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東亞

【Yahoo論壇】避免邊緣化 日應積極爭取舉辦日朝峰會

北韓最近外交動作頻頻,先後與南韓總統文在寅兩度會面,又與特朗普會談、三度前往中國。不論最終達成何種協議,其實已是地緣政治一大突破。然而,日本作為最受朝鮮半島局勢左右的國家之一,其表現及參與程度就遠不如其他鄰近國家。因此,日本有必要盡快爭取舉行日朝峰會,以保障自身在朝鮮半島的影響力,如能爭取其他國家(尤其是美國)在部分議題上表態支持,更是錦上添花。

 

北韓最近外交動作頻頻,先後與南韓總統文在寅兩度會面,又與特朗普會談、三度前往中國。不論最終達成何種協議,其實已是地緣政治一大突破。然而,日本作為最受朝鮮半島局勢左右的國家之一,其表現及參與程度就遠不如其他鄰近國家。因此,日本有必要盡快爭取舉行日朝峰會,以保障自身在朝鮮半島的影響力,如能爭取其他國家(尤其是美國)在部分議題上表態支持,更是錦上添花。

日本關心的北韓事務有四種。第一是北韓的軍事威脅,特別是核武和導彈等直接關係到日本國家安全的能力。第二是被北韓綁架的日本人:首先國民在和平時期被外國機關綁架本身已經是值得憂慮的大事,而且,被綁架的日本公民往往會被訓練成間諜,然後被送回日本,牽涉國家安全。第三是脫北者。事實上,除了中韓之外,日本也是不少脫北者的選擇,為北韓提供了借題發揮、不與日本改善關係的潛在藉口。最後,是北韓開放後,日資企業如何在這片藍海分一杯羹,尤其是天然資源方面,日朝的供求關係正好脗合。私人公司SRE Minerals就認為北韓是稀土蘊藏量最多的國家;外界更預計北韓境內有越二百種礦物,總值可能達到6至10萬億美元。對於天然資源有限,而且十分依賴稀土進口,以製造高科技產品為主力產業的日本來說,北韓絕對是一大潛在原材料供應地。所以日本在國家安全、社會議題,乃至經濟層面,都與北韓脫不了關係。

不少被北韓綁架的日本人一直未能返國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問題是,目前日本在這些議題上,不但參與程度有限,而且成功爭取的利益亦不多。在聯合國安理會,從2006年到2013年間,僅通過五個與北韓有關的決議,日本以非常任理事國的身份參與了其中三個,分別是1718號、1874號、2270號,都是以制裁手法迫使北韓停止研發核武。而這些制裁成效之低,有目共睹。又如由中國倡議、以對話尋求核問題解決方案的六方會談,對北韓棄核也不見得有貢獻,該平台最後更因為沒有落實任何實際方案而被視為失敗。另外,近月在日本就有脫北者經東京地區法院(Tokyo District Court)向北韓索取賠償,為日朝關係進程帶來不確定性。然而,作為民主政體,日本政府不能干預司法程序;而且在《北韓人權法》下,大部分身在日本的脫北者最終會因其意願而被轉送至南韓。日本政府在處理脫北者議題的能力,實在不應被高估。所以,如果日本不盡早採取行動,只會進一步被邊緣化,在各議題的話語權持續下跌。

日本也不能被動地等待,任由國際社會牽頭處理北韓議題。鑒於歷史,日本在北韓問題上取得的最大進展,正是來自日朝首腦會談。2002年,兩國的時任領導人,金正日和小泉純一郎在平壤會面,在取得「邦交正常化」的共識後,雙方更簽署了《平壤宣言》。兩年後小泉再訪平壤,最終促成了五名被綁架的日本公民回國。由此看來,與北韓舉行雙邊會談、首腦峰會,成效似乎最顯然而見,也能更直接地向北韓表達日本的關注和期望。

但作為保險,日本亦可考慮拉攏其他國家在部分議題上取得支持,因為日本始終難以獨力面對北韓,這從雙方在綁架日本公民一事上拉鋸多年中可見一斑。日本和北韓兩國在綁架日本公民一事上的分歧在於:北韓只承認綁架十三名日本公民,除了上述五名已回日本外,其餘八人已經身亡,因此對北韓來說,此事在小泉年代已經告一段落;日方則有不同看法:共有十七人被正式列為遭北韓綁架,懷疑的數字更達到八百人。雖然這事在2014年一度有望突破──平壤表示願意重新徹查綁架事件,但最後卻因為執意發展核武而導致與國際社會關係惡化而擱置。因此日本面對北韓時,如能與其他國家協調,爭取更大槓桿,效果會更理想。

北韓的軍事威脅一直影響日本的國家安全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但可以與日本協調的國家,其實寥寥可數。南韓與日本政治上的關係容易因為獨島/竹島主權問題波及,加上南北韓在慰安婦議題上以共同受害者的身份同聲同氣,日本難以與南韓攜手合作,就日本利益向北韓施壓。而俄羅斯與日本在北方四島的主權爭議,進展反覆,雙方的合作空間並不穩定。中國在秉持「不干預別國內政」的原則下,實在難以對其貢獻抱有期望。說到底,美國還是最佳人選。與美國協調不但能順勢重申美日同盟關係,也因為美國有共同考量。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十月的亞洲之行,願意在向平壤爭取釋放三名美國人的同時,表達對日本公民被綁架一事的關注,就是朝正確方向發展的徵兆。

總的來說,適逢北韓一改孤立狀態,日本需要主動地尋求與北韓接觸,以保持自身的國家安全,乃至區域的影響力及話說權。與此同時,為了利益最大化,與美國協調是理想選擇。

 

(原文刊於Yahoo論壇,作者朱啟政)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特金擦火花 華失代理權

從「脫亞入歐」到「由歐入亞」:日本的東南亞國策

難被民望撼動的安倍晉三:淺談日本的政壇困局

保障以外︰日本年金制度的政治經濟學

重讀鎖國:幕府,狹隘避世,或眼光長遠?

美韓 ”直播外交”有效否?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