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北美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東亞

【Yahoo論壇特約】當油價比漢堡便宜:油價低迷造成的全球經濟骨牌效應

原油在疫情下出現史詩級崩潰,然而這一波衝擊的影響絕不僅限於經濟停擺的非常時期。低油價放大產油新興國家所面臨的經濟、社會問題,而這波低油價也可能迫使主流經濟國家延長疫情下推出救援財務、貨幣政策。油價走勢難以預料,但政府、央行需積極處理,以防後患。

 

「他們現在每賣一桶油,就再送38個芝士漢堡。」看著期貨油價創下每桶負38美金歷史新低,一個朋友開玩笑的說道。各國經濟停擺,原油需求疲弱,產量過剩賣不出去使儲存空間不足,油商只好忍痛折價拋售。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新規允許報價為負的石油期權上市,4/20下午部分交易商突然轉倉,使當日仍未平倉的買家無對手,導致西德州中級原油(WTI)五月期貨跌入負值,引發市場譁然。雖然油價現已回到正值,但油價爆低至20美金以下已成疫情下的新常態,完全無法與去年同期的每桶60美金比較。低能源價格雖可促進消費,但油價若長期低迷,不但會引發新的一波失業潮,更可能造成債務危機、削弱投資意願、通貨緊縮等問題,嚴重一點甚至可能對國際金融系統造成威脅。如果後續油價不改善,可能成為拖累全球經濟復蘇的第二波危機。

期貨油價創下每桶負38美金歷史新低引發市場譁然,油價低至20美金以下已成疫情下的新常態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油價低於成本,為產油新興市場「火上加油」

2014年,美國頁岩油科技重大突破,原油供應大幅增加,讓油價從100美金以上跌至50至60美金的區間。然而,雖然原油一度跌至30至40美金的區間,油商不願虧本挖油,市場機制最終讓原油市場恢復「正常」。這次,歐美的疫情在短時間內急速惡化,需求突然蒸發,讓上游油商無法在短時間停產,俄羅斯、沙特一度協商失敗更是催化油價暴跌。就算轉正,油價也只是接近部分產油大國的成本,政府收益降低,對產油新興國家舉債造成壓力。

 

除了能源產業失業潮來臨之外,低迷的油價更是對產油國的財政赤字有重大的影響,處理不當則會引發投資疲軟、經濟蕭條、社會暴動。以沙特阿拉伯為例,雖有主權基金作為短期支撐,但疫情使油價下跌又需政府花錢振興經濟,但是客觀而論沙特阿拉伯的財政赤字仍然大幅擴張,將對實踐沙特阿拉伯2030願景造成壓力。原先計劃投入願景相關項目的資金可能必須被挪用紓解中小型企,否則可能會導致民眾不滿,然而,另一方面,企業們過度舉債卻可能阻礙長期所需的資本投資。故此,沙特政府處於兩難。相較之下,沒有主權基金的伊拉克所承受的衝擊就更為嚴峻。自去年十月延燒至今的全國性反貪腐示威已造成近兩萬人受傷、數百人死亡。雖然在病毒的肆虐下,伊拉克也進入全國性封鎖,但示威還是如常進行,使當地疫情更加險峻。油價低迷更是讓失控情勢惡化。由於國家高達90% 的收入都來自原油,低油價重挫伊拉克的財政,連醫療系統都必須依靠外界捐款。雖然這兩個國家是疫情影響的兩個極端,但對於經濟過度集中在原油的數個中東、非洲、拉美產油國來說,這些都可能是財政赤字的連環效應。三月底,阿爾及利亞國有石油公司將減半原先投資計劃至700億美金,該國政府也預計將公共開支減少30%。巴西的Petrobras也將減少25%投資花費,其他油企也將削弱石油勘探開發總預算。除了消費受到疫情衝擊之外,政府財政縮緊、石油產業投資疲弱將對產油新興市場造成第二波衝擊。若控制不妥,生命損失、社會動盪和經濟蕭條恐怕將不止於疫情。

據Baker Hughes 油田服務公司的統計至4月17日,美國石油鑽井數量只剩去年同期的一半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低油價連環效應,已開發市場也難逃一劫

低能源價格以往透過刺激消費對美國經濟有益,但自2014年頁岩油興起後,美國從能源進口國轉成出口國,故此低能源價格的益處不再像過去顯著。至今,美國的能源產業漸漸成為美國多元化經濟中的重要環節,所以低油價對美國經濟總體有益的前提是不會造成頁岩油產業崩潰。根據達拉斯聯邦儲備銀行研究,頁岩油的平均成本每桶約在48至54美金,遠高於現在的油價。沒有儲存空間的頁岩油商不但無法建立庫存,更無法即時拋售石油。即使面對債務壓力,部分頁岩油商仍被迫讓油田永久停工。Baker Hughes 油田服務公司統計至四月17日,美國石油鑽井數量只剩438座,約去年同期的一半,更是創下近三年來的新低。除了能源產業失業潮之外,槓桿高的中小型頁岩油商破產潮更將牽動地方銀行的穩定,就算美聯儲應對措施積極,地方銀行承受的石油風險仍可能造成部分地區信貸緊縮,造成這波破產潮陷入惡性循環。同時,這樣的情勢可能會讓風險快速逆轉,造成開工後石油短缺,也因此高盛三月底將2021年石油目標價格訂在每桶55美金。在禁足令下,消費者無從享受低油價的「紅利」,但復工後可能面臨能源供給短缺,這波低油價對美國經濟的「益處」可望不可及。

 

除了美國頁岩油的情勢之外,全球復工前的低油價還可能造成歐盟、日本出現通貨緊縮現象,更成金融業隱憂。原油處所有經濟活動最上游,其價格變化會牽動所有運輸成本和生產成本,可說是全球消費者物價指數的推手。低迷的油價無法推動物價漸漲,而在經濟成長受疫情重挫,需求疲軟恐造成物價下跌,使企業獲利減少,面臨暫停生產、投資減少、破產倒閉,進入通縮循環。相較於美國,日本和歐盟對2008年金融海嘯所造成的通縮仍記憶猶新,就算靠量化寬縮也難以維持2%的通膨目標(日本近五年甚至從未達到2%)。因此,就算只是暫時,低油價也可能將其推入通縮泥沼,讓歐盟和日本在復工後面臨新一波經濟危機。

 

原油在疫情下出現史詩級崩潰,然而這一波衝擊的影響絕不僅限於經濟停擺的非常時期。低油價放大產油新興國家所面臨的經濟、社會問題,而這波低油價也可能迫使主流經濟國家延長疫情下推出救援財務、貨幣政策。油價走勢難以預料,但政府、央行需積極處理,以防後患。

 

(原文刊於Yahoo論壇,作者黃璟荃)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石油、帝國與災難:「黑絲路」興衰史

全球最賺錢的公司 —— 沙地阿美國企之路

從確保能源安全,進而保障國家安全──以色列如何一躍成為「能源暴發戶」?

沙烏地阿拉伯也有「本地優先」?──當油價暴跌、青年失業,沙國勞動力將重新洗牌嗎?

中東風暴:沙烏地vs.伊朗(上)──不擇手段的年輕王儲,還能帶領國家稱霸多久?

中東風暴:沙烏地vs.伊朗(下)剷除異己之後,王儲的下一步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嗎?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