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研究 東盟 環境保護

【Yahoo論壇/朱啓政】世界和平的新敵人—氣候變遷

從氣候難民問題,到發展中國家國民因貧困鋌而走險加入恐怖主義行列,甚至由於鄰國罔顧環境污染而爆發的貿易戰,氣候變化將會是二十一世紀的國際爭端主要催化劑。

氣候變化作爲全球化經濟進程的副產品,業已成爲超越國界的「非傳統安全問題」。

在全球經濟治理缺乏重心,巴黎條約所訂規範尚嗷嗷待哺的今日,氣候變化對於資源供給的影響已經開始從發展中國家開始蔓延到發達地區。

從氣候難民問題,到發展中國家國民因貧困鋌而走險加入恐怖主義行列,甚至由於鄰國罔顧環境污染而爆發的貿易戰,氣候變化將會是二十一世紀的國際爭端主要催化劑。

環境問題如何發酵成為國際衝突

今時今日,除了川普領導下的美國反其道而行,把氣候變化剔出國家安全戰略以外,其他國家都對氣候、環境問題不敢等閒視之,例如法國希望借此機會在重拾國際影響力、中國亦從中展現「負責任大國形象」。

氣候問題之所以為多國重視,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該問題屬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的一環。

所謂「非傳統安全問題」涵蓋食物安全、人口販賣一類會左右地區局勢穩定的跨國議題,其影響並不下於傳統軍事衝突。在眾多「非傳統安全問題」中,以環境/氣候問題最迫切。

說到氣候變化對國際穩定的衝擊,不得不提「氣候難民」。

「氣候難民」一詞是指那些因為原居地被氣候問題破壞而無法繼續居住、被迫遷離的人,當中尤以馬爾代夫最廣為人知。

然而,孟加拉的氣候難民問題卻可能更為危急和值得注意,因其最有機會成為南亞國家衝突的另一導火線。

當地情況之嚴峻可參考世界銀行的一份有關報告的新聞稿:對孟加拉來說,河水泛濫、更強烈和頻密的氣旋吹襲、海平面上升、高溫等都是熱門威脅(potential impact hotspots)[1]。

單是海平面上升已不簡單,亞利桑那大學的Robert Glennon教授就形容,「當海平面上升三呎,將近20%的國土就會被浸並影響三千萬人;到了2100年,科學家更估計水位會升近五到六呎,為五千萬人帶來影響」[2]。

居住地被浸,居民因而被逼遷,當中就有大量人口選擇遷到鄰國印度。可是印度方面卻表明會強硬應對,容許邊防人員先斬後奏,可對任何非法跨越印孟邊境的人開槍。

這類行為,絕對可以成為開戰的藉口,因此可以預見假如極端天氣持續打擊孟加拉,南亞成為下一個爆發戰爭的區域的可能性極大。

也門很可能是第一個缺水的國家(來源:commons.wikimedia.org

氣候變化對發展中國家的衝擊固然不容少覤,但發達國家同樣不能幸免,因為氣候變化對資源供給的影響某程度上使恐怖組織成了受益人。

據統計,位於阿拉伯半島南部乾旱地段的葉門供水量日漸下降,一篇刊登在俄亥俄州立大學中東研究中心(Middle East Studies Center, MESC)的文章就指出,在1990年,當地有71%的人口有足夠的水資源,然而在2004年,比率卻下降至67%[3];另外更有人認為,葉門將會是世上第一個完全缺水的國家。

誠如上述MESC的文章指出,阿爾蓋達組織(Al-Qaida)正是透過提供水資源換取支持,因而成功植根葉門、把當地變成恐怖組織的溫床。

因此當水資源危機越趨嚴峻,恐怖組織支持者的基數就有擴大的可能,要根治恐怖主義也就難上加難,加劇該區局勢不穩。

畢竟西方國家現時面對最大的安全問題是恐怖襲擊,在氣候問題助長下,西方國家自然不能安枕無憂。

環境戰/貿易戰?

人為環境問題的影響亦延伸至國際經貿層面,繼而打擊全球經濟發展。

以棕櫚油為例,作為世界最重要的資源之一,不但能用作生物柴油的基本燃料,也在食品製作、沐浴產品、美容產品等方面有應用,對馬來西亞和印尼來說,棕櫚油產業更是其經濟命脈。

palm tree in Southeast Asia
棕櫚油業是南亞國家的重要經濟收入(來源:commons.wikimedia.org)

然而,特別是印尼,生產棕櫚油的方式卻備受爭議,因為當地傳統上會以焚燒的方式清除覆蓋範圍廣闊的樹林以換取土地供應種植棕櫚樹,即使有法例禁止焚燒森林,但貪污、業權不清等問題卻使其變成無牙老虎。

結果,大量焚燒形成霧霾並影響鄰近國家,首當其衝的新加坡因此已威脅要控告種植園公司(有不少種植園公司都在新加坡上市)[4]。

東南亞國家生產的棕櫚油亦涉及其他環境爭議,如過度單一種植某一品種就會對生物多樣性構成威脅、來自焚燒森林和悶燒泥炭的溫室氣體排放等等,因此歐洲議會正準備通過一項禁止從馬來西亞、印尼和泰國入口棕櫚油的議案,旨在對三國生產棕櫚油的手法和過程表達不滿。

然而據Express的報導,三國卻認為這是歐盟希望在英國脫歐之際,保護自身會員國意大利、希臘和西班牙的相關產業,因此三國對此表明反對,並揚言假如議案獲得通過,將會採取行動報復,貿易戰似乎一觸即發。

如果雙方爆發貿易戰,每年由歐洲出口到三國價值超過三百億的產品將會受到威脅,影響絕不少覤[5]。可見全球經濟發展的前景同樣與環境問題息息相關。

然而,一連串由環境衍生出來的潛在緊張關係能夠舒緩,甚至化解的前路卻不平坦。

在東南亞,即使《跨邊界霧霾汙染東協考議》(ASEAN Agreement on Transboundary Haze Pollution)已在2002年簽訂,但受制於《東協憲章》(ASEAN Charter)之尊重其他會員國主權的原則,透過區域組織向印尼施壓的效果未必明顯[6];歐盟與馬來西亞、印尼、泰國的貿易則涉及英國脫歐後的整體政策調整。

在葉門情況更是複雜,這不單單因為葉門被視為整個中東利害關係錯綜複雜的縮影,更因為涉及對付恐怖組織的整體戰略,需要多方協調,難度自然更高。

而孟加拉的氣候難民問題更是關乎孟加拉、印度兩國自身社會經濟結構對額外的龐大人口增加的消化能力,畢竟德國對難民的驚人消化力只是特例,南亞國家和德國難以一概而論。總的而言,環境/氣候問題已成為國際和平的另一敵人。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東南亞失落的禁毒時代

「沙俄」破冰,對葉門內戰意味著甚麼?──從「能屈能伸」的「俄式」外交政策說起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http://www.worldbank.org/en/news/press-release/2013/06/19/warming-climate-to-hit-bangladesh-hard-with-sea-level-rise-more-floods-and-cyclones-world-bank-report-says
[2] https://blogs.scientificamerican.com/guest-blog/the-unfolding-tragedy-of-climate-change-in-bangladesh/
[3] https://mesc.osu.edu/blog/water-wars-yemen
[4] http://www.scmp.com/week-asia/politics/article/2094952/dry-season-coming-indonesia-readies-fight-forest-fires-singapore
[5] https://www.express.co.uk/news/politics/905636/european-union-palm-oil-ban-trade-south-east-asia-Malaysia-Indonesia
[6]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story/8663/127832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