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 南亞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東亞

【Yahoo論壇特約】中印俄會建立世界新秩序嗎?

即使中印俄成功成立新秩序,追隨者恐怕亦不多。Pew Research Center去年的研究就指出,大多數國家都希望世界繼續由美國領導。即使在受惠於中國不少的非洲,獨立研究機構Afrobarometer也發現在36個非洲國家中,「中國模式」並非他們最理想的發展模式,「美國模式」以三成支持率佔據榜首。由此可見,「美國優先」除了是特朗普的口號,似乎還依然是其他國家對世界秩序看法。

 

自冷戰結束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大力提倡市場經濟、自由民主、人權等價值觀,並以此建構世界秩序,設立大量國際組織如聯合國、世界銀行等作為支撐。然而特朗普上台後,美國的外交政策就處處流露出重回孤立主義的傾向,不再承擔「世界警察」的責任,不少國家因此重新審視與美國的關係,乃至重新思考在「後美國時代」中該如何自處。在過去不久的大阪G20峰會,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印度總理莫迪、俄羅斯總統普京三國領導人藉此機會舉行三邊會談,表示三國「應該承擔更多全球責任以保障三國自身,以及全球的根本、長遠利益」,明顯有意接替美國留下來的真空。長久下去,中印俄會否建立一套新秩序,去取代現有世界秩序?

 

事實上,中印俄三國除了同屬發展中國家、而且是各自具有地緣政治影響力的大國之外,他們的共通點實在寥寥可數。論政治體制,中俄屬威權政體,會利用「銳實力」影響民主國家選情;印度則是全球最大的民主政體。論人口,中印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兩個國家,而且還會繼續增長;俄羅斯人口卻在去年開始錄得下跌,普京更表示會投放八十六億美元以鼓勵生育。論經濟結構,俄羅斯是結構單一的能源經濟;中印則比較多元化,在科技領域亦有不少潛力。種種差異,都令三國對現有秩序的不滿、乃至建立「新秩序」時該包含甚麼元素,處於「各自表述」的狀態,難有共識。

習近平、莫迪、及普京表示中印俄三國應該承擔更多全球責任以保障自身及全球的利益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對中國來說,由西方設計的世界秩序尚算行之有效,沒有要徹底推翻、重建的誘因。例如在全球治理框架下,中國坐擁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席位,能獨力否決任何議案,早已成為既得利益者。又如設立亞投行、於2012年經世貿控告美國反補貼一類動作反映,中國其實並不抗拒運用國際組織施加影響力這一套西方慣用技倆,甚至(頗成功地)以此反制西方國家。也就是說,中國已經適應、成功駕馭了利用現有的框架去爭取更大自身利益、順道免去口實此一方法,貿然將現有的推倒重來,未免過於冒險。

 

至於俄羅斯,雖然在國際舞台上的話語權以及影響力均已大不如前,卻無阻莫斯科要破壞現有秩序的決心。從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到積極介入敘利亞內戰等,莫斯科對西方的不滿,可謂言表於溢,也展現出毫不懼怕西方制裁等後果的態度。然而,說到是否需要建立一套有利自己的規則,在俄羅斯眼中就是後話了。卡內基和平基金會莫斯科中心總監Dmitri Trenin就形容,俄羅斯「沒有與華盛頓爭雄之心,亦沒有與北京在歐亞大陸爭相稱霸之意。俄羅斯只希望能維持自身的地緣政治,以及安全、主權等利益。」

 

印度對現行世界秩序的心態則比較複雜。首先是因為其他國家根本不將印度視之為大國,使它心有不甘。長久以來,印度在國際舞台上大多被標籤為區域大國而非國際性大國,除了在聯合國安理會沒有常任理事國之位,在上海合作組織(SOC)更被俄羅斯視作棋子,用以制衡中國(中國支持巴基斯坦加入SOC,但俄羅斯怕中國影響力太大,因此支持巴基斯坦的宿敵印度加入;現時印巴兩國均是SOC正式成員),情況就如聯合國成立初年,身分仍是蘇聯加盟共和國的烏克蘭和白俄羅斯全賴蘇聯加持,才得以成為聯合國創始成員一樣。2017年一篇刊登在權威國際事務刊物《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題為「Will India Start Acting Like a Global Power」的文章就提及,印度近年正開始將經濟潛力,逐步轉化成軍事影響力,而且在應對氣氛變化等全球議題上採取更多主動-如在2015年的巴黎氣氛會譏上,莫迪就宣布在印度將設立一個與太陽能應用相關組織的總部-都反映了新德里正努力以「全球大國」取代「區域大國」的形象。

印度需要與俄羅斯和美國維持良好關係,從而抗衡中國在區內的影響力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對於國際秩序,印度則希望會出現循序漸進的改革,令更多聲音能在國際間受到注視。因此,印度努力保持與不同類型的國家交往,扮演橋樑角色之餘,也在爭取支持。例如在克里米亞危機後,印度就未有跟隨西方制裁,與莫斯科的關係幾乎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同時繼續保持與法國、以色列、新加坡等國的緊密關係。另一邊廂,印度亦需要和美國維持良好關係,因為在抗衡中國區內影響力、保持經濟增長等方面,美國都有一定貢獻。例如美印之間有一個名為Communications Compatibility and Security Agreement的協議,容許印度購買美國高級的國防通訊設備,所以對印度來說,美國除了可以提高印度的軍事實力,更能減輕軍事研發開支、讓出更多資源投放在其他國內建設以發展經濟。簡言之,印度對新國際秩序的首要期望,是自己的地位有所提升,以及更具包容性。

 

即使中印俄成功成立新秩序,追隨者恐怕亦不多。Pew Research Center去年的研究就指出,大多數國家都希望世界繼續由美國領導。即使在受惠於中國不少的非洲,獨立研究機構Afrobarometer也發現在36個非洲國家中,「中國模式」並非他們最理想的發展模式,「美國模式」以三成支持率佔據榜首。由此可見,「美國優先」除了是特朗普的口號,似乎還依然是其他國家對世界秩序看法。

 

(原文刊於Yahoo論壇,作者朱啟政)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從邊境爭議到貿易戰 - 中印政經腕力較量

中印再遇錫金前:劍指洞朗實為尼泊爾的沙盤推演

印巴新仇舊恨 - 從喀什米爾領土到宗教文明衝突

印太戰略橫空出世 東盟建構「新」區域戰略角色

美國撤去巴基斯坦軍事援助 中巴關係更趨牢固

消失的蜜月期:美國新總統的亞太安全困局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