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

【 林泉忠 | 中日問題】安倍晉三「右翼軍國主義者」的虛實

在「安倍經濟學」的效應仍然受到期待、「2020東京奧運」的振奮消息在日本還在發酵之際,勤快的安倍晉三首相又馬不停蹄地再次外遊,上台才九個月,已經跑了幾十國,名副其實地成爲歷史上外訪頻率最高的首相。

(資料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訪美期間,安倍提出新概念「積極的和平主義」,為他正在推動的透過釋憲賦予自衛隊「集體自衛權」及修改日本和平憲法辯護,也為今年增加的軍費護航。中國隨即批安倍的「積極的和平主義」是為擴軍找藉口。安倍除了加以反駁,聲稱日本是在相隔11年後才增加了0.8%,遠低於中國自1989年來持續每年增加逾10%的軍費的情況外,更情緒化地表示「如果大家想稱我為右翼軍國主義者,那就請便!」。

記得今年初與日本外交官交流時,這位外交官就我在文章曾使用「右翼」(其實我只是使用加引號的「右翼」)有所微詞,並向我解釋:安倍只是「右傾」而不是「右翼」。現在安倍自己都不介意了,看來日本駐外官員日後也可以省下不少口舌。

那麽,究竟安倍是否「右翼軍國主義者」?恐怕要先從「右翼」的定義說起。

「左」和「右」是指某個人或組織在政治意識形態的光譜上的位置,如在紙媒方面,《朝日新聞》被視爲偏左的報紙,《產經新聞》則是偏右的報紙。在日本社會,「右翼」多被理解極端民族主義者,甚者被視爲異端,不過較輕的「右傾」則還好。

筆者並不迷信,不過安倍的「右翼」細胞似乎有遺傳的影響。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在是戰前東條英機內閣的工商大臣,戰後一度被認定爲甲級戰犯。不過年岸信介後來參與籌組自民黨,並於1956年登上首相寶座,安倍晉三曾坦言受外祖父影響極深。

被視爲「右翼」的政治主張包括強調「愛國」、擁護「天皇制」、反共、強化軍力、質疑「東京審判」、反對「自虐史觀」,以及支持首相參拜神社等,而這些主張確實與安倍的政治理念及他高舉的政治目標有相當的重疊。

不過,話説回來,儘管筆者多次指出安倍晉三是戰後「右翼指數」最高的日本首相,不過他個人政治理念想要在任內一一付諸政策而實施則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日本畢竟是亞洲國家中民主發展最早,也是最成熟的國家,無論是釋憲賦予自衛隊「集體自衛權」,還是修改日本和平憲法,還是增加軍費,都不是首相一個人說了算,既有民意(修憲還需要全民公投這道門檻)的牽制,也有各個政黨的制衡,更有來自輿論的監督與壓力,此外戰後曾在日本走向重建和平道路上扮演積極角色的日本和平勢力,雖然力量明顯轉弱,卻也大致依然存在,這都將繼續成爲影響日本「右傾化」速度的有效力量。

 

本文經作者授權上載,文章內容或與國內或原載版本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