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歐盟 環境保護

【Yahoo論壇特約】核能是必要之惡嗎?從法德能源轉型各自難題看歐盟能源轉型危機

要解決這種結構性問題,並提供汎歐的能源轉型紓解措施,歐盟需對核能在能源轉型的定位更明確之餘,亦不應盲目地順從比如歐洲綠黨等教條式環保政黨倡導的一刀切廢核、兼漫無目的地建造再生能源的政策方向。歐盟應專注於增進成員國之間的互助,讓來自技術較成熟國家的再生能源和現有核能成為其他成員國的「過渡能源」,更有效的幫助綠色能源在歐洲成長。

 

2019 年12 月11日,歐盟發表了「歐洲綠色協議 」(The European Green Deal),歐盟也預計在2020-2021之間擬定更詳細的實際行動計畫。核能是否可被算在永續能源中,仍未有清楚規範。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也在發表綠色協議後澄清說,此協議中的 「不做重大傷害」(do no significant harm)條件並沒有特別排除或涵蓋核能,讓反核派和支持派各有各的解讀,等待後續補充技術細節和相關法約。以目前的情況來說,若要讓經濟持續發展,核能是綠色未來的必經過渡之路。但是因為歐盟領頭羊法德各自的能源架構不同,核能是否可被算在永續能源中,兩派各有看法。

 

在將來的綠色協議框架中,歐盟需對核能在能源轉型的定位更明確,並增進成員國之間的互助來達成整體的減碳目標,才能「以核養綠」達到2050碳中和 (carbon neutral) 的目標。

2011年的福島核災令德國反核運動再次崛起,總理默克爾也決定逐漸關閉境內的核電廠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德國的廢核惡夢

自2011年福島核災後,德國的反核運動再次崛起,環保團體與煤炭產業共同推廣廢核運動,也讓默克爾決定逐漸關閉德國的核電廠,德國的最後一個核電廠也預計將在2022年廢除。許多環保團體也將這個決策視為綠色草根運動的勝利,但是這麼做卻反而使德國離「Energiewende」(無油無鈾能源轉型)更遠。雖然初衷良好,廢核運動反而讓德國減碳之路更受阻撓。

 

德國的廢核運動並未與廢煤炭發電廠共同實施。雖然德國確實自2011年以來大幅增加再生能源使用量,但因再生能源不能穩定供給國內的能源需求,德國廢核的同時,天然氣和煤炭反而成了穩定能源的首選,這使未來廢煤變得更加困難。根據德國聯邦經濟和能源部 (Federal Ministry for Economic Affairs and Energy)最新的能源轉型進度報告,2020年德國的碳放量會比1990年低32%,將無法達成德國自己訂下的40%減碳目標。若要達成2030年的55%減碳目標,德國就必須在未來十年衝刺進度。以現況來看,德國仍有超過三成的能源來自燃燒煤碳,且大多來自褐煤(lignite,最骯髒的煤炭種類)。若如預期,到2038年才將所有煤炭發電廠關閉,2030年的減碳目標根本遙不可及。

 

除了煤炭上癮之外,德國的能源分配也是一大問題。德國的風力發電主要集中在北部,需要用輸電線路將電力輸送到工業發達的南部。雖然風力發電廠蓋好了,輸電線路的工程卻不斷受環境評估、民眾抗議和其他官僚程序阻撓。據 Der Spiegel 報導,早在十年前就有專家估計需建設總共7,700公里長的高壓輸電線路並擬定大致線路地圖,但到2017年為止,德國只完成了950公里的線路,且2017年單年還只完成了30公里。如果全部靠再生能源,就算天氣情況允許使再生能源發電廠發電充足,可能還是會因電力分配不佳造成部分地區停電,並導致再生能源發電廠的電力白白浪費。為了補足線路的缺點,選擇廢核的德國恐怕近年內仍不能將煤力發電廠熄火。

 

除了電力運輸的問題之外,再生能源的技術未成熟恐怕才是最大問題。目前很多可再生能源的發電效率非常低又不穩定,會造成供給不足。而且再生能源普遍佔地非常大,如果為了彌補發電效率低而蓋許多發電廠,恐怕會破壞當地生態,讓許多小動物、候鳥無家可歸。存儲再生電能固然是一種解決方案,但卻因為所需的稀有金屬被產國壟斷販賣,電池成本非常昂貴,不太可能有足夠量來有效吸收多個發電廠所產的電力,仍會造成再生能源的浪費。就算德國將通電線路完成,要克服這些問題恐怕還需要更多研究資金和時間,但技術未成熟的這段時間所造成的碳排放和環境破壞卻已無法挽回。

 

確實,我們需要在這再生能源方面的研究投入更多資源,但並不代表必須要將半成熟的技術納入能源轉型政策中。德國的能源轉型是給其餘歐盟國家的一個警訊: 單靠再生能源是不夠的,這項技術的成熟階段仍有一段距離。

法國政府計畫在2050年前關閉運齡超過50年的核電廠,逐步以太陽能和風力發電取代核能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法式能源轉型

那麼現階段來說,歐盟又有甚麼選擇? 與德國背道而馳,支持「以核養綠」的法國政府便可能成為解決方案的關鍵一環。相對極度抵抗核能的德國,法國約有七成的電力來自核能發電廠,屬於歐盟中比例最高的國家。核能雖然風險較高,卻是穩定能源中碳排放量最低的。也是因為仰賴核能,法國每千瓦特(kWh)所製造的碳排放量僅是歐盟平均的五分之一,更是德國的七分之一。法國的綠色能源路線也逐漸受到其他國家的重視,再次讓馬克宏成為能源轉型的焦點。

 

法國版的能源轉型不只專注於再生能源,而是同時配合現有的核能發電。二月22日,法國關閉43歲的Fessenheim核能發電廠,是目前法國最舊的核能電廠。馬克宏也將計畫在2035年以前陸陸續續關閉約十二座其他發電廠,並將運齡超過50年的核能廠在2050年以前停用。馬克宏希望可以藉由逐步廢核讓國內的太陽能和風力發電成長,同時達到減碳和廢核的目標,確實實施「以核養綠」的目標。

 

然而,一旦法國廢核,歐盟其他國家恐怕在減碳過程中會面對更大的挑戰。法國目前是電力出口國,若未來部分核能電力被再生能源取代,法國恐怕不能持續出口穩定可靠的電力給周邊的國家。未來,鄰國可能被迫進口其他種類能源,反倒讓那些國家的能源產業碳排放量增加。至此,歐盟甚至必須鼓勵法國減緩廢核來達成更重要的歐盟2050碳中和的目標。

 

要解決這種結構性問題,並提供汎歐的能源轉型紓解措施,歐盟需對核能在能源轉型的定位更明確之餘,亦不應盲目地順從比如歐洲綠黨等教條式環保政黨倡導的一刀切廢核、兼漫無目的地建造再生能源的政策方向。歐盟應專注於增進成員國之間的互助,讓來自技術較成熟國家的再生能源和現有核能成為其他成員國的「過渡能源」,更有效的幫助綠色能源在歐洲成長。

 

(原文刊於Yahoo論壇,作者黃璟荃)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歐盟能源轉型必須“過三關” 發展平衡,經濟體系改革,公民社會缺一不可

核能:能源過渡期的必然之惡

歐盟的「危」與「機」-「能源大動脈」如何本同末異

氣候為金融體制帶來風險 央行處理氣候變遷理所當然

歐洲天氣反常 全球治理舉步為艱

世界和平的新敵人—氣候變遷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