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 南美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Yahoo論壇特約】特朗普與他的圍牆夢

美墨圍牆一直是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以來最具爭議性的政策之一。五月底特朗普再次發言,說他的圍牆可是要鋼鐵而不是水泥,而且要漂亮的黑色。那樣令人啼笑皆非的言論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人們總把特朗普的關公災難當茶餘飯後一笑置之轉瞬即忘的話題。然而,特朗普與他的圍牆夢到底意味著什麼,又造成多少無法挽回的後果,卻是值得再三深思。

 

美墨圍牆一直是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以來最具爭議性的政策之一。五月底特朗普再次發言,說他的圍牆可是要鋼鐵而不是水泥,而且要漂亮的黑色。那樣令人啼笑皆非的言論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人們總把特朗普的關公災難當茶餘飯後一笑置之轉瞬即忘的話題。然而,特朗普與他的圍牆夢到底意味著什麼,又造成多少無法挽回的後果,卻是值得再三深思。

 

實際用途欠奉,背後動機詭異,除了激化國内矛盾幾乎一無是處的一道圍墻,對於美國來講的意義為何?

美墨圍牆一直是特朗普其中一項最具爭議的政策,建設圍牆帶來的後果值得人們再三深思(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首先,圍牆壓根就不是處理移民策和邊境安全的答案。非法移民者主要的問題是源自其簽證過後違法逗留,而非特朗普所主張的美墨邊境自由流通衍生之情況,這是其一。其二,數據顯示,非法移民者的犯罪率實質上並沒有比本地居民多,而他們居住之區域的總犯罪率亦較其他地方低。其三,即使美墨邊境真的順利興建圍牆,區區一道牆壁並不能阻止非法移民又或是恐怖分子侵入美國本土發動恐怖襲擊。圍牆的存在,最多只會令他們繞點遠路,更壞的情況是因為邊境的關係,促使他們變革另一種方式入侵。所謂圍牆,僅是將現有的問題複雜化,同時讓美國本土主義挑起種族矛盾,埋下未來可見的導火線而已。

 

美墨圍牆與特朗普對移民者的言論完美的反映了美國歷久不衰的民族主義和保護主義。在就任美國總統期間,特朗普多次嘗試利用二元對立論將南方邊境歸類為威脅國家安全的問題,努力的向國民塑造一個非百分百真實的「移民者形象」——「他們」是毒販、是犯罪者、是有暴力傾向的人,而這些人正嚴重的威脅美國人的國民身分與安全,以及所謂的「美國精神」,他如是說。事實上,圍牆這一個概念就充份表達了「移民者都是敵方」的想法。因為想要保護美國抵禦移民人士侵入本地政治與文化,民主與自由,所以才要建一道牆壁,把自己都圍起來,好像這樣就能阻止滲透、美國人的純種血液就不會被其他民族所稀釋。

 

這樣二元對立的塑造可說是相當危險——在鼓吹本士意識和保護主義的同時,某程度上亦煽動了排外、仇外的情緒。這些年開始實行的新關稅和旅行禁令實際上亦有相近的效果。然而這樣的種族歧視只會造就未來更加多的仇限和矛盾。也許更諷刺的是,美國人引以為傲的那一套民主、政治文化融洽宗教平等,高舉著反歧視和自由旗幟的美國例外主義,就正好毀在了特朗普的手上。大概再沒一任總統如特朗普般誠實,他的偏頗言論、針對移民人士的二元對立的塑造,毫無保留的完美呈現美國白人優越主義、排外、仇外以及種族歧視的黑暗面。美墨圍牆,建築的可不僅是邊境那一百二十四英里的鋼筋水泥,還是民族間彼此心裡的那道牆。

特朗普的偏頗言論將白人優越主義、排外、仇外以及種族歧視的黑暗面完全呈現出來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退一步說,那樣的局面事實上亦不是多數美國人願意看見的。根據CBS新聞與哈佛CAPS最新的統計,六成的政客以及五成半的受訪者均表示反對興建圍牆。當然,民意多寡似乎一直都不在特朗普的考量當中。自墨西哥政府拒絕支付任何建設費用後,特朗普就把槍管轉向國會。他提出即時扣減來自各項包括醫療交通等計劃共180億美金(約$1410億港元)的預算,用以撥款美墨圍牆。換句話來說,特朗普將216億美金(約$1690億港元)興建圍牆的重擔強行加諸於納稅人的身上,僅是為了他個人對美墨圍牆的憧憬與執著。

 

而當國會否定其圍牆撥款之際,特朗普在二月十五日就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把墨西哥邊境界定為國家安全問題。可事實上是,國家緊急狀態令應該只有在突發情況如戰爭或自然災害發生,並無法諮詢國會下的前提才被啓動。特朗普此舉無疑是公然蔑視國會判決,把內政糾紛嚴重化至動用軍方,同時亦進一步拓寬了所謂緊急狀態的定義。因為憲法並沒有明文規定可以界定為緊急狀態之條件,而未來的美國總統可據自己的理解,利用這個法律漏洞任意的發佈國家緊急狀態令。簡單來說,作為美國總統,在緊急狀態下,特朗普甚至有權派遣美軍前往美墨邊境進行軍事行動。如此不受約束的總統的權力擴張實在教人擔憂。何況當參議院在大比數通過終止國家緊急狀態令的議案後,特朗普還毫不猶豫的行使總統否決權否定了該議案。各洲檢察官、媒體,至乎民主黨及共和黨黨員紛紛表示特朗普此舉有濫用總統權力之嫌。特朗普在試圖實現他夢寐以求的圍牆一事可說是不遺餘力。手執國家最大權力的他,大概在當選那一刻就成了最能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的未知數。而2020美國總統大選,特朗普仍有很大的機會留任,夢魘還未走到盡頭。就目前情況看來,僅是把希望都寄托在拜登一人身上似乎還遠遠不夠。

 

(原文刊於Yahoo論壇,作者李紫楓)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NAFTA2.0的時代會使墨西哥棄北走南嗎?

《美墨加協議》——特朗普重構美國全球雙邊外交的實驗品?

墨西哥大選之後──左翼變革還是老調重彈?

墨西哥的「民粹鐵三角」?從大獨裁者到民粹政黨

當選,然後呢?

川普的新經濟可行嗎?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