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星期日明報特約】政治宣傳的美學「蒙太奇」《罷工》

電影不是靜止地去反映特定事情,而是把以上元素巧妙地組合和互動,及剪接不同場景,創造比原先更大的意義,這就是「雜耍蒙太奇」。簡單而言,就是挑選具有強烈感染力的橋段,加以適當的組合,影響觀眾的情緒,使觀眾接受作者的思想結論。

電影其中一個功能是政治宣傳。在北韓,由北韓前領袖金正日親自執導《賣花姑娘》,把地主刻畫成與日本殖民者狼狽為奸,並讚揚革命;在美國,也有不少具「東方主義」色彩,或宣揚大美國主義的英雄電影。一些電影看似只為娛樂,無關痛癢,但卻無聲無色地影響、塑造我們對政治的看法與世界觀。過往在共產主義世界是,在現今的資本主義社會亦然。

[adrotate group=”3″]

可是,究竟誰是政治宣傳電影的先河呢?

政治宣傳電影的濫觴,可追溯至帝俄與蘇俄時代之交時,猶太裔蘇聯導演愛森斯坦(Sergei Eisenstein)的代表作《罷工》(Strike)。蘇聯《真理報》形容此電影為「第一部真正無產階級的電影」,是空前絕後的革命。主要情節是描述一群工人階級如何展開一場罷工行動,表達其過程的起承轉合,並以遭到鎮壓為告終。其中心思想,主要是批判資本主義的冷酷無情,並褒揚集體主義的光輝人性。整齣電影可區分為六個部分:第一,寧靜的工廠;第二,罷工的起因;第三,工廠癱瘓;第四,發生罷工;第五,挑釁與擊潰;第六,滅絕。每一部分,都巧妙地表達罷工的細節。

猶太裔蘇聯導演愛森斯坦奠定了電影「雜耍蒙太奇」(Montage)的突破性拍攝方式。( Source : Wikimedia Commons)

不得不提,愛森斯坦奠定了電影「雜耍蒙太奇」(Montage)的突破性拍攝方式。這詞源於法文的建築學術語,意為構成與裝配。後來,「雜耍蒙太奇」成為了愛森斯坦拍攝政治宣傳電影的手法。

1922年,他在《左翼藝術戰線》雜誌上解釋了何謂「雜耍蒙太奇」,認為在電影中,讀白並不是唯一重要部分,相反讀白與設計、燈光、聲效、角色行為等其他因素同樣重要。他又提出,電影不是靜止地去反映特定事情,而是把以上元素巧妙地組合和互動,及剪接不同場景,創造比原先更大的意義,這就是「雜耍蒙太奇」。簡單而言,就是挑選具有強烈感染力的橋段,加以適當的組合,影響觀眾的情緒,使觀眾接受作者的思想結論。

[adrotate group=”3″]

而在《罷工》中,愛森斯坦以多種動物和劇情的鏡頭,交叉運用作為隱喻,令觀眾理解當中的關聯。第一,電影透過一些動物(如鴨、貓、豬和鵝)的鏡頭,和每一個角色的鏡頭左右穿插,以隱喻各個人物的特性。第二,在電影的結尾,槍殺罷工工人的鏡頭,和屠宰場宰殺牛群的鏡頭交替出現,構成了「人的屠宰場」的經典隱喻,這是雜耍蒙太奇理論的著名實例。透過精細剪接,完美演繹出政治宣傳電影的美學,把愛森斯坦欲在電影中表達的意識形態,牢固地釘入群眾的腦裡。《罷工》以無言控訴,妖魔化資本主義幽靈,展現其剝削的本質,激起觀眾對資本家的仇恨情緒。

《罷工》以無言控訴,妖魔化資本主義幽靈,展現其剝削的本質,激起觀眾對資本家的仇恨情緒。( Source : Wikimedia Commons)

「雜耍蒙太奇」是布爾什維克(Bolshevik)的電影革命,不啻初次以電影表達《共產黨宣言》「Working men of all countries, unite!」的思想,並對二十世紀初期尼古拉二世擁抱資本主義的批評,其手法對後世政治宣傳電影的影響既廣又深。

(原文刊於星期日明報,作者孫超群)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Avicii與瑞典流行音樂業的地緣發展

政治獻金總動員:美國總統大選的超級捐款人

台俄關係之發展:從國際經貿角度談起

為何俄國人如此支持普京?——俄國政壇「不死鳥」前後任期之回顧與前瞻

俄羅斯新任總統的挑戰?從新創產業的角度談起

新任總統普京的難題:俄羅斯90年代經濟轉型回首

用藝術作武器 歷來政治宣傳海報重溫

《希特拉青年團》——政治宣傳片會如此具娛樂性

6 Famous Movies You Probably Didn’t Notice Are Propaganda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