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觀政經 環境保護

【Yahoo論壇特約】氣候為金融體制帶來風險 央行處理氣候變遷理所當然

不少人指出中央銀行本來的角色十分重要,不應分心處理氣候問題,不可分散過多資源。這點雖然合理但並非絕對,今日的中央銀行雖然面對著各式的挑戰,例如金融科技上的監管及歐元區國家缺乏貨幣政策刺激經濟等,但是氣候問題將加速威脅經濟穩定性,不應再視此為過分長遠的考量。中央銀行是有力的推行者,籍此機會,未雨綢繆推行無碳經濟項目以及鼓勵能源科技的投資,相當恰當。值得針著的是資源的分配以及審視每一個中央銀行綠色政策,在下一篇將詳盡說明。

 

隨著氣候暖化問題逐漸開始影響全球化經濟的各個層面,各國中央銀行終於開始考慮將這個對於全球金融體系的新威脅納入監控範圍内。近年,世界各地中央銀行都開始積極研究「綠化」金融體系,一眾中央銀行家設立了綠色金融合作網絡體系(The Network for Greening the Financial System),現時大部分G20國家央行都是成員之一。傳統上,雖然中央銀行不會干涉環保議題,但由於氣候問題一方面提高保險業成本及虧損風險,另一方面為公共財政帶來壓力,甚至為較貧乏國家的國債帶違約風險(Default risk),為金融系統帶來不穩定性,值得中央銀行重視。

 

十一月歐洲銀行行長改由姬絲汀・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上任,她提出氣候問題往後會是中央銀行施政上不可或缺的考量,亦同時確認央行將配合歐洲聯盟委員會議長烏爾蘇拉.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領導的綠色經濟草案(European Green Deal),實行實際的綠色金融政策。

 

當然,也有爭議指中央銀行的角色應否包括環保事項。然而,雖然中央銀行傳統上的目標主要是維持物價穩定、緩和經濟週周期影響以及監管金融體系,但究其根底歐央行作爲歐盟中央銀行的作用在於作爲歐盟金融系統穩定的大錨,氣候問題如果影響到金融系統的穩定,由它出手干涉其實合理。根據歐洲中央銀行法令第二及第三條中央銀行的首要目標是維持價格穩定,其他職責包括實施貨幣政策、外滙服務及保存儲備,在沒有干涉首要目標下應支持歐盟的普遍經濟政策。歐洲央行實施有關綠色金融政策有其合理性,不單是配合歐盟政治方針,而是對於氣候問題長遠對金融系統的穩定有構成威脅的認知。

氣候問題日益影響物價的穩定,馮德萊恩提出的綠色經濟草案有助警惕氣候問題如何對金融系統構成威脅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氣候變化如何帶來金融風險?

 

氣候變化有機會帶來兩大風險:保險業虧損以及發展中國家陷入國債危機,是中央銀行有必要預防的。保險業較容易明白,保險業一直在金融系統中負責將即時損失分散,氣候變化帶來更多天災,包括水平面上升而來的水災、颱風及熱浪等,造成人命傷亡及建築物受損均會向保險索償,當然不是每一個災害也能索償,但保險業將資產再投資到銀行、基金以及外滙基金,甚至轉成衍生工具,溢出效應進一步加深其影響。在2016年,氣候有關的損失一年達到約一千三百億美金(約40%香港2017年),約有四百億(三成)得到保險賠償,金額約是保誠七成的年收入,當氣候問題愈嚴峻,賠償金額亦隨之上升,對金融系統有一定風險。AXA前執行長Thomas Buberl說過平均氣溫上升超過攝氏4度的世界是不可保的,AXA對綠色能源的投資金額也在五年內提升了三倍。中央銀行絕對需要正視問題,因為保險業是對美國GDP的貢獻在2015年超過銀行業、行業佔全球4%GDP、保險公司在近十年間一直持有近10%金融機構總資產,是大到不能倒(Too Big to fail)的行業,氣候變化對保險業以及金融系統的衝擊不能被忽視。

 

第二,處於低窪地區的國家以及沿海島國被海平線上升威脅著,為公共財政帶來負擔,對較貧窮國家帶來國債危機的風險。根據Nature Communications雜誌的文章,專家推算在2050年,現時居住了3億人的土地將會被海水覆蓋,包括南越南、泰國曼谷、中國上海、印度孟買以及埃及亞歷山大港口。低窪地區需要積極面對海平線上升的威脅,否則將蒙上極大的經濟損失,尤其不少金融中心或首都在沿海地區。可行的措施例如加固海岸線、將重要基建遷至近高處、改善堤壩及重建水渠系統等,成本極高,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表示在未來100年最少需要耗資1000億新加坡元(即5658億港元)採取預防措施,約是新加坡兩年總稅收之和。富裕地區有足夠的財政儲備以及稅收面對,但開支仍然難以負荷。

即使富裕地區擁有足夠財政儲備採取預防海平線上升威脅的措施,但開支還是難以負荷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但是發展中國家不但資源難以應付氣候問題,而且首當其充需要面對危機。根據Maplecroft 2014年出版的氣候變化脆弱國家指數(Climate change vulnerability index),最受氣候變化威脅的國家分別是孟加拉、幾內亞比索、塞拉利昂、海地以及南蘇丹。中央銀行需要介入是因為金融體系面對的風險比想像中嚴峻,國家面對氣候開支需要發行更多國債來維持公共財政,根據穆迪國債信貸評級,頭十位最脆弱國家中最高國債評級的已是不鼓勵投資的Ba3級別,即是這些國家不可能靠國債解決問題,一旦這些國家公共財政造成國內經濟危機,即使小國尤其不少外資投入的東南亞國家也會對環球經濟有很大影響。

 

不少人指出中央銀行本來的角色十分重要,不應分心處理氣候問題,不可分散過多資源。這點雖然合理但並非絕對,今日的中央銀行雖然面對著各式的挑戰,例如金融科技上的監管及歐元區國家缺乏貨幣政策刺激經濟等,但是氣候問題將加速威脅經濟穩定性,不應再視此為過分長遠的考量。中央銀行是有力的推行者,籍此機會,未雨綢繆推行無碳經濟項目以及鼓勵能源科技的投資,相當恰當。值得針著的是資源的分配以及審視每一個中央銀行綠色政策,在下一篇將詳盡說明。

 

資料來源: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67-019-12808-z

 

(原文刊於Yahoo論壇,作者鄧柏霖)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印尼難遏刀耕火種 東南亞「霾」怨日深

亞馬遜大火 國際法何去何從?

亞馬遜大火:伐林“發大財”的人禍

CDP:蒐集ESG數據 促進官商環團合作

COP24: 民粹風强烈 碳排放不絕

歐洲天氣反常 全球治理舉步為艱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