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 國際秩序

【Yahoo論壇特約】自滿招損 印度疫情失控恨錯難返

尤有甚者,華盛頓大學全球衞生系暨疾病動態、經濟和政策中心主任拉馬南·拉克斯米納拉揚 (Ramanan Laxminarayan)於5月26日在《外交》雜誌的網頁發表評論文章痛批印度以不科學的方法應對國內第二波疫情,當中列舉了數個政府和親政府政治人物的罪狀。首先,當第二波爆發得如火如荼之際,部分印度政客(尤其莫迪領導的印度人民黨的黨員)竟推崇未經證實的療法,並聲稱那些療法較主流的對抗療法優勝,導致整體教育程度不高的國民更難接收到以科學為本的抗疫資訊。甚至乎,連印度醫生也會為病人處方一連串在治療新冠病毒成效存疑或欠缺臨床試驗或科學證據支持的藥物和補充劑。

 

古語有云:「驕兵必敗」。可是,印度總理莫迪並無汲取這個老掉牙的教訓。今年1月底,莫迪以視像方式在世界經濟論壇發言時眉飛色舞地表示,印度已迅速克服了新冠疫情的蔓延,並準備以出口疫苗的方式協助世界終結疫情[1]。當時莫迪政府大概沒有預計到,印度即將面臨第二波疫情冷酷無情的懲罰。由4月至5月中,印度連續數星期錄得每天新增逾30萬宗新增確診病例,4月30日的新增確診人數更突破40萬宗,再次打破世界單日的新增確診紀錄。印度頓成人間煉獄,屍橫遍野、大街小巷充斥着臨時火葬場的鏡頭,震撼世界。根據印度官方的數據,因感染新冠肺炎的死亡人數累計超過30萬,而國際專家則普遍相信印度真實受感染和死亡的人數遠較官方公布的高出數倍。然而,這次災難真的單純是天災嗎?

 

醫護裝備天殘地缺 醫護人員難為無米之炊

 

是次變種病毒來襲,不過是把印度經年累月在公營醫療系統方面投放資源不足的弊病揭露於世人眼前[2]。根據印度憲法,印度聯邦政府賦權各邦政府自行制定公共衞生政策和決定如何分配使用聯邦政府發放的撥款[3]。可是,大部分的邦政府也長期輕視了公營醫療開支的重要性。此外,莫迪去年成立防疫抗疫基金「PM Cares」,接受從世界各地而來的捐款。印度官員曾聲稱基金將用作設立162部製氧機。然而,印度政府耗費了逾半年才開始為建造製氧機招標,而直至今年四月,印度政府才建造了33部製氧機,進度遠遜預期。同樣諷刺的是,印度在去年4月至今年3月間出口的醫用氧氣量較前年高約一倍,卻沒有預留充足的庫存應付國內的第二波疫情[4]。印度亦沒有趁第一波疫情緩和之際加緊添置病牀,導致爆發第二波疫情時國內醫院一牀難求[5]。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公營醫院醫護裝備長期嚴重不足,所以印度醫護人員缺勤的情況在爆發新冠肺炎疫情前已非常嚴重[6]。Karthik Muralidharana 和 Nazmul Chaudhury 等五名學者於2011年的研究調查發現,印度每天平均有接近四成的醫護人員曠工。世紀疫情肆虐,醫護拒絕值班的問題甚有可能更為嚴重。

 

此外,印度雖然作為貴爲新冠疫苗生產大國,但病毒學家Shahid Jameel於5月13日已經在《紐約時報》指出,當印度爆發第二波疫情時,只有 3300 萬個國民(約佔人口的 2.4%)接種了一劑疫苗,已同時接種了兩劑疫苗的更只有約700 萬人[7]。儘管印度由5月1日起把接種疫苗的權利開放給每個18歲或以上的國民,但問題是印度多個邦省嚴重缺乏疫苗儲庫,根本無法迅速增加國民接種的速度。Jameel預計印度的疫苗供應將於7月回復平穩,但對於阻止第二波疫情爆發已為時甚晚。況且,由於新冠疫苗對付變種病毒的成效存疑,因此完成接種的人也未必能夠避免不受感染。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煽動民粹排斥科學 抗疫變播疫

