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科技發展

【Yahoo論壇特約】烏茲別克擁抱「數碼絲路」 肺炎或讓社會監控大放異彩

最近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各國政府紛紛推行緊急法,社會監控措施風靡一時,以對抗疫潮。無庸置疑,非常時期使用非常手段乃合情合理,但對本身毫無制度約束的威權政體來說,這是公共健康「安全化」的最佳理由,讓自身權力無限澎漲。在此脈絡下,令人擔心中國「數碼絲路」的野望將會在未來大放異彩。

 

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基建項目不僅限於修橋鋪路設工廠。早已在歐亞地區紮根深厚的中資科企,近年跟著國策承上啟下,悄悄怖下天羅地網。在 2017 年 5 月「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數碼絲綢之路」的構想,強調推動科技產業,為國策注入新元素。如「一帶一路」之初衷,中國透過推動「數碼絲路」,讓中資科企積極進攻海外,在歐亞國家大舉投資建設資訊科技基建,出口先進科技,以增強國際影響力。「一帶一路」國家對中國價廉物美的技術趨之若騖,特別近年烏茲別克在此方面與中國緊密合作,引人注目。

吸引威權國家的「數碼絲路」

 

表面上,中國利用「數碼絲路」發展大數據、雲端運算、智慧城市建設,讓國與國之間暢通無阻,建立更好的數據管理,為發展中國家提供社會問題解決方案,以應對急促的城市及人口發展。然而,此乃冠冕堂皇之說,在「數據就是貨幣」的時代下,中國為的是收集更廣泛的數據,完善自身的演算及人工智能技術,擴充國家資本,與歐美科企爭長短。

 

這些年,華為、中興、海康威視等著名中資科企在多個領域大展拳腳:第一,投資建立數據中心,改善歐亞內陸地區的數碼基建,提高服務效率。第二,拓展安全城市、智慧城市。作為視像監控設備製造商的海康威視,在此方面尤其出眾,其設備協助政府打擊罪案,提升管治效率。第三,輸出先進通訊與網絡技術。截至 2019 年 2 月為止,華為擁有 1,529 項與 5G 技術有關的專利,超過全球任何一間科企,而中國科企擁有的相關專利數目佔全球 36 %,可見中國在此領域的優勢。華為輸出高速率、低延遲的 5G 通訊技術,促進「一帶一路」國家的信息流通。

 

「數碼絲路」受不少國家青睞,他們踴躍與中國合作。有趣的是,這些國家多數都是非民主和威權政體。根據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報告,71 % 與華為合作進行安全城市項目的國家屬於「部分自由」及「非自由」政體。另外,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研究報告透過評估各國對智慧城市、安全城市、人臉識別、 智能警務等等的實施程度,計算出首創的《人工智能全球監控指數》(AIGS),結果顯示不少國家為威權政體。其實這並不意外,因為威權政府能透過相關計劃提高管治效能及維護國家安全為名,實行無孔不入的社會監控,侵犯個人私隱,限制人生自由,以打壓異己,穩定政權。另一方面,中國更願意提供廉價或貸款優惠,助這些低度發展或發展中國家引入技術,所以「數碼絲路」對他們來說十分吸引。

華為早在 2008 年已為烏茲別克通訊國企 Uztelecom 進行通訊網絡現代化工程,中國願意提供廉價或貸款優惠為發展中國家引入技術,因此「數碼絲路」對烏茲別克來說十分吸引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烏茲別克 —— 與華為合作的先驅

 

在「一帶一路」國家中,屬於威權政體的烏茲別克是區內數一數二銳意發展先進資訊科技及通訊網絡技術的國家之一,作為中資科企龍頭的華為也植根烏茲別克差不多近二十載。早在 2005 年,烏茲別克政府已接受中國開發銀行貸款,大量購買華為的通訊設備;華為於 2008 年為烏茲別克通訊國企 Uztelecom 進行通訊網絡現代化工程;在 2013 年華為更向烏茲別克出口網上教學設備等等。在人材交流方面,中國「千人計劃」及華為「未來種子計劃」亦恆常為烏茲別克培訓資訊科技專才。

 

烏茲別克政府改朝換代後,現任總統米爾濟約耶夫在推動數碼項目方面,比卡里莫夫時代進取得多。2018 年,烏茲別克政府開始分階段推行安全城市項目:第一階段是建設視像監控與分析、自動化罪行及事件報告接收紀錄的總系統;第二階段是把項目擴充至各主要城市;第三階段是在 2023 年前把安全城市項目覆蓋全國。此外,米爾濟約耶夫更目標在 2020 年內率先推行 5G 商用服務。現時,烏茲別克政府已與華為在此方面合作無間。

