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Yahoo論壇特約】絲綢之路上的國際金融中心 —— 從 AIFC 看哈薩克未完成的私有化

國家對這些國企依然有龐大影響力,加上它們的競爭力能否吸引外來投資者的眼球,AIFC 能否作為鄰近地區而至中國外資的新寵,也應值得考量。因此,我們對這個中亞國度的雄圖大計,應抱持審慎觀望的態度。

 

2018 年 7 月,阿斯塔納國際金融中心(AIFC)正式成立,在區內實行「一國兩制」,推行英語普通法系,招攬海外法律人才成立法庭,處理區內商業及民事訴訟。「絲綢之路上的國際金融中心」應運而生,旨在把這內陸國家與國際接軌,扮演著外資進入中亞的跳板角色,而中國將會是目標的外資來源國之一。現時,已經有不少大型的中國銀行進駐了 AIFC。

 

這與近年哈薩克的國策互相契合,總統納扎爾巴耶夫銳意藉此來支持私有化政策。 2015年底,哈薩克政府頒布了《2016年 – 2020年私有化計劃》,目標把現時政府擁有的國家經濟資產由 40 % 降至 15 %,開啟了該國在十年內的「第二波私有化」。去年 11 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由中國政府資助的絲路基金支持下,阿斯塔納國際交易所(AIX)亦在區內開市,當中已有國企同時在此掛牌。

 

誠然,私有化在哈薩克已是老生常談。自從 1991 年獨立後,哈薩克一直推行企業私有化。雖然在這時不少國有資產轉到私人市場上,但政府對整體經濟的控制依然牢牢在握。私有化既有推進,亦有不少地方為人詬病。

阿斯塔納國際金融中心成立於2018年7月,哈薩克希望藉此成為「絲綢之路上的國際金融中心」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未完成的私有化:擺脫前蘇聯國度的影子

 

獨立後的哈薩克百業待興,國家從計劃經濟轉型至市場經濟,徐徐減少對市場干預。在資本主義下,政府為了提過企業效率與利潤,推動國家經濟增長,除了要制定法規保障私有產權外,亦要推動企業私有化,漸漸讓國企走進「無形之手」中。

 

因此,政府在 1991 制定了《非國有化及私有化法》,循序漸進地推動私有化。政府把國有住宅售予平民之外,並把小型企業(如農企)放到市場拍賣。爾後,一些中型公司(如零售店、油站及公共食堂)的股份亦被出售。到了 90 年代中後期,政府則出售較大規模的企業(如煉油、醫療及交通等等),以拍賣或招標等形式出售公司股份。這一波私有化去到 2000 年代為止。到了 2011 年,哈薩克又出現另一波私有化浪潮 —— 政府推出了「全民 IPO 計劃」,把戰略級國企在本地股票交易所上市,讓每個人都能成為大型國企的股東。

 

兩波私有化 弊病叢生

 

雖然政府在首輪私有化時己出售不少國企,但對國家經濟舉足輕重的國企卻沒有實現私有化。在 2008 年金融海嘯後,政府設立了國家主權基金 Samruk Kazyna,掌控不少戰略級國企,總共擁有的資產佔該國一半 GDP。

 

在私有化過程中,亦遇到國內市場需求不足的問題。以「全民 IPO 計劃」為例,在 2011 年哈薩克智庫 Institute of Political Solutions 進行的民調顯示,7 成受訪者不會參與此計劃,其中 3 成人的理由是資金不足。結果,關於這項計劃,政府最後以失敗告終。另一方面,政府原先計劃把 106 間企業拍賣出市場,最後卻只售出 21 間。在國內欠缺資本下,政府十分重視招攬外資。

 

但是,同時間政府在不透明的情況下以拍賣及招標的方法出售國企,以至將資產落入與政府關係千絲萬縷的寡頭手中。其中,哈薩克首富、哈薩克礦業(Kazakhmys)最大股東 Vladimir Kim 是總統的政治委員會前成員,而總統的弟弟 Bolat Nazarbayev 亦是哈薩克礦業的監察委員會成員之一。另一例子,就是在 1990 年代私有化浪潮中獲得歐亞政然資源公司(ENRC)的猶太裔巨賈馬什克維奇(Alexander Machkevich)與總統私交甚篤,曾在 1999 年協助他再選總統。所以,最後國家亦能對這些與政權過從甚密的企業,間接發揮著影響力。

從蘇聯獨立後的哈薩克百業待興,國家也漸漸從計劃經濟轉型至市場經濟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私有化效果成疑

縱使如此,在 2014 年國際油價暴跌下,迫使當時過份依賴石油經濟的政府不得不認真對待私有化計劃,出售戰略國企股份來補助緊絀的現金流,並希望藉此改善企業營運,增加稅收,以刺激國家經濟。據計劃的官網顯示,由 2016 年至 2019 年 1 月為止,約有 928 間企業參與計劃,其中已有 445 間以拍賣、招標或 IPO 上市等不同形式出售股權,實現了企業私有化。 去年 11 月, Samruk Kazyna 出售了全球最大鈾生產商哈薩克國家原子能公司 (KazAtomProm) 的 15 % 股份,分別在 AIX倫敦股票交易所(LSE)掛牌。這次 IPO 只是前哨戰,政府亦將為哈薩克電訊(Kazakhtelecom)及阿斯塔納航空(Air Astana)私有化。

 

但概括而言,這輪國企私有化的效果成疑。若進一步查閱,不難發現至今在首 65 位的國企中,只有 19 間完成私有化,而出售達 100 % 股份的國企只約一半左右,一些被重點關注的國企例如哈薩克國營鐵路公司(Kazakhstan Temir Zholy)只出售 10 %左右的股權。

 

國家對這些國企依然有龐大影響力,加上它們的競爭力能否吸引外來投資者的眼球,AIFC 能否作為鄰近地區而至中國外資的新寵,也應值得考量。因此,我們對這個中亞國度的雄圖大計,應抱持審慎觀望的態度。

 

(原文刊於Yahoo論壇,作者孫超群)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從哈薩克的經濟轉型,看中國如何「重塑中亞經濟版圖」

中亞模式——「斯坦國」超穩定獨裁統治之手段

「出口危機」正在威脅土庫曼的獨裁者嗎?

反思中亞管道若干問題

「誰控制歐亞大陸,就能操控世界」(上):從一個「看似簡單」的問題說起,裏海是海還是湖?

「誰控制歐亞大陸,就能操控世界」(下):被主流媒體忽略的「裏海問題」,卻是大國爭霸的「制勝關鍵」?

留言讓我們知道你的想法!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