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東亞

人民幣原油期貨合約與人民幣國際化

布列頓森林體系

觀乎“石油美元”與“石油人民幣”的結構差異,要吸引國際投資者和石油輸出國主動使用人民幣結算原油期貨交易,與“人民幣國際化”這個命題一樣,關鍵都是貨幣基礎和自由兌換。
不論是布雷頓森林體系,還是及後至今的浮動匯率制度,二戰後的國際貿易及商品期貨市場一直普遍採用美元結算。由於石油在芸芸商品之中戰略價值最高,外界視美元霸權的基礎來自美元結算的原油期貨合約,並以“石油美元”形容之。上海期貨交易所旗下的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於今年3月底推出人民幣結算的原油期貨合約(1993年中國曾經推出過人民幣原油期貨合約,但一年後功敗垂成),吸引了嘉能可(G lencore) 、托克(T rafigura)等大型商品交易企業參與其中,但觀乎“石油美元”與“石油人民幣”的結構差異,要吸引國際投資者和石油輸出國主動使用人民幣結算原油期貨交易,與“人民幣國際化”這個命題一樣,關鍵都是貨幣基礎和自由兌換。

石油與美元的完美結合

石油
“美元與石油互換”的“石油美元”循環,奠定了今天的美元霸權基礎(來源:Wikipedia

從歷史來看,石油與美元結合,可以說是延續二戰後黃金與美元結合(即金本位)所形成的美元主導國際貿易格局,只是這個“錨”由黃金變成“黑色黃金”而已。各國利用美元結算原油期貨,可追溯至1974年沙特阿拉伯與美國達成的協議,沙特阿拉伯出口原油予美國時以美元結算,而美國容許沙特阿拉伯在美國境內設立美元賬戶,購買美國的工業及科技製品。其時美國剛剛取消美元與黃金的固定匯率兌換制度不久,並正值石油危機,對美國來說,推廣美元結算原油期貨不但可以重建世界對美元的信心(因為世界各國均需使用石油),擁有石油價格控制權也有助於美國經濟減少外力影響;對沙特阿拉伯來說,亦可利用豐厚的石油收入投資美國(即購買美國國債)和購買美國產品推動國內經濟。在這個互惠互利的情況下,“石油美元”的覆蓋範圍由沙特阿拉伯擴展至其他石油輸出國,構成“美元與石油互換”的“石油美元”循環,奠定了今天的美元霸權基礎。

擺脫“亞洲溢價”的嘗試

“石油美元”的誕生,一來是美國經濟實力遠超其他國家,石油使用量亦是全球之冠,二來美元可於國際市場自由兌換,因此只要手上有石油,就可以百分之百保證兌換經濟實力最強大國家的貨幣,反之只要手上有(足夠數量)經濟實力最強大國家的貨幣,便可以百分之百保證購買石油。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美國實施量化寬鬆政策以刺激經濟,美元匯率指數(U SD ollarIndex)跌至有史以來新低,同一時期,中國經濟高速增長,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對石油的進口需求不斷上升,令中國有意仿照上世紀70年代的美國,設計屬於自己的“石油人民幣循環”,擺脫“亞洲溢價”(意指亞洲各國相比歐美需以較高價格購買中東石油),通過吸引原油期貨投資者及石油輸出國的中央銀行採用人民幣結算,增加中國對國際能源市場以至世界經濟的影響力。

“石油歐元”功敗垂成

美元
外界早已為歐元是歐盟與美國競逐國際貨幣話語權的表現(來源:Wikipedia)

在中國推出人民幣原油期貨,欲動搖“石油美元”的基礎前,歐盟亦有過類似想法。歐元的面世,外界早已視為歐盟與美國競逐國際貨幣的話語權,而伊拉克於2000年11月宣布採用歐元結算石油貿易,則被看成是法國和德國在背後推動,助歐元逐漸建立地位之舉。美英兩國在2003年以薩達姆·侯賽因政權藏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為理由,聯軍攻打伊拉克,同樣有份參與聯合國轄下伊拉克石油換取糧食計劃的法國和德國則極力反對。美英與法德之間的分歧,除了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證據成疑這個為人熟悉的原因,假如結合2000年11月起伊拉克採用歐元結算石油貿易,以及美元匯率指數在2000年納斯達克科技股票泡沬破滅後再次急跌這兩起事件,則難以否定美英聯軍出兵真正目的,其實是美國為了阻止歐元成為另一石油結算貨幣,動搖“石油美元”的霸權。 2003年6月,即美英聯軍攻占伊拉克一個月後,美國控制下的伊拉克石油貿易重新以美元結算,歐元失去了短暫成為石油結算貨幣的機會。

人民幣未來有望獲得投資者信心

既然歐元的基礎也不足以令投資者和石油輸出國央行放心,而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 F)和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 )截至2017年12月的數據,人民幣不論是世界流通量( 1.61%)還是央行儲備貨幣比例(1.1%)均遠不及美元(39.85%、63.5%)和歐元(35.66%、20%),甚至少於日元(2.96%、4.5%),究竟如何能成為原油期貨結算貨幣? 《環球時報》於人民幣結算的原油期貨合約面世後數日,刊登題為《Petroyuantopropel cur-rency internationalization》(“石油人民幣”推動貨幣國際化)的署名英文評論,提到中國進口原油數量已是全球最高,只要越來越多人使用人民幣結算石油貿易,便可減少市場長期依賴的美元結算。另外,“一帶一路”倡議構想下的歐亞大陸-中東-非洲貿易網絡,有助於擴展人民幣的覆蓋範圍,加上中國政府未來繼續開放經濟和推動貨幣政策自由化,即使短時間內難以取代美元在石油市場的地位,人民幣未來也有望獲得投資者的信心。

按照經濟學上的三元悖論,中國現在保持著獨立的貨幣政策,但一直在固定匯率和資本自由進出之間遊走。儘管中國貨幣基礎供應充足,但目前在國際市場上還不能全面自由買賣人民幣。那麼,人民幣何時完成“國際化”,也即人民幣何時實現自由兌換,是值得關注的關鍵命題。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又愛又恨 中國美債「王牌」失效

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是種帝國殖民的手法嗎?從一個歷史的觀點

又愛又恨 中國美債「王牌」失效

中國在領導G20 後將何去何從

反思中亞管道若干問題

除了中國,還有別的選擇嗎?──看準大國矛盾,土庫曼「能源外交」的智慧與挑戰

China has grand ambitions to dethrone the dollar. It ay make a powerful move this year 

The cost of petrol and oil: How it breaks down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