟方面去理解,其實更可以從聯合王國内部源遠流長的爭端窺之一二。

當“小英格蘭人”和Boris Johnson們正要爲公投風向利好他們而彈冠相慶的時候,深信歐盟爲他們國家福祉根據的蘇格蘭和愛爾蘭人已經各自惆悵於是它們千年的鄰居將如何再一次將它們命運推向邊緣。尤其是蘇格蘭,不止是國族主義者,許多原本願意留在聯合王國的蘇格蘭人在面臨脫歐後聯合王國勢必退出歐洲一體化市場的危機下亦大有機會有所動搖。本身國族主義色彩漸退,已經向執政黨轉型的蘇格蘭民族黨亦將被迫預備權力下放 (devolution) 的最後一步 — — 嘗試極高風險的第二次公投獨立。另一邊廂,本身屬於歐盟成員國的愛爾蘭亦頭痛於成爲本次公投脫歐除了英格蘭以外最大輸家的可能。姑勿論經濟上將受北愛爾蘭出口(愛爾蘭入口北愛達三分一的出口貨物)以及都柏林蓬勃的資產管理業務均將因爲倫敦脫歐而大受影響 — — 這些因素都比不上可能動搖北愛以及愛爾蘭之間和平基礎的《受難節協議》爲之嚴重。脫歐的其中一個後果,將會讓北愛爾蘭和愛爾蘭之間靠著相互爲歐盟體制内成員國的基礎同意的協議失去支持。脫離該協議後如何滿足脫歐派的胃口雖然如同許多他們其他口中脫歐的“益處”一樣依然未有定數,但以歐盟爲第三者仲裁基礎的《受難節協議》卻將被挑戰,有可能重新燃起北愛爾蘭以及愛爾蘭之間本已冷卻的衝突。在蘇格蘭以及北愛留歐都有絕對益處的情況下,本次聯合王國的脫歐公投在蘇格蘭,愛爾蘭以及北愛爾蘭三國引起的連串後果,可能是現今主張脫歐的英格蘭民族主義者始料不及,也無法承受的。

蘇格蘭將會“理所當然地”在英國脫歐三年之内再次舉行獨立公投

蘇格蘭民族黨前黨魁Alex Salmond在一次電視辯論時指出,一旦聯合王國公投脫歐事成,但在一向親歐而且人口數壓倒性地少的蘇格蘭被否決,蘇格蘭將“理所當然地”依據歐盟里斯本條約第五十章所制定的兩年時間表内再一次舉行獨立公投。這種說法絕非危言聳聽,蘇格蘭不只在社會政策趨向上和歐陸更為接近,歐盟的共通農業政策(Common Agricultural Policy)以及地區融和政策(Regional policy and cohesion fund)對蘇格蘭農業以及經濟上的補助亦至關重要。比起現金援助,對蘇格蘭影響最大的政策莫過於離開歐盟的一體化市場。如同卡梅倫日前的談話所指出,因為脫歐派最基要的訴求 — — 控制移民以及制訂自己貿易規例 — — 和歐盟最核心價值的衝突,聯合王國脫歐後不可能走所謂的 “挪威路線”, 亦即加入“歐洲經濟區” (European Economic Area)*。如是者,卡梅倫會在公投通過後將結果理解為整個聯合王國民意所向,并且爭取徹底離開歐洲單一市場。截至今年一月,二〇一五年全年蘇格蘭對歐盟(不含聯合王國)非能源出口達到一百一十億英鎊,而對聯合王國則達到四百五十億英鎊之數,兩者加起來占蘇格蘭總出口的八成。

Scotland and EU
脫歐會否成功令蘇格蘭獨立?(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

當一旦脫歐,除了經濟上蘇格蘭向歐盟出口會遭受到理所當然的衝擊之外,失去了歐洲市場作爲制衡砝碼和歐盟津貼的蘇格蘭出口品可以從一個同樣大受脫歐打擊的聯合王國市場獲利嗎?答案恐怕不甚樂觀。在政治上,此前以維持歐盟成員國資格,保持向歐盟經濟出口作爲招徠的反蘇獨運動亦必然失去立場。蘇格蘭獨立黨面對如此根本性的政經情勢變化,將無法在獨立問題上保持主導權,而被迫在兩年之内第二次舉行公投蘇獨。比照魁北克省兩次公投失敗之後獨立派的完全潰退,一旦此次蘇獨失敗,蘇格蘭獨立黨政府倒臺,蘇格蘭和英國的分歧將向往無可挽救的方向發展。就是獨立成功,比照此前蘇獨公投提過的法律程序蘇格蘭亦未必能夠在頃刻重返歐盟 — — -届時,不論是蘇格蘭民族主義者,聯合王國還是沉默的蘇格蘭人都將會是彷徨的輸家。