 

目前為止,烏茲別克的資訊科技業十分依賴華為,該國超過 65 % 人口正在使用華為技術的通訊服務,上年更是烏茲別克與華為關係發展最快的一年。烏茲別克逐漸擁抱中國的「數碼絲路」雄圖大計,與華為等主要中資科企開始多個合作項目。

 

2019 年 4 月,米爾濟約耶夫赴中國出席「一帶一路」論壇期間,與華為創辦人任正非參觀華為創新中心,探討創新資訊科技的應用。最後中烏更達成協議,華為及中信國安信息產業(CITIC Guoan)等中資科企計劃在烏國投資 10 億美元,兩者達成廣泛的數碼領域合作,包括城市監察、遠距醫療等等與安全城市、智慧城市概念有關的技術發展。同年 6 月,烏茲別克政府與中國中信集團(CITIC Group)及河南中光學集團(Henan Costar Group)敲定 3 億美元的協議,正式開展由華為主導的安全城市及智慧城市項目。華為提供先進科技與創新解決方案,中光學集團則製造城市監察系統產品,例如具有人臉識別功能的閉路電視鏡頭。此外,在 8 月底烏茲別克總理阿里波夫(Abdulla Aripov)到深圳參觀華為數碼轉型展覽館時,與華為簽定兩項合作協議,範圍覆蓋交通管制 、環境管制、公眾地方智能視像監察等等的系統發展,以及應用於緊急醫療服務的創新科技。其後在 11 月,烏茲別克教育部從華為及中興引進教育監察系統,以監察師生在課堂上的表現及學生出席率。

 

除了上述項目,上年烏茲別克亦計劃讓該國通訊商採用華為 5G 通訊技術。上年 7 月,烏茲別克政府接受中國發展銀行的 4 億美元優惠貸款,讓 Uztelecom 引入華為的 5G 相關技術設備及技術;同年 8 月,阿里波夫也接納中國的 1.5 億美元優惠貸款,允許華為發展烏茲別克通訊商 UMS 的通訊設備,以配合總統計劃在 2023 年前把 5G 網絡覆蓋至全國的宏願。由此可見,在安全城市、智慧城市及 5G 通訊技術上,中資企業是烏茲別克親密的合作伙伴,去年達成的投資協議,更是中烏近十年最大的商業合作之一。

 

烏國在此方面的成就獲得其他國家的肯定。上年年中,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土庫曼及阿塞拜疆等國代表赴塔什干出席獨聯體成員國內務部長會議時,烏茲別克代表向代表團介紹其安全城市情景管理中心及工作經驗。由此,在區內其他國家眼中,烏茲別克成為了利用創新科技解決社會問題的範例。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創新科技讓生活更便利時,同時亦正在威脅民主與自由社會的運作。有言中國向「一帶一路」國家輸出先進的社會監控及通訊技術,等於輸出威權主義,因為其中大部分國家都是在人權紀錄上惡名遠播的非民主國度。這些國家的統治者信仰智慧城市、安全城市,鍾愛具人臉識別功能的閉路電視,美其名打擊交通違規及罪案,實際上是為了收集個人私隱及數據,以監控和鎮壓反對者為實;這些威權國家採用華為的 5G 通訊技術,亦助中國掌握宏觀大數據,圓跨國監控的大國夢。一直作為威權政體的烏茲別克,自新總統就職後並不見有民主化曙光,近年更積極投入中國的「數碼絲路」,情況讓人擔憂。

烏茲別克新總統米爾濟約耶夫上任後,當地並不見有民主化曙光,反而更積極投入中國的「數碼絲路」,情況讓人擔憂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肺炎或讓社會監控大放異彩

 

最近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各國政府紛紛推行緊急法,社會監控措施風靡一時,以對抗疫潮。無庸置疑,非常時期使用非常手段乃合情合理,但對本身毫無制度約束的威權政體來說,這是公共健康「安全化」的最佳理由,讓自身權力無限澎漲。在此脈絡下,令人擔心中國「數碼絲路」的野望將會在未來大放異彩。

 

(原文刊於Yahoo論壇,作者孫超群)

 

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烏茲別克的春天:新總統的改革雙箭頭

智慧城市與大規模監察——個人隱私與國家安全的平衡點

中美“新冷戰”第一戰場:5G技術

【The Glocal x 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 Podcast 系列】第一集 國家抗疫與國際關係

中亞資源爭奪戰:「烏茲別克鄧小平」,能否成為成功的改革者?

除了中國,還有別的選擇嗎?──看準大國矛盾,土庫曼「能源外交」的智慧與挑戰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