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 政經脈絡

【Yahoo奇摩特約】川普一年:美國基層正式開始享用經濟民族主義的福壽膏

2016年是民粹爆發的一年,2017年就是現實政治重新獲得話語權的一年:不論是對於世界還是川普來説。川普上任一年,他競選時候所鼓吹的經濟民族主義話語依然不乏支持者,但是到了實際影響整個美國政治經濟中長綫走向的措施,包括他競選時向低下工人階級所承諾的經濟成果再分配—卻大大欠奉。川普執政的第一年,從宏觀經濟數據上說,由失業率到GDP增長幾乎各樣指標都與去年差不多,原因首先是因爲川普政府所制訂的預算案根本尚未通過,美國經濟大環境依然是跟隨著奧巴馬八年以來復蘇的軌跡前進,亦是今日各大金融機構對於美國經濟樂觀的因由。當然,對於選民,尤其是渴求政經新秩序的低下階層藍領選民來説,金融機構的評價當然意義不大:除了實際工資增長以外,更重要的是政府規管保障他們工作的環境,和國際貿易政策相關的宏觀進口又有否將他們工作的機會排除,以及自動化的脚步又會否在中短期之内將他們的工作淘汰。在這幾項,除了工資和製造業職位增長幅度和去年持平以外,川普第一年的施政從減少規管,徵收進口稅,以至到宏觀的貿易策略如又再考慮是否加入TPP, 重新談判NAFTA等的策略,都表示了一種和基層選民截然不同的保護主義思維:川普是保護了美國利益,不過這些利益並不屬於基層勞工就是了。

特朗普競選時為基層着想,”Drain the swamp”口號看來衹是口號而已。

奧巴馬時代經濟規劃走向終結 但美國經濟基本面不變
川普的第一年繼承了奧巴馬八年任期的經濟成果,但是他所承諾的,改變美國消費強生產弱基本經濟體質的,將低技術低增值產業基層勞工的工作保護加强,並且經由改變國際貿易政策從國外回流到美國的所謂“經濟民族主義”,並未有實現。的確,在全球經濟開始復蘇的大環境底下,美國2017年全年經濟增長有2.3百分點,和過去六年增長平均差不多;失業率同樣地循著2010年開始的軌跡一直下落,從10年的10%降到4.1%。但是,不論是工資增長,還是新就業職位創造兩項關鍵的數據增長卻逐漸緩和;尤其是新創造就業職位,2017年最後一個月美國僅僅創造了十五萬個職位,不但比市場預期的二十萬低,更比去年同期少。反映了奧巴馬年代的經濟政策加成漸漸見底。在這個新舊交接的時間點,過去一年川普在經濟上做的決策倒也不少,但是都和基層勞工利益無關甚至有害。首先,美國勞工部過去一年廢除了多項保障勞工的法案,從超時工作薪資保障,到在職安全健康等都在開倒車,在經濟好轉的大環境下,這種現象並不是好事。而從國際貿易上說,去年由白宮所出刊的NAFTA談判目標草案在比如國營企業,電子商貿和金融服務等議題和川普上任第一天便否決掉的TPP内容幾乎一樣,近日川普更在達沃斯論壇上承認有可能重返TPP之列。除此之外,過去一年,美國扣除原油貿易逆差更創歷史新高,總貿易逆差一年之内上升接近10%,反映了兩件事:一來川普並無意實行他政綱上民粹保護主義的一面,比起當選前反全球化,標榜自己是站在基層一邊的川普,今日的總統川普對於另一種保護主義,亦即站在企業一方在更多的貿易保護措施,和犧牲本土工序刺激出口,更有胃口;二來,或者這反映一個更根本的事實,就是在經濟增長,股市上揚,宏觀經濟前景樂觀的情況下,負擔得起的消費者購買更多舶來品而非增加儲蓄這種行爲在美國已經根深蒂固,也就是説一切“美國製造”標簽,可能就是基層川普支持者的一廂情願而已。總括來説,川普的頭一年在本土規管以及國際貿易上,在保護金字塔頂的企業家方面可以說是盡忠職守—但是對於他的狂熱“信衆”,在他一再越過換著正常政客早被彈劾的道德底綫依然支持他,那些渴望美國政經秩序根本改變的基層藍領來説,川普並未有太多動作。

自動化
其實令最多工人失業的并不是來自外國產品的競爭,而是科技的進步。(來源: Wikicommons)
川普與時代都不在基層川普支持者一方
川普的支持率在美國最近的民調屢創新低,但是這實際上代表不了什麽—在共和黨依然控制兩院的今日,除非是撼動到民主共和兩黨共同根本利益的政策,比如說廢除奧巴馬醫改之類傷筋動骨的政策改動,共和黨基本上都有把握通過而不受川普的醜聞影響;而川普最核心的支持者甚至會為川普和共和黨損害自己利益的施政開脫。最近美國政府三十一年來第一次的大規模稅務改革獲得通過,便是一例。這個明顯地偏袒企業,以“減稅將刺激企業投資”邏輯作爲招徠的政策,在川普的藍領基本盤中依然不乏支持者。對於筆者來説,這些寧願損害自己利益都不願接受自己視野跟不上全球化時代,還停留在“外國勞工將我們工作搶走”的十九世紀思維的選民,是一個更有趣的研究對象。近日,川普決定向太陽能電池板大幅增加進口稅,進而威脅到美國蓬勃發展中的再生能源業,固然是川普一貫對於化石能源業以及製造業的獻媚,但是這並不代表這是川普基層藍領支持者慶祝的時候。正如本欄討論過,威脅到基層勞工生計的最大“敵人”是生產綫外移和自動化,而美國光伏能源硬件的生產本來就不多,進口稅談不上是什麽幫助。更重要的是,在油價因爲全球經濟復蘇以及OPEC減產而重新攀回2014年中以來最高位的大環境下,美國現今作爲世界最大化石能源出口國,對於投資發展自動化科技的誘因更大。不提川普忠實支持者聚集,已經幾乎被低回報以及新科技滅絕的燃煤業(全美僅五萬多人受聘於該行業,新興的光伏能源業有接近二十七萬人),就是其他的重工產業,在油價回溫以及工資漸長的大趨勢下對於機械的投資亦更熱衷。根據美國商務部引用聯儲局的數據顯示,2017年第三季度對比起2016年同期全美對於工業器械的投資增加達6.4%,比整個2016年四個季度相比2015年同期曾經高達5.3%的收縮是天淵之別。

政策阻擋不了科技的進步,川普政府亦明顯無意轉移政策重心去實踐川普著重能俘獲低下階層選民的意識形態競選承諾,缺乏經濟轉型知識及意欲的藍領基層在川普治下的將來衰落將更明顯。或者,川普擺出的非傳統,反知識,對於似有還無的外國廉價勞工移民和自由派思想的投訴姿態,已經足以令他們再票投共和黨和川普,但是這可救不了他們的生計。

延伸閲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