愛爾蘭和北愛爾蘭邊境紛爭再起

對比起蘇格蘭,愛爾蘭以及北愛爾蘭這一雙冤家對脫歐的關注更爲切身 — — 愛爾蘭不久前才走出歐債危機的陰影,成爲歐盟内其中一個國民生產總值正增長最高的國家,卻馬上要面對脫歐撩起的歷史舊患和邊界之爭。自1921年的愛爾蘭内戰起,北愛爾蘭以及愛爾蘭之間的戰火直到1998年的《受難節協議》方才稍微止息。現今愛爾蘭議會内部依然深刻著内戰的痕跡 — — 占據全國近半票數的兩黨,執政黨愛爾蘭統一黨(Fine Gael)以及在野黨愛爾蘭共和黨(Fianna Fail) 便是1921年内戰起源《英愛條約》的支持者及反對者之間的直系繼承人。統一黨是當時在西敏寺和倫敦當局周旋,簽訂英愛條約,保留不列顛帝國與愛爾蘭之間的主從聯係和北愛爾蘭六郡歸英國管理的政治家們的後裔,而共和黨則是當時奮起希望整個愛爾蘭馬上全面去英國化獨立的起義者後人。近年興起成爲國會内第三大黨的新芬黨(Sinn Féin) ,則是號稱支持1916年第一批對抗英國的武裝抗爭者以及直到1990年代依然活躍的武裝組織愛爾蘭共和軍(Irish Republican Army)的共和死硬派。1998年的受難節協議,有互相作爲歐盟成員國的條件支持,北愛爾蘭主權誰屬的衝突卻因爲聯合王國以

EU and Ireland
歐盟是愛爾蘭經濟的重要支柱之一(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及愛爾蘭有共同歐盟成員國身份此一事實而大大緩衝了 — — -比如,愛爾蘭可以通過歐盟架構間接影響北愛是整個協議其中一個最大的支點。連新芬黨,雖然依然否認愛爾蘭共和軍在此前二十多年的武裝抗爭中有任何道德上的過失(該組織在1979年到1990年間暗殺過五位英國議員 — — 并且差點在84年炸死戴卓爾夫人),都在1998年協議後表明將以和平手段訴取政治訴求。可以説,現今愛爾蘭和聯合王國之間的和平幾乎是奠基於共同歐盟身份之上的。而且,不論是愛爾蘭還是北愛爾蘭的經濟都比蘇格蘭更爲仰賴歐盟 — — 都柏林是歐盟僅次於盧森堡最大的基金(UCITS)注冊地,亦是倫敦銀行家以及基金公司的寵兒;北愛爾蘭常年是歐盟預算扣除繳納金額的净獲益者;而北愛和愛爾蘭建基於歐洲單一市場的貿易亦是兩國共生的紐帶。可是一旦脫歐,北愛爾蘭和愛爾蘭不但將重新樹立國界,脫歐後的聯合王國更必定會對這條對歐盟唯一的陸地邊境嚴加駐守,以防脫歐者口中最大的威脅 — -歐盟移民。這一切,對於北愛和愛爾蘭之間的本來早已緩和的衝突無任何助益,更有可能讓北愛,愛爾蘭以及聯合王國三方更添芥蒂 — — 脫歐支持者口中聯合王國“可能”從歐盟預算中取回並且“可能”分與北愛的錢,足以抵消這一切嗎?

脫歐公投的最大支持者,是一群以英格蘭政經利益爲中心的保守黨機會主義者。聯合王國實際上從歐盟獲得的不論是物質上還是非物質上的益處恐怕都不比脫歐支持者想得到的少。富饒繁榮以及和平穩定兩樣現代發達文明最基本的要素歐盟都已經證明了可以給予成員國支持。儘管歐盟未必符合在英格蘭國土上那些短視而又頭腦簡單,滿腦子大國吞併小國一類叢林法則的脫歐支持者的胃口,但是歐盟作爲站立在人類文明前緣的超國組織,早已超越了以國家作為單位的思想,航向未知的新世紀。

*經濟區提供了非歐盟國參與歐洲單一市場的選項,但是後果是英國將無法像現在一樣參與制定任何有關于單一市場的規例之餘,亦將依然要參與繳納歐盟預算和無條件接納歐盟移民。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對賭布魯塞爾:英國脫歐的半輸棋局

誤判形勢脫歐,倫敦籌碼輸光

真相政治引發的二元對立:寫在特朗普和英國脫歐之後,義大利公投之前

英國深陷憲政危機,蘇格蘭獨立返歐前程艱險

英國公投脫歐一周年得到什麽?

各走極端的英國政壇

留言讓我們知道你的想法!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