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Yahoo論壇】基督教猶太復國主義:以色列立國的「遙距」精神原動力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於美國時間12月6日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後,除了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讚揚,川普身邊的福音派基督教(Evangelicalism)諮詢委員會成員同樣非常雀躍。他們期後獲川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接見時,更頒發名為「錫安的朋友」(Friends of Zion)的獎項予川普,以表感謝。川普的忠實「外圍幕僚」、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在11月於著名猶太人游說組織美國猶太復國主義者組織(Zionist Organization of America,簡稱ZOA)一個活動上,稱「以身為基督教猶太復國主義者而自豪」。

學術界及傳媒過百年來一直以「猶太復國主義」(Zionism)形容抱有建立現代以色列想法的猶太人,而這批福音派基督徒同樣熱衷以色列建國和存在於世界,他們的想法便稱之為「基督教猶太復國主義」(Christian Zionism)。由1948年以色列立國起,至以色列往後與中東周邊國家不斷發生戰爭,美國都是以色列的頭號盟友,在國際爭議聲中不斷為以色列國防利益護航。在實際操作上,猶太人游說組織是民主共和兩黨總統及國會候選人的金主,令以色列一直是接收最多美國軍事援助的國家(其次是埃及),但福音派基督徒捍衛以色列的狂熱態度,也形成了左右美國中東外交策略的力量。

聖城耶路撒冷 (圖片來源: Wikipedia) 

 

定義:遙距實現《聖經》 末世前的預言

兩位美國著名國際關係及政治學者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 和沃特(Stephen Walt) ,在2007年出版罕有且備受爭議、探討美國猶太人游說網絡的著作《以色列游說組織與美國外交政策》(The Israel Lobby and US Foreign Policy),當中定義基督教猶太復國主義。書中指出,基督教猶太復國主義來自十九世紀基督教神學時代論(dispensationalism)對《聖經》的解讀,認為《舊約聖經》(Old Testament)和《新約聖經》(New Testament)均預言耶穌再臨(Second Coming),而猶太人重返巴勒斯坦建國是耶穌再臨前的重要事件(《聖經》內稱猶太人將重返上帝應許之地迦南(Canaan),即大約今日的以色列、加沙地帶(Gaza Strip)和約旦河西岸(West Bank)境內)。

《以色列游說組織與美國外交政策》也稱,時代論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由英國傳至美國,而當以色列成功立國以至在六日戰爭(Six-Day War)後控制耶路撒冷和約旦河西岸,時代論派視之為實現了《聖經》的預言,從此美國興起一批支持捍衛以色列國防的基督徒(大部份是福音派),而由於並非所有福音派或其他保守派系的基督徒熱衷以色列的利益,外界對抱有以色列狂熱想法的一批便稱作基督教猶太復國主義。

崛起於反新左派的浪潮

基督教猶太復國主義這種思想,在現代以色列立國後便活躍起來,但對美國政壇的影響力,直至1970年代陸續有保守派政客及民眾不滿左翼民權運動的發展方向(在美國稱之為「新左翼」(New Left))後,才顯露出來。最為外界所知的變化,就是南方州份由民主黨的大本營,一下子成為共和黨的票倉,導致卡特(Jimmy Carter)連任失敗的一個主因。

基督教猶太復國主義者連同其所屬母體基督教右派(Christian Right,政治上對福音派及其他保守派基督教的泛稱),隨着里根(Ronald Reagan)擊敗卡特當選美國總統,成為共和黨的意識形態來源(即新保守主義(neoconservatism)的一部份),在政治上鼓勵支持者「監督」美國須時刻站在以色列的一方,其影響力在小布希(George W. Bush)年代達至巔峰。及後的歐巴馬(Barack Obama)因與內塔尼亞胡關係不佳,美以關係亦受影響,但如今川普透過正式承認耶路撒冷地位,重建美以自1948年以來的親密關係,甚至改變了「兩國方案」的命運,基督教猶太復國主義思想勢將再度活躍於主流視線。

《以色列游說組織與美國外交政策》提到,在廣義的猶太人游說網絡或親以色列群體中,基督教猶太復國主義者的影響力,不及為人熟悉的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American Israel Public Affairs Committee,簡稱AIPAC)和上述提及的ZOA,但仍是重要參與者。他們會積極捐款予美國的猶太人游說組織,舉辦耶路撒冷的朝聖活動,與以色列政府保持緊密關係,向信眾鞏固捍衛現代以色列國在政治和宗教上的合法性。

名為LifeWay Research的福音派研究機構,曾於今年11月訪問了2000名美國福音派基督徒,八成受訪者認同現代以色列建國是應驗了《聖經》的預言,超過七成受訪者也認為基督徒有責任支援以色列對抗恐怖份子和外敵。受訪者當中只有3%曾到訪以色列,可見這種根深蒂固的遙距支持,令美國政府在政治論述上難以不偏向以色列。

(美國)基督徒必然要捍制以色列利益?

《聖經》向來有多種詮釋的方法,而在《舊約聖經》(猶太教稱之為《塔赫納》(Tanakh)),不論在創世紀和出埃記等章節,均有提及上帝給予亞馬拉罕的後裔重返應許之地,但是否代表擁有猶太-基督宗教(Judeo-Christianity,泛指來自新舊約《聖經》的信仰體系)的信眾,便要支持以色列以現時的方式存在於世上?用《聖經》來為現代世界的現實政治建立理據,亦是否合理?

在上述的調查中,約四成受訪者覺得猶太人也有責任與阿拉伯人分享巴勒斯坦的土地。二十一世紀資訊發達,信仰價值多元,再也不是舊日資訊封閉的時代,假如詮釋《聖經》時一早加入與穆斯林共享土地這個角度,或許局面不是今日般,沒有轉彎的餘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