 

按理說,不論印度第二波疫情有多嚴重,它也總會有完結的一天。然而,若然莫迪政府不改變玩弄民粹漠視科學意見的作風,印度在往後漫長的抗疫道路中只會不斷重覆飛蛾撲火的無用功。

 

追本溯源,當印度在3月11日的每日新增個案達5萬宗時,莫迪仍然透過推特發帖歡迎前來恆河沐浴的朝聖者。北安查爾邦首席部長特里文德拉·辛格·拉瓦特(Trivendra Singh Rawat)抗議表示政府不應放寬抗疫措施後旋即被革職[8]。另外,北方邦首席部長約吉·阿迪亞納斯 (Yogi Adityanath)固執地堅持繼續舉辦慶祝「大壺節」的活動,並且以強硬的手段對付質疑他的異見人士。結果,成千上萬的朝聖者其後被驗出對變種病毒呈陽性反應,北方邦在四月底更錄得每兩小時便有三人死於新冠肺炎的駭人數據[9]。

 

尤有甚者,華盛頓大學全球衞生系暨疾病動態、經濟和政策中心主任拉馬南·拉克斯米納拉揚 (Ramanan Laxminarayan)於5月26日在《外交》雜誌的網頁發表評論文章痛批印度以不科學的方法應對國內第二波疫情,當中列舉了數個政府和親政府政治人物的罪狀。首先,當第二波爆發得如火如荼之際,部分印度政客(尤其莫迪領導的印度人民黨的黨員)竟推崇未經證實的療法,並聲稱那些療法較主流的對抗療法優勝,導致整體教育程度不高的國民更難接收到以科學為本的抗疫資訊[10]。甚至乎,連印度醫生也會為病人處方一連串在治療新冠病毒成效存疑或欠缺臨床試驗或科學證據支持的藥物和補充劑[11]。比方說,印度衞生與家庭福利部持續批准使用羥氯喹藥物治療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但沒有證據證明這種藥物有效對抗病毒病源體[12]。又例如,印度政府批准使用未經證實有效對付新冠肺炎病毒的伊維菌素藥物治療受感染的病人[13]。這些例子均是加劇第二波疫情爆發程度的原因。

 

踏入六月,雖然印度的每日新增確診人數已逐漸回落,但愈來愈多康復者隨後被發現感染了一種被稱為「毛黴菌病」(mucormycosis)的罕見可致命真菌感染,箇中原因與印度醫院環境異常惡劣及醫護對病人藥石亂投不無關係。由此可見,印度距離抗疫勝利還相差很遠。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註釋:

[1], [4] Gahlot, Mandakini. 2021. “A Country Gasping for Air,” Foreign Affairs, 28 April.

[2], [3], [6], [9], [10] Ganguly, Sumit. 2021. “Fragile India, Strong India,” Foreign Policy, 28 May.

[5], [11], [12], [13] Laxminarayan, Ramanan. 2021. “India’s Casading COVID-19 Failures,” Foreign Affairs, 26 May.

[7] Jameel, Shahid. 2021. “How India Can Survive the Virus,” The New York Times, 13 May.

[8] Shafi, Shoaib. 2021. “How My Uncle Became One of Modi’s Coronavirus Victims,” Foreign Policy, 24 May.

 

(原文刊於Yahoo論壇,作者楊庭輝、文俊偉)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印度疫情折射各種深層次問題

抗疫凸顯集體行動局限 氣候暖化勢成下一波全球攬炒

歐盟醫療資源政治經濟學:疫病曝露了什麽問題

武漢肺炎疫情是歐盟整合不足的體現和繼續深化的契機

歐盟政經生態進化 還看降伏病毒成敗

武漢肺炎下的新興市場:積弊已久的阿根廷會成爲債務危機的第一塊骨牌嗎?

 

The Glocal 和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學者合作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https://liker.land/glocal_hk/civic
如有垂詢,歡迎FB私信或電郵至editor@theglocalhk.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